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穴居之王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看来那些大蜘蛛,根本就是在跟穴居人玩进食前的游戏,在穴居人中最强的爪古也就比黑色花纹的蜘蛛稍强一筹,两只他能战成平手,三只以上他必败,如果那些猎头者愿意的话,这根本就是场一面倒的屠杀。

    ****还在那里犹豫要不要帮这些穴居人时,那些猎头魔却帮他拿定了主意,一直位于高处指挥战斗的银纹蜘蛛突然发现了****的存在,它嘴里发出了嘶嘶的叫声,顿时间,两只青纹蜘蛛快速的解决自己猎物后,朝****逼了过去。

    “既然你们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面对袭来的两只猎头魔,****的身子突然高高跃起,窜到了它们的正上方后一个对折,头下脚上的往两只蜘蛛袭去。

    轻轻扭身避开了那对镰刀般挥舞的前肢,****双手分别按上了那两只猎头者的头上,达到B级品质的螺旋元力喷涌而出,那两只猎头魔的大头“嘭”的一下,像个烂柿子般爆裂开来,一直猎取别人头颅的它们,何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被别人猎去头颅。

    ****轻而易举击杀那两名猎头魔,显然是激怒了那个猎头魔中的指挥者,它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那些本来正虐杀穴居人的猎头魔顿时纷纷舍弃自己的目标,朝****飞快爬去。

    “爪古,带着你的人马上避开,否则后果自负!”****发出一声大吼后,一边催动了手上的红雾灵器手镯,这是他身上储量最多的灵器,他当初在唐氏学府时,出来上缴的那些外,还给自己留下了百余个防身。

    一道红光骤然从他手镯上发出射进离他最近的一只猎头魔身体,那只猎头魔在停顿半秒后,嘭的一下爆成了漫天的红雾,几只在它旁边的猎头魔被红雾裹罩下纷纷爆裂,死亡的红雾快速蔓延下去。

    望着一只只猎头魔被红雾吞噬,爪古顿时感到头皮发麻,在他一声喝令下,那些幸存的穴居人战士,立刻发挥出生平最快的速度拉开跟红雾的距离,看着那些亡命奔逃的穴居人,****摇了摇头,这些穴居人战士在变身后冲刺的速度远胜猎头魔,如果不是为了保护部落的平民,他们根本不用进行这场自杀般的战斗。

    红雾灵器的效果非凡,短短一瞬间,几十只猎头魔都被红雾吞噬,化作它的一部分,现场中唯一还幸存的就剩下了那只银纹猎头魔,它正用愤恨跟恐惧的目光望着****,它想上前与****拼命,但是又不敢越过他们之间的那道红雾屏障。

    ****看着银纹猎头者那畏缩的样子轻轻笑了一下,他一伸手在储物卡中取出一根早就雕刻好的蓝线藤,然后慢慢朝红雾走去,刚一接近红雾,那些翻滚的红雾就争先恐后的朝他手中那根蓝线藤涌去,很快,那根蓝线藤就变成鲜红色,好像随时都要有血液从当中滴出一般。

    ****望着那只银纹蜘蛛很轻蔑的勾动了一下手指,展露了浓浓的挑衅意味,虽然用红雾灵器诛杀对方很容易,但是****自从进阶之后,还从来没试过与一个八阶以上的尊者交过手,如今有这个机会,正好拿这个银纹猎头魔来磨练一下他的武技。

    他虽然想的很好,但是故事的剧本却不是完全照他编排的演下去,在看到杀死自己几十同族的红雾,就被****那么轻而易举的收了,银纹蜘蛛顿时吓坏了,虽然没有在****身上感受到太强的力量,但是****这种抬手间收割生命的手段,却让银纹蜘蛛看到****走来的瞬间掉头就跑。

    看着银纹蜘蛛逃跑的身形,****皱眉叹了口气,抬手发出一道红光把银纹蜘蛛化作了一团血雾,自从****制造青子叶灵器之后,他的制器水平大涨,顺带着制造的红雾灵器使用次数也大大上涨,那些能用两三次的都被他甩给了唐氏学府,在他手头上的最少都是用四次以上的灵器。

