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极东之地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初抢自司徒南的凤凰涅盘血一共有八滴,这次制器有一滴应该足够用了,如果让凤凰族跟司徒南知道****竟然把珍贵至极的凤凰血拿来练二级灵器,他们非气得吐血身亡不可。

    ****把血火蜂巢、凤凰涅盘血、反应炉跟各种辅助材料一样从储物卡中取出,堆放在自己的面前,然后默默拿起血火蜂巢,开始制作的第一步——起!

    尽管已经在唐氏学府中制作了上百件灵器,但是制造二级灵器这还是第一次,论起心里的紧张程度,丝毫不下于当初制造第一件手镯,起似初刻这四字也仿佛千斤压在他心头。

    一直以来****制器都是采用基础手法合并而成,如今制造二级生物灵器,基础手法显然已经不成,就算侥幸成功,那么使用次数也在十次以内,白白浪费了珍贵材料。

    ****慢慢闭上眼睛,心中流水一般闪过了制作青子叶灵器时摸到的初级手法印记,感知像流水一样疯狂涌入手中的血火蜂巢中。

    在这股感知的浸透下,血火蜂巢竟然慢慢发生了改变,整个巢体慢慢塌陷下去,同时慢慢像两边拉伸,一边口处变得越来越细,另一边则像花开一样慢慢打开,顷刻之间,一个圆滚滚的蜂巢就变成喇叭形状。

    ****分出一股感知,操纵着那个盛有凤凰涅盘血的玉瓶,瓶盖自动旋开,一滴金黄色的凤凰涅盘血从倾斜的瓶口滑出,滴落在已经形成的器胚上。

    当那滴凤凰血液滴出之后,玉瓶中突然腾起一股金红色的雾气,在瓶口上方形成一只虚幻的凤凰影像似欲展翅飞走,****的感知突然化作一只无形大手,捏住那只凤凰脖颈,生生把它掼进玉瓶当中,在瓶盖扣上的那一刻,玉瓶中传来一声不甘的悲鸣。

    那滴凤凰涅盘血在****的感知操控下化成一条金线,穿插在血火蜂巢制作的器胚上,在上面形成一个又一个的金色符号,如果用线条牵连就可以发现,那几百个符号恰好组成了一个展翅欲飞的凤凰图案。

    直到最后一个符号成型****才长长出了口气,他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起、调、固、变、合这五个炼器过程中,唯有开始的起跟结尾的合是最难的,可以说只要过了起似初刻这一步,一件灵器已经等于成功了一半。

    ****把融合了凤凰血的器胚放进反应炉中,然后拿起一块星芒闪耀的烁金投入反应炉中,最后用指甲刺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两滴自己的鲜血于炉中,本来刚想止血包扎的他,心念一动,在元力一催下,一股猛烈的血箭从指头上标射进炉内。

    X的手册上曾经说过,生物灵器中融入的器师血越多,灵器练成后也就越灵动,其中器师的血必须是取自手指,因为十指连心,在手指中流出的是心血,除此外,身体其他部位流出的血都比较污浊。

    ****双手抱住反应炉的两个炉耳,已经达到B级品质的灵力源源不断的输送进反应炉中,他滴入反应炉中的鲜血就在元力作用下,化作了蒸腾的红雾,那块烁金石在红雾的侵袭下,化作了闪烁金光的银色液体。

    那些烁金原液在****的感知操控下,在器胚上慢慢流淌,一会功夫把器胚完全包裹其中,****双手不停的把各种催发类材料投进炉中,然后用元力将它们溶解,看到最后它们成膏状把器胚包裹,****这才放缓了元力输出速度。

    整个调的过程中,****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一旦稍作放松,才感到身上如潮水般传来的深深疲惫,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调了两个时辰,使用初级手法的一个好处就是,固跟变可以一次性完成。

    只要他保持匀力,一直向反应炉中输送元力两天两夜即可,真正难的就是最后的合,合如挂角也就是无迹可寻,多少灵器师的一生心血都毁在这个合字上面。

    第八章:凤啼九州

    即使以****的毅力,在连续两天两夜的输送元力,仅喝了两口水的情况下,也感觉头脑一阵阵昏眩,制作灵器其实是一件十分耗费心神的事,从古至今有着无数灵器师,心力交瘁的死在制器途中,或者在灵器练成的一瞬间,含笑身亡!

