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十倍药剂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嗯,一个月吗?”王林想到箫音的灵器观礼大会。也就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只要夺取他炼制的五级灵器,自然就能交任务了,虽然说在包括刁媚在内的众多高手环饲下抢夺灵器不是件容易事,但是为了身家性命,他也只能拼了。

    用了三天的时间,王林的身躯终于进化到D级上品巅峰,只要完成献祭,他的身体就会进阶到C级下品,他也将顺利晋级称为天逆三极管理者,不过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顺利抢到五星级灵器,在付出了魔肌虫作为抵押后,王林的生命进入倒计时。

    储物卡中食水都不短缺,王林暂时也没有出去的打算,为了在争夺灵器时增添一些实力,王林打算在天逆空间交易所中换取一两件厉害的四星级生物灵器,一级交易所里的灵器已经是三极巅峰,二级交易所里自然就是四级灵器,不过王林猜也不会每升一级管理,灵器就提升一级。不然的话,到了十三极管理权限,不就能换十五级跟天逆珠一样的创世级灵器了。

    对于王林这种疑问,虚最后仅回答了他一句,那就是在天逆交易所中,最高级灵器就是三件十三极史诗灵器跟十件十二级史诗灵器,分别需要管理等级达到十四、十五级时才能兑换,因为天逆珠本身就是创世级灵器,故此不能提供创世级灵器,其实想想也是,就算有创世级灵器,管理者又该拿什么去兑换,另一件创世灵器吗?

    白凤的心属于二级材料,白凤的凤翎、爪嘴自然也属于二级材料,不过当王林看到四星级生物灵器跟二级材料的兑换比例时顿时傻眼了,用五十份二级灵器材料,才能换取一件四星级生物灵器,在心里换算一下,偌大的一个白凤尸身体积,能用上的材料加在一起,能不能凑够五十份都难说。

    灵器等级越高,失败几率也就越高,按照失败几率再加上灵器价值,五十份材料换一件成品灵器也不算贵,不过王林本身就是一个灵器师,他现在已经能造出三极巅峰灵器,距离突破到中级灵器师只有一步之遥。相信这次通过对箫音制器的观礼后,很大可能会突破,到时候这些白凤材料,在他手中,最少也能制成三到五件四星级生物灵器,这样算下来,他在天逆交易空间兑换,就显得很吃亏了。

    除了灵器跟材料之外,天逆二级交易场中还有数不尽的其它物品,其中即有神兵利器,又有各种奢侈稀有的美食酒水,甚至还有宠兽,战奴的存在,可以说只要你想到的物品,天逆交易场中就有,甚至连你想都想不到的,天逆交易场中也有。

    二级交易场中有几万名战奴,修为都达到了入尘初期水准,在外界能呼风唤雨的入尘期高手,在这天逆空间里,只是低级交易场中的一件货物。只是这些战奴的价格更贵,根据战斗力不同,需要三到五枚四星级灵器才能换到一个,以王林拥有的财富更是不用想了,整个二级交易所里最贵的就要属各种规则的初级掌控了。

    初步掌控规则,是限制十五级体术高手晋升入尘期的最大障碍,可以说,一旦赋予某一位十五级巅峰高手规则,对方立刻会引规则之力淬体,马上晋升称为一个入尘初期高手,入尘期高手,如果对自己掌握的规则不满意,想要换一种,那么也可以,不过二级交易所中的初级规则之力不能累加,一旦转换,就会把自身原有的规则抹去。

    这种买来的规则当然不比自己体悟的规则,想要让规则之力进一步升级变得万分困难,不过即使这样,交易场中,一份初级规则的价格也是最好战奴的十倍,换言之也就是需要二十五件四星级生物灵器,或是一千二百五十份二级材料,天逆各级交易所中,材料属于最低级的货品,基本上就等同货币存在。

    一想到白凤身上刚能分割出四五十份材料,王林不仅有些苦笑不得,在现实空间中拥有上千万晶币的他,在这个天逆空间中竟然变成了地地道道是穷人。天逆交易场中的货物除了可以用货物兑换外,还可以用积分来购买,不过如今王林还没达到三极管理者,积分任务市场没对他开放,他的天逆积分数自然为零。

    在二级交易场中逛了一个遍后,王林最后忍痛花了十份凤羽换了一瓶十倍药剂,白凤身上羽毛虽多,当也不是拔出一根就能作为炼制四星级灵器的材料,必须取百羽,用融合手段去芜存菁,最后留下的精羽才能作为器胚,白凤身上的羽毛也就一千几百根,王林拔光了它身上大半的羽毛,才凑出了这么十份材料。

    十倍药剂,顾名思义,在使用这种药剂之后,使用者各种能力都增强十倍,要知道被入尘期以下战士视为至宝的入尘丹也不过位列第二交易场,甚至只需要五份材料就可换购,这个十倍药剂价格是入尘期的一倍,绝对有其道理,这种十倍药剂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它不光能强化服用者的各种身体素质,甚至连领域也能强化十倍。