    ****把银纹蜘蛛化作的血雾也受了之后,顿时发现手中的红色线藤多出了几许灵动,****他已经发现了,随着蓝线藤吸收的血雾越多,跟化身血雾的生物级别越高,红色线藤也发生着一些他弄不明白的变化,只是这种变化到底是好是坏,现在还很难说。

    看着那些远远站在几百米外望着自己的穴居人一族,****眉头皱了下,冷冷说道:“你们还打算在那站多久。”

    从****说话口气中听出他不满的穴居人,齐齐的打了一个冷颤,尽管心中很是畏惧,可还是一个个迈开大脚朝****跑来,在他们心目中,挥手间把几十猎头魔化作血雾的****,比猎头魔要可怕千百倍,爪古酋长甚至怀疑****是不是,从七层深渊中爬出的恶魔族一员,只是披着一张人皮做掩饰。

    在跑到****近前时,爪古酋长已经恢复到那一米左右的身高,四肢摊开趴伏在地上,对****施以五体投地大礼,嘴里高声呼喝道:“感谢大人恩德,使我穴居部落免于灭绝之祸,爪古仅代表全族上下五千余生者,感激大人您的隆情厚意。”

    随着爪古酋长之后,那些幸存的穴居战士跟躲在泥土洞窟中的穴居平民,都一个个走出来,趴伏在地上,对****施以大礼,并且在嘴里呜呜说着****听不懂的谢词,整个穴居人部落中,竟然只有爪古会说人族通用语,****猜想这应该跟他当初去到地表世界游历有关。

    “不用谢我,这只是一场公平交易而已,你还欠我五斤紫琼浆没有兑现呢!”****显得很平淡说道,作为一个务实主义者,在他心里认为一万句感谢的话,都不如一个晶币有用。

    “是、是。。。。。。。大人放心,我马上就叫人把答应给您的那五斤,啊不是,是十斤紫琼浆给您送来,只是。。。。。。”爪古酋长趴在地上欲言又止,脸上的表情显得很犹豫。

    “说!”****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他最讨厌就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

    “是这样,大人您今天虽然消灭了来犯的猎头魔,但是它们却只占了猎头魔总数的十分之一,还有六七百猎头魔盘踞在一二层入口处,其中还包括了猎头魔的首领,如果不能铲除它们的话,它们必定回来报复,到时候我们的部落还是会被灭掉。”

    “它们盘踞的地点是一二层入口?”****沉思的问了一句。

    “是的,大人,它们是盘踞在一二层的入口处。”爪古听到****询问后,立刻高兴的回答道,经过跟****的短暂接触,他已经大致摸清楚了对方的性子,****是个生性冷漠的人,一般不会轻易开口说话,但是只要开口,就不会白说,果然在下一刻爪古就等来了万分期待的一句话。

    “好,我帮你灭了它们。”****很随意的说道,那种随意好像不是去灭除一个穷凶极恶的种族,而是随手碾死个小虫子。

    ****他有自信的本钱,灵器师是强大的,而****他在灵器师中也是较强的一个,他答应帮对方除去猎头魔一族,也不全是为了穴居人,更有一大半原因是为了他自己。

    他来到这地下世界的原因是受到玄阴之气吸引,来到穴居人驻地后,发现这里地阴之气的浓度也就达到普通一二品,虽然也能帮他突破,但是无疑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

    这股地阴之气,显然是从最底层深渊传来的,这也证明也往里走,越往下走,地阴之气的浓度也会越高,在一层中地阴之气浓度最高的地方,自然也就是一二层交界的地方,把盘踞在那里的猎头魔消灭,自己就可以在那里准备冲击五级到六级的瓶颈了。

    虽然****掌握红雾灵器,但是他暂时也没有去到二层的想法,红雾灵器发出的红雾,十一级以下沾上即爆,可是达到十一级的上者已经可以在里面坚持十几秒,这十几秒已经足够他们做出攻击,或者逃跑了。

    十二级的上者更是可以在红雾中滞留两三分钟,谁知道这诡异莫测的地下世界会有多少变态的存在,生性谨慎的****,可不想因为一时冲动而枉送性命。

    在把爪古酋长献上的十斤美酒放进储物卡后,****就在爪古酋长的亲自引领下往一二层交界口行去,随行的还有十名穴居人战士。

    爪古酋长牵出了两头,外表看起来像是巨型蜈蚣一样的东西,它们体长达二十几米,遍体乌黑色,虽然跟蜈蚣长得很像,但是却不像蜈蚣那么狰狞,在这种怪兽身上,每隔几米就有一个藤条编成的座鞍,显然这是就是穴居人的交通工具。

