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地下世界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飞行不久后****便发现了两名砍柴的男奴,在跟对方仔细询问后,****才知道,自己现在正处于春水皇城的范围内,只要再往东走上三十公里,就能到达春水皇城,以****现在飞行的速度,全速飞行下两分钟左右就可以赶到。

    ****带上了新得到那张面具,立刻变成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样子,唯一可惜的就是他脑袋上那亮亮的光头,进入皇城后偶尔也会有几道目光被它所吸引。

    晚上,****悄悄潜入了唐氏学府,为了怕那颗光头暴露目标,****特意带了一顶帽子,好在唐氏学府中修为高深些的都进到六角祭坛中,****的感知又非常强,才一路潜到了学府后院,没被人发觉。

    毕竟在唐氏学府中呆了几个月时间,****对于这里的地形还算熟悉,也曾私下里听到一些学员谈论唐芯,知道她所居的阁楼所在。来到唐芯的住处外,****发现里面还亮着灯光,在启动衣服上的飞行效果后,****像个幽灵一样,贴着阁楼墙壁升起,顺着阁楼的窗户钻了进去。

    唐芯正望着烛台发呆,突然间觉得身后有点不对,她猛然回头,顿时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潜进她的房中,慌忙间,她一掌朝对方击去,然后张嘴就想喊叫。

    但紧接着,她立刻闭嘴,盯着那陌生男子手中之物。

    那是一本C级彩燕化元术。

    唐芯深深的看了那本彩燕化元术一眼,尤其是在封皮上的右下角多注意了一下,面色立刻略显激动,声音带颤,轻声道:“是你么。”

    ****右手一甩,彩燕化元术扔给对方,口中冷淡的说道:“东西还你了,我要问你几个问题。”

    “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唐芯深吸口气,接过功法后珍重的放在怀里,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一些。

    “你怎么会知道血禁之术,是听说过,还是看到谁施展过?”****声音淡定,没有半点波澜。

    “我是在家族中一本记事古籍中看到的,血禁之术传说是由青龙帝君传给手下八大弟子的,后来随着青龙帝国的覆灭,血禁之术也随之消失。”

    “只是据说在咱们这座大陆的极东之地,还有着两座自由城,游离于三大帝国之外,其中的青龙城,正是青龙帝国后裔所建,里面的几大权势家族,就是当初青龙帝君手下八大门徒的后人,他们据说是唯一抱有血禁之术传承的。”

    抬头看看****依然面无表情,唐芯终于一咬牙说道:“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极东之地距离这里近十万公里,我也从未去过,所有一切也都是在古籍中看到的。”

    “谢谢!”****在沉默片刻后,突然开口说道,说完这句话,他的人已经从阁楼的窗户飞了出去。

    “谢谢,他这样一个冰冷的人竟然也会说谢谢!”唐芯攥着那本娘亲的遗物重新坐到灯烛前,她眼前闪过了跟****初次见面的场景,当时正是对方施展类似血禁之术的技能吓退了她,说起来,她现在的身体里还混有对方的鲜血。

    唐芯把那本彩燕化元术紧紧贴在心口处,这本小册子对于她来说,除了是娘亲的遗物外,更多了一层其它的含义。

    “喂,我说小林子,真看不出你人木木的,泡妞倒是一把好手啊,那个小姑娘被你弄得简直神魂颠倒了,不过我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反正她对你也有情义,又是夜半三更孤男寡女,把她推到啊。”刚一离开唐氏学府,朴南子就耐不住寂寞,从珠子幻化出来,跟****并排飞在夜空之中,一边飞一边在****耳边不停的聒噪。

    说了半天后,发现****依然还是面色冰冷一语不发,朴南子终于投降说道:“好了,不说那些了,问点正经的,你现在是不是要去极东之地青龙自由城?”

    “是!”****回答时表情依然没有变化。

    “那你知道,青龙自由城距离这里有多远?”

    “十万公里。”

    “那你知不知道,以你这种飞行速度飞到哪里要几天?”

    “……”

    “你现在飞行速度,在全力飞驰下每小时可以达到一千公里,以此推算要全力飞行一百小时才能到达青龙自由城,而以你的感知元力,最多支持全力飞行一个小时,就得停下来休息一个小时,以此推算,就算咱们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也要近半个月,才能赶到极东之地,我说的对吧!”

