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金翅大鹏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真是可惜啊,身为上古奇禽的你,其实身上还有些材料可以利用一下的,一会要是控制不住能量都炸飞了就太可惜了,还是让我帮你提前结束痛苦吧,你也不用感谢我了,就把你尸身留给我当帮助你解除痛苦的报酬好了。”青衫男子一边说着一边阴笑的朝雷鹏走去。

    可怜鑫吞噬了炼灵花后连动都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宇文成吉狞笑的朝它走去,想到自己就要被这个恶人击杀,就连死后的尸骨都要被这个恶人利用,拳头大的泪滴就从雷鹏的眼中滚落。

    从看到那个青衫男子的同时,****心中就隐隐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进入天遗之地有一半以上原因就是为了他,整日被一个入尘期高手惦记着,绝对不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现在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在祭坛中心领域结界的压力最大,这个入尘期高手失去对于规则的运用,实力又只表现出十几分之一时,充其量也就相当于一个十三级左右的体术高手,自己有界灵石不受领域结界影响,再借助灵器近距离偷袭的话,有很大的几率可以击杀他。

    可惜界灵石能防护的距离有限,要不然****就可以唤出自己的入尘期干尸傀儡来对付这个家伙了,界灵石在自己身上,则尸傀儡发挥不出威力,界灵石放到尸傀儡身上,两者相隔距离太远,又会被领域结界切断感应。

    思来想去,****还是不打算浪费这个大好机会,从一个对方视线死角,悄悄攀爬上了玉石台阶,伏在距离祭坛顶部十几米的暗影中等待机会,以他的速度来说想要跨越这段距离攻击宇文成吉,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就在宇文成吉并掌如刀,朝着雷鹏脖颈斜挥过去时,在他身后骤然挂起一股强烈的罡风,一个人影向他疾扑过去,两掌生风的直直向其背后击去。

    宇文成吉面对突然到来的袭击不光没有慌张,脸上反倒带起一丝阴谋得逞的诡笑,整个身子迅速一个回旋,双臂骤然粗壮一倍,双拳紧握对着击来的双掌轰击了过去,嘴里同时怪笑道:“早就看到你了,要不是不能对你先出手,早就轰杀你了。”

    拳掌相交下,那个偷袭者顿时被震的向着台阶阴影倒飞出去,宇文成吉心里愣了一下,那个偷袭者的面目是杀死春水的那个小子没错,可是自己记得在天遗之地外面观察他时,他只是一个拥有七级体术的战士,为何刚才在拳掌对击间,他竟然发挥出十三级以上的攻击力,并且浑身筋骨肌肉坚硬如铁。

    不管怎么样,不能让这个小子活下去了,春水死了,东西一定落在他的手里,先杀了他再翻找也不迟,在动了杀机之下,宇文成吉再也不打算给****机会,他用力的一吸气,一股强大的元气骤然顺着庙宇破烂的顶棚浇灌下来,直接被宇文成吉吸进肚腹之中。

    在元气入腹后,宇文成吉的身躯顿时鼓胀起来,一股狂暴的劲气环绕与他的全身,就连领域之心散发的领域,一时间都被他逼离在身周的寸许之外,宇文成吉脚在地面轻轻一踏,整个人已经从原地消失,在玉石台阶一角出现的他,毅然看到身躯卷缩于台阶暗影处,刚要展开身躯逃走的****,他双手抱拳,以泰山压顶之势,朝着****顶门狂锤下来。

    作为一个入尘中期的高手,宇文成吉的修为就算在领域结界的压迫也保持入尘初期的身手,受领域结界影响最深的还是不能飞行,以及跟天地元气的沟通,作为一个活了几千年的老怪,宇文成吉自然也有着自己的一两招杀手锏,这种通过吸气把天地元气吸收在体内,让自己攻击力猛增十倍的发明就是他自创的秘技——鲸吞。

    因为领域结界已经被宇文成吉逼离身体外半寸,所以他此时在短时间内恢复到了如尘中期的修为,再加上体内庞大的元气力量,他抱拳的这一记下砸,好像陨石自天空陨落一般,威力之大,慢说是人,就是一座山峰也会被他砸的塌陷。

