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现世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庞钱佐,你这个老东西太不把我这个主人家放在眼里了吧。箫音是我幻城的人,他所制造出的灵器自然也属于我们幻城,我看谁能从我面前夺走灵器。”坐在第一排的刁媚骤然怒叱了一声,挥手间发出两道凝炼到几乎近似于实体的风刃,早在箫音灵器制成的那一刻,刁媚已经做好准备了。

    面对两道袭来的风刃,庞钱佐也不敢继续扑向灵器也避过一旁再说,作为跟刁媚并立的母皇大陆两大入尘后期高手,对于刁媚的实力他了解最深。

    “该死的老妖婆,你是诚心跟我过不去了,五星巅峰灵器,你幻城保得住吗,你本身就是入尘后期高手,再加又有幻城的势力,灵器落在你的手里,大家可都得看你脸色了,今天这个灵器落在任何人手中都行,就是不能留在你们幻城,我说老几位,还有那些隐藏起来的家伙,你们不是真的为看灵器观礼来的吧。此时不抢更带何时。”

    庞钱佐一边说完,一边随手一招,空间中的金属元素顿时分离开来,凝结成了几百把锐利的金刃朝刁媚爆射过去,庞钱佐掌握的是比较稀罕的金系规则,如果不是因为金系规则威力巨大,他也不会以普通入尘后期实力,对战刁媚这个入尘后期巅峰的高手了。

    庞钱佐的话就像一石激起千层浪,那些本来还有所克制的高手,一个个纷纷出手了,五星级巅峰攻击灵器的魅力本来就很庞大,拥有它的入尘初期高手,可以对战入尘后期而丝毫不落下风,如果是被入尘中期得到,那么入尘后期的也不会是他对手。

    本来这些人还因为种种顾忌都在尽力克制,但是当他们看到有人已经出手抢夺时,顿时引起了连锁反应,所有人都坐不住了,投入到这场激烈争夺中,能参加争夺的都是入尘期以上高手,那些修为不到入尘期的,别说战斗了,就连离得太近,都容易被那些高手战斗散逸出的规则说波及,进而一命呜呼。

    王林跟其他那些初级上阶灵器师一样,远远退了出去,站在距离高台二百米外撑着防御灵器观战。尽量不让自己看起来很显眼,他选择的这个距离也有说道,二百米,正是他速度全力发挥的最佳距离。

    王林虽然对这件五星级灵器势在必得,但是现在显然并不是出手的最佳时机,台上那么多入尘期高手在混战,他如果卷进去,一个不小心就会先挂掉,此时被那些入尘期高手围在中央,手捧灵器箫音反倒是最安全的,所有那些高手在打斗同时,都分出一缕规则之力防护他,结果让箫音身周聚集了十几层防护,在保证他不被伤害的同时,也成为一座囚笼把他困在其中。

    跟箫音一起被困在各种规则之中的还有王林那一缕神识,王林本身就是精神系入尘高手,神识中自带复制规则,再加上神识能量的特殊性,那些加持在箫音四周的规则,不管没能伤害到王林的神识,反倒被王林神识慢慢窃取了结界属性。慢慢传导给王林主体。

    除了王林之外,谁也没有发现,被众多入尘高手困在台上的箫音按说应该很慌张才对,甚至应该发动灵器冲破防线,谁知道箫音却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一直挂着一种不屑的冷笑,随着战斗时间的拉长,那九个中级灵器师也坐不住了,拥有四星级灵器的他们,论起战斗力,丝毫不弱于入尘期高手,虽然是借用了外力。

    这些高手战斗不要紧,位于高空之上的白鹿神龙器灵却急坏了,众多高手组成的混乱复合规则,在中心高台之地形成了一股伪领域,在这种伪领域的阻挡下,白鹿神龙器灵根本就无法回到灵器中,最后只能急得它在空中发出一声声怒吼。

    其实造成这种情况也是那些入尘期高手故意为之的,没有器灵的灵器虽然依然是五级灵器,但是威力却只有完整体的四分之一,他们也怕万一让器灵与灵器结合,被围在中心的箫音突然用灵器攻击他们,把器灵阻在外面,到时候谁多了灵器后,自然可以再顺手收了器灵。