    ****跟爪古酋长乘坐其中一头,余下的那十名穴居战士上了另一头,身为一个部落酋长的爪古如今却当起了****的车夫。

    让****惊讶的是,这种蜈蚣一样的怪兽,速度竟然非常之快,在地下世界游走时带起了一股长龙般的烟尘,时速最少也在三百公里以上。

    从爪古的口中知道,这种怪兽叫做蚯蜈,是穴居人圈养的交通工具,在危机关头也可以用来作战,不光奔行的速度奇快,而且还有钻地之能。

    可惜爪古部落在穴居人中也是比较弱小的,所以只养了两只,要是像那些大穴居人部落一样养上十几只蚯蜈,只有几百名的猎头魔还真不敢怎么样,虽然他们能吃下一个大穴居人部落,但是遭受的损失是他们无法承受的,从二层上来,缺少根基的猎头魔每死一只,就会减少一分实力。

    ****心中一动,他突然想起X手册上记载,他曾经制造过一种另类的二级储物灵器,专门用来存放活着的宠兽,眼前这个蚯蜈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然他的自主灵器能够飞行,但是却太耗元力,有这个蚯蜈代步是不错的选择。

    ****取出了一件红雾手镯跟一截处理好的蓝线藤,言明自己想用这个跟爪古交换蚯蜈,当爪古听到****解释,就是这件强大灵器吞噬了来犯的猎头魔,而且灵器中使用次数还有五次的时候,立刻没命的点头答应,并且赶快收起了手镯跟线藤,生怕****会后悔。

    蚯蜈虽然是部落强盛的象征,但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了这件红雾灵器,有了它穴居人将不再是一层中最弱小的种族,有了它,爪古的部落将成为穴居人中最大的部落,他甚至有可能成为穴居人的王,一想到平时那些牛哄哄的大部族酋长都一一拜倒自己脚下,爪古酋长就发出一阵幸福的傻笑。

    ****他们行进了一刻钟后,已经出了穴居人的势力范围,进入到蜥蜴人的领地,在经历了猎头魔的大屠杀后,蜥蜴人更是元气大伤,偶尔幸存的那些也都变得如同行尸走肉,看到****他们一行从身前路过,别说阻拦了,根本连问都不问。

    只是偶尔几只蜥蜴人的眼中会闪过一丝诧异,因为它们发现****他们前进的方向正是猎头魔的所在地,它们想不通这些一向胆子不大的穴居人怎么会自己找死。

    蚯蜈行进了大半时辰后,****他们终于邻近了猎头魔盘踞的所在,路上稀稀疏疏的可以看到一两只巡逻的黑纹猎头魔了,对付这么区区一两只小喽啰,****当然不会傻到浪费红雾灵器,而是施展出许久未用的“一吐即收”。

    ****坐在蚯蜈上,手指弹射血箭,沿途中遇到的猎头魔纷纷被他爆头,但是渐渐的****发现了其中的怪异,以猎头魔的体型来说,就算被****的血箭射穿头骨,在一时之间也不会立刻毙命,还应该有还击的能力。

    可事实上从第一只猎头魔被他血箭射中,到最后一只为止,没有一只猎头魔挨了他血箭后还能站立,都四肢抽搐的在地上翻滚哀嚎,在留下一地血水后毙命,每只死去的猎头魔身体都会呈现异样的红色,而且流出的血水竟然冒着白气。

    ****垂下头沉思,动用自己强大的计算推理能力,来分析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即使不动用神识,他的计算推理能力也是一般人的十几倍,在经过反复推敲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他在祭坛中,被血禁之术击中后,体内的血液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异,所以在使用一吐即收这个技能时,才会夹杂了一些血禁之术的效果,而且还是快速发作的那一种。

    福祸相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在身体内多了一个催命符的同时,也使得他一吐即收这个技能的威力比原来增强百倍。

