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千里追袭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骤然发生的事情,让八大家族所有人都陷入惊恐之中,就连宇文成吉都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们都发现了,这个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蝎子的怪物,分明就是一开始神庙门前耸立的那两尊石像的其中之一。

    那些熟知神话历史的人甚至能叫出面前这个怪物的名字——蝎子王强森,既然强森已经出现了,另外一座雕像蛛后萝拉呢,许多想起这些人立刻扭头找去,在八大家族的后方突然传来一片惊惧的喊叫。

    众人顺着叫声看去,立刻发现八大家族中两百多名处于最后方的属下,都被笼罩在一张黑红色巨大的蜘蛛网中,而蛛后萝拉正优雅的迈着它的八条腿,向那些网中不断挣扎的人爬去,她轻轻用手臂上的那对刀足弹动了一下蛛网,网内的众人脸上顿时浮现出一层死灰色,显然蛛后萝拉的蛛网上含有剧毒。

    两尊石像竟然会在神庙倒塌的同时苏醒过来,这是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最让人惊惧的是它们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以及那**裸的敌意,强大的红龙,在一个照面就被斩首,虽然是对方偷袭在前,可是没有入尘中后期的实力,两个怪物也无法做到这点。

    低下头在红龙断折的脖颈出深深吸了一口血后,蝎子王强森抬起头看着众人说道:“这里是属于死神大人的国度,你们都是进献给死神大人的祭品,不要反抗了,献上你们的灵魂吧。”

    “我跟这帮家伙不熟,老婆还在家里等我吃饭,不好意思,赶时间我先走了!”宇文成吉在说完这句话后转身就打算飞走,这两个怪物任何一个武力值都不在他之下,他才没有跟对方死磕的想法,趋吉避凶才是他的一贯本性。

    蝎子王强森看着宇文成吉,脸上露出了一股不屑的冷笑,他跟蛛后萝拉的尾部突然喷射出一股黑红色的烟雾,在那烟雾之中,天地顿时隐去,包括宇文成吉在内的所有人都被困在一个无边无际的黑红色世界中。

    “作为献给伟大的死神陛下的祭品,你打算往哪跑?虽然在这个位面中,我们的领域结界只能散发出千分之一的威力,但是困住你们还是绰绰有余,想要离开,可以啊,只要把我们送回亡灵的世界就可以了,只是我很怀疑你们有这样的本领吗?”蝎子王强森的目光投向宇文成吉轻蔑的说道,在他看来,除了宇文成吉外,其余人等就跟蝼蚁一样。

    “操,你别欺人太甚了,告诉你们宇文大爷我可不是好惹的,你们想要留下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强森、萝拉是吧,如果是你们的本体驾临这个位面,那我绝对二话不说的束手等死就好了,可是你们只是两个分身投影,最多只有本体百分之一的力量,还敢这么嚣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大家不要怕,一起上干翻它们。”宇文成吉在听到对方的话后,张口狠狠的朝地上啐了一口吐沫说道。

    不论****还是八大家族人,都以一种十分怪异的表情望着宇文成吉,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入尘期的大高手竟然说脏话,就跟街头上的流氓混混一样,入尘期高手的形象,顿时在众人心目中跌了数个档次。

    “看什么看,入尘期高手也是人,骂个人算什么,日了,一帮蠢货,大蝎子,宇文大爷来陪你玩玩。”宇文成吉在说完这番话后,整个人电射一般朝蝎子王强森冲去,两人很快激烈的战斗在一起。

    蝎子王强森虽然只是一个位面投影,但是实力也有着近乎入尘中期巅峰的实力,抡起战斗力比起宇文成吉还强上半筹,可是它的战斗力虽然强,可是比起油滑的程度,拍马也撵不上宇文成吉,一时间两者的对战,它竟然微微处于下风。

    虽然略处下风,但是蝎子王强森一点都不着急,因为这些被他跟萝拉困在领域中的人里,只有强森这么一个高手,其他的人数再多也不过是待宰羔羊罢了,萝拉最擅长以一敌众,等她把那些家伙杀光后,自然可以帮自己夹击这个油滑的家伙,有了萝拉的蛛网,到时候看他还往哪躲。