    虽然十倍药剂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而且药效过后,依然会有兴奋药剂都具备的副作用,但是想想它的全方位十倍提升,一个入尘中期的高手服下药剂,十分钟内拥有媲美入尘后期巅峰的实力,就连王林那种复制来的仅相当于别人三分之一的风规则,在十倍药剂的强化后,也有了入尘中期的规则威力。

    不过这毕竟只是二级交易场中的药剂,它的极限也只是对入尘后期以前的高手才有作用,如果是入尘后期高手服了,最多也就把自身各项能力增加个十分之一罢了。

    二级交易所虽然因为囊中羞涩换不到什么东西。但是一级交易所就不一样了,王林在天遗之地中收获最多的就是那些十四、五级的高级异兽尸骸了,灵器观礼之后,他就可以着手制作四星级生物灵器了,这些大多用来制作三极灵器的材料,只要留一少部分做辅助材料就可以了,剩下的完全可以换取一些需要的东西。

    身为二级管理者的他,换取一级货物有着一折优惠,举例来说,他只要用五份一级材料就可以换取一件三极巅峰灵器,这个比例甚至比他自己制造还划算了,更何况,他还节省了制造灵器的时间。

    如果把王林储物卡内的材料都换成三极巅峰灵器,恐怕他拥有的三极灵器总数,会让任何一个母皇大陆的人,都大吃一惊,不过王林却没有把材料全换灵器的想法,毕竟三极灵器对他的帮助有限,为了能顺利在众多高手眼皮底下夺走五级生物灵器,他必须多换一些有对他有帮助的东西。

    王林一心为即将到来的灵器观礼做准备,却忘了还有洛黎他们四人被困在那里,怪人的修为早就恢复了,以他的能力来说,把几百米地层打通上到地面也不算什么难事,最多是浪费一点时间罢了,可是这些天王林身体一直处于天逆珠改造过程中,珠光一直形成无形的结界,把他们困在这里。

    怪人他们四个用尽种种办法,也没能突破珠光结界,直到王林进化停止后十几个小时,他们才发现一直困着他们的结界消失了,他们一阵挖掘下找到了王林。

    虽然意识进入到天逆珠中,但是王林自身却处于一种自我防御状态,试图叫醒他的洛黎,如果不是反应快,差点被他击伤,四人中修为最高的怪人却不敢接近王林。甚至不敢正眼看他,确切来说是不敢看王林额前悬浮的那颗漆黑的天逆珠。

    最后经洛黎跟小玉、彩蝶两个商议后决定,先想办法把地壳挖穿,然后再想办法将王林弄出去,至于怪人的意见,他会有意见吗?跟人缺少交流的他就像个小孩子,别看洛黎一口一个殿下,显得很尊敬对方,但是对于其性格,她还是心里有数。

    主意三个女孩拿,打穿地层这么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当然是交给怪人来办了,事实上再不快点离开的话,四人就要因为氧气耗尽憋死了,在珠光结界笼罩下还不觉得什么,珠光撤去后,狭小空间内的氧气就慢慢减少,就算入尘期高手也无法在缺氧下存活,就更不用说他们几个了。

    怪人挖掘的效率还是挺高的,用了半天的时间,已经把地层挖掘了十之**,正在这时王林的意识突然从天逆珠中退了出来,当看着三个女人六双大眼睛盯视着自己,王林先愣了一下,接着好像想起什么,他的双眼猛然一瞪,包括洛黎在内的三女骤觉脑海中一震眼前一黑,顿时昏厥了过去。

    王林的精神冲击虽然压制了九成以上的力量,还是被上面挖掘的怪人察觉了,他顺着已经挖好的通道滑下来,两眼疑惑的望着王林,显然有些搞不清状况。

    “你是我的朋友,我相信你,希望你能帮我保留秘密,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这次地下发生的事,尤其不要对人提及这个珠子。”王林说完这句话,抬手扬了一下天逆珠,结果他这举动立刻下的怪人目光闪烁的往角落一缩。

    小心意义的探头,发现王林已经把天逆珠收起后,怪人终于直起身,用手指指王林,又指指自己,最后在胸口用力拍击几下说道:“你,乌貊,朋友,帮朋友,守秘密!”