    面对迎头砸下的一拳,****想要躲闪,却发现在对方拳头的强大气机牵引下,他连动都动不了,此时他的心中满是后悔,一个入尘期高手那是那么好杀的,自己非要兵行险着,是杀了一只不能动弹的白凤,就让自己有些夜郎自大了吗,总之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拳头轰击在自己的顶门上。

    看着****面如死灰,宇文成吉的心里一阵得意,敢杀他囚禁的人,拿走他欲得之物,没让这个小子死前受尽折磨已经算是便宜他,宇文成吉并不担心自己这一拳会把天逆珠砸碎,对于天逆珠略有了解的他知道,慢说是自己就算是窥道期的大高手也别想毁坏天逆珠一点。

    宇文成吉的双拳就在他的洋洋得意中轰上了****的顶门,但是在下一刻,宇文成吉的脸色就变了,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惊叫道:“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明明是你先出手,没理由会这样,贼老天,你是不是在玩我。”

    本来已经放弃等死的****,惊奇的发现自己并没有被青衫人的拳头轰上,对方拳头中的狂暴力量化作一股洪流冲进他的体内,不过这股力量却并没有对他身体造成一丝损伤,反倒势如破竹的冲开了他体内许多封闭的经脉。

    随着经脉被冲开,****浑身上下发出一阵如同放鞭炮般的霹雳爆响,下一刻,****的身体突然像吹气一样鼓胀起来,皮肤被紧紧绷起,宇文成吉的能量是在太庞大了,****根本无法承受,如果不是他身体进化等级达到D级中品,早在能量进入身体的第一时间里就撑爆了。

    眼看****脸庞变成绛紫色,两个眼睛也像金鱼一样外凸,整个人马上就要爆炸开来,宇文成吉轻轻叹了口气,抵在****头上的双手变拳为掌,一股和缓的能量源源不绝从他双手流出,注入到****体内。

    如果说一开始那些能量像是奔狂的野马,那么他后输入的这股能量就是给野马套上了缰绳,后来这股能量沿着****的经络对进入先前第一股能量收挤压缩,最后在这股后来能量的压缩下,宇文成吉先前发出的能量跟****体内的元力进行结合。

    在元力结合的瞬间,****骤觉脑海中轰的一下咋想,然后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强悍至极的力量,整个人飘飘然,似乎随时都要踏碎虚空凌风飞去,事实上在下一刻,****体内元力流转下,他的双脚真的离开地面,整个人朝上空飘起,这一次他并没有动用身体外法袍上的飞行功能。

    看到****的双脚离地飞天,宇文成吉的眼珠差点凸瞪出来,怎么可能会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在自己的帮助下,这个小子虽然因祸得福升入十一级,成为体术战士中所谓的上者,可是他自己这个入尘中期的大高手都无法离地飞天,这个小子是怎么办到的?

    也难怪宇文成吉的惊讶,要知道在这个领域结界内,可是真正意义上的禁飞,祭坛之中距离破碎的洞顶只有几百米的高度,这种高度对于入尘期高手来说,就算是不能飞行,脚掌点地用力一窜也就出去了,可是在这个结界里,越往高空去压力越大,以宇文成吉的实力,全力一跳的话,也就只能跃起百米罢了。

    “我会飞了,我能飞了,这就是十一级上者的境界吗,很好,很强大,哈哈……”****心头思绪一边兴奋的想着,整个人也在天上一阵的乱飞,其实也不怪他这么高兴,十一级跟十级以下绝对是个巨大的分水岭,不光是表现在飞行上面,同样表现在寿命上。

    一旦踏入上者行列,最少可以享寿五百到八百年不等,此后每升一级,寿命都会增加个两三百年,而十一级以下,就算修炼到十级巅峰,也活不过二百岁,一般都是在一百五十岁到一百八十岁左右就寿终正寝。

    战士晋级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如果没有好的修炼法门,各种仙灵药剂供着,绝大多数武者都无法跨过这个坎,那些能在年寿将近时修炼到十一级境地的散修,都算是修行者中的魁楚了,就拿八大家族这次进入天遗之地的人来说,还是以十级最多,那些十一级高手中最小的岁数,也在百岁开外。