    怀着复杂的心情,****他们终于来到了一二层之间的入口处,刚一来到这里就感觉一股浓郁的玄阴之气袭来,****体内黄泉升窍诀的运转速度瞬间加快十倍,让****隐隐有种控制不动自己的冲动想要急切发泄一番。

    但是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在他对面有着足足五百只以上的猎头魔,其中银纹的就有近十只,其中还有一只金纹的猎头魔,显然就是所有猎头魔的首领,按照银纹猎头魔的实力推测,这只金纹的,修为怎么也应该相当于人族的十级尊者了吧。

    ****采用了最方便也是最稳妥的方法,在他挥手之下,一只猎头魔已经化作一团红雾,然后一头又一头的猎头魔被红雾所吞噬,红雾的面积也在快速扩大,最后把所有猎头魔都笼罩其中。

    “结束了!”****望着面前翻滚的红雾轻轻说了一句。

    可是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变故突然发生了,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从红雾中疾冲出来,挥舞着两道巨大的刀足朝****袭去,在刀足挥击的一刹那,刀足上骤然射出两道半月型的刀劲,朝****的脖颈砍去,几根挡在刀劲道路上的垂岩,像枯草一样被轻易割断。

    “竟然是十一级!”****皱眉苦笑的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已经被巨大刀劲劈中,整个人顿时抛飞了出去。

    猎头魔的首领毕竟只有十一级,虽然没有被红雾爆掉,却在红雾的侵袭下,浑身都像被泼了硫酸一般,变得千疮百孔,甚至还瞎了一只眼睛。

    沉重的伤势不光没有让它退缩,反而激起了它强大的凶性,瞪着头上巨大的独目,它直接越过了爪古酋长他们,向****追去,睚眦必报的性格,让它无法容忍那个杀它子民,害它重伤的罪魁祸首还活着。

    ****在发现猎头魔首领没事的一瞬间,就果断的启动了那件二级兽皮防御灵器,二级防御灵器形成的护罩确实硬气,生受了十一级猎头魔首领全力一击,竟然没有破碎,不过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他飞出了几百米。

    面对袭来的猎头魔首领,****果断的举起右手,拇指跟食指呈九十度角张开,其余三指握拢,随着元力的调动,在他的食指尖处凝结出一滴血珠,随着元力的源源不绝输入,那颗血珠变成核桃大小,血珠中有一股气旋的在缓缓转动。

    ****闭起一只眼,以竖立的拇指为基准,血珠在强劲的元力带动下,划出一道红痕朝猎头魔首领爆射过去,这发血弹的速度太快,快到猎头魔首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下爆头。

    血弹中蕴含的变异血禁力量太强了,以至于猎头魔首领的血液就像翻涌的岩浆一样,瞬间夺去了它的生机,猎头魔首领虽然死去,但是在冲击惯性下,它长五六米,重达两、三吨的尸身,却像炮弹一样朝****砸去。

    硬挡了十一级猎头魔首领全力一击后,护罩的能量本来就耗去了十分之七八,如今再受到重重撞击,终于变成一蓬金色光雨消失,好在它也完成了自己使命,把尸首的冲击减去大半,****简单的抬起一只手,就让那巨大的尸首停在他面前。

    ****望着猎头魔首领的尸首,突然神色一动,双手握住尸首两根前肢用力一扳,将两支巨大的刀足齐根掰断,然后随手放进储物空间中,这双可以挥出风刃的刀足,在红雾侵袭下,依然寒光闪烁,分明是极好的制器材料。

    “事情结束了,你们可以走了。”望着脸露兴奋走过来的爪古酋长,****淡淡的开口说道。

    “大人,我想向您请示一下,我的部落遭逢大难,实力极具缩水,眼下仰仗大人威德,正是给了我们一个扩展的大好机会,您看我能不能把这块蜥蜴人的地盘,也纳入到我们的领地中。”爪古酋长小心的赔笑着说道。

    “我不管,随便你,不过,凡擅自接近一二层入口十里之内者,杀无赦!”****眼露凶光的说道,对于他来说谁接管这片地域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不要有人影响他的修炼。

    青龙自由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所在,****一点都不清楚,此时能多加一分实力,去到青龙自由城就多了一分保障,一二层入口处的地阴之气已经达到了上佳三品,在这股阴气的帮助下,****有信心在三天内突破现有境界。