    “恩,我相信你,认识这么久,才知道你叫乌貊,名字有点怪,跟你的人一样怪。”王林说完不再理会怪人,径直蹲下身子,依次用目光扫过三个昏厥的女子时,王林手掌一攥一松间,手心出已经多出一个透明的水晶药瓶,里面荡漾着一种深蓝色闪烁梦幻光泽的液体

    王林用手捏开小玉、彩蝶的嘴,往每人嘴里倒入四分之一,然后用元力一激送她们喝下去,完成这一切后,他又到了洛黎面前,因为洛黎脸上带着面具,他只能选择把面具揭开,一张美艳的娇颜顿时出现在他面前。

    王林看着身下的脸突然愣了一下,让他惊愣的不是对方的美貌,而是对方脸上蜿蜒而下的两道青色符文,符文的样子让他十分眼熟,好像在那里看见过,只不过一时之间有点想不起来罢了,想不起来就暂时不想,王林仅仅愣了片刻,就同样捏开洛黎的嘴,把蓝色液体同样倒了十分之一喂其服下。

    这种蓝色梦幻药剂名为洗忧露,是一种可以洗去人记忆的神奇药剂,只要根据服用的药剂量不同,对方遗忘记忆的时间也不同,一小瓶的剂量可以让一个人忘却两个月内发生的事,王林给她们每人服下四分之一,也就是说会让她们忘记这半个月内发生过的事情。

    洗忧露只是一级交易所换出的药剂作用有限,它仅仅对那些精神强度在六级以下的人才管用,不过好在除了主修精神力的战士,否则一般十四、五级的体术战士,精神修为也很少能突破到六级,以王林达到入尘期的精神修为,自然可以探查出,三女之中,只有洛黎精神力达到五级,小玉、彩蝶的精神力只有三极。

    因为王林使用的药剂只是一级药剂,所以洗去的记忆并不是无法恢复,只要服药者自身精神力突破到十一级,或者弄到洗忧露的解药,都可以恢复记忆,不过纵使入尘后期的体术高手,也很少有把精神力修到十一级以上的。

    洗忧露虽然是一级药剂,可是它的解药却是三极,母皇大陆药剂学极其落后,能炼制出的只是一般疗伤恢复这种不入流药剂,连各种一、二级药剂,还是在各种遗迹中找到的,现在这样一个药剂落后的大陆找到洗忧露三极解药,几率小于亿万分之一。

    做完这一切后,王林再一挥手,那个还剩下四分之一药剂的水晶瓶顿时消失不见,达到二级管理权限后,王林已经能初步把天逆珠融入自己身体,天逆珠隐在手腕中,取物放物自然非常方便,只要他不说,自然没有人能看穿他的秘密。

    “乌貊兄,你带她们三人出去吧,咱们灵器观礼上见吧!”对于天逆中药剂很有信心,不用担心三女泄露他秘密的王林,对着怪人乌貊拱拱手说道。

    乌貊看着王林点点头没说话,伸手朝地上三女一招手,洛黎三个立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起,随着乌貊,飞进那条新挖掘出来的通道,王林能清楚感觉出,怪人乌貊对自己有着深深忌惮,恩,或者是说对他所拥有的天逆珠起了忌惮。

    听到上方传来一声爆响,同时一股气流从上方贯通下来,王林顿时知道通道已经被乌貊击穿了,伸手在储物空间中取出一枚兽骨灵器,王林元力神识一催,兽骨顿时变成了一蓬骨粉,当粉末落尽后,王林的身形气息已经被彻底隐去,处于隐匿状态下的他,顺着乌貊挖出的通道飞了出去。

    灵器师等级评定工会,在母皇大陆上各大城市都设有办事机构,灵器师虽然是母皇大陆上非常高贵的职业,但是灵器师等级评定工会却是个比较冷门的机构,母皇大陆上的灵器师本来就很少,绝大多数还都是一些基础灵器师,能达到初级灵器师的都少见,在这种情况下,去评定等级根本就没什么用,何况还得缴纳一笔金钱。

    最后灵器师等级评定工会,出台了一项措施,凡是在工会评定的灵器师,在工会内买各种制器材料,一律享受八折优惠,这才吸引了一部分灵器师去评定,不过评定人数也仅占总人数的一半,因为灵器师中缺钱的毕竟只属少数。

    那些在工会评定等级的灵器师,光是极冬之地就占了九成,因为地域、人口限制,所以青龙自由城跟幻城这两股势力,都不遗余力的挖掘民间人才,在青龙自由城跟幻城中,去灵器评定工会评定等级的灵器师,不光能享有六折购买材料的全力,甚至每年还能免费领取到三份高级材料,跟二十份中级材料。

    可是最近两个月来,整个大陆上的灵器师等级评定工会却突然成了香饽饽,原因只有一个,箫音这次选取的灵器观礼会场,只能坐下三万人,其中最前面的第一排,留给大陆上仅有的那几个中级灵器师,以及各大势力首脑跟入尘期高手。

    二三排留给大陆上那些初级灵器师,再往后则是基础灵器师,他们可以凭票坐,越早领到票号的就做得越考前,最后剩下的座位才卖给一些特意赶来观礼的上者级战士,只是每一张座位票都炒到天价,最后面的一排座位,都卖到了十万晶币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