    以****这个岁数就达到十一级上者境界的,在母皇大陆上不敢说绝后,最起码也是空前了,难怪以****的冷静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在飞了几圈后,****的心终于平静下来,来到宇文成吉面前淡淡的问道:“为什么帮我?你刚才明明很想杀我的。”

    “如果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不受这个领域结界影响,我就告诉你为什么帮你。”宇文成吉看着****,脸上肌肉不停抽搐的说道,显然对放过****他并不甘心,最少这不是出于他的本意。

    “好”****在宇文成吉身上虽然能感觉到杀心,却没有感觉到危险,于是一口答应道,如果不能弄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将食不安心睡不安寝。

    “其实很简单,我修炼的赏善罚恶律法明王决,虽然威力巨大,但是最注重善恶因果,在进入天遗之地前,你阻止了那个轮盘法阵的爆发,间接也等于是帮了我,所以在正常情况下,我不可以先攻击你,最少也要先还你人情之后再出手攻击。”

    “在刚才我其实早就发现你了,就是等你出手偷袭,你率先攻击我,因果自然就扯平了,我趁机杀了你,也不会受到自身修炼的武技法则所困扰,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为什么明明是你先攻击我,可是律法明王却判定你是善的,那些能量不光没能要你的命,反倒以赏善的形式,翻倍进入你的体内,帮你打通经络,增进修为。”

    “不得不说你的修为是在太差了,这股能量对于你来说还是太强大了,如果放任不管,你的身体很快就会被能量冲爆,我可以杀你,但是绝对不能在赏善状态下杀你,否则修为就会下降一大半,并且永世无法提升,不过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先出手的是你,,律法明王决却裁定你是善的呢?”宇文成吉说道最后,皱着眉向****提出疑问。

    “我怎么清楚,再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告诉你不受结界领域影响的原因,你现在还想杀我吗?”****冷冷的开口说道,他摆出的那张木无表情的面孔,让宇文成吉用心观察,也没发现****所说的不清楚是真是假。

    “想,怎么不想,凡是碍到我的人,我都会毫不留情将其铲除,不过事实上我办不到,前债未还,我却率先攻击你,我的功法已经产生了一个巨大的裂缝,现在不光不能对付你,反倒要保护你,在我真真正正还你两次人情,弥补功法漏洞前,你不能死!”宇文成吉的人性虽然不是很好,但是他做人却有一个闪光点,那就是从来不说谎话。

    “我不受领域结界影响,是靠的这个,既然不想杀我,那么请闪到一边去,不要妨碍我做事。”****掏出胸口带的界灵石向宇文成吉一亮后说道,说完这句话,他径直从宇文成吉身旁走过去,****那轻蔑的态度刺激的语文成吉快要发狂,他那种轻蔑态度,让宇文成吉觉得,自己在对方眼中根本不是个入尘期大高手,反倒是个不入流的小混混。

    既然宇文成吉已经不是阻碍,那只看起来威猛的雷鹏其实也到了最后的垂死阶段,****要做的当然是尽快取下那枚领域之心避免夜长梦多。

    ****走上祭坛后,扭头望了雷鹏一眼,他愕然的发现,在雷鹏海碗大的双眼中,竟然对他透发出一股感激,仔细在心里想了一下,他也就明白了,这只倒霉的雷鹏绝对以为自己刚才冲出来偷袭宇文成吉是为了救它。

    对于一只快要死去雷鹏的感激,****并没有放在心上,当他正要超那块散发出迷幻光芒的领域之心走去时,突然脸色大变,伸手在怀中掏出储物卡,此时那儿储物卡已经完全变了形状,本来卡片状的它已经高高鼓起,里面充斥的庞大能量使得它几乎随时都可能爆破。

    ****真是有点无语了,几分钟内,先是自己被能量强行灌输的差点挂掉,现在倒好,轮到自己的储物卡,也不知道,到底是犯什么邪了,用感知一扫,****就找出了令储物卡发生变化的罪魁祸首,他意念一动,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株被封在水晶中的七色花蕾。

    那个到了****手中就没什么变化的七色花蕾,此时正散发出璀璨的光芒,甚至连空气中都不时划过一圈圈的能量波动,从这朵花蕾在储物卡中被取出后,整个储物卡就恢复了原样,被****从新揣回怀里。