    面对朴南子所罗列出的一系列数据,****终于停了下来,转头望着朴南子说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要说的很简单,咱们可以选择一种更舒适更快捷的方法去到青龙自由城,比如说春水战舰,驾驶它的速度可比自己飞行快多了,而且所需的元力还非常少。”朴南子在兜了一个大圈后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没有用的,春水战舰要修为达到六级尊者强度才能操控,我的元力品级虽然达到B级,可是元力修为却只有五级,根本无法操作春水战舰。”****想都没想就开口否决了,他曾经就打劫过唐芯的战舰,也尝试过,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法操控,一点元力都没有的朴南子更是可以不用考虑。

    “你不行,不是还有我吗!想我朴南子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中通人文之道,把春水战舰改造一下,自然可以让六级以下的人也能轻松操纵,不给你露两手,你怎知我朴南子的厉害,英俊潇洒文武双全,问世上几人似我风采翩翩,寂寞啊,真是寂寞!”朴南子正经了没两分钟,又开始耍宝。

    ****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盯着他,一直盯到朴南子脸上肌肉僵硬,终于大叫道:“好了,我知道前几次我让你失望了,不过这一次希望你无论如何要相信我,真的,就相信我这这一次,我真的能改造春水战舰。”

    “好吧,如果你做不到,这将是我最后一次信你!”****在盯视了他半天后终于点头同意。

    ****当初才三级时就能伏击唐芯,以他现在达到B级的元力品质五级的修为,再配合身上众多的生物灵器,十级以下的高手,他均可与之一战,没怎么费事,他就抢到了一艘春水战舰,驾驶战舰的那名七级尊者,直接被他打昏后,抛进路边的一个垃圾箱内。

    朴南子这回二话没说,直接钻进春水战舰中,然后战舰内就传来一阵叮当乱响,三分钟后,朴南子从战舰中钻出来,然后对****说道:“小林子上去试飞一下吧。”

    “好了?”****看着朴南子,又看了眼战舰后问道。

    “当然好了,也不看看是谁改造的,去吧,去体验一下急速飞行的快感后,你就知道我朴南子不是个光吹大气的人了。”朴南子傲然仰首说道。

    ****进入春水战舰后,把手放在那个圆球状的控制盘上,感知跟元力一同灌输进去,10秒钟没反应、20秒没反应,转眼一分钟过去了,春水战舰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在****的目光注视下,朴南子的脸像火烧一样。

    “不可能啊,改造的步骤明明正确啊,难道是时间隔得太久,我的记忆有误?”朴南子一边嘀咕着一边走上前去,打算查看一下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

    结果他刚一站起身,整个春水战舰突然破开而起暴窜了出去,巨大的惯性让朴南子直接磕在了舱壁上,不知疼痛的他对此全不在乎,只是在那里红着眼大叫道:“成功了,成功了,我朴南子这辈子终于做成功了一件事,春水战舰飞起来了,我是个天才。”

    “我本不想打扰你,不过有个事实却不得不告诉你,战舰是飞起来了,但是它却不受我的控制,现在别说控制它的航行方向,就连让它停下来我都做不到!”****用手指敲敲朴南子肩头,看到他回过头后,立刻告诉了他这个噩耗。

    “……”朴南子的嚎叫嘎然而止,在确定****没跟他开玩笑后,头向后一仰摔倒在船舱内。

    第十章:荒丘平原

    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朴南子终于把那艘春水战舰彻底改造好了,向****证明了他不光是会吹大气,春水战舰的飞行速度确实快,是****自己急速飞行的三倍,而所耗费的元力却只有他全速飞行的十分之一。

    一路歇歇停停,在三天之后,****它们终于离开春水国的地域,进入到了荒丘平原,出乎两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在一进入荒丘平原,春水战舰就开始不停的打摆子,也不再走直线,而是在一定范围内兜圈子。

    无奈之下****只有收了春水战舰,站在一望无际的荒原上,整个荒丘平原呈一片死寂的黑色,出了黑以外,看不到其它颜色。

    这座荒原其实是青龙一脉跟母皇族最后决战的古战场,那些黑土都是受到战斗波及形成,本来肥沃的土地变得寸草不生,因为荒原下面蕴含着一个储量丰富的磁矿,所以当时交战的扩散能量都被磁矿吸收,最终发生了变异。