    此时反应炉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材料都消失不见,独独留下一把尺许长的喇叭状长铳,银色流线型的铳身上印嵌着一只展翅欲飞的金色凤凰,不时的一道金光从凤凰身上闪过,让整只凤凰都有中活过来的感觉。

    ****并没有急着做最后合的步骤,而是先从储物卡中取出食物清水饱餐一顿,然后坐在那里恢复一下自己损耗的精力跟体力。

    有一些灵器师喜欢一气呵成,借助前面四个步骤炼制时的感觉,一鼓作气合成灵器,但是这些人里绝不包括****,确切的说,****其实不是一个合格的灵器师,他不会为了制造一件极品灵器而舍弃生命,对于他来说,制造灵器只是一种让他更强大进而保命的手段。

    当****把自身状态调整到最巅峰的时刻后,他轻轻托起了那个喇叭型状的长铳,目不转睛的盯着铳身上的那只金凤凰,大概是受他神识计算能力影响,****在合这一步骤中更喜欢找切入点。

    盯着、盯着****觉得自己精神突然好像要陷进去,在脑海中发出了轰的一下震动后,那个黑衣男子,也就是朴南子口中真正的小林子又再次出现。

    这次的黑衣人屹立在万仞绝壁上,脚下是诡幻变动的云海,他双手后背似乎随时都会乘风归去,在他的正前方红日之下,正有几只金凤在翩翩起舞,男子突然张口吟道:“身临渊海志愈坚,乘风直上九重天,金凤起舞映红日,吞吐炙炎涤世间!”

    随着黑衣人最后一句话出口,那些飞舞的金凤嘴中喷吐出滔天的炎火,把云海化作了火海,将万仞绝壁烧成了飞灰,唯独那黑衣人在火炎中冉冉升起,在炎火的衬托下,仿佛已经涅盘重生。

    ****心中的某根心弦一下被拨动了,他嘴里也情不自禁的都念道:“身临渊海志愈坚,乘风直上九重天,金凤起舞映红日,吞吐炙炎涤世间!”

    最后一个字出口后,他全身的元力跟感知,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疯狂的朝手中的灵器灌去,太过于关注他甚至忽略了合灵失败后可能会遇到的反噬。

    在****的感知跟元力注入的一瞬间,那把长铳上凤凰,眼珠突然转动几下,然后一个巨大的凤凰虚影从长铳上腾空而起。

    一股红光从凤凰虚影上喷洒而出,那些坚比精金的万载玄冰,就在这股红光的照射下纷纷融化了,那些融化的冰水刚一出现,就在红光的照射下变成了蒸腾的雾气,****跟朴南子仿佛置身在云海之中。

    在半空中转了二十一圈之后,火凤虚影发出一声动荡九霄的凤啼,然后一头扎进长铳之中,风啼动九州这句话一点不错,火凤虚影的这一声嚎叫竟然穿透了此间的禁制,传遍了整个六角祭坛。

    在这一刻,不论已经闯进祭坛的强者,还是那些本来就驻守在祭坛中的各个物种,都凝望着虚空,心底的震撼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

    在这声风啼下,十四级巅峰乃至于十五级的高手仅仅是片刻失神,那些修为不足十四级的则在风啼下手脚酸软,一身力气去了大半,至于那几个跟随团队进入这里的灵器师,身上则浮现出五颜六色的光圈,身上的防御类灵器都被这一声风啼所引动。

    凤凰早在万年前就已经在这片大陆上绝迹,它一直作为凤凰族崇拜的图腾,族中保留的那些凤凰涅盘血还是很久以前传下来的,据说凤凰是一种有莫大威能的灵禽,其强大的实力足以让入尘期高手退避三舍。

    六角祭坛中那些属于凤凰族的族人,在听到风啼之声后,都激动的热泪盈眶跪倒在地上,他们认为这是先祖的预兆,意味着本族即将重新崛起!