    “大人尽管放心,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穴居人打扰您,如果真有这样不遵守命令的家伙,不用您动手,爪古就替你撕碎他。”

    八面玲珑的爪古在说完这句话,对着****躬身施以九十度大礼后,带着十名手下骑乘着其中一条蚯蜈飞快离开,另外一条蚯蜈跟操控方法都被他留给了****。

    在爪古他们都离开后,****从储物卡中取出三级灵器兽骨,在地上慢慢摆弄起来,用感知激发后,****的身形顿时消失不见,至于那些猎头魔化作的红雾,他并没有马上收取,它好歹也能防御一个方向,可惜****不能控制红雾的移动,要不然把它们牵成一圈的话,一层之中恐怕没几人能突破进来。

    用兽骨把身形隐藏之后,****盘膝坐在一二层入口旁的大石上,当他双手分落两膝,按照一长短三的方式开始呼吸后,一股精纯的极阴之气从他坐下的石头上发出,顺着他的尾椎直贯进去。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吸收极阴之气,但是****以前吸收的都是黄阴之气,与地阴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那种久违的阴冷再次遍布他的全身。

    渐渐的****感到自己身体都要被冻住,体内的血液已经呈粘稠状,在他的体表之外冻结了一层薄冰。

    就在这时,那潜藏在他体内的血禁之术突然发作,他体内的鲜血骤然沸腾起来,庞大的热量让有些凝固的血液重新奔流起来,在热流的冲击下,****体外的薄冰纷纷龟裂,一股股白汽顺着龟裂的冰层透发出去。

    ****现在总算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单纯血禁之术的沸血之苦是难以忍受,但是与现在这种冷热交替、忽冷忽热相比,他宁愿承受单纯的血禁之术,这个该死的朴南子说话还那么不可信,说什么血禁之术每个月才发作一次,这距离上一次发作刚过几天就又发作。

    其实****这次真的是错怪朴南子,他所中的变异血禁之术,确实每个月才会发作一次,不过有个前提确实外界没有威胁的情况下,极阴之气跟血禁之术一阴一阳,本就是属性相克,****引极阴之气入体,自然就激发了体内潜伏的血禁之术。

    反正也这样了,****存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想法,用强大的意志力操控着,体内这股冷热交替的气流,直接向胸口气海冲去。

    气海在废墟的时候就被****冲开了一次,黄泉升窍诀这部功法的最核心奥义就是三窍九转,丹田、气海、祖窍每一处都必须冲散然后重组,如此循环三次方能大成,****的丹田已经大成,气海却只冲击了一次。

    冲击窍穴后一次的冲击难度都是前一次的倍数,没有足够的极阴之气纵使冲破了窍穴,也没有重组的力量,真要到了那样,辛苦修炼的元力就会付之东流,那时才真是欲哭无泪了。

    这股夹含了血禁之术跟极阴之气双重能量的气流,比****想象的更强大,刚一接触气海就被冲散,随后又被重新聚合起来,新聚合的气海强度胜过方才十倍,****一动念,体内的元力就像滔天的洪水一样奔涌,无穷无尽丝毫没有匮乏之感。

    重聚的气海就像是一股不断旋动的星云,横桓在****的胸口,只是因为融合了一些血禁之术的能量,本来纯白色的气旋中心处,染上了一抹红霞。

    在冲窍凝窍后,****体内的极阴之气跟血禁之术组成的气流耗去了大半的能量,那股冷热交替的感觉虽然难受,但是至少不会像刚才那样,时刻处于崩溃的边缘。

    ****盘坐在大石上,地阴之气顺着身下大石源源不断涌入他的体内,这些寒气在体内转了几圈后,就夹含着一丝血禁之力被****化作元力储于气海之中。

    他体内元力的颜色彻底变成深蓝,而在深蓝色元力的核心却是一片鲜红,仿佛是一根蓝色血管蕴藏着鲜红的血液,在****体内往复循环。

    地阴之气的阴气品级,跟黄阴、玄阴差出十万八千里,在废墟中****调集了万米内所有阴气,接连不停冲击上千次,才算完成了气海窍穴的第一次重组,这次在地阴之气结合血禁之力,只一次就完成了第二转的崩溃重组,只此一点已经可以看出两者间的巨大差距。