    变异的能量波充斥着整个荒丘平原,不光春水战舰受到影响,无法在荒丘平原中航行,就连那些体术跟精神系强者的元力跟精神感知也会受到影响,越是等级高的人,受到的影响越大,十一级以上的强者连飞行都做不到,所以荒丘平原也是有名的“禁空领域”,是极东两座自由城阻挡三大帝国的天然屏障。

    ****的元力等级只有五级,所以受到荒丘平原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朴南子身体中连一丝元力都没有当然更不会受到荒丘平原影响了。

    ****把感知注入到身上的衣袍中,整个身体顿时漂浮起来,他心念一动整个身形已经“嗖”的一下飞了出去,自主灵器跟母皇大陆上的灵器体系不同,虽然也受到荒原一些影响,但是程度却不大,维持飞行没问题,最多是速度递减了一半。

    每飞行一段路程时,****都会下来歇息一会,就这样飞飞停停的用来大半天的时间,****二人终于来到了平原中部,一路上朴南子都在****耳边不停的吹嘘自己的陈年往事,****忽然觉得朴南子的吹嘘也不是那么难让人接受了,活泼的朴南子给这静寂死沉的平原中,注入了一缕生机。

    此时的天已经黑下来,一到夜晚,荒丘平原的温度急速下降,比照白天要下降几十度,基本上已经达到滴水成冰的程度,虽然以****的身体强度,可以抵御这个程度的寒冷,但是顶着寒风飞行终归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荒丘平原的一片黑色,使得这里夜晚比别处更黑,一个弄不好就可能飞的偏离航线。

    ****的储物卡中没有帐篷之类的东西,不过他还有那艘春水战舰,虽然在荒丘平原中飞行做不到,但是用来休息御寒还是可以的。

    半夜,正处于沉睡中的****突然被冻醒,触目所及下,春水战舰内部竟然结了一层玄冰,这让****大吃一惊,要知道春水战舰上的防寒系统,可以让战舰处于零下七八十度的环境中安然无恙。

    ****撞开了战舰顶部的冰层,从战舰中飞了出去,整个外界的平原上竟然浮现出一股朦胧的银色光芒,****体内的黄泉升窍诀突然像滚水一样波动起来。

    他神色一动下,从储物卡中取出了那件专门用来测试极阴之地的刻度计,刻度计出现后顿时迸发出银亮的光芒,刻度计所指示的位置赫然是极阴三品。

    ****手握刻度计,在周围轻轻兜起了圈子,渐渐的他发现越往东北方走,刻度计上显示的品级就越高,一直前行了一千多米后,刻度计上的显示已然达到了极阴十品,****体内的黄泉升窍诀以正常五六倍的速度在飞快运转。

    在****的正前方竖立着一块十几米高的巨大石笋,****饶过石笋继续前行时,刻度计上的数值顿时不升反降,围绕石笋前后左右转了几圈后,他终于确定面前的这根石笋有问题。

    他用肩头抵在石笋上,浑身元力急速运转,用力的朝石笋顶去,在几千斤的重力作用下,石笋也开始微微摇晃,可是石笋的重量实在太重了,****力量用到极限也只能让它晃动,而不能将它放到。

    ****站在原地想了片刻,从储物卡中取出了那只女用的攻击类头钗,****手中的灵器虽然很多,但是能用于攻击的却没几个,最多的是他自制的红雾手镯,它对于生物有作用,对于物体作用却不大。

    把感知沉入头钗中,整个头钗瞬间发生变化,整个拉伸变形,片刻之间变成了一把三米多长,遍体由电光组成的三叉戟,在****的控制下,顿时飞射出去,直接射在了石笋上,“轰隆”一声巨响中,碎石飞溅,石笋已经拦腰被炸断成两截。