    外界发生的事****一概不知,他只是呆呆的望着手中的灵器,刚才感知探入的结果,灵器上竟然亮起三颗星,这还不说,在他的脑海中还有二十一个小光球,每个光球中都有一只卷曲熟睡的小凤凰。

    本来以为能炼成二级就顶天的灵器,竟然变成了三级灵器,而本来用初级手法合出的灵器,竟然达到二十一次使用次数,那已经是用中级手法才能拥有的使用次数。

    如果说以上那些只是让****感到意外的话,那关于这件灵器的属性就真正让他惊愣了,明明一件攻击性灵器火灵锥,竟然变成了辅助型三级灵器,其辅助的效果叫做“凤威”,具体有什么功用就不知道了,****还没有奢侈到拿三级灵器来做实验。

    ****知道自己估计的还是有误,星火鸦的精血跟凤凰涅盘血其实是有本质区别的,这也是为什么一件二级攻击类灵器会变成三级辅助灵器的原因。

    不过不管怎么说,最后他要的结果还是达到了,在火凤虚影腾空的同时,这个冰窟内的万载玄冰都融化了,现在他可以研究一下那具被冰封不知多少年的尸体到底有何玄机了。

    “我说小林子,你刚才故弄出来的那个凤凰精魂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你刚才是怎么了,我怎么有种看到万年前小林子的感觉,那首诗分明就是他的风格,乱了,全乱了,脑子成了一片浆糊。”朴南子一边拍打自己头,一边四下乱飞的嘟囔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早已经知道怎么应对朴南子的聒噪,那就是直接无视他,虽然空间中密布云雾水汽,****还是靠开始时的记忆,朝尸体的所在方位走去。

    “尸身?宝贝?小林子,你等等我,发达了,这下发达了,用天道锁封禁的重宝,想想都让人流口水。”朴南子一边状若疯癫的叫嚣着,一边朝****背影直追了过去。

    从那具玄冰中脱身后,那具尸体依然悬浮在半空当中,****观察了半天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这具尸体之所以能漂浮,完全是因为他身上穿的那件袍服,那件华丽的袍服是一件灵器,而且是一件自主灵器。

    所谓自主灵器在X的手册中只有寥寥记载,据说那是有别于正统生物灵器的一个分支,多以辅助性为主,虽然威力方面比起正统生物灵器大有不如,但是却有两个正统生物灵器无法比拟的优点。

    一是不用感知操控就可自主发动部分威力,二是只要灵器内的能源没有用完,就可以一直使用,没有次数的限制,而且那些高级的自主灵器甚至还能更换能源,只要不被损坏就可以永久的使用下去。

    而这件华丽袍服竟然能让一具死去的尸体浮立半空,就应该可以让一个活人在感知操纵下达到御空飞行的效果,单此一点,已经可以证明这必定是件高级自主灵器了,要知道御空飞行是只有十一级以上高手们的专利,否则他们也不会被称为上者。

    上者就是高高在上的人,这件衣服能让人体验凌空虚渡的感觉,光是这一点辅助效果,已经不下于主流三星级生物灵器了。

    第一次****失去了冷静,整个人纵跳而起,直接朝空中的那具尸体扑去,一把将他拽落后,****二话不说就去脱他衣袍。

    跟随而至的朴南子正好看到这个场景,当下大惊失色的叫道:“小林子,没想到你竟然好这个调调,居然还好龙阳之风,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看来我以后要跟你保持距离了,否则必定会菊花不保。”

    刚把那件华丽袍服扒下来的****,一听到朴南子的话后,不由的问道:“龙阳之风?你认识这个灵器,龙阳之风是这个灵器的名字么?”

    朴南子眼睛一翻,硬生生的噎住说不出话来。

    “菊花不保?菊花是什么?灵器材料么?你身上有灵器材料?”****一头雾水,问完后看到朴南子表情古怪,想了想,暗自把菊花与龙阳之风记在心里。

    朴南子叹了口气,正考虑要不要给****解释时,突然脸色大变的开口喊道:“小心!”

