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巨富沈家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贾章义那种活了近两千年,元寿将近的老怪物,攻击力也就在六十吨上下,沈刚烈不算元力,光**力量就达到一百吨,说他是入尘期下第一人,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王林不知道自己体术到达十五级时会有多强,但是起码就现在来说,如果不动用精神力量,十个自己加起来,也不会是这个沈刚烈的对手。

    除了攻击上的强悍外,这个沈刚烈的防御力同样强悍,每个细胞都无比坚韧,并且蕴含巨大力量的他,身体坚固程度比起玄钢更胜一筹,再加上金属玄钢所不具备的肌肉弹性跟张力,沈刚烈的**防御甚至超过了三极防御灵器,没有超强的实力,想要令其受伤都办不到。

    在王林看来,沈刚烈的攻击跟防御加在一起,纵使那些刚踏进入尘期的体术高手,想要杀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刚踏进入尘期,对于规则掌握的不深,就算借助规则,发挥出的战斗力也不过在三百吨左右,只有到了刁媚那种入尘后期,全力操纵规则,才能产生那种近千吨的毁灭性攻击。

    不过一般的入尘初期体术高手想杀沈刚烈不容易,弄不好还会被其临死时反扑弄成重伤,可是王林要杀对方却轻而易举,他的复制规则还没什么了不起,复制来的风规则,最强攻击力也就在一百吨左右,强度相当于同级入尘初期体术高手的三分之一,王林真正杀手锏是神识力量带来的精神冲击。

    沈刚烈的**虽然强悍,但是面对王林防不胜防的精神攻击,运气好或许会变成白痴,运气不好的话,直接被精神能量炸烂脑浆死于非命,不过,两人间无仇无怨不说,王林也不会轻易在人前暴露他精神已经达到入尘期的秘密,毕竟在母皇大陆上,除他之外,还没有第二个精神系的入尘高手。

    本来气焰万丈的沈刚烈在.王林神识缠体后,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隐隐约约中似乎感到有一股极具威胁的无形力量正在窥视他,但他集中精神想要寻找这股力量的源头时,王林已经收回了神识。

    整个过程只是瞬间发生的,再也.感受不到那股隐形窥视力量的沈刚烈,只能简单的把这一切归于自己的幻觉。

    在场把视线集中到来自己地.盘捣乱的那一行人身上时,沈刚烈却感到眼前光线一暗,在他身前一米外,出现个身穿杏黄色龙袍,袍服外面贴着一些黄纸条的怪人,对方双眼紧盯着他,脸上的神色明显有些不对。

    “你、强大,欺负她、不对!我的人。”青龙废墟的那个怪人.瞪着沈刚烈磕磕巴巴说道,尽管他说的不是很清楚,可是在场的人都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他承认沈刚烈很强大,但是对方不能欺负洛黎,因为是他的人。

    “你的人,老子凭什么就不能欺负?不欺负她也行,老.子欺负你,给我去死吧!”沈刚烈话刚出口,那双骨骼粗大筋络凸起,如同人头一般大小的拳头,已级在双臂带动下,朝怪人头颅夹击过去,这下如果击实了,别说是人头,就算是母皇大陆上最坚固的玄母岩,也会被击成粉末。

    沈刚烈不光心如烈火,而且还是一个武痴,生平.最喜欢的就是与人打架,可惜一直都没合适对手,入尘期以下的没人能接下他全力攻击,挑战入尘期,那纯粹是自己找虐,弄不好会把命搭上,沈刚烈虽然憨直,但是却并不傻。

    挡在他面前的.这个纸条怪人,虽然身上没有流露出什么强者气息,但是一种高手之间的相互感应,还是让沈刚烈感到,面前这人是他见过的最强对手,以沈刚烈的武痴性格,即使双方间毫无瓜葛过节,他也会随便找个理由,跟对方战上一场。

    一般擅长力量的人,速度往往很慢,可是这一定律在沈刚烈这里却被推翻了,在强韧肌腱带动下,他挥出的拳头竟然像爆射的弩箭一般,瞬间就到了怪人的眼前,因为出手太快,导致在周围一些修为低下的伙计眼里,他们总管事的拳头跟手臂一下消失了。

    对于一般人来说,只有速度在十分之一秒内的物体,才会在其瞳孔上成像,速度超过十分之一秒,物体则会在他面前消失,随着体术元力修为的加强,视力成像时间也随之改变,尊者以下面术每升一级,视力成像加0.1秒,尊者到上者之间,每升一级加0.2秒,上者到入尘期之前,每升一级视力加0.3秒。

    当然了,凡事总有例外,比如说王林,虽然只有十二级体术修为,但是因为身体强悍程度高,所以速度成像足足达到六十分之一秒,比起绝大多数十五级上者还要强上十分,以己推人,那个沈刚烈的视觉成像恐怕更恐怖,最少达到百分之一秒,闪电在其全神关注下,估摸都跟龟爬速度一样了。