    ****走到那个断折的石笋前,运足元力一顶,已经减轻大半重量的石笋当下被推倒在地,发出轰的一身巨响,地面露出一个直径四五米的黝黑洞穴,在洞穴露出的一刹那,****手中的刻度计指数立刻从极阴十品变成了绝阴一品。

    运足双目朝洞穴内望去,****立时发现这不是一个幽深的地洞,而是一条不知多长的倾斜通道,稍微犹豫片刻,他就顺着通道走了下去。

    越往下走阴气越重,如果不是****修炼的黄泉升窍诀可以直接把阴气吸收转化为元力,换个**级的战士来此,也早就被通道中倾泻的阴气给冰冻住了。

    这条通道的长度远超****意料之外,已经向下走了一个时辰,按****推算怎么也进入地下十几里深了,竟然还没到尽头,只是随着不断深入,****手中的刻度计显示已经达到了绝阴八品,浓烈的阴气,让他吸收的万分痛苦,元力每增强一分,他都感到好像有把刀在他的骨头上刮割,****总算明白什么叫痛并快乐着。

    又走了一刻钟后,终于走到了通道尽头,在他眼前出现了一片墨绿色的藤蔓,用手撕扯了几下,发现藤蔓的坚韧程度比巨蚤的腿筋还要强上一些,再加上每根都有大臂粗细,没有十一级以上的身手,或者二级攻击类灵器,别想毁去它们。

    二级攻击类灵器,****只有那个小木棍,在没有更好的攻击灵器之前,一直被他当成杀手锏来使用,当然不能白白浪费到几根藤蔓上。

    在心里思索片刻后,****猛然眼睛一亮,在身上摸索出另外一张储物卡,这张紫黑色的储物卡,正是他当初得自那个用毒女子的毒物专属卡。

    ****从其中一个空间格子中取出了一把淬毒的匕首,然后把另一个格子中五颜六色的各种毒毛虫倒在藤蔓上,在虫子出现的同时,他手中匕首飞快挥舞,那些毒虫的腹囊毒腺都被他挑破,各色的毒液直接滴淌在藤蔓上。

    沾染了毒液的藤蔓,瞬时间枯败收缩,空气中冒起一股刺鼻的气味,知道气味中含有剧毒的****已经在第一时间里屏住了呼吸。

    过了两分钟后,****的元力纷纷朝他右手聚集,在玄阴之气不断的补充下,****那个运集元气的右手猛然涨大了一倍,在他挥手之间,一股强劲的罡风从他手掌上挥出,挡在他前面的那些藤蔓顿时被摧枯拉朽般扫荡的一干二净。

    在藤蔓被摧毁后,一股暗黄色的光芒顿时照进通道中,当下让****愣了一下,如今已经深入地下,为什么地下深处竟然有光的存在。

    ****走到洞口向外一望时,赫然间愣住了,在通道竟然处于一座石壁上,洞口距离地面能有三十几米高,洞口外面是一个广阔无边地下世界,石壁下是一片杂乱的草丛。

    几十个一米二左右的,一身绿色皮肤,仅在腰间围着片碎皮子的小人,正蹲在草丛中采摘一种紫红色的野果,还有十几个手拿黑色尖枪的小绿人,在一旁警戒着。

    整个地下世界中充斥着浓郁的阴气,****手中刻度计的光芒已经变成了蓝色,这座地下城竟然是****一直苦苦寻觅的地阴之地。

    ****所处位置的地阴指数刚刚达到普通一品,虽然阴气的本质提高了,但是因为品质较低,所以反倒不像通道中那样寒冷,达到普通人也可承受的范围,只是稍显阴冷而已。

    在洞口呆立太久,****终于被一个持枪警戒的小绿人发现,对方用手使劲捶打胸口,嘴里发出呜呜的嚎叫,然后抬起手中的黑色尖枪用力朝****投去,小绿人战士表现的很英勇,可惜他的力量实在太差了,尖枪飞行了几十米,就无力的扎在石壁底部松软的泥土中。

    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战士的攻击力,还不如一个普通成年女人,****顿时失去了顾及,整个人像展翅的大鸟一样从通道口崩落,落地时脚尖在地上虚点,整个人弹射了一个空翻跟斗后,稳稳的落在地上,没有激起一丝尘土。

    看到****那“高大”的身躯,那些负责采集的小绿人嘴里发出“呜呜”怪叫,纷纷作鸟兽散去,那十几个负责警戒的战士,明明眼中流露着畏惧,可还是一个个硬着头皮朝****狂冲过去。