    ****在听到小心的同时,就感觉身上像被乱箭射中一般,整个身子被一股巨力凌空带起,直接摔飞出几十米,强忍着巨痛爬起后,才发现自己后背腰腿间多了几十个手指粗的孔洞,流淌的鲜血竟然带着一种妖异的紫红色。

    “血禁之术,天啊,小林子,你竟然这么衰,中了号称最歹毒的血禁之术,死人财果然不是那么好发的。”朴南子虽然脸上做出悲哀的表情,但是嘴里说的那个话,无论怎么听都像是在幸灾乐祸。

    ****身后的伤口此时诡异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收口,片刻之间就恢复如此,如果不是破损的衣物,****甚至以为发生的一切只是幻觉。

    “血禁之术?”****用疑惑的目光望着朴南子,这个血禁之术他记得曾经听唐芯提起过,当初自己用“一吐即收”打伤唐芯的时候,她就曾经误会是血禁之术。

    “血禁之术,最早出自那里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它是世间最歹毒的功法之一,以自己鲜血为引,用元气射出攻击,凡是中了血禁之术的人,每天的正午时分,都会血气沸腾翻涌,如同在血管中注入沸水一般,令人生不如死!”

    “在连续折磨人一个月后,血禁之术就会完全爆发,在血气蒸腾下把受术者炸的粉身碎骨,当然更多的人,都是没扛过一个月的痛苦折磨,就自行结束生命,从痛苦中解脱,血禁之术最让人色变的地方就是它的攻击可以无视受术者等级。”

    “只是施术者跟受术者相差级别越多,所耗费的鲜血量也就越多,曾经就有一个九级体术尊者,为了报杀父奸妻之仇,逼出全身血液化作血箭,与那个十二级的仇人同归于尽了!”朴南子说话的同时,脸上流露出一股股戚戚之色。

    “说出解决办法,否则一起死!”****听完朴南子的话后沉默了几秒钟后突然开口说道。

    “小林子,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小南子,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朴南子露出深闺怨妇一般的表情,哀怨的说道。

    “既是好友,不能同生,理当同死!”****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好、好、好,算我怕你了成不,其实你中的血禁之术只是不完整版的,所以只要你能挺过血气沸涌的痛苦,百八十年内都死不了,血禁之术必须用生者的活血才能施展,这个人虽然仗着元力深厚,在临死前把身上封印了一次血禁之术,但是在死后威力已经减半,尤其又在玄冰中封了这么长时间,所余威力不足百分之一!”

    “每天遭受沸血之苦,生不如死!”****听到朴南子的话后,脸色依然拉沉的说道。

    “也不是了,因为这个血禁之术威力已经大减,所以它每个月能发作一次就不错,解术的方法有两种,一是找到另一个会血禁之术的人,询问解术之道。”

    “二就是你修为高过施术者许多,虽然说血禁之术是无视等级的禁术,其实也不完全,只要你元力强度能胜过施术者十倍,血咒自会化去,不过在个死鬼修为不浅,最少也是个入尘期高手。”

    “喂,小林子,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你不会是想不开真要拉我同归于尽吧,不要我还没活够呢!”朴南子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后,突然看到****双眼通红,额头青筋暴起的瞪着自己,顿时吓了一跳。

    “嗷……”****的嘴里发出受伤野兽一般的低吼,整个人痛苦的跪在地上,一股粉色的血雾从他口鼻中涌出,身上的皮肤下似乎有无数小老鼠在来回蹿动,脸上的五官都偏离了原来的所在位置。

    ****现在的感觉非常难受,身体的血管中好像注入了滚油,那种痛苦笔墨难以形容,比扔在油锅中烹炸还要痛苦百倍,他是个意志非常坚强的人,可是现在他的意志在这种痛苦的折磨下被一点点消耗,他清楚的感到自己意志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他用正常状态下十倍的时间,总算让自己摆出了体内升华术的第九幅图中姿势,可是平时屡试不爽的姿势,如今却失去了它应有的效果,对于痛苦的降低不到百分之一,对于****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

    无奈之下,****挣扎着取出储物卡中的青子叶灵器,这件****亲手制造的治疗灵器,在接二连三的使用下,如今使用次数仅剩下四次。

    达到极致的痛苦让****的感知都无法集中,耗费了半天劲他才启动这件青子叶灵器,一股青色气雾钻进他的体内,顿时身体中的血液温度跟奔流速度都下降了十分之一,****本来已经达到崩溃边缘的意志,暂时得到一丝舒缓。