    箫音脸上的诡笑,以及现场这种纷乱气氛,让王林心里一阵阵的不安,他总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这次箫音的灵器观礼大会。本来就很不合情理,任何一个正常人,一旦制造出好东西,绝对会敝帚自珍,怎么会像箫音这样弄得人尽皆知,好像生怕别人不来抢一样,如果说他图名,箫音本来就是大陆第一灵器师了,他再要名有什么用,诡异,整件事情越发诡异。

    其实不光王林想到了这点,台下的很多人都发觉事情有点不对,反倒是台上那些入尘期高手,只有个别几人发现不对,但是如今已经势成骑虎,谁要是先收手,准会遭受对方无情的打击,入尘期高手虽然武力冠绝整个大陆,但是不代表他们脑子也是最好使的,过度迷信力量的他们,在遇事时往往喜欢动拳头,而不是动脑子。

    王林胸口突然波动了一下,他的眉头深深皱起。因为与金翅大鹏有契约联系的他竟然隐隐感觉到,一直在徽章中大鹏蛋竟然要有孵化的现象,金翅大鹏似乎马上就要出生了,在如今这个时刻,一个刚出生的幼生期金翅大鹏,不光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助力,相反还会成为他的负担,这可怎么办才好。

    突然王林发现天空中真有一道凌厉目光注视着他,感觉敏锐的他一抬头,立刻看到白鹿神龙那双海碗大的双眼,那双眼睛中含着一丝探寻。更多的却是深深的迷惑。

    对应天上白鹿神龙的目光,王林那个装着大鹏蛋的徽章,也同时向他脑海中传递了一股信息,或者说是一股**,一股吞噬的**,还在蛋中没有孵化的金翅大鹏竟然想要吞噬天上的白鹿神龙器灵,王林一时间感觉自己大脑都有点短路了,实在想不出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其实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正常,金翅大鹏跟白鹿神龙都是具备风雷两种属性的传奇异兽,而成年期的金翅大鹏属于高级传奇异兽,在等级上远远高于白鹿神龙,所以面对这种精华产生的器灵会出现吞噬的想法完全是正常现象。

    正在进行打斗的空间,突然被一股能量封锁,整个空间似乎被一种奇异的能量,突然从现实世界中被分隔出去,那些正在战斗的入尘期高手,突然非常有默契的一起收手,面对同时大变的开口呢喃道:“两界分隔,怎么会是两界分隔。”

    如果说此时他们还不知道自己陷身进一场阴谋当中,那么他们就真的白活千年岁月了,这些入尘期高手一个个抬头仰望上空,在上空的云层中骤然降下三道黑光,随着黑光消逝,天空之中,众人上方出现了三座漆黑的六角祭坛,每个祭坛上面都站立着一名身穿金甲,手持金色长戟的女战神。

    “六角祭坛、母皇族!”在看到那些祭坛出现的同时,所有人脸色都变了,骤然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众人突然把目光望向高台中央的箫音。

    那个本来一脸粗俗像的箫音已经恭恭敬敬的单膝跪在地上,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横胸恭声说道:“属下母皇族下属附庸萧氏一族少族长箫音参见三位侍者,愿我皇族光耀万世,泽披世界,岁月无尽,权威永享。”

    随着箫音的话,所有人都如同坠入冰窖之中,从头凉到脚底板。母皇大陆灵器第一人箫音,竟然是母皇族安插在幻城的奸细,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就在所有人都被母皇族突然降临所震惊时,一道璀璨的光辉突然从王林的胸口散发开来,与光芒一同散发的还有一声清脆的鸟鸣,随着这声鸟鸣,母皇族用来分隔两界的结界,竟然都出现了水波一样的荡动,金翅大鹏竟然在这个要命时刻孵化了。

    王林胸口佩戴的二级灵器宠物徽章,在一股庞大作用力下,“嘭”的一声暴成一团齑粉,一个金灿灿的光团骤然从其中分裂出来,直接化作一个颗巨大金蛋,随着一声清脆的破裂声,一只身长近三米,浑身羽毛好像金子打造而成的大鸟从蛋壳中钻了出来。

    虽然还处于幼生期,但是它的身上已经散发出一股让人战栗的气势,一般的入尘期高手对上它的话,不用开打,气势就先降低三分,这支刚浮出的金翅大鹏,回首看向那碎裂的蛋壳,张嘴轻轻一吸下,那些碎裂的蛋壳顿时变成两股金色能量流,被它直接吞食进腹中。

