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诡异石门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尽管水滴的体积与识海的空间相比不成比例,但是****却有一种自己识海远比水滴渺小的感觉,看着不断撒下余晖,将识海都引得一片炫紫的水滴,他分明有种看到大海的感觉。

    ****小心翼翼的把心念与识海融合,顿时间发现脑海中多了许多东西,以前因为无人教导,自己研制灵器而进入的一些误区,一些制器初刻时更佳的回路设置,调和时一些材料配比份量不同所造成的反应。

    这些骤然出现的只是,虽然无法让****跨幅度的进入中级灵器师行列,但是却能让他所制造的灵器,在原有的威力基础上更进一步。

    把感知从识海中剥离后,****顿时发觉感知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仅在意念一动下,可以查探方圆五百米内的全部动静,在灵活操纵方面更是达到质的飞跃,****意念再一动,整个感知顿时到卷而回,把他的身躯完全包裹起来,顿时,身体的一切状况,包括每个细胞的恢复,都在****的脑海中浮现。

    随着感知观测,****渐渐发现一个问题,在身体进化到D级中品后,体内细胞强度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往能快速治疗青子叶灵器,如今不管恢复的速度极慢,而且那些坏死萎靡的细胞,在青子叶化成的绿液滋养下,只能恢复百分之七十,恢复的细胞不光不够饱满,而且还光泽黯淡。

    按照****的估计,在灵器治疗结束后,自己身体状态也就能恢复到全胜时的七八成左右,余下的只能在将来修养中慢慢恢复,看来他必须制造新的二级治疗灵器了,一级的青子叶灵器显然已经无法满足他进级后的身体需求,不过好在他手头还有一些千年份的青子叶。

    半个时辰后,完成使命的绿液从****双手的虎口中流淌出来,重新还原成青子叶的形态,身体恢复了七成的****在地上一跃而起,在周围细一打量,才发现光罩竟然外扩了一倍,自己竟然已经透过光罩,身处于遗址之内的事实。

    整个废墟都笼罩在一片紫光下,因为这些紫光中蕴含着一部分****神识的力量,所以尽管眼前一片炫紫色,****依然可以看清废墟遗中的每一样景物。

    整个神庙都是用一种巨大的白色四方云石堆垒而成的,看那云石的体积,每一块的重量都在千斤以上,不知道是遭受了什么能量的侵袭,整个神庙的顶部都已经消失,剩下的断壁残桓最高处距离地面也有近十米高,可以由此联想到它曾经辉煌时的样子。

    在神庙门前碎石当中矗立着两尊七八米高的巨石像,它们大概是废墟中唯一保持完好的建筑了,两尊石像一为上半身是****美女,下半身是黑色斑纹蜘蛛形象,另外一尊上半身是肌肉怒涨的猛男形态,下半身则是黝黑狰狞的蝎身。

    可惜****的知识除了后天的一些经历外,大多是当初在培养槽中被灌输的,所知方面非常狭窄,对于一些虚无的神话传说更是全无了解,要不然他就能认出,蛛后萝拉跟蝎子王强森,真是传说中死神身边的两大侍者,也就是说,****面前破败的神庙,就是供奉死神的。

    两尊巨石像尽管经历了无数的岁月,可是看起来依然栩栩如生,隐隐散发出一股让人凛然的气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觉得这两尊巨石像似乎在盯视着自己,摇摇头把这个可笑想法驱离脑海。

    ****迈步走进坍塌一大半的神庙,****是个地道的无神论者,所谓的神魔在他看来,无非是心智脆弱者产生的臆想,石像就是石像,哪怕它造的再巨大、再逼真,充其量也就是一堆石头罢了!

    可惜****却没有看到,就在他进入倒塌神庙的之后,两只巨石像的眼中突然亮起暗红色光芒,光芒一闪即收,随着石像眼中光芒收起的同时,一直笼罩在废墟上方的光罩,以及光罩内的紫色光华统统消失不见了。

    光罩之外的八大家族,正在为要不要冒险击破面前的光罩而争论不休,天遗之地中的护罩也并非无法击破,实际上入尘期高手全力一击就能把其破去,八大家族光是十五级的上者合起来就有六十九名,他们的合力一击,但从威力上讲绝对胜过入尘期高手。