    血禁之术的爆发时间并不长,也就维持了一刻钟左右,可是在****的感觉中,却如同被痛苦折磨了几个世纪,他四肢瘫软的呈大字型趴在地上,汗水把他浑身上下浸个通透,如果不是后背还在微微起伏,他看上去简直跟死人没什么区别。

    “喂,小林子,你还好吧!”朴南子小心翼翼接近****的身边,俯首问道。

    ****紧咬牙关,面色苍白,一语不发。

    朴南子说的轻描淡写,他怎么会想到有这么痛苦,如果每天都要经受这种痛苦,还要连续一个月,****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也选择自行了断。

    “不要生气吗,凡事要往好的方面想,你现在发作了,那么距离下一次发作怎么也有一个月的缓冲时间,要是你与人打斗中突然发作那才叫糟糕呢,你放心,凡事有我朴南子在,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当初小林子就是因为有我在,他才能一步步化险为夷!”

    朴南子把胸脯拍的山响,慷慨激昂的做下保证,只是他的保证可信程度到底有多少,实在是令人怀疑。

    在恢复了一些力气后,****终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一身衣服本来就破破烂烂,如今又被汗水一浸,贴在身上那股黏津津透着酸腐的味道,实在令人无法忍受,****三下两下撕碎了衣裤,然后把那件扒自死尸身上的华丽袍服穿在身上。

    袍服上身之后,****把感知输入其中后,脸上顿时浮现出一股惊喜,原来这件袍服竟然包括飞行、储物、清洁、变形四个功效。

    它不光能帮助十一级以下的体术高手御空飞行,还能根据感知元力的不同增减速度,袍服自带的清洁系统,即使穿上千万年也会不染微尘。

    衣服的两个袖口是经过特殊制作,相当于两个储物卡,虽然每个的空间面积只有****储物卡的一半大小,但是却胜在隐蔽跟存取方便,最后一个变形功能,是这件衣服有四种形态,可以满足拥有者出入不同场合。

    ****心念一动下,身上那件华丽袍服立刻变成一件剪裁合身的银灰色武士劲装,感知再一动,本来空无一物的双手上,顿时多出了三件物品,一张制作精良的人皮面具,一本厚厚的手册,以及一个巴掌大的稻草人。

    他摘下脸上原有的那张面具,把新面具带在脸上,顿时体会到两者的不同,新面具带在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憋闷的感觉,感觉就像是没带面具一样,他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都能在面具上显露,与之前那个呆板的面具完全不同。

    “小林子,宝贝啊,这可真是宝贝,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张面具是以寒冰蟾衣为原料,由顶级匠师精致而成,跟你原来那张有着天渊之别,你以前那张稍有点眼力的都能看出你带着面具,而这张,就算是入尘期的强者,不用感知细细观测都难以发现,入尘以下无人能看穿这张面具。”

    ****翻了翻那本厚重的小册子,发现上面是用一种他不认识的文字记录的,还有一些图文公式更加看不懂,于是随手抛给朴南子,希望凭他的经验能解出里面内容。

    最后那个稻草人,以****的眼光看来,这应该是一件生物灵器,不是自主灵器,而是一件正统的生物灵器,****在把感知注入草人后,脑海中出现的五颗亮星跟一个光芒万丈的草人虚像,让他顿时有点目瞪口呆。

    据他从X留下的小册子中记载,他们这块大陆上目前最顶级的灵器师,也不过就能制造出四星级灵器,在几万年大陆史中,能制造五级灵器的灵器师也仅有三位,最早一位距离现在也有五千年的历史。

    如今****竟然得到一件五星级生物灵器,怎么不令他欣喜若狂,这是一件辅助型灵器,叫做替身稻草人,功用只有一个,就是启动后可以帮人抵挡一次必杀攻击,使用次数只有一,属于一次性消耗品。