    ****正在细细打量手中这朵花蕾,在他还没有打量清楚的时候,突然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雷鹏所处方向发出,****手一个没捏住,那朵花蕾已经飞了出去,被雷鹏引颈一口吞噬进去。

    在吞噬了那朵花蕾后,雷鹏的体型突然急速缩小,片刻之间,雷鹏就已经消失不见,原地之中却多了一个满头金发,一双银瞳的七八岁人类男孩蹲在地上,男孩看到****露出了一个欢喜的笑容,然后轻轻一挥手,一道金光飞射向****的胸口,一闪没入进去,在金光隐没的同时,****胸口处多出一个金色展翅欲飞的大鹏纹身。

    那个神秘男孩在****身上留下一个大鹏纹身后,整个身躯从新蹲下,一阵金光闪过,祭坛的一角上多出了一个直径约三米,高五六米的金色巨蛋,一圈圈金色光辉从蛋壳上发出,不住的向四外扩散。

    “金翅大鹏,你这个走狗屎运的家伙竟然能得到一个金翅大鹏的同生契约,不公平,不公平,想我宇文成吉这样的天纵奇才,怎么刚刚弄到一只笨笨的饕兽,这个家伙凭什么就可以拥有相当于窥道期高手的金翅大鹏!”宇文成吉指着****胸口的纹身在哪里又蹦又跳的叫嚣着,当他说笨笨的饕兽时,他身上传来一声厚重的抗议吼叫。

    “金翅大鹏?同生契约?窥道期?”****看着宇文成吉,嘴里一连爆发出三个疑问。

    “嗯?你想知道啊,那我告诉你这些,是不是就算解你心中疑惑,还了你一次人情!”宇文成吉面对****的疑惑,突然兴奋的跳到他面前说到。

    听到宇文成吉的话后,****很犹豫,他身体中潜在的威胁太多了,血禁之术、天逆珠历练,如今又加上了一个不知道作用的纹身,他确实想让宇文成吉来解答他心中的疑惑,但是一想到对方还完两次人情后就会对他出手,****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恩,我知道你担心什么,算了,杀春水女王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了,那颗天逆珠我也不打算要了,就算还完两个人情给你,如果你不再招惹我,我也不会找你麻烦了,怎么样,同意不?”

    “我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说到的就一定会做到,就像当初,春水用计逼我承诺,除非她主动交出天逆珠的事,如果不是她主动交出,我绝对不会自己动手找,关押她那么长的时间里,我一直也没有食言。”看到****还是在那半信半疑,宇文成吉有些气恼的说道。

    “我相信你说的,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会放过我?”****盯着宇文成吉双眼看了半天后,终于缓缓的开口说道。

    “说来你别笑我,我这个人其实蛮信命的,通过短短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你这个人竟然是一个非常有天运的人,我这个人,哪怕是入尘后期的高手都无法让我畏惧退缩,可是我独独对那些受命于天的人十分头痛!”

    “因为你每次想杀他,对方总是能化险为夷,最后还越来越强,像这样的人做朋友好过做敌人,在我看来,你就是那种运道逆天的牛人,不知道我这个解释能不能令你满意。”宇文成吉在哪里有些讪讪的说道。

    听到宇文成吉的话后,****觉得有些无语,他怎么也没想到宇文成吉那样的大高手竟然会相信命运,****从来都是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句话,他认为自己能活到现在,靠的并不是宇文成吉所谓的运气,靠的是自己的小心,就算这样很多时候还不得不拿命去拼,如果光是寄托于什么天运,他已经不知道早死多少回了。

    “我接受你的帮助,我确实很想知道,发生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完这句话后径直走向装着领域之心的鸟巢,蹲在那里研究鸟巢下方的领域法阵,同时向宇文成吉比出个手势,告诉对方可以开始了。

    ****这种态度气的宇文成吉差一点又愤怒的暴走,他不知道面前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不能对一个入尘期高手保持最起码的尊重吗,跟这个家伙在一起久了,迟早被他气死,还是尽快还了他人情后,彻底远离他,离他越远越好!经管宇文成吉心中有些气愤,可他还是耐心的把一切讲给****知道。