    唯一可虑的是,在天遗之地中,空间能量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一旦护罩被强力破去,能量撞击就会破坏天遗之地中的能量平衡,造成空间中的能量动荡,引发能量潮汐,能量潮汐造成的破坏会让八大家族现有的人员,再一次的折损大半。

    关于能量潮汐,在八大家族的典籍中有着详细记载,八大家族关于天遗之地的每一点记载,都是用家族精锐子弟的血肉生命总结出来的。

    就在八位家主还犹豫不觉的时候,笼罩在神庙废墟上空的光罩跟刺目的紫光突然都消失了,细细寻找下,也没看到那个灵器师古风,八位家主猜测他应该是进入到神庙中了,为了防止神庙中的好处被古风占去,在安排一众手下把周围团团把守后,八位家主各带着二十几名十四级以上战士冲进了神庙那处破烂的殿门。

    急剧的喘息,汗滴顺着宇文成吉的脸颊滑落,他已经记不起自己上一次流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因为那个时间太过久远,起码得追逆到他晋升入尘期高手之前,他肩头的饕兽已经不在了,在宇文成吉的衣裳下面肩头处多出了一个饕兽纹身。

    以纹章形态寄于宿主身上,是身为传奇级灵兽的标志之一,只是除了幼生期外,饕兽还是第一次依附在宇文成吉身上,因为跟其它灵兽寄于宿主身上只会吸取很少能量不同,饕兽一旦附身,其宿主的修为会立刻降低三成,供给饕兽吸收。

    一般来说,饕兽只有两种情况会依附宿主身上,一种是它要晋级需要吸收很多能量时,另外一种就是饕兽受到重大伤害,或是能量透损过大时,都会回到主人身上,吸收主人的能量,进行突破或恢复。

    就在刚才为了帮主人阻挡追兵,饕兽不惜自损精血,使用出饕兽一族的必杀传承技——吞吐天地,重创的了追杀宇文成吉的飞行异兽大军,一日一夜的奔逃,宇文成吉不管没有甩掉紧跟其后的白凤、炎鸾,反倒是惊动了其它一些飞行异兽,除了白凤之外,还有一只白眼红龙,一只雷鹏,跟近千只炎鸾那个等级的异兽在追逐他。

    饕兽的吞吐天地,是一种在瞬时间把方圆百里的元气吞噬,然后结合饕兽自身一半精血能量,化成一颗巨大的能量炮弹来攻敌的手段,方圆百里的元气再加上饕兽一半的精血能量,汇聚成一颗直径百米的炮弹,其威力有多大,光看三个一身不同伤害的传奇级异兽,以及那些凄惨无比,减员十之**的亚龙假凤级异兽,就可以知道了。

    其实造成这样的战果,一方面得利于元气弹,但是更主要的这发元气弹所引起的能量潮汐,天遗之地的高空元气密集程度远超地面,再加上种种禁制的存在,能量潮汐涌动所造成的破坏,远超陆地的十倍,追击宇文成吉的那些异兽在潮汐下自然死伤惨重,好在那些能量潮汐一接近漂浮于云层中的峰峦就自动消散,否则的话,被波及到的异兽就更多了。

    饕兽脱力附体,自身也在与三只传奇级异兽战斗时受到微创,一身修为仅能发挥出不到六成,身后还有三只媲美入尘期的异兽苦苦追赶,宇文成吉有生以来第一次有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挫败感。

    真在天空中逃亡的宇文成吉骤然发现下面一座坍塌的废墟,以及废墟周围那些八大家族子弟,祸水东移这个词几乎在宇文成吉发现八大家族人马同时,就在他脑海中浮现,奋起鼓动秘术,让自己身形瞬间增加了十倍的速度,八大家族弟子只觉眼前一花,宇文成吉的身形已经从上方坍塌的洞口窜进破败的神庙中去。

    三只传奇级异兽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油滑的家伙,一个个也收缩身形,顺着神庙上方敞开的缺口冲了进去,几个反应过来的八族高手,刚要试图拦阻,就在炽焰、龙炎跟雷击下,变成了随风飘散的黑灰。