    ****宝贝的把替身稻草人放回袖子的储物空间中,这件灵器的价值实在太大了,有它在身上就等于是多出了一条命。

    “我有一个好消息跟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打算先听哪个?”朴南子突然扬了扬手中的小册子对****说道。

    “好消息!”****想都不想的回答道,对于他来说今天够倒霉的了,得到这些宝物的喜悦也无法抵消他身中血禁之术的事实。

    “好消息就是这本册子中的内容我破译出来了,里面记载的是非常高级的制药方程式,对于药剂师来说,可以称得上无价之宝,入尘丹的制法里面也有,而且属于比较普通的一种,更好的是,里面有大半的药剂材料,咱们都在方才的岩洞中采集到了。”

    “那坏消息是什么?”****并没有因朴南子的话而激动,反而平静的问道。

    “坏消息就是这本册子对于目前的你来说没用,想要学习上面的知识,必须先学通基础、初、中级制药才行,所以总的来说它就是一本鸡肋。”

    朴南子说完后,一个劲盯着****双眼,想要看他深受打击的样子,可是他注定要失望了,****的脸就像是万载玄冰一般,看起来一点变化都没有。

    “怎么,你不感到失望吗?”朴南子不甘心的问道。

    “我为什么要感到失望呢?”****诧异的反问道。

    “天啊,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跟你这个不通世情、居然连龙阳、菊花都不知道的家伙在一起,我最少要少活几百年,小怪物,没感情!”朴南子像个撒泼的孩子,在那里跺脚叫嚣着。

    “行了,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一边说一边抬手把那具鲜血射尽的干尸装进储物卡中,跟那个他得自唐氏学府的入尘干尸放在一起。

    这具干尸怎么说也是入尘期的不能浪费了,再说他死了还敢暗算自己,不把他的尸体制成傀儡,****怎么能够甘心。

    在干尸收进储物卡的一瞬间,储物卡上银光一闪,一个物件突然掉了出来,在地上发出了“当啷”一声,****弯腰捡起后,发现那原来是一枚银色的戒指,上面有着一个鬼画符一样的图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把戒指往储物卡中装去,可是却“叮”的一下被弹了出来,他又试着装进袖口的储物空间中,试了几次依然不能如愿。

    难道这也是一件储物灵器?就****所知,只有储物灵器才不能相互叠加,他下意识的往戒指中探入感知,结果却发现戒指上亮起一股灰茫茫的光,把他的感知阻挡在外面,任凭他用尽全力,也无法突破到戒指中去。

    在连续试了多次无果后,****最后无奈的把戒指戴在了他右手中指上,等待以后慢慢研究,或是等他感知等级升上去时再试一试。

    “小林子,你过来,我找到出去的路了。”朴南子突然指着一处地面跳脚的喊道。

    ****走到那里俯身一看,顿时发现那个地面上有一个圆圆的转盘,直径大概在两米左右,上面镶嵌着各种颜色的符文,他低头研究半天后,抬头不确定的向朴南子问道:“这难道也是一件生物灵器。”

    “没错,这当然是生物灵器,而且还最少是一件六级空间传送类灵器,怎么样,吓到了吧,想当年,我老人家纵横天下的时候,别说六级生物灵器,连七级、八级的都拿来当消耗品用。”朴南子看到****目瞪口呆的样子,立刻得意洋洋的说道。

    ****自动忽略朴南子的话,在他看来朴南子绝对是在那里吹嘘,要知道一般入尘期高手使得也就是四级灵器,任何一件五级灵器,都会被其当成宝贝,就更别说七、八级灵器了。

    他径自低下头研究脚下那个目前为止见过的最大灵器,在感知探入后,****发现朴南子有一点没说错,这件巨大的灵器确实是六星级的,本来两次的使用次数,如今只剩下一次,它唯一的作用就是跨空间传送,最远传送距离为一千公里。

    ****并没有马上发动这件灵器,而是蹲在那里用手册中记载的倒逆解析法,来推演这件灵器的构成结构跟制造手法,要知道纵观整个大陆,恐怕也没有那个灵器师有他这样得天独厚的机缘,能就近观察一件六级灵器。

    纵横流派的倒逆解析法是很强悍,以****现在能制造二级生物灵器的水准,三级以下的生物灵器他都能用倒逆解析法解出个大概,可是眼前的这件六级生物灵器实在超出他的能力范围内,可是如此机会,他若是轻易放过事后必将后悔万分。

