第五章:对战魔龙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啊……”

    “孟浮生你疯了。怎么攻击自己人!”

    身后骤然传来的叫嚷声跟劲气破空声,让王林停下脚步回头观望,顿时看到一个五官狰狞扭曲,浑身冒着黑色煞气的人正被刁媚等六名高手团团包围,四周还散落着一些尸体碎块,另外还有一个入尘初期的战士,胸口浸满鲜血的仰躺在地,已经出气多进气少,命在旦夕之间。

    那个入魔的人正是三大女权国度唯一那个入尘中期高手孟浮生,在与黑石怪的战斗中,他因为一时不慎,被十几道负面情绪光束射中,然后又挨了黑石怪强力重击,以至于伤势沉重的丧失战斗力,被众人护在队伍核心。

    王林杀光那些黑石怪后,孟浮生也被另外两个来自女权国度的入尘初期高手搀扶着前进,结果刚走出没多远,本来伤重无力的孟浮生,突然暴起伤人,两个本来好意搀扶他的入尘期战士,顿时一死一重伤。

    骤然发生的变故让刁媚等人都觉得措手不及。孟浮生显然是被负面情绪能量侵体,本来神兽重伤又只是入尘中期实力的他,在被负面情绪力量侵体之后,竟然踏进了入尘后期,并且整个人看起来龙精虎猛,丝毫没有伤患的架势。

    刁媚等人开始时,还考虑到对方身不由己,出手之间还有所顾忌,可孟浮生已经被负面情绪侵体而理智尽失只攻不守,在一时失察下,围攻他的六名战士中,又有两人遭受他毒手,整个人被击的凌空飞起,肝脏碎块合着鲜血一起喷出,显然是活不成了。

    在付出两条生命为代价后,刁媚他们再也不敢留手,一个发动必杀技,向孟浮生罩去,结果孟浮生狰狞的面孔上突然露出一丝狞笑,面对四人的攻击,他竟然不闪不避,站在那里的身子突然鼓胀起来,看到这一变化的刁媚跟庞钱佐顿时脸色大变,纷纷撤手向后爆退,另外两人反应稍慢一些,结果随着一声轰鸣爆响,被黑光波动所吞噬。

    刁媚跟庞钱佐的样子都很狼狈。尤其是庞钱佐,本来修为就差刁媚一筹,在加上缺少了一条手臂,躲闪起来自然变得不太自如,最终被孟浮生自爆的余波*及到了一些,顿时伤上加伤,修为直降了一个境界。

    对于身后发生的事情,王林只是冷眼旁观,刁媚这些人不是他的朋友,而且还跟他有点小摩擦,刚才出手有一大部分原因是为了吸收那些黑石傀儡身上的负面情绪能量,而现在,刁媚他们生也好、死也好,再跟他无半点关系。

    虽然王林表现的很冷漠,但是如今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岛屿上可不是讲究面子的时候,刁媚跟庞钱佐毫不犹豫的提起速度跟在紧跟在王林身后,只是刁媚的脸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哀伤,刚才死的高手中,就包括了她手下的两名副城主,几千年的岁月相处,如今两人横尸于此。难怪她会有种兔死狐悲之感。

    正在奔行的王林突然眉头微皱,他前方本来平坦的石地突然隆起,幻化成一个个高大的黑石怪,同时在地面裂开一道巨大空隙,一团团黑气从当中喷发出来,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只只体长两三米的巨大黑鸦。

    放眼望去这次挡在王林一行前面的黑石怪数量起码有五百个,是围攻刁媚他们数量的五倍,那些由负面能量聚集而成的黑鸦,更是多达两三千只,不光如此,王林分派出去的那些沈家子弟,也受到了不同数量的黑石怪与黑鸦的伏击,不过伏击他们也就是四五个黑石怪带着二十几只黑鸦。

    面对伏击,王林的脸上反倒怪异的浮现出一股喜色,这些石怪、黑鸦在他眼里都是宝贝,每一个都代表着海量的精神力。

    王林二话没说就张开了自己的精神领域,在复制特性作用下,在王林的领域范围内,出现了同等数量的石怪跟黑鸦复制体,其凶猛的战斗力更胜本体一筹,在对击碰撞中化作一丝丝负面能量被王林转化吸收进私人空间中。

    在吸收过程中王林发现一件令他十分欣喜的事,那些石怪黑鸦的复制是他利用精神力聚化周围负面情绪能量形成的,所蕴含的负面情绪总量比正体还高出许多,随着一颗颗的能量珠被他收集起来,王林一贯冷漠的面孔都绽放出了一丝喜悦。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林领域范围内的黑鸦石怪变得越来越少,在王林的左右两侧,不时的有三两名沈家弟子逃回,把后面追赶的几十只石怪黑鸦引进王林的领域中。半个时辰后,当最后一名沈家弟子,把追赶他的黑鸦、石怪引进王林的领域时,王林立刻引爆了领域范围内的所有复制体。