    萝拉跟强森只是两个位面投影,能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都是入尘中期巅峰,所以并没有施展领域的本事,只是借着这里特殊的环境,摆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结界罢了,虽然有困人的作用却没有领域那种消弱敌人实力的作用。

    不过好在这里是天遗之地,不论强森还是宇文成吉对这里的世界规则都不是很熟悉,两人间的战斗,都是把规则作为辅助手段来用,并且一边战斗一边摸索,要是在外面世界中,能随心所欲动用规则的宇文成吉早就获胜了。

    蝎子王强森一直等待萝拉杀灭那些人后,好跟他一起来夹击宇文成吉,可惜他久等之下,不光没有等来萝拉胜利的凯歌,反倒等来了萝拉的一声惨叫,强森大吃一惊的向惨叫传来的方向望去,却被宇文成吉利用这个机会近身,手持一把暗金色匕首,一下砍断了强森的蝎尾。

    宇文成吉从交战以来,一直都是空手对敌,蝎子王强森浑身坚硬无比,宇文成吉就算击中它,能造成的伤害也是微乎其微,这也是他敢扭头查看萝拉的最大依仗,强森哪里想到宇文成吉从最初就在隐藏实力,明明有破它防御的利器,却直到关键时刻才拿出来。

    蝎尾是强森的重要对敌利器,缺少蝎尾的强森战斗力马上锐减一半,不光少了一个灵活犀利的攻击武器,而且还失去了平衡,那截断落的蝎尾掉到地上后,立刻还原成青石,并且碎成几段。

    比起失去蝎尾,更让强森愤怒的是蛛后萝拉的处境,萝拉已经彻底的身首异处,变成了一地粉碎的石像,她的分身投影已经被彻底消灭,让身处另一位面的她的主体,实力锐减了百分之一。

    在失去萝拉之后,强森自己已经无法维持那个伪领域,黑红色的世界顿时消失不见,周围再一次恢复成了那种废墟景象。

    其实不光是强森,场中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确切来说一个女人,一个看起来千娇百媚的二八年华少女,明眉皓目、肌肤滑嫩如脂,一双芊芊素手看起来温软柔弱,可就是这双柔弱的纤手,一举毁掉了蛛后萝拉把她变成了一地残破的碎石,她身上唯一乍眼的应该就是那件大红花袄了。

    “怎么是你,刁老妖怪,你不在你的幻城好好待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青龙八大家,你们都是****长大的吗,怎么会这么蠢,竟然让你们的死敌混进队伍中。”宇文成吉一看到那个身穿红袄的少女,立刻在哪里大呼小叫起来,不过距离他最近的****,分明从他的眼底看到了他对那个少女的深深忌惮。

    “闭嘴,宇文成吉,如果在跟姐姐这么说话不客气,别怪我给你点苦头吃吃哦,这里是天遗之地,可不是外界,你的隐匿逃踪之术都要大打折扣,我想杀你虽然困难了点,但是让你吃个大亏还是能做到的,你跟箫音的恩怨不****的事,如果再敢撩拨我,我不介意拼着重伤,让箫音欠我个人情。”少女看着宇文成吉,眉毛一竖阴冷的说道。

    作为从头到尾的观众,****可是知道这个少女是如何出现的,还有她怎么在举手投足间就击杀了蛛后萝拉,这个少女其实****认识,他就是最早出发时,洛家那八个十五级高手中的红衣老妪。

    蛛后萝拉本身是以偷袭著名,可是在面对一群蝼蚁时,她当然失去了偷袭的性质,结果就在它残杀了三分之一八大家族成员,来到那个红衣老妪面前时,那个老妪的身上骤然升腾起一股庞大的气势,同时一抬手按在了蛛后萝拉的胸膛处,

    在按上蛛后萝拉胸口的同时,她整个人瞬间完成了从老妪到少女的转变,一股强劲的攻击从她手中发出,直接把蛛后萝拉的胸腹炸的粉碎飞溅,失去生机了萝拉在一声惨叫后,就变成了那一地的碎石。

    “刁媚城主,您为何会出现在我们洛家的队伍中,你把我们家族的洛馨长老弄到哪里去了,我尊您是前辈高人,可是没想到您竟然会对几个小辈下手,这还不算,还藏头露尾的混进我们八家的队伍中,这就是您身为前辈应该做的吗?就算您今天把我们这些人都杀了,就不怕将来传出去,被天下人耻笑吗?”洛方突然从人群中走出,指着刁媚愤怒说道。