    鹏系之中一共就分为四个等级,除了最高级的鲲鹏属于传说外,天鹏就是鹏系最巅峰的存在,天鹏之下就是可以媲美窥道期的金翅大鹏了,达到这个阶段的异兽奇禽就已经掌握了变化之术,可以化身成人类的样子了,至于雷鹏、风鹏、铁背鹏等等,虽然属于鹏系末之,但是在真正的上古异兽眼里,还不能算是鹏系一族。

    见多识广的宇文成吉已经认出****所有的那朵七色花蕾,其实就是天地奇葩“护灵花”,这种奇花的数量比炼灵花更稀有,顾名思义,它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在异兽灵禽吞噬炼灵花后,再吞噬它起到一个保护作用,在结合护灵花后,异兽灵禽的进阶可能达到了一半对一半。

    炼灵花跟护灵花息息相关,有着相互吸引的特性,雷鹏吞噬的炼灵花药力正达到最顶峰,所散发出的能量引动了****储物卡中的护灵花,它出不来只能拼命散发能量,这才让****的储物卡鼓胀了起来。

    当护灵花被取出后,在牵引力作用下从****手中飞出,又被雷鹏吞噬,在最后关头帮它完成了进化,整个过程太过巧合,以至于雷鹏认为****是故意在帮它进化,先有阻敌救命之恩,又有帮其进化之情,岁数还小的鑫一冲动,就跟****缔结了同生契约,其实主要是鑫的岁数小,换做任何一只成年雷鹏其实都不会这么做。

    所谓同生契约,就是雷鹏分出一缕本命魂魄与****结合,至此以后一人一鹏生命共享,生则同生,死则同死,两者的生命力结合在一起,然后再一分为二,坏处是一个受到毁灭性打击后,另一个也会跟着身死,好处是,只要不是毁灭性的伤害,哪怕是一般的致命伤,都会由两者共同分担,变致命为重伤,变重伤为轻伤。

    就目前来说,同生契约的签订,****占去了天大的便宜,金翅大鹏的寿命足有几万年,达到十一级战士的****寿命只有几百年,平均之下,雷鹏等于舍去了一半的寿命匀给他,除非****能修到窥道期,两者寿命才算平衡。

    除了寿命之外,在生命力上,两者更是不可同日而论,如果说金翅大鹏的生命力像当空的皓月,那么****的生命力就像萤火虫屁股的亮光,两者间根本无从比较,这也就是说哪怕****筋脉寸断,粉身碎骨,在跟雷鹏一平均之后也就相当于小伤小痛了。

    听到宇文成吉的讲解后,****第一次在研究阵法时走神了,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的亢奋状态,因为他想到,按照宇文成吉的说法,自己简直就是不死身,最少在整个母皇大陆上都没有窥道期高手,谁又能伤害的了金翅大鹏,按照金翅大鹏的生命力来算,自己哪怕是时刻保持神识状态应该都没事,血禁之术发作也未必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呵呵,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呢,不过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太激动的好,你要享受同生契约给你带来的最大好处,最少还要百年以后,你没看到这个金翅大鹏已经变成了一颗蛋吗,现在它是没有防御能力的生命也极其脆弱,如果蛋壳被人毁坏,或者因为什么原因造成金翅大鹏无法顺利孵化,你也会跟着一起挂掉。”

    “不光是这样,就算这个蛋正常孵化了,刚诞生的小金鹏也是很弱小的,必须经过慢慢成长才能强大起来,这段时间里,小金鹏不光不能成为你的助力,反倒会成为你的弱点,用一个同生契约给自己找一个保姆,这个小家伙其实蛮会算计的。”

    “百年时间,大概够小家伙恢复到进化前的巅峰战斗力,如果想要达到金翅大鹏那种真正的窥道期战斗力,它起码还要有一千年的成长过程。”宇文成吉的话就像是一盆凉水,一下子浇灭了****心中兴奋,他就知道,运气之说不可靠,在他现在连自己都无法保全的情况下,还要保全金鹏蛋,****颇有种厄运临头雪上加霜的感觉。