    三个传奇级异兽窜进神庙中,那些尾随的异兽却被八大家族子弟拦阻下来,虽然异兽的战力普遍强过八族子弟,但是八族子弟在数量上却有着十倍优势,再加上那些异兽已是久疲之身,所以在战斗开始不久,青龙八大家就占了上风。

    唯一让八家子弟不安的是,家主带人进入神庙废墟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为何还不见出来,这个神庙面积再广,有个一刻钟的时间也应该转变了,一直带给他们很大心里压力的入尘期高手也出现了,跟他一起的还有三只龙、凤、大鹏这种传奇级的异兽,八位家主跟家族长老的处境堪忧啊!

    ****在踏入神庙后才发现,这个神庙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其内部空间竟然比外面看起来要广阔千百倍,芥子纳须弥这种技术在母皇大陆上并不少见,但是一般都用来制造储物卡,或是像春水战舰那样的战斗器械,用芥子空间的手段来建造殿堂,****还是第一次见识到。

    与其说这是一座神庙,****更愿意相信它是一座迷宫,每通过一段五百米长的走廊,就会来到一处空旷的殿堂,在殿堂中有三个石门,其中有石门上有可能出现各种图形图案,也有可能是某种文字,还有可能是一扇平板石门。

    第一次的选择很简单,三扇石门,其中一扇刻画着一种器械制造公式,另外一扇刻着一种药剂配方,在挨着器械的那一面石门前,堆积着一大堆的制造器械的原料,挨着药剂配方石门处,同样种植着一片花草植姝,间或还攀爬着一些蛇虫鼠蚁。

    很显然,制成药剂或是制造器械就是打开那两件石门的关键,****没有任何考虑,就走到那处空白石门前,双手抵住用尽全力推去,那尊石门的重量虽然不下四五吨,但是在****的元力推挤下,还是慢慢的被移开。

    当****身影完全走进石门后时,石门竟然自己缓缓闭合,石门后的通道跟****刚进入的那条没有任何区别,依然是潮湿冰冷,光洁的石壁隐泛着青幽幽的光辉,给****一种自己似乎在原地打转的感觉。

    通过了五百米长的一段距离后,****再次出现在一个空旷的四方殿堂中,这次依然有着三个石门选项,除了最当中那个石门是空白的外,左面的石门刻的依然是器械制造方程式,右面的那处石门上刻画的却是一组人形动作图案,看起来似乎是一种攻击技巧。

    ****来到那处刻画人形图案的石门前看了半天,也照着刻画的姿势比划了半天,最后发现完全不得要领,双手穿插交合,最后横推出去的打击强度跟正常状态下也没什么区别,研究半天不得所以的他,只能来到那扇光滑石门前,打算继续靠蛮力破门。

    出乎****的意料之外,他这次用尽全力,只不过把石门轻轻推开半掌宽的距离,而当他想要歇口气接着推时,那座石门竟然随着他元力的回收缓缓闭合起来,这个石门的重量竟然在十吨以上,比他第一次打开的石门重了一倍还多。

    只是略作思索,****就放弃了推开这扇石门的打算,他虽然有着初级灵器师的水准,可是对于器械制造连一知半解都算不上,唯一剩下的选择,就只能是研究那副刻有技击的石门了。

    “咦,这个器械公式看起来好眼熟啊,到底是什么来的,真是的,怎么想不起来了,不管了,先把它组装起来看看吧。”一直以千幻珠形态存在的朴南子突然幻形出来,一边在刻画器械的石门前转着圈,一边用手轻轻磕击自己额头,在那里喃喃自语道。

    紧接着****就看到朴南子双手飞快的舞动,地上那些制造器械的原料纷纷在他手掌变幻下化作一个个小小的器械组件,然后这些组件又以让人目不暇接的速度组装起来,朴南子脸上浮现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庄重。