    在气海穴第二次重组同时,****已经踏入了六级尊者境界,再加上他B级的元力品质,跟初步踏入极境,即使不动用生物灵器,他也可以与九级尊者一战。

    虽然****在祭坛见过许多十二级到十五级的上者,其实真正在母皇大陆上的强者并没多少,在春水帝国中,大多数高手都被凤凰、唐氏学府跟碧波联盟所拉拢,那些进入祭坛的,在三大势力中也是最顶级的存在。

    实际上在母皇大陆上,每千人中才能出现一个六级以上的尊者,而一旦达到尊者境界,也就意味着在母皇大陆上有了一定身份,那个“尊”字可不是白叫的。

    黄泉升窍诀是一种借助极阴之气,在生死之间作出突破的功法,纵观整个大陆史,能在短短两年时间内从普通人成为六级尊者的不能说没有,但绝对一个巴掌就能数的过来,就像三大势力中那些得到S级功法的直系弟子,没有十年八年的时间也不可能成为尊者,而那些没有势力没有好功法的边缘战士,纵使修炼个三五十年也未必能突破到六级。

    随着体内元气不断增厚,****的身体顿时一阵舒泰,那股冷热气流也像个顶级按摩师一样,每流过身体一处地方,那里都有一种酸酸麻麻的感觉,否极泰来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在这种舒爽的感觉下,****的感知不自觉朝外发散,随着感知的不断发散,他慢慢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渐渐的他忘了自己正在修炼,忘了体内血禁之术的威胁,忘了所有一切!

    ****精神飘忽出去,可是他的修炼并没有停止,不光没有停止,极阴之气跟血禁能量反倒加快了流动速度,一倍、两倍、三倍……最终竟然达到了初始的二十倍,过快运行的能量,将****的身躯像吹气一样逼迫的鼓胀起来。

    随着身体的鼓胀,****的身躯渐渐飘离坐下的大石,悬浮在半空之中,他的身体虽然离开大石,但是那来自深渊的极阴之气,却被他体内的气旋引动,呈雾气状向外喷发,远远望去****盘坐悬浮于烟云之间,好像不是这个世间人一样。

    当那些极阴之气鼓胀到极限的时候,它们自发的对气海发动了冲击,气海处的气壮星云,在接连不断的冲击下,慢慢龟裂开来,接着就被气流撞得粉碎,那些破碎的星云碎片,在气流冲击下被快速同化,最终重组成新的气海星云。

    新组成的星云跟开始的样子又不一样,极阴之气化作白色雾状星云,而那些血禁之术的能量,则化作细碎的多芒星红色结晶,密布在星云中一闪一闪散发出妖异血芒,每一丝玄阴之气跟血禁之力的注入,都让星云的光彩更胜几分。

    ****物我两忘的在一二层入口处修炼,却不知道整个地下世界一层,已经因为他诛杀猎头魔一族而处于一片大乱之中,其实就算他知道,心里也不会有什么触动,因为在他心里,地下世界一层的异族,无论是死是活都与他无关。

    爪古酋长到底是去过地面世界游历的,论心计谋略远胜族内其它那些酋长,在他故意派人宣传下,地下世界一层的大半种族都知道,穴居人爪古部落请来了一位强大的保护神,可以在挥手之间,让成千上万的人化作血雾。

    爪古酋长还扬言,他们的保护神****大人,把那种神通恩泽给了他一部分,有意让他成为穴居人的王,特限所有穴居人部落首脑都来跟他效忠,三天内没到者,他将让对方见识一下血雾的厉害。