    努力几次都无法让自己心静下来的****,终于暂时放弃破解那个领域法阵,因为破解法阵必须要百分百的专心,哪怕有一点分心,都可能出错,进而引发灾难性的后果,他站起身走到了那枚金蛋前。

    足足超出****身体几倍大的金蛋,对比的****十分渺小,他随手拿出储物卡,试着想要把金蛋收进储物卡中,但是试了几次都办不到,因为储物卡无法装活物,而眼前这枚金蛋不时散发着强烈的生命反应。

    储物卡竟然没发盛装金蛋,这可把****给难住了,他总不能背着这颗小房子一样大的金蛋到处跑吧,要说把它放在那里,****更是不放心,要知道,这个金蛋可是相当于他的命,没有人愿意让生命不在自己的掌控中。

    思来想去之后,****一低头突然看到了袍服上佩戴的一件枚木质徽章,他顿时灵机一动,从储物卡中又取出了另外一枚一摸一样的木质徽章,他的感知元力在一个意念下,顿时往徽章中疯狂灌去。

    在感知灌入的同时,徽章中透射出一股乳白色光线,照射在那颗光芒四射的金蛋上,随着乳白色光芒回卷,那个庞大的金蛋顿时消失不见,同时在那个木质徽章上多出了一个金蛋图案,被****随手佩戴到胸前,这时就可以发现,他胸口的另一枚徽章上是一个丘蜈的图案。

    本来打算看****笑话的宇文成吉,在发现****取出一枚木质徽章收了金蛋后,立刻诧异的叫道:“二级灵器宠物徽章,这不是箫音那个家伙的独门制器秘技吗,你跟箫音那个家伙是什么关系。”宇文成吉说话的同时,脸上神色有些不善,显然他跟箫音之间一定有什么事情。

    第十章:分身投影

    “我跟箫音没关系,既然是你囚禁了春水,难道你不知道她跟箫音是好友,同时箫音送给过他一个关于初级灵器制造的手册,上面就记载了一些箫音自己精研的灵器。”****看着宇文成吉,破例的多解释了几句。

    为了不必要的误会跟一个入尘期高手结仇,****还没有脑残到那个地步,反正这件事跟宇文成吉也有些关系,解释给他听也没什么。

    听到****的解释后,宇文成吉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嘴里讪讪的说道:“对不起,我有些失态了,不过是在因为我跟箫音那个家伙有大仇,要不是顾及那个老妖怪的存在,我早就杀上幻城了,当初对付春水,一方面是为了天逆珠,最主要的也是间接报复箫音,他们两个人可不是好友那么简单,他们是一对真正的奸夫****。”

    ****对于宇文成吉的说辞不置可否,春水女王当初想要夺舍,却枉送了性命,****对她也谈不上什么恨意,至于箫音,****从未见过其人,不过却对其抱有一定好感,对方人品怎么样不说,关于对方制器方面的造诣,****还是十分钦佩的。

    就拿这个宠物徽章来说吧,虽然是二级灵器,但是制造手法却很简单,知道原理后用简单的基础方法也可以造出,并不一定非要初级灵器师才能制造,而且他的灵器制造本就学自箫音留下的小册子,说起来箫音还算是****的半个老师。

    宠物徽章虽然属于生物灵器可以放置在储物卡中,但那是只它还没有动用的情况,一旦宠物灵器中装有生物,就只能像****现在这样把它佩戴在身上了。

    总算处理了金蛋之后,****终于可以安下心来处理面前这个领域结界了,其实破解这个领域法阵很简单,只要找到法阵的源头,然后再玩个拼图游戏,把它们拼回到原来的位置,最后在把界灵石镶嵌其中,鸟巢就会撤去,领域之心也自然暴露出来。

    从****进入神庙后的一系列机关看来,亚瑟这个种族似乎很喜欢玩拼图游戏,本来****已经在墓碑上知道了法阵的正确破解方法,只要进入神识状态,他几分钟就可以把这个法阵搞定,只是有宇文成吉这个不可掌握因素在身边,****是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神识能力的。

    就这样,****用了近半个时辰,终于拼好了整个法阵,在放入了界灵石后,地上的法阵顿时消失不见,那个金丝鸟巢上的丝线纷纷回收,最后形成一枚扁平的金币掉落在领域之心旁边,****看都不看的一把抓过领域之心,把它塞进储物卡中,同时又捡起了界灵石挂在脖子上。