    沈刚烈出拳的速度已经达到三十分之一秒左右,所以在场的除了那些体术修为超过十一级的上者外,在其余人眼里看来,沈刚烈的拳头自然隐形消失了。

    看到沈刚烈出拳,王林不仅为怪人捏上一把汗,沈刚烈不光攻击、防御比较强悍,连攻击速度也这么快,就算换作自己身处怪人的位置,想要躲开沈刚烈夹击的双拳,也会很狼狈,换作速度稍慢点的,就只能硬接。

    就在沈刚烈拳头临体的一瞬间,怪人突然在众人眼前消失了,沈刚烈两只巨大铁拳顿时对碰在一起,发出一股如同洪钟撞击一般的巨响,一股强烈的冲击波,从他双拳交击点向外扇面形扩散出去,几名首当其冲的万象阁伙计,顿时口喷鲜血的被撞飞出去。

    万象阁三层中,除了王林他们跟万象阁的人外,还有百十名挑选物品的客人,不过在王林跟沈祥贵说要买云爆晶石的时候,他们已经被万象阁的伙计,用歉意的微笑加强硬的态度请下楼去,否则的话受伤的就不止几名伙计了。

    一个摆满货物的货架也被波及,不过在冲击波快要撞到货架时,货架上顿时亮起一股白光,把货物笼罩在内,这才使得货架逃过一劫,避免了即将造成的巨大损失,虽然这里只是万象阁第三层,但是随便那个货架上的货物也价值近百万晶币。

    沈刚烈对于被自己误伤的伙计,看都没看一眼,在双拳互击的同时,整个身子诡异的一扭,双脚*错而起,向身后狂踢过去,狂猛的力道,非凡的速度,让沈刚烈身后的空气被逼迫散尽,随着双腿踢动划出了几条真空通道,受到挤迫的空气,形成一颗颗橄榄型空气弹,向沈刚烈后方怒射出去。

    废墟怪人刚才一瞬脱离沈刚烈的重击,并且身子一转躲到他身后的动作竟然只用了五十分之一秒,这种超绝速度别说正常状态下,就算进入神识操控状态,王林的速度都要比他慢上半拍,全场中能看清怪人动作的,除了那个沈刚烈外,就只有王林了。

    在怪人的究极速度下,沈刚烈的进攻再一次落空,那些弹射的空气弹向着四层内几处货架飞去,空气弹的攻击力比起那种意外扩散的冲击波,显然要强烈十倍,货架上的防护罩,根本无法承受这种程度打击,千钧一发之际,沈富贵纵身而出,纷纷挡下了那些空气弹,强大的冲击力,震得他身子一阵剧烈摇摆,血气翻腾上涌,整个人像喝醉酒一样。

    “刚烈住手,你这个混球,别人放火只是口头说说,你是不是要把这个万象阁毁了,把我气死你才甘心?”沈祥贵刚挡下这波空气弹,眼角余光就看到沈富贵似乎又想动手,立刻气急败坏的大声呵斥道。

    说来也是奇怪,身为万象阁总管事,沈家第一高手沈刚烈,听到沈祥贵的一番话后,本来又要挥出的拳头竟然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外表看起来年近百岁的他,用手挠头像个小孩一样朝沈祥贵道歉:“二叔,我错了,您别生气,我保证不在这里打架了,要打架,我也出去打。”

    沈刚烈不打了,不代表废墟怪人会放过他,在沈刚烈停下道歉时,怪人突然出现在他身前,整个人腾空而起,膝盖重重点在沈刚烈的下巴上,在“嘭”的一声巨响中,沈刚烈的身躯,被一股巨力撞击的凌空飞起,直接撞烂了三层棚顶的石板,万象阁四层顿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沈祥贵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非常难看。

    “我说二管事,你也不用哭丧着一张脸了,我们青龙自由城的人最讲道理了,既然是我们殿下跟你们总管事切磋打破了一些东西,那么这些损失就算你我双方一家一半好了,咱们还是上楼清点一下损失吧!”洛黎对着沈祥贵说完这番话后,就打算迈步朝楼上走,刚走两步,就被沈祥贵拦阻下来。

    “这一点点损失,我们沈家还承受的起,万象阁建立以来,规矩不能破坏,没持有我沈家所颁发的万金贴,任何人不能上到四层去,几位还是请回吧,万象阁不欢迎你们。”沈祥贵黑着一张脸说道。

    “谁也不准走,那个身上贴纸条怪里怪气的家伙,你竟然敢偷袭我,撞得我下巴好痛,那个小子,你不是想要云爆晶石吗,管你是做炸弹也好,搞恐怖活动也好,我们万象阁的云爆晶石都在这里了,只要你当中有那个能打赢我,晶石你们带走,如果你们之中没人能赢我,那么就留下一千万晶币做赔偿,然后你们给我爬着滚出万象阁,怎么样,敢不敢打赌。”

    沈刚烈的庞大身形,从他撞穿的那个大洞纵跃下来,在他手中还托着一个银质托盘,上面堆着一堆核桃大小的蓝色晶石,晶石外笼罩着一股气旋,晶石内则不时闪过一道道电光,正是王林欲寻找的云爆晶石,粗略算来,那一个盘子的晶石足有好几百枚,足够王林拿来喂养幼生体的金翅大鹏了。