    洛方其实也是硬着头皮强行出头,这个刁媚是跟着他洛家队伍混进来的,如果他此时不出面硬顶,到时候根本无法跟其余七家解释。

    “行了,你们放心吧,我不会跟你们一般计较的,更不会对你们赶尽杀绝,正好相反,如果不是我跟你们进入这个天遗之地,你们认为光凭宇文成吉那只猴子,能以一敌二打过那个蝎子跟蜘蛛的联手吗,说起来是我救了你们,你们竟然不感激,还恶人先告状,真是让姐姐我伤心啊。”刁媚一边说着一边捧胸做了一付伤心的表情。

    “该死的老妖婆,都几千岁的人了还在那里装嫩卖弄风情,真是让人恶心。”宇文成吉看到刁媚的表现后,在心里暗骂道,当然他可不说出来,找那个不自在,入尘中期跟后期的战斗力相差可不是一星半点。

    蛛后萝拉的身死让强森知道大势已去,他再苦恋着不走,只会徒受耻辱,在怪叫一声后,强森朝刁媚狂冲过去,就算死,他也打算死在最强人手上,可是强森刚冲到一半,头颅就跟身子分家,他的尸身迅速变成石像,落到下方摔成了粉碎。

    而成功完成偷袭的宇文成吉,正握着那把暗金匕首,在半空中发出一阵得意的诡笑,一边笑着一边说道:“红龙啊,红龙,虽然你追杀过我,可是我宇文大爷还是不计前嫌的给你报仇了,作为报酬,你的尸身就送给我当战利品吧,我宇文大爷还真是个好人啊!”

    听到宇文成吉的话后,在场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无耻!”

    神庙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其中青龙八大家族心里的郁闷就甭提了,所带人手损失惨重不说,好处却半点没捞到,天遗之地中多了刁媚跟宇文成吉这两个家伙,还不定被他们拿走多少好处,更可气的是他们对此全无一点办法,对方没有依仗武力,把他们赶尽杀绝,已经算是庆幸了。

    既然身份已经暴露,刁媚自然不能继续跟随八大家族,事实上以她的实力自己行走,在剩下的一半时间里应该能得到更多的好处,****脱离了洛家,跟宇文成吉组成一队,他看的很明白,八大家族这次没有什么收获,心中拥有很重怨气,自己身怀领域之心等重宝,继续留下的话,青龙八大家族绝对会对他不利。

    宇文成吉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因为所修功法原因,在他没有补好心灵漏洞之前,****倒是不担心他会对自己不利,在这一点上,****从没怀疑过,一个入尘期高手想杀他的话,他根本就全无反抗之力,对方没有理由说假话骗他。

    对于****的举动,八大家族尤其是洛家,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可是对此也全无办法,在少了领域结界的压迫后,八大家族剩下这点人马合在一起也不会是宇文成吉的对手,不过他们对于****怎么抱上宇文成吉这条粗腿感到很疑惑,难道两人本就认识,这个****其实是宇文成吉埋进八大家族的一个内线,借此进入天遗之地。

    八大家族首脑越想越认为只有这个猜测最为合理,否则宇文成吉那个家伙怎么能恰好赶在天遗之地开启时到来,又那么正好的找到轮盘开启地点,要知道在轮盘开启时,八位老祖已经联手发动时空迷乱回廊大阵,就算是入尘后期高手,在缺少坐标点的情况下都不可能找来,否则刁媚也不至于委屈自己,混入洛家的队伍中了。

    一想到****可能是“内奸”,八大家族对其的愤恨更深了,尤其是洛方,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倒霉,刁媚那个老妖婆是跟着自家队伍混进来的,请到的灵器师又很大可能是内奸,可以相见,从天遗之地离开后,洛家肯定会受到其余七家的排挤,而他也会被八位老祖责罚,这个家主的位置能不能坐稳,全然是个未知数。

    在吃过天空飞行带来苦果之后,任凭宇文成吉再是嚣张,也只能在地上用脚慢慢丈量着前进,这样的经历他已经有几千年没体验过了,那都是他修为还在十一级以前的事了,最可恨的是饕兽能量耗损过大,要不然有它驮着也好!