    强烈的能量冲击下,以王林为中心,方圆二十公里内都被滚滚的黑气所覆盖,过了大约两分钟的时间,这些负面情绪能量形成的黑气统统被王林化作能量珠收进私人空间,黑气散尽后,本来漆黑的小岛上顿时多出一个方圆二十公里的苍白之地,那些被抽离了负面情绪能量的沙石泥土都变得异常脆弱,轻轻碰触都化作飞扬的齑粉。

    王林神识在私人空间中扫视了一下,顿时发现,在私人空间中的负面能量球将近六千多个,比起他现存的煞气总量还多出一倍,只要把这些能量全部吸收转化,足够他精神力突破至窥道后期,仅仅方圆二十公里就吸收了三千多颗负面能量球,如果把遍布整个海岛的负面情绪能量都抽取转化,恐怕能让他突破至掌控的中后期。

    当然了,王林现在也只是想想罢了,想要把这个岛上的负面情绪都抽尽本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就算这些能量都被他转化成能量球。没有几百年的时间,他也不可能把数量众多的能量球都炼化为精神能量。

    王林在轻描淡写间就覆灭了千余只石怪跟五六千黑鸦,那种能复制出比本体战斗力还强能量体的领域,更是让刁媚三人震撼莫名,曾几何时,一个连入尘期都不是的小子,竟然变成他们连仰望都不可及的绝世强者。

    如果光是王林实力蹿升也就罢了,可是在王林身边还有六十个拥有入尘初期修为,配备五星级生物灵器的沈家弟子,在王林面前,入尘期高手竟然变成了类似于炮灰小卒一样的存在。这一事实对于刁媚三人打击甚大。

    经过一路行进,王林他们终于来到了小岛的核心处,那里是一个直径约十里的正圆形湖泊,湖水不光漆黑如墨,还散发着氤氲黑气,在黑气侵映下整个空间都有些折叠扭曲。

    王林站在湖边,轻轻皱起眉头,盯着漆黑湖面沉思,他面前这个平湖中的湖水似乎是由大量的负面情绪力量结合空间之力液化而成的,他的神识竟然无法穿透湖水,一旦接触就被负面情绪能量侵袭污浊,然后被蕴含的空间之力拉扯的七零八落。

    “这个诡异的平湖似乎是个空间传送通道,它的另一面应该是个平行折叠空间,但看这个通道都如此诡异,后面的空间也应该十分危险,到底要不要进入,还得慎重考虑一下。”刁蛮蹲身查看了一下湖面后,扭头对王林说道,因为幻城的独特环境,在哪里生活了几千年的她,对于空间变化自然十分敏感。

    “想知道湖的后面是什么很简单,下去一探就可以了,既然都到了这里难道还掉头回去不成?鑫、沈雯你们陪我下去,其他人留在外面结阵守候,至于你们三个,进不进来都随便吧!”王林说完这番话后,骤然一纵身向湖中落去。

    王林看似冲动的行为,却是一番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首先这个岛屿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他自己肯定是没有来过这里,那么这熟悉的感觉一定是源于脑海中的黑衣人,要知道自从精神达到入尘期,就再也没有接收感应到黑衣人的记忆了,如今这座小岛竟然给他一种十分熟悉且愤怒的感觉,为了安抚自己的本心,他势必要探查一番。

    再者他自从境界连续攀升后,也产生了强大的信心,如今这个世界上能对其产生威胁地域也变得屈指可数。正所谓是艺高人胆大,而且王林还做了万全的准备,之所以把六十名沈家族人留在外面,是因为他所分化出去的六十道神识,就算他迷失在平行空间中,也可以依靠那些神识做为标记脱离出来。

    王林身体刚与湖面接触,各种负面情绪就纷沓而来,王林意念一动,强大的精神力已经像蛋壳一样把他团团包裹,那些负面情绪能量纷纷被隔绝开来,就连那些扭曲的空间之力也无法奈何他,王林直直的朝湖底坠去,这看似不大的平湖,竟然仿佛无底一样,王林下坠了十几分钟,依然没能够到底部。

    一边下坠,王林一边心里暗自琢磨,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弄错了什么事,突然王林脑中光芒一闪,终于知道自己忽略的是什么了,空间通道传送靠的就是空间之力,自己用精神力把空间之力跟负面情绪能量一起隔绝,就等于是变相的扭曲了通道,也就是说他正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下坠,有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穿过。

    想到这里王林立刻解除了身周的精神力护罩,在护罩解除的瞬间,那些漆黑的湖水瞬间漫过王林的身体,顿时间王林脑海中出现一阵阵鬼哭神嚎,各种逼真之极的负面幻想纷沓而至,即使以王林的精神强度,都差点心神失守。

    在感受到那些负面情绪能量的同时,王林身体也感受到一股空间拉扯之力,他用尽全力才压下了身体对于这股空间力量的拉扯,在经历了一阵阵的不适之后,王林身体终于一轻从湖水的侵袭中挣脱,来到了一个特殊的环境,相比那个小岛的一片漆黑,这个新环境多出了一种颜色——红。