    “哦,原来你们这个万象阁还真经营违禁品啊,这么多的云爆晶石,不说给它们做成高爆炸弹,单是有谁触动了晶石的能量平衡,所爆发出来的能量就足够把这个万象阁,连带着周围方圆十几里炸成一片废墟了。”王林身后的小玉看着那些云爆晶石有些兴奋的说道。

    “小玉,不懂就不要乱说话,这些不过是纯度很高的雷属性能量晶石罢了,我们今天来万象阁就是买它,作为一家千年品牌的老店,怎么可能卖违禁品!沈家跟花家有什么恩怨,与我无关,我来这里只是为了买东西。”王林脸骤然拉沉下来,用冷厉的目光扫了小玉一眼后警告道。

    王林的话让对面的沈祥贵微微一愣,一时间有点摸不清王林跟花家是什么关系,活了几百年的他,当然能分辨出,王林刚才那番话确实是认真的。

    “比斗、赢、好、答应!”废墟怪人一听到沈刚烈说赌斗,整个立刻兴奋的双眼冒光说道,一边说着一边从后腰处拔出一把短刀扔在地上,用手指了指沈刚烈手上的托盘,又指了指地上的短刀,双手交叉一挥,那个意思很显然,告诉对方短刀是他的赌注。

    怪人从身后抽出一把看起来很平常,只是淬了毒的一把短刀,让全场众人除了王林外都愣住了,沈刚烈手中的云爆晶石少说也值五百万晶币,而怪人掏出的那柄很显然是那种便宜的地摊货,最多十几晶币一把。

    只有王林在看到那把短刀时,心底涌起了一股亲切,因为这把短刀是他的,是他当初跟怪人打斗时,输给对方的,算是他跟怪人友谊的一场见证吧。

    “就按你说的办,只要我们这里有人能赢你,你手上的那盘东西我拿走,如果我们都输了,一千万晶币的赔偿我来出。”王林望着沈刚烈很随意说道,就算怪人最后打输了,他就亲自上场,最多暴露部分实力,拿下这个空有一身蛮力的家伙还是没问题的。

    “算了,你长大了,二叔的话也不像小时候那么管用了,你怎么说也是这个万象阁的总管事,既然要跟人赌斗就随便你吧,不过记住,只许赢不许输,你要是输了,罚你一个月内不许吃肉,这里不是打斗的场所,你们跟我来吧。”沈祥贵瞥了沈刚烈一眼后,有些无奈的说道,说完这句话,他转身走进一条廊道,在廊道上方挂着“员工休息区,闲人止步”的牌子。

    “表少爷,这个沈祥贵老奸巨猾,最好还是不要贸贸然跟他走的好,当心有诈。”彩蝶上前一步,在王林耳边担心的说道,此时洛黎、废墟怪人,已经随着沈家叔侄身后走进廊道。

    “放心,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的手段都没用,不过我倒是很好奇,这个沈刚烈明显是一个性子火爆的粗人,怎么会那么听这个沈祥贵的话。”王林很随意说道,说话的同时,保持着一种很平稳的步伐朝那条挂牌的廊道走去。

    “表少爷,这个沈刚烈出生时他娘就因难产而死,他父亲又觉他克死娘亲是不祥之人,对他非打即骂从来没有好脸色,整个沈家中,唯独他二叔沈祥贵最疼他,所以他也最听沈祥贵的话,因为是家族第一高手,所以沈家派他镇守最重要的家族产业万象阁,又担心他依着性子胡来,所以派了沈祥贵来看着他。”

    “对了,有一件事情很奇怪,沈刚烈的怪力似乎并不是天生的,据说沈刚烈六岁之前,枯干瘦小而且疾病藏身,六岁那年曾失踪过半个月,回到家中后大病了一场,之后身体就变得越来越好,至于他半个月中,到底去那里经历了什么事,则没有人清楚,包括沈刚烈自己,对于那半个月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

    王林扭头用诧异的目光盯视了彩蝶几秒,他发现自己还真有点小看这名叫彩蝶的侍女了,她似乎对于这个幻城中有点名气的人和事都特别清楚,难道她在绮云夫人身边是专门干情报分析工作的?

    廊道尽头是一个百十平米的房间,从里面的座椅摆放来看,确实是万象阁员工休息的地方,王林微微皱眉,那个沈祥贵该不是为了限制怪人的速度优势,所以特意选择这个狭小空间,作为比斗场所吧,应该不能,沈祥贵也不傻,他应该知道以沈刚烈跟怪人的战斗力,如果全力出手的话,光是被他们散逸的能量波及,这个万象阁就会变成废墟。

    看到王林跟两名侍女也走进来后,沈祥贵用手拉动了墙壁上一盏吊灯,随着吊灯的拉下,王林他们所正对的那处墙壁,无声无息的裂开一道缝隙,露出后面一个能容纳十几人,精钢打造的升降梯,吊着升降梯的八根钢丝缆绳足有手臂粗细,就算是吊只几十吨重的暴龙在上面,也不用担心会承受不住而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