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规则之战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来是没办法了,洛岩的探知已经没用,只能靠咱们进入这里搜了,我刚才试了一下,不光是洛岩的探知被限制,就连一般感知都大幅度缩水,我的感知能探查的范围只有正常状态下的三分之一。”

    “这么大一片密林,咱们人手就算增加十倍也未必能搜索过来,所以集中行事是不可能了,咱们只能分开来行动,不论那一个先发现目标,都要用啸声示警,大家一起动手拿下那个奸猾的小子。”

    长眉老者说完,不等其余众人反应,把洛岩往洛无惧的怀中一丢,整个人嗖的一下窜进丛林中,其雷厉风行的作风,让余下的七名巅峰上者愣了半秒钟。

    “贾章义这个老狐狸竟然如此狡猾,说的好听,什么遇到古风马上用啸声示警通知,我敢用洛无惧的脑子打赌,被这个老东西先遇到古风,绝对会独吞所有好处,咱们连根毛都捞不到,贾章义,假仗义,各位,我先行一步了,不能让那个老货独吞好处。”最先回味过来的是曲凤池,在话音结束的同时身形也爆射进丛林中。

    “曲凤池你这个死人妖给我说清楚,你凭什么用我的脑子打赌,你给我站住。”洛无惧一声大吼后,紧随着曲凤池追进丛林中,怀中的洛岩被他随手甩到一边,其余的六家高手,在对视一眼后,也纷纷进入丛林,从始至终,没人望向洛岩一眼。

    “还真是现实啊,看我没用后就一脚踢开,洛无惧,你到底是真没脑子,还是装的,如果是后者,能千年如一日的伪装自己,这份心机也够深沉的。”洛岩一边低声嘟囔着,一边抬脚迈进丛林,虽然他的实力不如那八位巅峰上者,但是他却有着一个显著优势——探知。

    八个巅峰上者都是修体术的,尽管等级很高,可是论起精神强度,也就相当于十级以下的精神系高手,像****那样两者兼修的可以说是凤毛鳞爪,其中修为最高的贾章义,感知探测范围也就只有一百五十米左右,被丛林神秘力量压制一大半后,探查范围也就剩下五六十米。

    丛林的古怪不管影响到了八族追踪的高手同样也影响到了****,从进入丛林后,他就发现这里的古怪,本来听话温顺的蚯蜈在进入丛林没多久,就变得很暴躁,甚至还试图要脱离****的掌控,被****在第一时间里收进了徽章中。

    其实即使蚯蜈不表现的这么反常,****也会把它收起来,一是因为它庞大的身躯,在爬行时很容易给八族高手留下追踪的痕迹,二是在这黝黑的丛林中,不一定潜伏着什么样的危险存在,过于庞大的目标,同样容易把危险吸引过来。

    已经深入丛林几千米,****越觉得不正常,他总觉得森林中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换作他之前途经的几处丛林,进入这么远时,早就受到林中异兽的侵袭了,要知道天遗之地中的异兽,领域观念都是很强的,不论如何强大敌人入侵,都会与之一战。

    ****一边前进,一边用感知扫描,沿途之中发现七八只相当于人类十级以上阶段的异兽,却都是远远盯视着他,没有一只对其进行攻击,那些异兽中,最强的是一直猿猫,其战斗力已经相当于十三级到十四级之间的体术上者了,再配合其超绝的速度,就算是十五级巅峰上者,对上它的话,也会很头疼。

    这种时刻处于别人监视中的感觉很不爽,****在心念一动下,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块十分迷你的野兽头骨,他的元力感知,随着他的操控下,纷纷注入到野兽头骨内,瞬时间,从头骨的双眼中爆射出两道乳白色的光芒,在光芒的照射下,空间发出了一阵波纹荡漾,****的整个身体顿时从原地消失不见。

    在****消失后不久,他消失的那个地点就聚集了十几只不同种族的异兽,它们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又用鼻子一顿狂嗅后,一只只在那里焦躁的低声咆哮,并且不时的用脚爪刨动地面,显然对于紧盯的目标消失,感到十分疑惑,同时,通过它们轻轻战栗的身躯,可以感觉出它们在恐惧,似乎追丢****,就会有什么灾难降临到它们头上。