    不过再怎么说,宇文成吉也是入尘中期的大高手,即使随便走路,也有缩地成寸的神通,轻轻一迈步就出去十几米,步伐之快让****用尽全力方能勉强跟上。

    “喂,我说小子,你是没吃饭吗,年纪轻轻的怎么走路那么慢啊,要知道剩下的时间可不多了,你再这么磨磨蹭蹭的,到底还想不想找到完整的血禁之术了。”宇文成吉一边赶路,一边不忘回过头拿话刺激****。

    虽然被自身所修功法闲置,宇文成吉无法对****下手,而且还不得不跟在他身边伺机报还人情,但是在他心里却有些咽不下这口气,不能对****做什么的情况下,冷嘲热讽就是他唯一的发泄途径。

    面对宇文成吉的嘲讽,****毫不动气,这些年来的遭遇足以让他做到,在一个入尘期高手面前荣辱不惊的程度了,而且宇文成吉说的也没错,能在天遗之地中所处的时间不多了,要不加快赶路步伐,能得到完整血禁之术的希望就更渺茫了。

    至于宇文成吉为什么知道****要找的目标是血禁之术也很简单,都是****亲口告诉对方的,反正以对方入尘中期的修为,血禁之术这样的旁门小术,根本就不会被看在眼里,告诉他也无所谓。

    本来急赶的****突然停下。随手从胸口处摘下那枚刻有蚯蜈的徽章,元力跟感知潮水一样向徽章中奔涌进去,紧接着一道刺目亮光从徽章上发出,亮光散去后****面前多了一条体长近三十米,通体乌黑亮泽,剩下一排排狰狞刀足的蚯蜈。

    ****纵身一跃上了蚯蜈头顶,迎风站立在一处座鞍之上,脚掌在蚯蜈头顶轻轻一跺,那条蚯蜈唰的一下,向支利箭一样爆窜了出去,刀足在地上划走,带起了一道宽厚的土龙烟尘,把猝不及防的宇文成吉一下兜卷进去。

    “看不出你这个小子还真有货啊,这么好的交通工具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在****身后传来宇文成吉那懒洋洋的欠揍声音。

    ****一回头,看到宇文成吉正翘腿惬意的坐卧在他身后几米外的鞍椅上,蚯蜈带起的烟尘,一接近他身前米许,就被一股无形气罩所阻,宇文成吉那身青衫依然是点尘不沾,看起来有种不尽的洒脱。

    天遗之地还真是个宝地,也不知道这处封闭的时空是怎样形成的,三天来****他们竟然经历了七处文明遗址,跟那个亚瑟族神庙不同,这些遗址是彻底毁坏的那种,一座座风化的比较严重,不管有用的物件没找到一个,就连那些刻在墙壁、梁柱上的一些记载也都残次不全,****的唯一收获,就是每次破解笼罩外面的护罩时,记下的一条条新的灵器内循环排列公式。

    这些来自不同空间大陆的文明是怎么到了天遗之地中的?又是谁在这些残破文明外,留下经久不散,可以自动吸收能量完成循环反复的防御法阵呢?在天遗之地中接触的越多,****越是觉得自己被一个巨大谜团所困扰,跟****一样,宇文成吉其实也一样为天遗之地的一切所困扰。

    ****心里在隐约间有个直觉,在天遗之地的广阔空间中,似乎有一股充斥着整个世界的庞大意识,这股意识似乎正处于深深的沉睡中,****脑海中不可控制的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难道这个天遗之地根本不是一个空间世界,而是一只吞食了无数文明的怪兽,他正处在这只怪兽的肚子中。

    摇了摇头,****想要把这个可笑的念头从脑海中驱除,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傻了,竟然会有这么无稽的想法,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像世界一样大到无边的怪兽,怪兽的肚子中又自成一个世界,这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要玄幻不靠谱。

    尽管****一个劲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不可能,可是这个念头就像一个魔咒般笼罩在他心头,无论怎么驱赶,总是有那么一丝念头在他心底生根。