    “恩,当初的春水战舰就是被朴南子改装的,也许他曾经真的是一个器械大师!”****看着朴南子在那里飞快组装器械,禁不住在心里暗自想到。

    想到朴南子改装春水战舰,****突然心里冒出一股非常不妙的感觉,反复自己忘记了什么,随着朴南子拿起一个泛着银光的水晶管往器械中安装时,****那股不妙的预感顿时达到顶点,他身体近乎本能的向后跃起。

    “轰”的一声爆响,伴随着刺目的强光,****后跃的身形在一股猛烈的冲击波作用下,直接抛飞出去,重重的撞击在身后的墙壁上。

    ****手扶墙壁纵目望去,顿时发现在大殿的石地上多出了一个放射状的大坑,朴南子一颗孤伶伶的头颅正漂浮在大坑上方,脸上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让****颇有点苦笑不得。

    朴南子的身躯是用能量聚合起来的,被爆炸冲击破散,对他的影响并不大,在用了一秒钟重新聚集身体后,朴南子对着****一本正经的说道:“小林子,刚刚那是意外,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我只是在装导气箍的时候,把它的正负面颠倒了而已,给我一分钟,恩,最多两分钟,我摆平了那个小小的导气箍后,接下来的事情一马平川……”

    “一个要求,组装时,距离我远点。”说完这句话后,****径直走到那个刻有技击的石门前进行研究,面对这么一个不靠谱的朴南子,还是靠自己的实力打开石门更稳妥些。

    “哎,小林子,你竟然不相信伟大的朴南子,你不相信我,就等于是怀疑整个器械领域,想当年连陈浮生那个家伙都受过我的指点,哦,对了,你可能不知道陈浮生是谁,告诉你,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器械大家,相比之下,母皇大陆上所谓的器械宗师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即使他对我老人家都……轰”一声爆破夹杂着强劲的冲击波,打断了朴南子口中的长篇大论。

    在朴南子跟****研究二道石门的同时,八大家族的家主也带着家族中最精锐的力量踏入了通道,一样来到那个有三处石门的殿堂中,八大家主千年来的底蕴毕竟不可小觑,这些精锐高手中颇有几个精通器械制造跟药剂调配的。

    第一处殿堂上留下的药剂配方跟器械相对都是比较简单的,只用了几分钟时间,一个呈圆盘形状的金属器械,跟一瓶淡蓝色的药剂就被配出来了。

    把那件圆盘器械下端的吸盘吸附在石门上,同时按下了启动器械的按钮,那个圆盘器械中顿时放射出百余道红色光线粘附到石门上,过了一秒钟中左右,红色光线消失不见,金属器械化作粉末飞扬,石门上光线虽然消失,却留下了如同蛛网般的裂痕,一名八族子弟在家主的示意下用手轻轻一点,石门顿时分裂成一地碎石。

    洛家家主洛方手拿家族长老配出的那瓶蓝色药剂,想了片刻后,突然拔出瓶塞,把水晶器皿中的药剂泼洒到了石门上,顿时间,那道石门就像是被泼上了强酸,以药剂泼洒处为基点,快速的融化开来,片刻之间那道石门已经消失不见了,与此同时中间那处光板的石门也被八大家族用蛮力推开。

    经过简单的商议,八家就做出了兵分三路齐头并进的决定,左右三家中间两家,至于从那道门进入则由抽签来决定,洛家家主洛方自以为非常不幸抽到了中间的门户,在任何人心里都会有相同的想法,越是容易通过通道,收获也应该越小。

    在八大家族全部进入石门后,他们身后被移开的石门重新还原,变成一地碎石的石门,在一股莫名力量作用下,重新还原成完整状态,最诡异的莫过于那个被药剂融化的石门,竟然像时间回放一般,一点点的长起,直到重新恢复成完整的石门。

    又经历一段通道长廊后,八大家族分别来到三座新的殿堂之中,这次想要破开石门的难度比上一次要大得多,不光空白石门的重量增加了一倍,那些拥有图形文字石门所记载的公式,也比第一次破门时复杂了十倍以上。

    同样通过空白石门的洛家跟曲家并没有碰到****,他们所面对的三道石门,除了一道是空白的外,左面的是一副灵器制造公式,右面的一道石门上竟然雕刻着一幅画,画的是一幅百兽嬉戏图,在图画的下方还放着一把刻刀,一时间让人难辨其中含义。