    ****感知一扫就发现他们手中那黑色尖枪,其实就是某种怪鱼身上拔下的骨刺,论坚固程度跟一般铁质武器差不多,只是鱼刺上显然蕴含毒素,所以他也不会任由那尖枪及身。

    他抬起右脚用力朝地上一跺,一股元力骤然透过脚底迸发出去,地面的泥土在元气一逼下,顿时炸裂开来,一块块拳头大的泥土裹夹着元力爆射出去,那些狂冲过来的小人战士,顿时纷纷被土块砸中,以比冲锋更快捷的速度摔飞回去,重重的跌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大人息怒,这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他们无意冒犯于您,还望您能息怒,不要伤害他们。”在远处的一片泥穴中,又跑出了几百名小绿人,跑在前面的一个个头只有一米,胡子却垂到脚下的小绿人,一边飞快奔跑,一边用通用语喊道。

    看到****站在那里没有对倒地的战士下毒手,那个留着长胡子的小绿人终于松了口气,连滚带爬的跑到****身前时,那个小绿人用手抚胸躬身说道:“小人爪古,是这个穴居人部落的酋长,我代表地下的子民感谢大人,多谢您原谅了我们的冒犯。”

    ****用感知一扫,顿时发现面前这个自称为穴居人酋长的小绿人,虽然表面看起来跟其他穴居人一样弱小,但是在他体内却隐藏着一股能量,这股能量波动大概相当于人族中的六级尊者了。

    不光是他,在他身后的那几百名小绿人身体内都或多或少的隐藏一股力量,除了两名达到五级,十名达到四级的外,其他的小绿人都是一到三级不等。

    “这个地下世界有多大,除了你们这些穴居人外,还有其它种族吗?”在众多小绿人中扫视一遍,确定没有能威胁到自己的存在后,****终于开口问道。

    “大人,我们部落很少有像您这样尊贵的贵客到来,请允许我邀请您去我们部落做客,我会为您准备最好的美酒美食,您的一切疑问,我也会为您做出解答。”爪古酋长说完这句话后,摆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也没有矫情,迈步朝穴居人的住处方向走去,他不怕对方耍什么诡计,如果对方真有什么不好想法的话,他不介意用红雾灵器把这个穴居人部落变成一片鬼域。

    进到爪古酋长的居所后,****顿时感到很诧异,本来他以为对方身材矮小,所居住的地方也一定很挤窄,可是没有想到爪古酋长的洞穴高足有五米,室内面积也有近千平米,不过里面的一些家具摆设包括床、椅却是按照他身形比例制造的,给人一种特别不协调感觉的同时,也显得洞穴更加宽广。

    因为室内的那些椅子太小,爪古酋长请****坐在他的睡床上。在坐下来后,爪古命手下人端来食物跟美酒。

    食物是几块烤成金黄色,不知道什么动物身上割下的肉块,跟一种黄褐色肉乎乎的芝菌,美酒倒是不错,紫琥珀一样的酒液透发着一股甜腻的芬芳,****觉得这酒香味有点熟悉,仔细思索一下后想起,这酒的甜香跟刚才那些穴居人采摘的紫色草果一样,显然就是用那种草果酿造的。

    爪古酋长是个很乖觉的人,他知道****肯定不会放心自己准备的食物,故而都每样夹上一块,咀嚼后用紫色果酒送下肚后说道:“我们穴居人生活的比较艰苦,也没有好东西招待大人,还请您无论如何都要赏脸吃一点。”

    天生的谨慎让****并没有看到对方吞咽就跟着动手,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接受对方的好意时,一直以千幻珠形态贴在他身上的朴南子突然醒来。

    “紫琼浆,我竟然闻道了紫琼浆的味道,还有小林荫兽的肉跟口水芝,这样的美味足有上万年没有品尝过了。”朴南子突然化形除了,扑到桌面上,对着桌子上的佳肴美酒,用力的吸了几下鼻子,一副十分陶醉的样子。

    面对突然出现的朴南子,爪古酋长顿时一惊,但是当他看到****脸上的镇定后,他马上就平静下来,知道这后出现的人肯定是****的同伴,同时更深深庆幸自己没有轻举妄动,就看这个人神出鬼没的出场方式,跟张口就是上万年前,一定是地面人族中了不起的大高手,灭掉自己的部落也许就在覆手之间。