    这是一个完全由黑、红二色构成的世界,黑的是岩石,红的是火焰跟血池,漆黑的岩缝中不时穿插着一缕缕的火焰,凹凸不平的地缝中流淌着腥红的血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综合着暴虐、绝望跟怨恨的气息,即使再善良的人,在这里待上几天也会变得疯狂暴厌。

    王林身处的位置是一处离地近千米高的断崖,居高临下看去,王林发现许多衣衫褴褛的人,正在一些手持尖刺利鞭的怪兽监督下做着苦力。

    每当那个人动作慢下来时,立刻会受到一记狂猛的重挞,刺鞭与人体接触会爆出轰然巨响,以及紫红色的电火花,而受到鞭挞的人,则带着惨叫声被击飞出几十米,被鞭挞的位置皮肉翻卷还冒着烧灼产生的黑烟,让王林意外的是,被鞭挞者明明痛的浑身肌肉都抽搐扭曲,可依然用最快的速度爬起,一声不吭的继续他之前的工作。

    那些负责监工的怪物,身高都在三米左右,墨绿色臃肿的身躯外布满了巨大疙疙瘩瘩的脓包,大如面盆的脸孔上却长了一对跟脸孔不成比例的小红眼珠,眼睛虽小可是里面的光芒却凶悍无比,一张扩口直接裂到耳根,满嘴尖利的牙齿,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闪烁着寒光。

    看着下面那些面容丑陋的怪物,王林隐隐间觉得似乎有些熟悉,正在这时,空间中突然传来一股强烈的威压,这种威压带来一股烈火般的烧灼,在感受到这股威压到来的时候,那些做着苦力的人跟那些怪物监工,一个个惶恐的跪在地上,不同的是那些怪物脸上流露出的是恭敬崇拜,而那些衣衫褴褛者,在恐惧的同时,眼眸更深处却怨毒的憎恨。

    王林的眉头稍微扬了扬,他已经感觉到发出这股气势的,应该是一个窥道初期的战士,王林现在精神力已经修至窥道中期典范,体术上也达至窥道初期,再加上体质也达到*级下品,三者相结合,在突然出手下,几乎可以做到秒杀窥道初期战士,现在如果把他跟龙启放在公平环境下一战,他的获胜可能也有八成以上。

    随着一阵阵地动山摇的脚步声中,那个发出强烈气势的人出现在王林视线中,单从外表上看,那人似乎跟一般人类没什么区别,可是以王林的眼力可以看到,那名战士的颈项间有着一圈紫黑色呈六边形的鳞片,最诡异的是他那双深黑色的眼睛中有两个竖生的绿色瞳孔。

    眼前新出现的这人跟王林记忆中的影像重合,王林顿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也知道现在所处的空间究竟是哪里!

    炎核深渊,一个恶魔横行,充满着血火罪恶的地方,在所有记载当中,都说炎核深渊其实是位于这个世界的最核心处,不论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只要认准一点向下穿行,最终达到的都是炎核深渊,这里又有一个别名叫永恒炼狱,这里面关押的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穷凶极恶生物,史诗记载,除非世界毁灭,否则深渊中的生物永无重见天日之时。

    下面那个有着紫色鳞片,绿色竖立瞳孔,浑身洋溢着强烈暴虐气息的家伙,正是位于炎核深渊,无限接近金字塔顶峰的一种强悍高级传奇异兽——深渊魔龙。

    在史诗记载中,深渊魔龙本来也是有翼龙族中的贵族,它们残暴、蛮横又十分yin乱,不光对那些中低级龙族欺压摧残,甚至经常侵扰一些同属高等级的龙族成员,最后十几个龙族忍无可忍,调集族中高手,发动秘术打开了空间隧道,将整个魔龙一族流放到炎核深渊中,它们至此才成为深渊魔龙,至于它们在龙族中的本名,反倒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已经不为人知。

    一般的龙族身上鳞片多以扇瓣、三角、菱形为主,唯有深渊魔龙身上的鳞片是呈现诡异的六边形,这种畸形的鳞片为它们带来比其一般龙族更强大多的战斗力。

    王林见到的这个应该只是一般的魔龙战士,如果是魔龙族中的精锐,强大的修为可以媲美窥道中期战士,魔龙族的王者,更是有着窥道后期的修为,看到这个魔龙战士,王林的心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来到号称有进无出炎核深渊。

    本来对自身实力有着无比信心的他也有些动摇了,要知道光是魔龙族的王就是窥道后期强者,而传说中的深渊之主暗魔帝更是远超魔龙王,达到掌控期的至高强者,连他都无法离开这里,王林就是再自信,也感到这次恐怕不太乐观,看来他确实有点因为急速攀升的实力而有点得意忘形了。

    在那名深渊魔龙的背后还跟着几个全副武装的绿皮恶魔,所谓的全副武装,是指它们身上比那些监工多了一层粗糙的骨铠,它们一只手上依然握着那满布尖刺的藤鞭,另外一只手上则拽着一根长长的通红锁链,上面捆绑了四个人,正是跟王林失散的沈雯刁媚等四人,唯独缺少了金翅大鹏鑫,四人中除了沈雯眼中闪烁着坚定不移的光彩,其余三人都显得很颓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