    “真无趣啊,眼看快到了出去的日子,竟然一点收获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太衰了,连累的我宇文大爷跟着倒霉,也不知道刁媚那个老妖婆怎么样了,不行,要是她在这里得了好处,我全无收获,出去后还不被她笑话死,就现在情形看,我跟在你身边也没什么还债机会,咱们还是就此分开,各行其事吧?”宇文成吉苦恼的揪揪自己头发,对****说道。

    “好,我没意见!”听到宇文成吉的话后,****飞快的点头答应道,在他看来,宇文成吉跟在身边不管毫无作用,他还要分出一些心思防备对方,当初选择跟他一路,不过是为了防止八大家族不甘心追袭自己罢了,如今已经过了三天,相信八大家族也不会有那个好耐心,放弃寻找有价值物品,转而追杀自己。

    当宇文成吉从蚯蜈上跳下后,****立刻迫不及待的操纵蚯蜈朝远方窜去,看着蚯蜈迅速远去的身影,宇文成吉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嘴里愤愤的嘟囔道:“该杀的小子,不识好赖,竟然把我这样一个入尘中期高手当瘟疫躲,也不想想这几晚,来夜袭的暴走异兽都是为谁所杀。”

    宇文成吉并没有想到,他所说的这些真是****急于离开他的原因,那些异兽却是被宇文成吉所杀,可是它们的尸骨材料同样进了宇文成吉的储物卡中,让****看的干眼馋,却无法跟一个入尘期高手争夺,如果管对方讨要的话,以宇文成吉的个性来说,一定又会提出以此抵消欠债的言论。

    ****实在弄不懂,宇文成吉身为一个入尘中期的大高手,拿走白眼红龙的尸骸也就罢了,那些只有十二三级的异兽尸体,对于他来说应该跟垃圾差不多,宇文成吉为什么会一具不落的捡进储物卡中?

    其实****不知道,宇文成吉在入尘期高手中其实非常有名气,而他的名气并不是来源于他的战斗力,而是来源于他的吝啬,宇文成吉的吝啬不是天生的,是受到了家族熏陶,为了让家业不被后世子孙败坏,宇文家创业家主流传下来八个字,要求后世子孙必须牢记:“宁取勿与,不捡为丢!”

    宇文成吉其实并不是母皇大陆上的人,他本来是另一块大陆上的人,在达到入尘期后,带着饕兽漂洋过海,翘家来到母皇大陆的,一晃已经过了千余个春秋了,在他原来的大陆上,宇文世家是整个大陆上财富最多的家族。

    距离****几百里外,九个身影正在急速的尾行,突然其中一个身影停了下来,在他停下的同时,其余的八人也跟着停下,用充满疑惑的目光望向那个停下的身影。

    “他们两个分开了,目标朝那个方向去了!”停下的那人随手一指说道,他的双眼紧闭,整个人喜欢微微侧着头做倾听状态,在追踪的九人之中,他的级别最低只有十一级,其余八人都是达到十五级的巅峰上者。

    “这个该死的小子,拿着我们八家的好处,竟然吃里扒外的勾结外人,如果他一直抱着宇文成吉这条粗腿,咱们还真拿他没问题,现在既然他的保姆离开了,那么他的死期也就到了,洛岩,这次能完成任务,你居功至伟,回去后我会跟家主说,对你按功请赏。”队伍中一个骨骼粗大满面红光的老者高兴说道,他正是****曾见过的洛家八大巅峰上者之一。

    “洛无惧,说来说去,这一次的事情都是你们洛家搞出来的,还请功呢,你们这最多算是将功赎罪,你还是保佑那个叫古风的小子身上真有好货,可以弥补一下八家的损失,否则,就算击杀了这个古风,从天遗之地出去后,你们洛家的这些高层,恐怕也无法跟八位老祖交代!”队伍中另一个身上透发着阴柔之气的老者接口道。