    在****所有的生物灵器中,研究最多的就是那个可以隐藏身形的三级兽骨灵器了,可惜那个灵器的困敌功能还没来得及发挥,就因为他操作不当废掉了,在青龙城制造二级灵器的时候,他特意用匿行兽的腿骨为器胚,制造出了一个功能跟那个三级兽骨灵器很像的二级灵器。

    因为灵器的等级相差一级,所以那件造出的二级灵器并没有困敌功效,只能发出一股特别的波动,把使用者的身形、气味、声音所屏蔽掉,这种屏蔽只能瞒过感官,却无法瞒过感知的窥探,不过作为渗入一丝极境之意的二级巅峰灵器,它也具备一种三级兽骨灵器无法比拟的功能,就是它的作用不局限于静止,灵器波动以灵器为核心,可以随着持有者的移动而移动。

    在异兽中,除了那些达到传奇级别的外,一般的异兽查找敌人的主要手段还是凭气味儿,听力跟视觉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一只传奇异兽就算再怎么跌份,也不会沦落到成为一个斥候,也正因为这样,****的灵器一出,整个人自然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消失了。

    ****所制造的灵器,跟当初的三级兽骨一样,都不是以使用次数做单位,而是以使用时间做单位,这件灵器的使用时间是二百小时,也就是说只要****愿意,他完全可以在九天内一直保持隐身状态,当然了,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他不碰到传奇级异兽。

    随着不断潜行,****渐渐向丛森林深处接近,越接近丛林深处,****就越发的奇怪,因为随着不断的深入,那些花草树木已经不再是杂乱的生长,而是横竖交错,每一片区域中只存在着一种植物。

    在林荫深处还开辟出三条道路,一宽两窄,宽的那条足有几十米,就算是七八头地行龙并排行走都不成问题,窄的那两条只有十几米宽,一般的城市中的主街也不过如此,可是在跟中间那条路一比,就显得很不起眼了。

    森林中一些强悍的异兽都在兽群首领统帅下,一个个昂首挺胸,就像是一支支精锐士兵一样在这附近来回巡视,那些巡视的兽群多达几千只,分别属于十几个种族,其中还有几个种族,相互间都是天生的死敌,如果在正常情况下,它们应该拼个你死我活才对,可是现在,它们却相安无事的聚在一起,各行其职!

    虽然只窥得冰山一角,已经让****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算是传奇级的异兽,也无法强迫这么几千只最低级别都相当于十四级人族上者的异兽,尤其是那些异兽摆下的整齐阵列,就算跟人类中最著名的仪仗部队相比,也毫不逊色。

    异兽的等级越高,它们的智商他也就越高,不过除非进化到传奇级别,否则异兽的智商还是无法完全跟人类媲美,想要让那些异兽如此听话,比指挥人类要困难百倍,对于幕后缔造这一奇迹者,****心中隐隐起了一丝敬意。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的道理****还懂,眼前这个丛林深处到处透发着一股神秘气息,而在这股神秘气息的掩盖下,则是浓烈的危机感,他实在犯不上因为好奇而把命搭上,可是就这么走了,对于林心处的神秘,他又实在很想知道。

    最后****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他自己不再前进,就在这里进入神识状态,利用神识的最大扫描半径,来窥探一下林荫深处的秘密,神识无形无质,比起感知来说要高上几个层次,就算是遇到入尘期高手,或是那些传奇级的异兽,也不会被其发觉。

    随着****神识的延展,林荫深处的画面不断在他心底呈现,如果不是处于神识那种无喜无悲的境界里,****非为神识中观测到的场景而心神大乱不可。

    三条阔道长两千米左右,在通道的尽头是一座梦幻般的晶石山,整个晶石山不停的荡漾出一圈圈的七彩波纹,****神识只是轻轻接触,就感觉那波纹中蕴藏着无比强大的力量,大到可以一瞬间撕碎他的神魂跟**。