    朴南子端起面前的那杯紫色美酒就像往嘴里倒,结果却被****一把抢去,说了声:“我讨厌浪费”后,一仰脖倒进他的嘴里。

    看着****吞下美酒,朴南子气的张牙舞爪朝他一阵比划,最后还是无力的垂下双手,脸上罕见的出现一丝落寞,与千幻珠结合后,虽然获得重生,但同时也不能算作人类,他有着人类的一切喜怒哀乐,但是确缺少人应有的感觉。

    朴南子的感觉都是虚拟出来的,他所谓的紫琼浆的香味,其实都来源于他的记忆,他就算吃喝着桌上的佳肴美酒也不会有一丝感觉,而且还必须事后把它们逼出体外,省的对他身体造成影响,换言之就算什么都不吃,他也可以模仿美酒佳肴下肚的那种感觉。

    不愧为朴南子过了万年都念念不忘的琼瑶美酒,一口酒液下肚后,****瞬间感到感知不由自主的扩散出去,整个人仿佛踩在云端的感觉,嘴中那股酒气散去后,他顿觉眼前的世界都清亮了许多,任凭他如此寡言的人,都禁不住动容的赞叹了一声“好酒”!

    “只要大人您喜欢就好,这种紫琼浆是用您见到的那种紫色浆果酿造,历经三十三道工序,发酵百年方始成饮,我们部落中也只有发生重大喜事时,才会拿出一点来庆祝,我们这个部落中现有这种美酒十斤左右,如果大人您喜欢的话,爪古在这里做主,送您一半如何。”

    爪古酋长在一旁陪着小心说道,他本来就已经对****很恭敬了,在看到他心目中的绝世高手朴南子,都在被****夺取酒杯后“敢怒不敢言”,****在他心中等级,顿时蹿升到顶点。

    “你有事求我?”****望着爪古酋长的双眼说道。紫琼浆既然在穴居人心目中如此珍贵,爪古冒然就要把部落一半的美酒送给自己,以****的精明,自然会有此一问。

    听到****的问话后,爪古酋长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对****哭诉起来,通过爪古酋长的哭诉,****也一点点了解到这地下世界的大概情况。

    这个地下世界所笼罩的范围十分广阔,并不单单局限于荒丘平原,只是地下世界的几个通往地面世界的通道都位于平原。地下世界共分为七层,生活着几百个不同的种族,****所来到的是最上面的一层,越往地心走,所处层次的种族也就越强悍。

    爪古酋长从古老传承中知道,在地下世界第七层就是无尽深渊,里面存在着非常强大的深渊恶魔族,据说每一个深渊恶魔都具备超强的武力并且凶狠非常,好在深层的种族,轻易不会到上一层去,据说这是地下世界自古立下的规矩。

    穴居人生活在第一层最外围,所以在地下世界各种族中最为弱小,一直都被第一层的其他种族所压迫欺凌,不过因为与它们相邻的种族,也属于外围种族,比他们强大也有限,所以日子还能过得去。

    可是这种还算平静的生活,被一个意外因素打乱了,不知为什么,一周前,有一股本来生活在地下二层的猎头魔,突然跑上了一层,把紧邻爪古他们部落的蜥蜴人屠杀了一半,剩下的蜥蜴人都成为他们的奴隶。

    本来蜥蜴人死伤再多也不关穴居人的事,可是那些猎头魔竟然把穴居人当成最美味的食物,每天都会来爪古的部落猎杀他的子民,短短一周时间,本来拥有上万穴居人的部落,就缩水了一半,再这样下去,最多再一周的时间,爪古的部落就要彻底除名了。

    说实话,穴居人是否死尽跟****没有任何关系,****还不至于为了几斤美酒就去跟一个不熟悉的种族拼命,光从猎头魔这三个字就可以看出那个种族绝对不是好对付的。

    看到****在那里不出声,爪古酋长顿时急了,对于走投无路的他来说,****已经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大人,我也知道自己提出的要求很冒昧,不过如果您肯帮助我们的话,我还有一份大礼相赠,五十年前我曾经去到地面世界游历,在偶然间遇到了一位被毒物咬伤的灵器师,我照顾了他几天后,他最终还是没能抵受住剧毒的侵袭而身亡。”

    “在临死前他把一个小册子交给我,说是他自己制造灵器的一些心得体会,如果您肯帮助我的部落,我就将那个小册子连同美酒一起赠给您!”