    “曲凤池,你总是跟老子过不去,是不是非要干一仗才甘心。”洛无惧说话的同时浑身骨骼一阵噼啪爆响,整个身体都拔高了几寸,显然是修炼了一种特殊功法。

    “我还怕你不成,想打架,来吧,我奉陪!”曲凤池说话的同时,双手往头上一摸,两手的指缝中各多出了四根半尺长,绽放着幽蓝色光芒的钢针,显然是淬有剧毒,武器中最阴险狠毒的就是针类,用特殊矿物打造的针类,专破各种护身罩气。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闹了,都近千岁的人了,怎么一个个跟小孩子似的,洛岩虽然能通过风来察知一定范围内的情况,但是距离有限,那个古风的骑兽也不知道是什么,竟然速度极快,再磨蹭下去,他出了洛岩的探知范围,咱们都无法跟各位家主交差了,既然两人分开了,那咱们就加快速度吧。”

    说话的老者满脸皱纹堆垒,白色长眉直垂到脸颊,双目开合间,眼中闪过一道道电芒,虽然同是十五级高手,可是他所流露出的气势却明显高过其余七人一大截,但从体内蕴含的能量上看,他比起入尘期高手也不逊色。

    ****低估了八大家族对他的恨意,以及对方欲杀人夺宝的决心,八大家族虽然人手死伤惨重,但是每家出一位巅峰上者去追踪****还是能办得到,只是宇文成吉身为入尘中期大高手,追踪太近会引起他的注意,好在洛家有一个双目失明,却从小就能与风交流的洛岩,使得他们能远远吊在****的身后方。

    其实要杀掉一个只有十一级体术水准的初级灵器师,只要一个十五级巅峰上者就能办到,八大家族中每家出一人,就是为了均衡,防止好处被一家得到,八大家族坚信这个古风一定在神庙中有重大收获,否则的话,他也不会由一个七级体术尊者,一跃成为十一级的上者。

    八大家族这也算是歪打正着,****在神庙中的确得到许多好处,但是他境界提升却跟所得到好处无关,完全是拜倒霉的宇文成吉所赐。

    十五级巅峰上者,即使不破空飞行,在全力奔跑下,速度也堪称风驰电掣,因为修为相对较低,为了不拖累大家追击的速度,洛岩被洛无惧直接扯过来,夹在了腰下带着他前进。

    洛岩心中有种怪怪的感觉,要知道修为到十一级,在整个母皇大陆上也算是一流的高手了,如今却被人当成累赘,必须裹夹着前行,尽管心里明白家中长老是为了完成任务,可是洛岩心中还是有点忿忿不平。

    一个刚刚进阶十一级,在此之前还只是七级的灵器师,其战斗力恐怕连体术十级的专职战士都打不过,更何况自己还拥有特殊技,别说是同级战士,就算高自己一两级的战士,在不防备下都有可能栽倒自己手上,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给对方使用灵器的机会,如果最后是自己擒下了那个古风,家主一定会重重赏赐自己,没准自己会成为家族中最年轻的长老。

    正因为有了私心,在追踪****的过程中,洛岩特意为八大家族高手指了一条比较迂回的道路,而他就在这个过程中暗自思考,怎么样能撇下洛无惧长老跟其余七家的高手,自己亲自去立下这件大功,如果真能在那个古风身上翻到些有价值的东西,自己私藏一部分,那么将来的发展更是无可限量了。

    坐在蚯蜈背上的****眉头紧皱着,从刚才开始,他的心里就一直有股悸动,似乎有什么危险正在悄悄的接近他,可是不论他发动感知,还是进入神识状态,都察觉不到这股危险来自那里,其实这也难怪,八家追踪高手尚在百里之外,而****的精神力虽然大涨,感知也不过能覆盖一里多点,神识感应的极限距离也就是五六里范围。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不妙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这种危机慢慢逼近,自己却不知它来自那里的感觉,让****憋闷的想要发疯,突然****的神色一怔,那些焦灼暴躁一下被他从脑海中驱离,他整个人静静的端坐在蚯蜈背上,闭起双眼竖起耳朵整个人做聆听状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的眼睛骤然睁开,他用脚轻跺蚯蜈的头盖,急速奔驰的蚯蜈立刻调整了一下放下,带着****朝位于左侧方十几里处的一座密林跑去。

    “无惧长老,那个古风突然进入了一片密林,您知道,我的侦查来自于风,一遇到深山密林,我的能力就会大打折扣,而这个天遗之地的丛林尤其古怪,对于我能力消弱的尤其厉害,再加上刚才长时间的追踪耗损心神,我现在已经渐渐难以感觉那个古风的行踪了。”洛岩皱着眉头向洛无惧报告道,双目失明的他可以很好掩饰心中的得意,而不用担心被洛无惧看穿。