    吸食了蛋壳能量的金翅大鹏,身体上骤然散发出强烈金光,在金光收敛之后,金翅大鹏的体型足足扩展了一倍,它身上流露出的能量波动,更是胜过原来的几十倍。

    刚才金翅大鹏散发出来的气势虽然强大,但是场中众人无一不是高手,都能清楚感觉到,它的实际能量波动也就相当于十一级左右的战士,如今只是吞噬了包裹它的蛋壳,金翅大鹏的能量波动就攀升到了十五级巅峰,虽然这种强度在众多入尘期高手眼里依然不算什么,但是这种飞快的成长速度却让他们震惊。

    刚出生的金翅大鹏在吞噬了自己的蛋壳之后,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它一抬头就看到了天空中飞舞的白鹿神龙器灵,金翅大鹏朝着天空中器灵发出一声挑衅的鸣叫。

    白鹿神龙作为无翼神龙血脉的一支,生性自然高傲无比,虽然只是一个器灵,但是它也继承了白鹿神龙的骄傲,它绝对不允许一个金翅大鹏的幼生体就敢挑衅它,在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后,白鹿神龙器灵一个盘旋,向下方的金翅大鹏俯冲下去。

    “不好,快,赶快出手拦住它!”箫音突然脸色大变的急声喊道,身为这件灵器的制造者,他可是知道,那条在天空中飞舞,看似很威猛白鹿神龙器灵,其实只是徒具其表而已,它的灵智未开,一切皆以本能行事,究其本质,它不过是一股带有龙兽气息的精纯能量罢了,一个幼生期的金翅大鹏完全能把它当成补品给吞噬了。

    知道箫音是母皇族的奸细,在场众多入尘高手对他只有鄙视,甚至跟大陆三大女权帝国,名义上跟他同属一个势力的入尘高手,表面虽然不动声色,内心中对其也是深深鄙夷,自然不会听他话拦截白鹿神龙器灵。

    至于那三名母皇族的使者就更不会动了,在她们眼里箫音只是一个奴才,那有主子听命于奴才的,正因为上述的种种原因,所有人眼睁睁望着白鹿神龙器灵冲向金翅大鹏,最后被金翅大鹏张嘴一口吞掉。

    白鹿神龙器灵的能量对于刚刚破壳而出的金翅大鹏来说太过于强大,以至于它的身子整个像气球一样鼓起,一张鼓胀的像球一样的胖脸上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这一刻它总算是尝到了暴饮暴食的苦果。

    看到金翅大鹏痛苦的样子,王林一纵身来到它的身前,从怀中取出青子叶灵器,看看能不能帮它减轻痛苦,结果事实证明,青子叶灵器只能治疗伤患,对于金翅大鹏这种吞噬过大能量,而引发的爆体危机毫无作用。

    “你的痛苦是吞噬能量过大造成的,我帮不了你,只有靠你自己把这股能量融合吸收,金翅大鹏即使在传奇异兽中也是靠近顶峰的存在,你能冒死吞噬炼灵花,从雷鹏进化成金翅大鹏,也绝对能度过这次危机,我相信你不会辱没神鸟之名。”王林用手轻抚金翅大鹏的胸口说道,一向惜字如金的他,竟然破天荒的说了这么多话,而且还是对一只鸟说的。

    王林跟金翅大鹏签有生死契约,一旦金翅大鹏爆体身亡,作为契约方他也活不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说这番话来激励金翅大鹏,让它加强意志坚持下去。

    金翅大鹏作为高级异兽,成年期可以比拟人族中窥道期高手,如果碰到成年期的金翅大鹏,那么这些入尘期高手恐怕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毕竟入尘期跟窥道期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过一只刚破壳的幼生期金翅大鹏,珍贵度就算窥道期强者也会眼红,一旦能把其驯服成自己宠物,几百年后就等于多了一个供己驱使的窥道高手。

    不过从始至终,不论下面的那些入尘期高手,六角祭坛上的六个女战士,都没有向王林跟金翅大鹏方向看过一眼,在他们心里都认定一个事实,所有胜利果实都会属于胜利者一方,金翅大鹏纵使完全吸收了白鹿神龙器灵之力,不过等同于入尘初期的水准,根本逃不过两界分隔结界,至于王林这个连入尘期都不到的金翅大鹏主人,更是被他们直接忽略。