    宇文成吉觉得自己一定是流年不利,要不就是这个天遗之地跟他的命格相克,否则的话,一辈子都没遇到过的倒霉事,为何接二连三的落在他身上,刚从三个恶兽爪下逃生,来到这个破败的神庙中,竟然会遇到高级领域结界。

    入尘期之下体术高手,所有的修炼都是围绕自身进行的,不论是元力的修炼,还是对身体的打磨,最终的结果,不外乎开发身体最大的潜能,而到了入尘期,则可以初步体会天地间潜存的规则,并且把领悟的那点规则融入到技法中去,让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隐含天地之威,这才是入尘期高手真正的强大所在。

    实际要说身体的锻炼程度跟体内元力的多寡,入尘期高手比起那些体术修炼到十五级巅峰的战士,也强不了太多。

    领域是一些惊才绝艳的高手,在达到入尘后期才能窥知一点皮毛的变态本领,一般来说十个入尘后期的高手中,也未必能有一个拥有领域,而领域的拥有也是能否突破入尘期进入更高层次的关键,宇文成吉也仅是听说没有实际见过。

    领域的特性只有一个,就是凡进入对方领域范围内的人,都会受到领域的压制,不光自己一身修为被压制十之**,就连对外界空间的联系感应都会被屏蔽,想要借助天地之威攻敌,就更是个笑话,在宇文成吉师傅还在世时就告诫过他,一旦遇到拥有领域的对手,千万不要想着跟对方打,最应该考虑的是自己怎么样才能逃掉。

    宇文成吉感觉自己现在就陷进领域结界中,不光一直通过外界输入他体内的元气断绝了,就连自身的力量也仅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甚至连重新御空飞行都办不到,而且最让宇文成吉恼火的是,这个领域结界不是那一个绝世高手发出的,而是这栋残破建筑发出的。

    一个惊才绝艳的入尘后期高手,所发出的结界也不过能笼罩身周百十米的地域而已,这间已经不知道破败多久的神庙,为什么会有覆盖整个建筑的领域存在,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灵存在吗?不,不可能,所谓的神灵不过是比自己境界更高的强者罢了,其实以自己的实力,挥手间狂风闪电,在普通人眼里何尝不跟天神一样。

    唯一能让宇文成吉比较欣慰的就是在这个领域结界中,那三个愚蠢的兽类受到的影响会比他还大,不过无法飞行出去,连把身形变小都不可能,一想到对方那庞大臃肿的身躯在这个如同迷宫般的隧道中穿梭,宇文成吉忍不住发出一阵得意的奸笑,有了攀比的对象,他觉得自己似乎也不是很惨了。

    事实上宇文成吉想的没错,白凤、白眼红龙、雷鹏三个正落到一生中最惨的田地,龙族大致分为三种陆行龙、有翼龙跟腾龙,白眼红龙就属于有翼龙族成员,有翼龙族最大特点就是身躯庞大臃肿背生蝠翼,虽然拥有四肢,但是前肢大多用于攻击跟后肢粗壮度不成比例,单凭两条后腿支撑着强大身躯在神庙通道中穿行,对于它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

    如果说白眼红龙遭遇的仅算是窘境的话,那么雷鹏跟白凤遭遇的就算是绝境了,它们身下那两根锐利爪足虽然也有成人大臂粗细,用作攻击堪称无坚不破,但是用来支撑它们那足有几吨重的身躯,显然就有点不堪负荷了,作为禽类金字塔顶尖的成员,白凤、雷鹏下生以来就没用腹下那对足爪走过路。

    在经过将近两个时辰的研究后,****终于弄懂了勉强石门上所记载的那招技击,他能弄懂这招,全靠当初与那个青龙遗址怪人的战斗,当时怪人所使用的奇怪技法,那种通过刺激经络,短时间内使得攻击力倍增的招数。