    那些穴居人部落酋长听到爪古传出的话后,气他狂妄的有之,骂他脑袋坏掉的人更多,他们虽然都在那里叫嚣,却没有一个人真的蹦出来,他们都在观望,看看爪古接下来会怎样。

    转过第二天,爪古再一次放出话来,两天后本族其它部落都不来投诚的话,他将向灭掉距离他最近的爪哇部落,如果爪哇部落过来投诚,他就对付下一个穴居人部落。

    爪哇部落虽然也是一个中等穴居人部落,但是实力却比没被猎头魔肆虐前的爪古部落还强大一倍,在穴居人中等规模部落中实力最强。

    地下世界一层的穴居人酋长,纷纷派手下心腹去到爪哇部落附近,观测爪古部落下一步的行动,看他到底是真有鬼神莫测的手段,还是虚张声势。

    在规定时间到来时,爪古只带了十名心腹手下,就乘着蚯蜈去到爪哇部落,面对爪哇部落严阵以待的上万同族,爪古毅然动用了红雾灵器。

    当第一个族人被红光侵体爆成血雾时,那些爪哇部落的穴居人只是有些惊诧,可是当那些被红雾沾染的穴居人纷纷爆掉,红雾以迅猛的态势迅速扩张时,那些爪哇族人开始惊恐,一部分狂乱奔走,另一部分以自己能想到的一切方法对红雾进行攻击。

    那些爪哇族穴居人在发现火烤、水泼、风吹等等手段都对红雾没用时,终于崩溃了,一个个哭喊着朝远方逃离,可是红雾的扩散速度非常快,真正能从下面逃生的爪哇族人不到十分之一,好在那些各个部落酋长派来观察的人,开始相距很远,后来一见红雾扩散就第一个逃亡,这才没给爪哇部落殉葬。

    那些各个部落派出的使者已经被眼前的一切吓傻了,一个个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把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向各个部落首领表述了一遍。

    于是在事发第二天中午以前,那些各个穴居人部落的酋长们齐聚到爪古部落,表示愿意承认爪古为穴居人最伟大的酋长,至于爪古想要当的穴居一族王者,这些酋长相当一致的保持沉默。

    可是他们这种沉默在爪古带他们参观了笼罩在爪哇一族领地的红雾,并且把那些爪哇族遗孤投进红雾中,看着那些穴居人痛苦的爆成一团红雾,那些酋长顿时被爪古的铁血手腕吓到了,一个个纷纷表示拥立他为穴居之王。

    志得意满的爪古表面随意心中忐忑的走进红雾,用那根****加工的蓝线藤把红雾吸尽,其它的部落酋长看到那些红雾汇聚成一个漩涡,而爪古就是漩涡的中心,红雾纷纷被他所吸收,顿时吓得心胆具丧,再也不敢起异心。

    在整合了穴居人部落后,爪古的野心更加膨胀,他赫然带领穴居人对地下世界一层的其它种族开战了,穴居人虽然实力弱小,但是却数量众多,在地下一层中生活的穴居人足有二三百万,从数量上讲已经等于其它种族联合起来的总数。

    历时一周的时间,在爪古亲自出手用红雾灵器,灭掉了两个地下一层中赫赫有名的战斗种族后,其余的各族终于投降了,爪古如愿以偿的成为地下世界一层的王者,同时穴居人也从一个备受欺凌的种族,一跃成为地下一层中的高等种族。

    爪古成为地下世界一层王者后,发布的第一个命令就是一层跟二层入口处,方圆五十里内被划为禁地,不论是其它种族,还是穴居人,一经发现有擅自踏入禁地者杀无赦,除闯入者外,他的一干直系亲族也要统统处死。

    爪古深知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给他的,所以对于****不让人打扰的命令执行的十分彻底,连做法一出,那些想要一探禁地究竟的家伙,纵使不顾及自己生命,也总得为自己的家族跟亲人考虑一下。

    一直维持那种混混僵僵状态两个多月,突然****感觉到自己大脑受到强烈冲击,整个外散的感知也一阵猛烈震荡,受此一激下他终于从入定中醒来,连续不停的吸收极阴之气,不光让一二层之间的极阴之气上升了两个品级,还在****身体外出现了一个厚重的冰层,他整个被冰封在一个直径达五米的巨大冰坨中。

    在****意识苏醒的那一刻,本来在他体内急速运转的元力,顿时一个停顿,紧接着这些暗含极境属性的元力跟那些还未转化的极阴之气,轰的一下爆发了,在他体外的冰层猛然炸碎成一块块拳头大的冰块,向四外爆射出去。

    ****闭眼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元力情况后,暗道了一声侥幸,本来他以为三日内能把气海冲破二转,让黄泉升窍诀晋升到六层初期,自己能一脚踏入尊者境界就不错了,可是没有想到,他误打误撞下,竟然陷入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