    “箫音,这几百年来,我幻城对你不薄,为了给你找制造灵器材料,城主甚至不惜多次以身犯险,偷偷潜入万灵岛,就连你这次坚持召开灵器观礼,咱们三个尽管不愿也都由着你了,没想到你竟然是母皇族的奸细。”刁媚身边一个秃顶老者骤然暴怒咆哮道,他正是幻城两位副城主之一的蒙通,本身修炼火规则,脾气也尤为暴躁。

    箫音的态度让他更为气怒,对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满脸遗憾的望着手中灵器,那种完全漠视的态度,如果不是顾忌祭坛上那三个母皇族的女战士,他早就一团烈火抛过去,将箫音烧成飞灰了。

    幻城之主刁媚的脸色倒是很平静,她看也没看箫音,身子一瓢站立在三名女皇族战士对面,面向三人不卑不亢的问道:“我们极东之地曾经跟母皇族有过约定,任何母皇族战士,不得踏上极东之地,你们今天公然违反约定,难道忘了南柯大人的警告吗?”

    三个脸色好像雕像一样的母皇族女战士,在听到南柯这个名字时,脸上面皮控制不住的一阵剧烈抽动,眼神之中也闪过一丝惊恐跟慌乱,如果不是忌讳那个魔鬼一样的男人,母皇族只要出动一个上位母皇就可以横扫包整个大陆了,那里会派她们三个高阶母皇出马。

    说白了,她们三个就是试金石,一旦真的惹出那个可怕男人,损失三个高阶母皇总好过损失一个上位母皇,在偌大的母皇族中高阶母皇有近千人,而上位母皇只有三十几人。

    “南柯大人是出身于极东之地,但是以南柯大人十级天逆行者的身份,你认为他会为了你们这样对于他来说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一直守护在这里吗?如今三千年过去了,南柯大人早就不知去到了世界的那个角落,你还用他来吓唬我们,莫非当我们是三岁孩童不成!”站在中间那座祭坛上的母皇族女战士,突然色厉内荏的说道,谁都可以看出,她说这翻话,很大程度是给自己壮胆。

    “天逆行者”四个字传进王林耳中,顿时让他身体微不可差的震动了一下,他可是很清楚,外界中对于天逆管理者的称呼,就是天逆行者,一个十级天逆行者,可以令整个母皇族都惧怕的夹起尾巴,他这个二级天逆行者,却憋屈的连身份都不敢暴露,以免引来别人的窥视劫杀。

    其实王林也算是天逆行者中的另类了,想要成为天逆行者除了必须拥有天逆珠这个最基本条件外,就是还要拥有神识,对于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高手,都是进入窥道期才初步产生神识的,哪有像王林这样,紧紧在修炼体术初期,就阴差阳错产生神识的,综合这一切,才让王林成为这个世界上,实力最弱小的天逆行者。

    正在心里瞎琢磨的王林,突然感觉场中有一道目光隐晦的投在他身上,王林抬目望去,立刻看到了一脸古怪之色的宇文成吉,他的心头骤然一震,心里知道宇文成吉盯视因为金翅大鹏的原因认出自己。

    当初宇文成吉囚禁春水女王,有一半原因就是为了天逆珠,虽说他因为修炼功法特殊,不能直接对自己出手,可是对方毕竟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还是防着他一点的好,当然了,今时不同往日,以王林现在的修为,再加上一些辅助手段,虽然打不过宇文成吉,但是逃跑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听到那个高阶母皇的回答后,刁媚的脸色有些阴沉,显然这次母皇族是铁了心要对极东之地下手了,她纵使再说什么也没用,最后刁媚一咬牙,用比较决绝的语气说道:“既然这样多说无益,不过我看你们三个也不过是入尘后期巅峰实力,在母皇族中也就算是中上水准吧,母皇一族也太自信了把,难道就凭你们三个,就能奈何的了我们这么多人?”

    “我母皇族在这个世界上共统辖了七块大陆,二十五座岛屿,极东之地占了七号大陆的四分之一,属于整个大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迫于南柯大人面子让你们苟延残喘了这三千年。”

    “如今你们只有一条路可走,臣服我们母皇族,放松神魂让我们设下禁制,或者直接从这个世界上被抹去,至于我们有没有这个实力,你们可以试试看,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一旦你们做出攻击行为,我们就认为你是做出了选择。”说话的依然是那个站在中央祭坛的母皇族女战士,三个高阶母皇族中显然以她为主。

    ------------

    这章有些重复,因为发乱了,不过多出的900多字,不占大大的起点币,买这章,还是按5000字的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