    水晶石山坐落在一片紫红色的草地间,梦靥、独角兽、青鸾、龙龟、木魈、金刚猿,这六种不同种类的传奇异兽,正占据了六个方位,牢牢的守护那座晶石山,真正让****激动的是晶石山分为六面,每一面上都刻有密密麻麻的文字图形,这些文字分别用黑、蓝、绿、红、紫、黄六种颜色所书写。

    那六种文字图形上记载的分明就是六种修炼心诀以及行功路线,其中那个用红色文字记载的,分明就是****此行的目的——血禁之术完整版。

    正当****想要进一步用神识把那篇完整的血禁之术印进脑海时,在水晶石山上骤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在****的神识感应下,水晶石山上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漩涡,他的神识直接被强劲的吸力拉进了漩涡之中。

    在精神一震下,****顿时发现自己的意识被禁锢在一个漆黑的空间中,明明被拉进来的是神识,可是喜怒哀乐种种情绪却都在神识上出现,好在有了当初天逆珠的经历,****对于这样的事情具备了一定的免疫力,所以倒是不显得如何慌张。

    “哈哈……哈哈……,十万年了,到底让我等到了一个拥有神识,能跟我交流的人了,虽然你神识弱的不像话,不过不要紧,只要能够跟我交流就好,真是天不亡我……”随着一阵嚣张的大笑,漆黑的空间中骤然亮起万丈华光,一个身形犹如山岳,三头六臂,手持各种法器的神邸法相骤然显现出来,一股庞大的威压,让****情不自禁的连退十几步。

    “不论你是什么人,我猜你应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出于对我也是对你自己的尊重,我希望咱们双方能在一个比较平等的状态下交谈,”****抬头淡然看了那个巨大的神邸法相一眼后,轻轻说道。

    “嗯?果然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不过你说的对,拥有神识就是有了跟我平等交谈的资格,这种愚弄一般人的手段,确实不应该用在你身上!”随着对方的话说完,那个三头六臂的神邸,身形骤然急速缩小,一会已经变成个身穿火红袍服,袍服上印有一弯金色月牙,一张脸孔俊美到有些妖异的男子,在他双眼深处,有着一抹血色殷红。

    “妖师古月!”****的脑海中突然鬼使神差的闪过一个名字。

    ****脑海中这个名字一出现,就被对方察知,这里其实是由对方强大神识为主体构架出的一个虚拟空间,****的神识被包裹其中,任何一丝想法波动都无法瞒过对方。

    “说,你怎么会认识我,从被囚禁在啵咚腹中到现在,已经过了几万年,时间太久远了,如果不是我知道啵咚每过千年,就会发出‘啵咚’一声腹响,恐怕连囚禁的日子都忘了,光你气息怎么也不像是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你是如何认识我古月的?”红袍男子的目光从上到下把****扫量了一下后问道。

    “如果我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能随口说出你的名字,这个解释你能接受吗?”****皱皱眉头说道。

    妖师古月盯着****看了半天,看的他就要失去耐性暴走时,才开口说道:“当然接受,为什么不呢!虽然这听起来不太合理,但是我知道你没有骗我,事实上你现在处于我神识构架的空间中,我对这个空间有着绝对的主宰,就像是无所不能的神一样,你想要在这种情况下骗我,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其实****刚才的话就有水分,他知道自己脑海中为什么闪现这样一个名字,关于古月的记忆肯定来自脑海中的那个黑衣人传承,只不过这是他身上存在的最大秘密,除了他之外,就只有朴南子知道,除此外****不想要第三个人知道。

    ****告诉对方自己不清楚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做测试,看看对方只是能捕捉自己的一时想法,还是能自己识海中的一切记忆,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太可怕了,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古月也就是能感知他的一时想法。

    跟古月说话时,****特意控制自己,不让脑海中冒出关于黑衣人的一切事情,****其实很想告诉对方不要太自信,想要欺骗他其实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你要我做什么?回报是什么?风险有多大?”****看着对方十分干脆的问道。

    “好,够直接,不做作,你的这种脾性倒是挺对我的胃口,既然这样,我也说的直接点好了,这座六道玲珑山就是用来镇压我神魂的,我的真身早在几万年前就以失去,只要你帮我把这座六道玲珑山弄垮,我的神魂就可以脱困而出。”

    “作为答谢,我自然不会亏待你,我神魂被镇压几万年而不损,皆因当初我得到一颗至宝养魂珠,我把神识与之结合,自然慢慢壮大,不过我的神魂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养魂珠对我已经没什么用了,如果能助我脱困,我就把养神珠从神魂中剥离出来送给你!”