    ****开始时只注意门板上所刻画人物的姿势形态,却忽略了图画上人的肌肉扭曲,其实主要是石门刻画的太过于晦涩,人物肌肉又处于不正常扭曲状态,****一时间把肌肉的线条看成了石头的纹路。

    光是弄懂还不够,想要真正掌握这招更是困难,想让手臂到肩头所有肌肉各自按不同程度扭曲,非得对身体有着绝对的操控力才行,好在****启蒙功法修炼的就是体内升华术,对于身体的控制,远超那些一开始就修炼高级功法的世家子弟,再加上他的身体已经进化到D级中品,所以还是很容易完成第一个人像。

    可是但他从第一个人像朝第二个人像过度时却发生了问题,因为第二幅人像的肌肉扭曲位置跟第一幅完全不同,有一半肌肉的方向完全相反,另外一部分肌肉只是旁移一些,在肌肉移动的过程中还需要运使体内的元力快速顺着经络输出。

    当元力顺着经络输出的那一刻时,****才算知道,原来图形上所画的扭曲肌肉并不是重点,其真正作用是通过肌肉的换位,来压迫扭曲其体内的经络,使得他体内一些经络堵塞,另一些平时闲置的驳杂经络,在元力的流动下贯通。

    细如发丝的驳僻经络,突然被凶猛如潮水般的元力通过挤涨,那种感觉就像是有无数把小刀,将****凌迟碎割一般痛苦,剧烈的疼痛让****对于肌肉的控制稍微的产生了一点失误,他输出的能量在经络扭曲的同时顿时暴走,受此冲击下,****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整个人向后摔去,在他摔倒的同时,殿堂的另一方又传来一股爆炸的冲击。

    ****一边拿出青子叶灵器修复破损的经络,一边超朴南子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重组身躯的朴南子一边不停嘟囔,一边在那里研究重组器械,****竟然对其产生一丝敬意,虽然朴南子办事不靠谱一些,但是这股锲而不舍的精神还是值得表扬。

    朴南子身体虽然由灵器能量聚集而成,但是每次能量爆发的波强都会对他产生一定的冲击影响,这已经是****感受到的第七次爆炸冲击了,在这七次冲击下,朴南子所凝聚的身形,实体感差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像全息影像。

    当身体被青子叶灵器治好大半后,****再一次站起,重新按照图形上的记载冲击着手臂上的旁经,这一次****勉强坚持着完成第二幅,再像第三幅图像冲击的时候又再一次的失败,图像的延展,不光困难程度比开始时超越了一倍,就连失败后,所受到的伤害也增加了一倍。

    石门上共刻了五幅图像,****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如果冲击最后一幅图形失败的,所产生的暴走元力就算不要了他的命,也会把他的手臂炸得粉碎,让他变成一个废人,到底要不要赌一下,或者干脆等等朴南子,看看他能否破去另一面石门,自己再做打算!

    第五章:倾囊一击

    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已经在殿堂中被困了三个时辰,经历七八次失败,他的脸色比纸更苍白几分,虽然破损的经络肌肉可以在青子叶灵器治疗下恢复大半,但是他喷吐的血液跟消耗的元力却是青子叶灵器无法补充的。

    没有坐等朴南子的结果出来,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朴南子的一向不靠谱,最主要一方面还是因为****是一个高傲的人,连朴南子都能一遍遍锲而不舍的试验,他****又怕什么,如果他今天退缩,心镜上必将会出现一道裂痕,将来不论是体术修炼还是灵器制造,都将止步不前,难以寸进。

    双眼平视石门上的五幅壁画,****做好了冲击最后一幅的准备,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为失败的话他将付出两条手臂为代价,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天遗之地中,失去一双手臂跟丢掉性命没有什么分别。

    双臂的肌肉经络随着****意念做着调整,狂暴的元力顺着新开辟出的路径中前进,但****一口气做完前四幅图像之后,骤然进入神识状态,在神识状态下,元力冲击奇经那种千刀万刮的苦痛他再也感受不到,双臂内的肌体调整也随着他精确到细微的神识操控下顺利完成。

    就在****完成最后一个动作的同时,他的手中顿时挥出一道强劲的元力,在与石门接触的一瞬间,元力中蕴含的极阴之气就爆发出来,紧接着空气中连续不断传来五声爆响,石门在爆响中化作漫天飞舞的冰屑。