    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又再一次进入了神识状态,随着进入的次数越来越频,****感到神识能力似乎有了一点增长,但是同时他身体的负荷也就更重,他所面临的危险也就越大。

    在神识状态下,面前的石盘灵器被分解成了一堆夹在无数符号的点跟线,****就在这些点线中寻找既定的轨迹,数以百亿的可能摆在他的面前,用倒逆解析法加神识来分析六级灵器,竟然比解天道锁还要吃力十倍。

    不得已下,****一再提升神识强度,感觉已经到了极限的他,甚至取出了废墟怪人送他的黄纸条,在纸条贴在身上的一瞬间,他的神识顿时暴涨一倍,而那张黄纸条也呼的一下,变成了漫天飞舞的纸灰。

    ****的双眼一片赤红,两行血泪顺着眼角流出,血泪刚一流下,就被强大的神识蒸腾成一股股血雾,****额头的血管已经暴起如手指般粗细,一股淡金色光环从他头上冒出,他的头发根根脱落,顷刻之间就变得光秃秃一片,在光环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感到身体再次即将达到极限的他,猛然撤去神识状态,然后瞬间启动了早已握在手中的青子叶灵器,在身体慢慢恢复的过程中,****脸上带出了一丝遗憾,尽管用了一切能动用的手段,他还是只解析出了那个灵器的百分之七十左右。

    怪人送他的黄纸条已经化作了飞灰,自己制造的青子叶灵器也只剩下了两次,不过这一切都值得,虽然只解析出了百分之七十,但是只要他融会贯通之后,将来在灵器制造上他一定能走出更远。

    就像同样是在一片密林中摸索,别人还在一点点探路时,他已经站到高峰,看到了正确道路的方向,尽管他还没有到达终点,但是无疑会走上一条正确的捷径。

    ****已经决定了出去之后,青子叶灵器一定要多制造几个,反正他手中百年份的青子叶还有很多,千年份的青子叶他也要用到,毕竟他现在对于制造二级灵器已经有了十足信心,一级巅峰青子叶灵器能减少血禁之术痛苦的十分之一,二级巅峰的青子叶灵器应该可以解除自己痛苦三分之一左右。

    在身体恢复大半后,****终于踏上了那个空间系传送灵器,为了不出现可能的意外,朴南子重新化作千幻珠的样子,贴身藏在****的胸口位置。

    当****的感知注入后,脚下那巨大的灵器突然放射出蒙蒙白光,并且开始慢慢旋转起来,随着它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所发出的光芒也就越来越亮,最后一道耀眼光芒闪过,这件可能是这座大陆上最高级的灵器,已经化作了一蓬尘埃,而****的身形也随之消失不见。

    “咳咳……”****剧烈的咳嗽两声吐出腹中的潭水,接着随手摘下了衣角处夹着的螃蟹,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灵器定点传送的位置,竟然处于一个水潭的潭底,在淬不及防下,他连呛了几大口水。

    ****四下打量一下,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陌生的森林中,想到那件灵器的极限传送距离是一千公里时,他就有些头皮发麻,唯有在心里祈祷,自己千万不要距离春水皇城太远才好。

    ****打算先回唐氏学府,不是他舍不得那里的待遇,而是为了去寻找唐芯,血禁之术一直如根硬刺般卡在他的喉咙中,如果不把这件事情解决,即使找到地阴之地,让自己修为更进一步也没用,唐芯是第一个叫出血禁之术的,她应该知道一些线索。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的直觉却告诉他,这个唐芯可以信任,更何况他这里还有一本用不上的彩燕化元术,作为对方母亲留下的遗物,一直扣着不还也不好,更何况这本就是他当初收对方一块紫耀石的条件。

    认准一个方向,****启动了衣服上自带的飞行技能,整个人立刻拔地而起,朝着远方急投而去,在往自主灵器中输入极限的感知跟元力后,****的身形简直如同奔雷掣电一般,在飞行速度上看,似乎处于十三到十四级高手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