    “你应该知道,一旦施展神识,对于身体负担极重,拥有养魂珠的话,你以后再施展神识,身体的负担会降低一半。”古月很自信的看着****说道,养魂珠堪称至宝,任何一个产生神识的高手都不会不对其动心。

    可惜****的表现却让他失望了,****带着一种怪异的表情看了古月几秒钟后,才缓缓开口说道:“我承认,养魂珠的确很吸引人,我也很想应承下来,可惜我办不到,你光说了要求跟回报,我自己来补充风险吧,以我一个刚刚达到体术十一级的实力,去挑战六个传奇级异兽,再加上近万只高级异兽,这已经不叫风险了,这是送死!”

    “什么,你修为只有十一级,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你骗我,这不是真的,你一定是在骗我,神识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十一级蝼蚁一样存在的身上,就算是入尘期中能产生神识的也是凤毛鳞爪,就算是窥道期,掌握神识的也只有一少部分人而已。”

    妖师古月因为****的话,被彻底搅乱了心境,随着他心绪的混乱,神识凝结出的人像都一阵阵波动扭曲,整个神识形成的空间也一阵晃动,似乎随时都会坍塌一般。

    ****有点后悔了,后悔刚才没有说的婉转些,很难说这个古月受到这样的打击刺激后,会不会做出不利于他的举动,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最可怕,无疑就是那种失去理智的人,正常人永远无法窥知他们心中所想。

    “我体术只有十一级,不过我同时还是一个初级灵器师,并且有一个用入尘期高手干尸炼成的尸傀儡,可以在有限时间内展露出媲美入尘初期的战斗力……。”****试图说点什么,来稳定一下对方失望的情绪,使他不至于暴走。

    “干尸傀儡?入尘期的?”妖师古月听到****的话后,突然安静下来,瞪着一双眼睛看着****问道,此时他双眼中的那一抹血色,已经密布了整个眼球,血红色的双眼中似乎孕育了尸山血海。

    ****不想古月做出错误判断,立刻开口解释道:“恩,是的,不过光一个傀儡可挡不住六只传奇异兽跟近万高级异兽,更何况傀儡保持入尘期作战的时限只有三分钟……”他话说到一半时,就被古月抬手打断。

    “能把你怎么制造尸傀儡,以及操控方法说给我听听吗?”古月用一种古怪的强调向****询问道。

    尸傀儡制造是写在箫音所留下的基础灵器制造手册上的,在****看来,这也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听到古月的询问后,就简要的给对方讲解了一下。

    听完****的讲解,古月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笑容,开口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会被人称之为妖师吗?那是因为我最擅长的就是操控术,我可以把神识附在任何生物身上,操纵它们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那种天下万物都被自己操于掌控的感觉别提有多爽了,不过除非是抹杀掉对方的神魂意识,否则所操纵对象只能发挥出正常一半的威力。”

    “为了让自己的能力得到最大提高,我不断的摸索,最后终于研制出一种把生物神魂抹杀,再用种种材料制成傀儡,最后用神识来进行操控,只要材料够好,神识够强大,甚至能激发傀儡潜能,爆发出他正常状态下十倍的战斗力,我在全盛时期,最多可以同时操控上百我精心制造的傀儡,每只傀儡的战斗力都可以媲美窥道初期高手。”

    “你所学到的尸傀儡炼制,其核心处就是我所创下傀儡术的一点皮毛,傀儡之道博大精深,炼制的傀儡只会越练越强,那有祭炼过后,实力反倒大幅度下降的,真是岂有此理,也不知道是那个蠢蛋,竟然糟蹋我的心血,留下这种垃圾来丢人现眼。”