    “恩,那是什么东西?笼罩这个大殿的领域怎么消失了。”宇文成吉惊奇的看着****问道,一边问着话,他一边尝试着运行体内能量,整个人顿时漂浮起来。

    “如果你愿意再次欠我一个人情,那么我就告诉你!”****轻轻耸耸肩说道。

    “还是算了吧,我宁愿糊涂一辈子,也不想跟你这个家伙有任何关系。”一听到****的话后,宇文成吉立刻连连摆手说道。

    “恩?”宇文成吉说道突然愣了一下,接着脸上就露出了一个苦笑的表情说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对你的攻击会变成赏善了。”

    在****身边突然出现个一摸一样的他,随着他的指令这具入尘期尸傀儡进入到他的储物卡中,其实一切说穿了很简单,刚才就在****想要袭击宇文成都时心里突然涌起了强烈不安,在估算了两者的距离后,****毅然的把灵器攻击改成操控尸傀儡攻击。

    结果那果然是宇文成吉设下的陷阱,尸傀儡在跟宇文成吉的一次对击下,飞出很远,断却了跟****的联系,而宇文成吉的攻击来的太快,****没等躲避就被对方发现了真身。

    攻击宇文成吉的是尸傀儡,其实在它攻击宇文成吉时,就因为距离过远跟****断了联系,只是靠着****开始发出的指令惯性行事罢了,因为没跟****关联,所以当宇文成吉攻击****时,就被自己功法判断为恩将仇报,所以击出了赏善的属性。

    领域结界被破去后,****跟尸傀儡的联系也重新恢复,自然是第一时间召回了自己这一杀手锏,刚才一切发生太快,宇文成吉也不免走眼,此时看到尸傀儡跟****站在一起,对于箫音十分了解的他,怎么会认不出****身边的其实是一具尸傀儡。

    整个大殿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晃动,****跟宇文化及对视一眼后,都向上飞速冲去,因为他们都感觉到了,这个大殿似乎马上就要坍塌。

    他们刚飞出大殿,就看到同样近百道人影从神庙中飞出,飞在那些人影前面的是一条浑身伤痕累累的红龙,在他们统统飞出后,整个神庙在轰隆声中倒塌了,变成了一堆破碎的青石,红龙趴卧在石堆上,居高临下的望着那些八大家族中人,白色的瞳孔被血丝所充满,白眼红龙变成了红眼红龙。

    ****解除了领域结界等于是间接的救了这条红龙一命,本来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它,在身上的领域结界一消失,立刻把给它带来严重伤害的八大家族高手以强烈打击,最后在发觉庙宇要坍塌的时候,立刻甩下交战的敌人率先飞了出来。

    神庙坍塌的碎石,不论是红龙还是八大家族的精英高手都不在乎,真正令他们恐惧的是神庙是采用空间手法建造的,一旦坍塌所产生的空间挤压,就算是入尘期高手也经受不住。

    身受重伤的红龙,恨不能把伤害自己的那些家伙统统杀掉,但是八大家族高手已经跟庙外的手下汇合,重伤的红龙纵使攻击,胜负也是五五开,更何况,它还发现了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宇文成吉。

    它不认为宇文成吉会放了它,同样重伤的它也绝对不会是宇文成吉的对手,思来想去之后,红龙还是决定暂时进行战略性的转移,留着有用之身,等着伤势养好之后,再对这帮家伙进行报复。

    红龙伸开后背的一对翅膀,刚想要扑打着从空中飞走时,突然觉得腹背处传来一阵剧痛,身体的活力开始顺着腹部源源不断流逝,它刚要低头看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伤害了它,脖子上顿时一痛,硕大的头颅顿时从脖颈分离。

    在他头颅下翻,意识归于黑暗之前,它看到了一只巨大的黑色蝎子,确切来说是一个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蝎子的怪物,它的尾钩从红龙的下腹部穿入进去,从红龙的脊背透出,同时它右手巨大的螯钳正比在红龙断折的颈部,螯钳上鲜红的龙血不断向下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