    “哦,拿来我看!”身为一个灵器师,****深知博采众家之长才是王道,就算是留下册子的那个灵器师不如自己,他也总有一些东西值得自己来借鉴。

    “喏,您旁边柜子上的那本就是。”爪古酋长指着****床头的柜子说道。

    ****彻底无语了,他实在拿这些穴居人没办法,一件珍贵无比的灵器师手札,就被这个爪古随意的放在床头柜上。

    随手翻了一下那本黑红色,不知道用什么动物皮绢制成的小册子,看了几眼后****动容了,留下这个小册子的竟然是一个,已经可以制造出三级生物灵器的初级巅峰灵器师。

    ****目前知道最厉害的灵器师,就是那个留下生物灵器学基础学习手册的制造者X,通过其手册中的一些言语,****可以推测出他是起码能造出四级灵器的中级灵器师,余下的那个唐氏学府第一灵器师柳斐,也不过跟他现在一样,刚刚摸到制造二级灵器的边罢了。

    眼前这个手札的拥有者竟然能制造三级灵器,在母皇大陆的灵器师中,怎么也可排进前十之内,这样的人竟然死在毒物之下,真是让人感到惋惜。

    外面传来一阵凄厉惨叫,跟慌张的奔跑声,打断了****的思绪,他把目光投注到爪古酋长脸上张开问道:“是他们吗?”

    “大人,绝对是他们,还请您务必要救救我的族人。”爪古酋长言辞恳切的说道。

    “我跟你一起出去看看。”****淡淡的说道。

    他没有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所谓的看看,就是看那些所谓的猎头魔到底有多强,如果太强的话,对付那帮家伙损失太大的话,他会袖手旁观,当然已经到手的手札也不会还回去,如果那些猎头魔很好对付,****倒是不介意帮这些穴居人一点小忙。

    走出爪古酋长的居室后,外面发生的场景让****有些意外,几十只体长达三四米的巨大灰白色蜘蛛正在与穴居人交战,只是那些穴居人的样子跟****开始见到的大不相同,最矮的个头在一米七以上,最高的甚至达到两米五左右,浑身肌肉鼓胀,抬手踢腿间沙飞石走。

    ****正想回头跟爪古酋长询问,突然发现身后传来一声巨吼,****回头一看终于明白那些穴居人为何会变得不同了。

    在爪古酋长体内的那股隐蔽能量猛然爆发开来,爪古酋长的体外顿时笼罩了一层青色光芒,在这股光芒下,爪古酋长开始变身,身形急剧的变高拉长,同时浑身肌肉像充气一样鼓起,一双棕黄色的眼睛也变得通红,膝肘肩胛处也横生出几根巨大的骨刺。

    身高已达三米多的爪古用通红的双眼充满恳求的望了****一眼后,整个身形已经暴窜了出去,一纵之间已经出去了几十米,一只刚用前肢切下了一个穴居人的猎头魔,被爪古一把抓住,双手用力之下,那只巨大的灰色蜘蛛已经被撕成了两半,灰绿色的腹液倾洒了一地。

    ****已经发现,那些大蜘蛛之所以被称为猎头魔,是因为它们每次都喜欢挥舞镰刀一眼的前肢割去敌人的头颅,又或者用前肢穿透敌人的身体,然后张开巨口一下吃掉对方头颅。

    这几十只大蜘蛛实力分为三个档次,第一种占了蜘蛛总数的一大半,就是那种背上有黑纹的蜘蛛,它们的等级大概相当于人类五级到六级之间的战士。

    第二种是那些背上有青色花纹的蜘蛛,它们的实力相当于人类六到七级之间的尊者,最后一种就是背上有银色花纹的蜘蛛,这样的蜘蛛只有一只,它一直没有参加战斗,看起来就像个统帅全局的元帅。

    ****通过感知感应到,这只蜘蛛的实力应该已经达到八级尊者的强度,就算是他出手,如果不动用生物灵器的话,也很难有必胜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