    妖师古月越说越气,如果此时留下尸傀儡制造方法的箫音出现在他面前,****毫不怀疑,古月会把对方神魂撕得粉碎。

    “在灌注我强大的神识后,这具垃圾傀儡也能爆发出相当于入尘后期的实力,当然了,这个爆发也是有代价的,最多维持半个小时,这具傀儡就会因为超负荷运转而报废,作为我对你的补偿,我会把真正的傀儡制造术教给你,到时候哪怕用一个十五级战士身体,造出的傀儡也比你现在这只要强大的多。”

    “就算你可以牵制那六只传奇异兽半个小时的时间,可是我怎么帮你破开这六道玲珑山呢,既然是镇压你神魂的,这座玲珑山应该没那么简单才对。”****并没有被对方的许诺冲昏头脑,依然很平淡的问道。

    “问得好,那个六道玲珑山上分别刻着皮、肉、骨、血、髓、魂六大秘典,这六部秘典合起来,就是世间第一奇书《逆天宝典》的入门篇,你可不要因为它们是入门篇就小瞧这六部法典。”

    “六道秘典任何一部修炼到极致,都能踏入窥道之境,练成其中三部以上,更是可以到达窥道后期,若是六部全都习会,甚至能冲破窥道期,达到更高层次,想我古月,修炼数万年,一直都停留在窥道后期巅峰境界,不得寸进!”古月有些不胜唏嘘的说道。

    “其中魂字一绝正是锻炼神识魂魄的,六道秘典分为九层,只要把前五种练到七层以上或是把神魂道修炼到四层以上,把手贴在所习功法的那面山上,运转能量就可以玲珑山收归己用。”

    “这件六道玲珑山其实也是一件十分厉害的生物灵器,你已经拥有神识,只要按照上面所留记载把神识按照秘典所述祭炼一番,自然可以顺利达到魂之秘典所述的第四层,如果你天分够高的话,大概一刻钟左右就可以搞定。”

    “这座六道玲珑山竟然是生物灵器,不会吧,它是几级灵器。”****好奇的问道,六道玲珑山,占地上万平米,高达百余米,粗略估计也有上万吨重,无论从那方面讲,它似乎都跟生物灵器不沾边,这么大一件灵器,就难回路制造来说,以****现在水准,完成不到百分之一就会被活活累死。

    “这是一件用啵咚卵炼制而成的八星顶级攻守合一的灵器,要说攻击力,可以在一击之下把方圆百里之地化为齑粉,最适合用以寡敌众,或是对战大型怪兽生物,同时它的防御力也是不凡,化作的晶铠,基本上能防御窥道后期高手的全力一击。

    不过呢,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它也就是个鸡肋,以你十一级战士水平,再修炼千年也未必能操控,要知道生物灵器在达到六星高级以上,想要发挥威力,必须使用者也具备一定实力才能激发。”

    听到那座六道玲珑山竟然是一件顶级攻击灵器时,****的心脏跳动都加快了两倍,至于古月所说的使用限制已经自动被其忽略,八级灵器啊,想当初在六角祭坛中见到的那座传送法阵也不过刚刚七级罢了,而且还只是辅助灵器。

    在箫音留下的灵器基础手册上,****就知道了灵器共分为十五星级,其中一星属于基础灵器,二星三星属于初级灵器,四星五星属于中级灵器,六星七星属于高级灵器,八星九星属于顶级灵器,十星十一星属于超级灵器,十二星十三星属于史诗级灵器,十四星跟十五星被誉为创世级灵器。

    任何一个灵器流派传承中,都记载着这十五星灵器划分,可是别的大陆上不算,单说母皇大陆上,都盛传箫音有能力制造五星级生物灵器,可惜谁也没有见过,有一大半以上的灵器师,直到死那天,都没见过四级灵器的样子,远的不说,光是四星级生物灵器,已经能对入尘初期的高手,造成一定威胁了。

    朴南子算是见多识广,当初跟随****脑海中黑衣人,也就是上一个****,周游十数个大陆岛屿,对战过各位面的强敌,最后也就有幸见过一件十一星级的灵器,史诗级灵器对于它们都是个传说,就更别提,创说中能毁灭一切,也能创造一切的创世级灵器了。