    “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我朴南子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这世上没有什么能难倒我伟大的朴南子大人。”在****破开石门的瞬间,旁边传来了朴南子得意的怪笑声,****在解除神识状态后勉力的扭头望去,顿时发现朴南子手中拿着一个蜘蛛外形的器械,在那里跳脚叫嚣着。

    ****刚对着目含期待的朴南子送出一个赞许的笑容,从他破开的那个石门后突然传来一股强劲的吸力,****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嗖”的一下被吸入石门后的通道,这股吸力之强,漫说是他现在这副五劳七伤的残躯,就算在他全盛时期也无法抗衡这股强劲的吸力。

    朴南子得意的笑容刚露出一半,就随着****被吸入石门后冻结在脸上,他看了看那个吞噬了****的石门,又低头看了看手中刚完成的器械,朴南子嘴里顿时发出一声怪叫,向着被****轰碎洞开的石门狂冲了过去,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当他冲到跟前时,那个本来变成一地冰屑的石门已经恢复如初,把朴南子挡在外面。

    “该死的,这是什么见鬼的地方,真么跟哈斯托克迷宫一样诡异,等等,我刚才说什么了,哈斯托克迷宫?三道石门?空间回廊?这不就是哈斯托克迷宫吗!这个亚瑟族臭名昭彰的建筑怎么会出现在母皇大陆上,难道亚瑟族的力量触角竟然能延伸到这里?”朴南子一边用手叩击着石门,一边喃喃自语的嘀咕道。

    “既然是哈斯托克迷宫,那么所选的道路不论是捷径还是坎途,最后的终点都将是迷宫的核心祭坛,我只要把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最后还是会跟小林子汇合。”在心里默默想通这一切的朴南子,反身捡起丢在地上的蜘蛛型器械,径直走向了那处刻画器械公式的石门。

    被吸力一直拖拽着飞过五百米的长廊后,****重新来到一片广阔的空间中,只不过这里不是什么殿堂,而是一片石碑密布的冢林,这片有着几千座石碑的冢林,面积不下万余平米,在冢林除通道外的其余三面依然耸立着三道异常高大的门户,它们不是石门,而且三道高约十米,宽三四米华光万丈的金门。

    ****的目光从远方的金门上收回,顿时发现一件奇妙的事情,他身上的损伤竟然在慢慢的恢复,就连那些青子叶灵器无法治愈的萎靡细胞已经收缩的经络,都在一点点的回复着活力,而这一切都源于他背靠的那块石碑。

    一股冰凉的能量顺着他背靠的石碑传导进他体内,正是这股能量在修复着他受创的躯体,半个时辰后,****脸色红润的在地上一跃而起,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神采奕奕的风貌,看起来似乎比未受伤前的状态还要好。

    ****转身下蹲,用手轻轻抚摸身后的碑面,发现碑面上用古祭文刻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古祭文并不是母皇大陆现在这个文明所衍生出的文字,而是在一些前文明遗址中找到的,因为最早发现时,是位于一座破败的祭坛上,所以将其命名为古祭文。

    母皇大陆上许多流传的典籍原件都是由古祭文书写的,所以古祭文也就成了母皇大陆各世家的必修文字,****当初还是只有编号的2213时,作为试验体的他,大脑中就被塞进了许多乱七八糟的知识,古祭文恰恰是其中的一种。

    石碑上记载的内容很多,主要是记载石碑下所躺之人的一生功绩,这个石碑下的死者是一名非常强悍的药剂师,一生当中制造专研出无数药剂,为了专研药剂学熟悉各种药效,他甚至经常拿自己试药,到了最后,他因为身体内充斥各种驳杂的药效,以至于连延寿药剂都对他没用,成了亚瑟神族中最早逝的一员,享年一千八百岁。

    除了这些记载外,石碑上还留下了这名药剂师研究出最伟大的两种药剂配方,青春永驻药剂,以及伪领域药剂,前者虽然不能延长生命,却可以使得服用者青春永驻,直到死的时候,面目都维持在服药的那一刻,相对来说,这种青春永驻药剂对于亚瑟族中的女性更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