    为了能自己独占这份功劳,洛岩耍了一个小小的手段,他利用风将八大家族追袭的消息通知****,不过这种借风传音的手段十分耗损心神,以至于洛岩的脸色一片苍白。

    洛岩的话并没有引起八位巅峰上者的怀疑,在他们看来,时刻监视百里之外的事情是件不可想象的事,洛岩现在的表现反倒更容易让人接受,洛岩那变得苍白的面孔也从侧面证实了这点。

    “大家加快速度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大致方向,就算没有洛岩的指引,以咱们的实力也能抓到那个狡猾的小子,他肯定没有洛岩这样独特的天赋技,也不可能知道我们在追踪他,有心算无心之下,咱们要是再抓不到那个小鬼,咱们这一张张老脸都可以撕下不要了。”

    洛无惧本就是个憨直的性子,修炼的心法又是《莽牛劲》,追踪的八个巅峰上者中,以他的性格最火爆,脾气最直率,一听到洛岩的话后,立刻叫嚷着全速追击。

    “我倒是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咱们已经跟踪这个古风三四天了,这期间也路遇一两处丛林,当时可没从你们这个洛家的小辈嘴里听到关于丛林会影响追踪的话,我看啊,不是那个密林有问题,而是某些人有问题!”曲凤池跟洛无惧就好像天生冤家,洛无惧的话刚结束,他就阴阳怪气的接口说道。

    “曲凤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人有问题,你这个人指的是谁,告诉你,我们洛家可不是好欺辱的,你要是今天不把我跟我说清楚,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洛无惧听到曲凤池那阴阳怪气的语调后,立刻气怒的说道。

    “你让我怎么说清楚啊,人是你们洛家的人,从进入天遗之地前,你们洛家就小动作不断,直到搞出这么多事,还不都是你们洛家的责任,这次追踪说的好听是八家合作,最后咱们几个还不是被你们家族这个小辈牵着鼻子走,别动不动就像动手,凭你那不成气候的莽牛劲,能奈何的了我吗!”面对暴跳的洛无惧,曲凤池面带不屑的说道。

    还没等洛无惧有所反应,他旁边突然袭来一股劲风,就在他偏身一躲之际,就感觉手上一轻,本来被他一直夹在肋下的洛岩,就被人一把抢走。

    “不要理会那两个白痴,他们愿意打就让他们打去吧,洛岩,你来指出方位,咱们走!”抢下洛岩的正是队伍中修为最高的长眉老者,在洛岩指出方位后,他的身影立刻化作一道流光向远处逝去,另外五家高手紧随其后。

    洛无惧跟曲凤池对视一眼后,同时一扭头做个不屑的表情之后,朝着长眉老者离去的方向追去,事关各自家族的利益,他们身为家族长老,自然不会因为纠纷而坏了大事。

    修为达到巅峰的上者,即使不能飞行,仅用双脚全速赶路,这个速度有多快,看那个长眉老者就知道了,百里的路程在他脚下仅用了不到五分钟就一掠而过。

    “洛岩,那个古风就是进入到这座密林当中吗?你确定!”老者有些疑惑的注视面前那片黝黑的山林问道,这个目测之下,占地足有千里的丛林带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跟一路上碰到的其它丛林完全不同,这里黑洞洞的,外面透入光线,似乎都被这个神秘的丛林所吞噬。

    “是的,我确定!”洛岩在回话的同时,心中暗暗叫苦,关于丛林影响他探测,当时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有想到成了事实,在百里之外时,他利用风来探知,只能深入丛林不足百米,如今已经来到丛林边上,他的探查范围也只扩充到五百米,再远一些,平时如臂使指的风就跟他断了感应,按理说这对于拥有风之灵的他,是种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

    “那么你现在能感受到那个古风的位置吗?”长眉沉吟一下后接着问道。

    “不能,这片丛林古怪到了几点,我的探知能力,只能延伸出不到五十米,并且还不知道进入后会不会进一步缩水。”洛岩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在探知范围上他故意缩水到十分之一,只是平素小心谨慎养成的习惯,洛岩的人生座右铭就是多一张底牌,少一分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