    “现在你可以出去了,不过为了防止你不会食言,我先扣留你一丝神魂,你放心,只要六道玲珑山压制解除,我就把这缕神魂还你,如果你言而无信,我就会毁掉这缕神魂,到时候魂魄不全的你,轻则终日被头痛困扰,重则直接丧失意识变成一个白痴。”

    妖师古月说完这句话后,对着****一招手,****的身上立刻飞出一条散发紫色光辉的丝线,直接飘荡到古月手中,然后古月对着****神识聚成的影像一挥手,****的眼前顿时一暗,在重放光明后,才发现神识已经恢复到他身体中。

    ****的身体并没有承受多大负担,跟天逆珠中的空间不同,古月创造出的只是一个神识交流平台,在那个平台里进行神识交流,时间流动速度跟外界是十比一的比率。

    古月既然被称为妖师,自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被抽走了一丝神魂的****,虽然表明没什么异样,但是他却有一丝生命被别人所掌控的无力感,究其根源,还是他现在不够强大,古月才可以随意剥离他神魂来要挟他,想要自己掌控命运,必须变强再变强,强大到所有人听到自己名字就退避三舍,而不是一再被人逼迫的使用化名。

    ****的神识再一次出窍,把六道玲珑山上的六种功法一一印刻在脑海中,这六部功法分别是龙鳞道、金身道、炼骨道、化血道、玉髓道、神魂道,它们六道加在一起,就是《逆天宝典》中的基础篇《六道造化经解》。

    《六道造化经解》里面除了六种殊途同归的修炼方法外,每一道中还记载着三种神通技法,其中血禁之术正是化血道中,修炼到四层之上时,可惜修炼的神通秘技。

    说实话,如果不是被古月扣留了一丝神魂,****绝对会扭头就走,真傀儡术的炼制方法,跟养魂珠是诱人,但是再诱人的东西也要有命享受才行,跟六头传奇异兽对掐,怎么看都是件九死一生的事,当初三只传奇异兽就逼得宇文成吉这个入尘中期高手抱头鼠窜,传奇级异兽的战力可见一斑。

    可是如今既然已经被古月掌握了命门,说不得只能搏一下了,说到神魂道修炼,想要把神识带入神魂道第四层的修炼轨迹,必须贴近那座六道玲珑山才行,吸收玲山炼制者赋予上面的一丝魂意。

    在古月跟六兽交战之时,潜入到战场核心处修炼,无论怎么看都跟找死无异,如果不是古月告诉他,玲珑山十米范围内笼罩一层结界,一般程度的能量攻击,在接近六道玲珑山十米范围时就会自动抵消。

    在脑海中把神魂道修炼方法连续推敲几遍,确定自己完全领悟后,****终于一咬牙,朝六道玲珑山的方向潜行过去,潜行过程中,****的心一直高高提起,这些战斗力等于巅峰上者的高级异兽,虽然无法使用感知扫描,但是本身灵觉也很强悍。

    在****潜行的过程中,最少十分之一的异兽,都用充满疑惑的目光扫过****潜行路线,被几百道凶狠目光扫过,尽管知道被发现的可能性不大,可****还是浑身毛孔紧缩汗毛乍起。

    “嗷……”一声突然而至的兽吼,本来懒散巡逻的异兽一下子变得异常兴奋,一个个嘴里发出不同的嚎叫声,整个林心之地顿时变得杀气腾腾,****身子一下僵硬在那里,连心脏都在一瞬间停止了跳动。

    “暴露了吗?”****心中无奈的想到,这里距离六道玲珑山还有一千五百米左右的距离,因为六道玲珑山的镇压,古月的神魂只能离开玲珑山五百米,也就是说,****必须在五百米内放出尸傀儡,撤回上面依附的神魂分识,古月才可能接手操控,如果现在暴露,****已经可以想象自己的下场了,几千只高级异兽一拥而上,自己被撕成碎片。

    “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只帝虎蛙,难怪这里的异兽看起来像军队一样,不过你们这些低级的存在能挡住姐姐我的去路吗,阻我前进者死。”树林远方传来一声娇叱,随着声音一道红光飞速朝林心射来,挡在它前进道路上的古树纷纷爆碎,异兽则炸成一团团的血雾。

    “嗯?她怎么来了?”****眉头一皱疑惑的想到,从那句娇叱声中,他已经知道了,来的人正是那个明明几千岁高龄,却保持着少女面貌,喜欢以姐姐自称的幻城之主刁媚。

    几百头身形像巨大蝙蝠,头却长得像狮子的怪兽,突然挡在红光前进的道路上,它们突然一张嘴,一道透明的波浪从它们嘴里吐出,几百道波浪汇聚在一起,化作一张大网朝红光兜展了过去。

    在看到那些怪兽嘴里吐出白色波浪的时候,****就神色一变,整个人下意识的运功封闭了自己的听觉,就在****完成这一切的同时,脑海中就像是响起连串的炸雷,震得他头昏脑涨不说,整个人还被一股冲击波兜飞而起,撞断了一棵大树后,掉到了一丛灌木当中。

    当耳中嗡鸣有些减弱时,****抬头观望,立刻发现在他前方几百米处,****交战的场地中出现一个圆形的真空地带,树木沙石就像是被一张无形大嘴啃了一口,统统消失不见,刁媚立于一端,头上的发丝有些散乱,一双袖子齐肘破碎,露出两只欺霜赛雪的藕臂。

    如果说刁媚的样子只是有些狼狈的话,那些发出超声波冲击的蝠狮就惨了,超过十分之九的蝠狮被卷进对撞的风暴中尸骨无存,剩下寥寥的几十只歪七扭八的漂浮在半空中,已经无法再构成什么威胁。

    “一群低级的飞虫,也刚阻扰我的前进,真是找死。”刁媚望着那些拦她面前的异兽大军,凤目含煞的说道,在最后一个死字出口,刁媚的手掌急速的煽动了一下,一股劲风从她的手掌煽动间产生,并且以一种快到令人瞠目结舌速度壮大起来。

    一瞬间,那股劲风已经变成了连天接地的巨大龙卷,向着异兽结合的方向犁去,那个球状的真空地带,顿时被龙卷飓风挤爆,那些侥幸逃生的蝠狮,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卷进风柱中,在强烈的风压下,暴成一团团的血雾。

    ****很早就知道入尘期以上的高手,可以借助所领悟的天地法则来战斗,可是在他的心中对此一直都没有一个直观认识,今天看到刁媚挥手之间发出的巨大龙卷,他终于知道一般体术战士跟入尘期高手差距多大了。

    刁媚显然是领悟了天地间风的规则,在她一招龙卷风侵袭下,数百只相当于巅峰上者的高级异兽死于非命,在兽群当中多出了一条通往六道玲珑山的笔直通道,刁媚背着手漫步行走在这条强行开辟的道路上,几十道半月形的风刃围着她身体上下纷飞,使得她身周百米变成死亡地域,任何一个试图接近他的异兽都会受到风刃的打击。

    ****的灵器效果在冲击波袭击后就已经散去,不过此时的交战双方,不论人也好,兽也好,都没功夫搭理他这个“毫无威胁”的家伙。

    面对刁媚的嚣张,那些高级异兽纷纷发动自己最强的攻击,可是最终却都倒在了血泊之中,连刁媚外围的风刃阵都没有突破,就变成了一地碎尸,而刁媚的反击更是让这些异兽死伤惨重,她身外那些刀刃每次就像花朵一样绽放,每一次绽放,就有几十只异兽倒在血泊中。

    这也就是在天遗之地中,才会有如此数量的高级异兽,如果在外界,除了密林深处跟一些险地外,很难见到高级异兽,即使偶尔出现几只,也纷纷被人类所捕杀,要知道这些异兽一身都是宝,随便一只,卖上的价钱都够一支小型冒险团队花用大半年的。

    看到那些异兽在刁媚的风刃下,变成一块块碎肉,****的心都在滴血,这么多好炼器材料都被对方糟蹋了,如果都被他拿来制器的话,恐怕熟练度都够他达到初级灵器师巅峰,制造出三级生物灵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