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千年老怪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旦成为女王,就会受到母皇一族的传承,同样,如果女王非正常死亡,那么在没有继承人的前提下,母皇一族就会落下六角祭坛,本土势力可进入祭坛内夺取继承资格。

    这六角祭坛在之前只出现过一次,而且还是在2000年前。那次也是春水女王非正常死亡,于是祭坛出现。

    当时我唐氏学府只能算是春水的中型势力,不过也有参与的名额。先祖有一人就进入了祭坛,你之前得到的入尘期干尸,就是先祖在祭坛中得到,八件珍稀材料,说起来其实有五件,都是先祖在祭坛内找到的。

    根据她留下的传记描写,六角祭坛内一共有六层,越是往下,危险越大,除了入尘期干尸是先祖在第三层找到之外,其余之物都是在第一、二层获得。

    除此之外,大量的修炼功法,也是在六角祭坛内获得,说起来,春水帝国目前百分之六十的修炼功法,实际上都不是原始版本,而是当时先祖那批高手回来后,散布出去的删节版。

    根据先祖的描述,每一层的墙壁上,都刻有大量的不同种类的修炼功法,越往深层功法越是精妙,我唐氏学府之所以嫡系子弟都能拥有十二级以上元力,其实归根结底,与我们修炼的功法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唐氏学府嫡系功法只有一个,其实你应该听过这么名字----彩燕化元术。”

    ****心底巨震,深吸口气,缓缓开口道:“这应该是C级功法吧?”

    唐心如轻笑,说道:“彩燕化元术,各种等级的都有,但实际上,我唐氏学府内却供着一本原始的彩燕化元术,若是轮等级,那是3S级别。这功法,正是先祖险些送掉性命,从三层下四层的入口处,得到的。”

    ****沉默不语,他修炼的黄泉升窍决,如此一看,一定也是删节版。另外还有一点,以八件珍稀材料的价值,居然仅仅是在第一、二层就可获得,即便是入尘期干尸,也不过是第三层罢了,如此一来,这六角祭坛立刻变得神秘莫测。

    想到这里,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唐氏家主所说的话,打动了他的内心。

    唐心如察言观色,声音委婉动听,又道:“凤凰族为什么能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其实说白了,就是因为其先祖当年颇具实力,是不多的下到第四层的强者之一,第四层的功法与宝物,自然要超过了前三层。

    不过凤凰族那位先祖太过贪心,最终落得身死的下场,不过她也算是个人物,在死前拼了命,把数份完整的原始功法,扔给了第三层的家族弟子。

    至于碧波联盟,也是如此。”

    ****这是第一次听闻这些事情,心里震撼了许久。

    唐心如很满意****现在的状态,她犹豫了一下,又扔出一枚重弹,说道:“除此之外,根据先祖的猜测,在第四层内,应该有入尘丹存在,这种元力十五级的强者为之疯狂的至宝,其实才是这次春水帝国三方势力争斗的根本原因。

    至于争夺春水女王,只不过是附带品而已。这也是为什么这次战斗,没有任何一方势力动用十五级强者的原因。要知道一旦有了入尘丹,那么十五级高手凭空多了一半的几率达到入尘期,一个入尘期的高手,可以决定一个帝国的走势,即便是母皇一族,对于入尘期高手也是极为礼遇。

    春水帝国的3000年历史,入尘丹只出现过3次,这三枚入尘丹,根据多方调查,最终猜测,应该全部来自六角祭坛,也就是说,先祖那一批人进入了四层的人中,有人获得了入尘丹。

    毕竟启明丹,是得自第三层,这也说明了,六角祭坛内,有丹药存在。既然如此,那么入尘丹一定也会有。”

    ****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入尘丹这三个字,如同闪电一般霹入他的脑中,****是一个想要强大的人,变强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梦想,元力十五级之后就是入尘期,可入尘期高手,放眼整个春水帝国,恐怕都找不出一个,少之又少。

    甚至整个母皇大陆三大帝国以及自由城都算在一块,入尘期高手也只有那么数人而已,入尘期,那是神话一般的存在。

    ****的心脏,跳动频率渐渐升高,入尘丹的重要性,他现在已经清晰明白,他猛地抬头,盯着唐心如,一字一字的开口道:“你刚才所说,是否全部真实?”

    唐心如表情严肃,凝重的说道:“唐心如所言若有一句虚假,愿唐氏学府毁于己手。”

    ****沉默少许,果断的说道:“好,我参加。”

    唐心如松了口气,二人又交谈了一会,唐心如望着红雾,犹豫了一下,说道:“木南大师,这红雾……”

    ****一拍储物卡,飞快一块红色藤条,那红雾立刻钻入其内,转眼间就消散一空。

    唐心如眼内瞳孔猛地一收缩,内心震惊,但表面上却神色如常,与****约好明日启程后,转身离开。

    但她的内心,却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红雾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噩梦,但现在一看,对这个器师木南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想到这里,她内心对于****的定位,更高了。

    ****在唐心如离开后,沉吟少许,随后立刻收拾房间,把一些有用的材料以及半成品灵器全部收好,紧接着又把自己的灵器一一拿出,整理一番。

    他现在的灵器,已然不少,在唐氏学府的这大半年,他几乎就没停止过制作。

    都收拾完毕后,他走出房间,在院子里小心翼翼的拆除那些没被唐心如破坏掉的陷阱,这里面有很多材料,是****以后布置陷阱的必须品。

    用了很长时间,****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感觉,仔细的把陷阱一一拆卸,一直到深夜,他才把陷阱全部拆完,珍重的放在储物卡内后,他盘膝坐在院子里,望着天上的星辰,脑子里久违的松懈下来。

    “明天就要离开了,去了六角祭坛后,就要寻找高品质的极阴之地以及傀儡术的材料了,希望可以一切顺利。”****心底默默自语。

    时间一晃,初阳升起,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来,一滴滴露水,在****眉发之间出现,他深吸口气,目光坚定,握紧了拳头。

    没过多久,唐研亲自来临,恭敬一番,带着****走上飞船,向着唐氏学府正中心的广场飞去。

    在飞船上,****背着手,默默的看向窗外,半年的时间几乎是眨眼就过去了,唐氏学府,只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次歇脚而已,现在他要离开了。

    唐研望着****的身影,心底颇为复杂,眼前这个少年,来唐氏学府第一天就是她接待的,当时张仁才暗示对方制器水准颇高,让她不要怠慢。

    可当时唐研怎么看,都没在对方身上看出任何不凡之处,于是按照惯例,直接给了二级材料资格。

    甚至没过多久,她更是把材料资格改成了一级。

    这一切,其实说白了,与唐芯也多少有些关系,她总感觉二人之间有些问题,尤其是听闻薛音谈起飞船上的一幕后,对于这****更加不喜。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在与柳斐的器斗中,这****不但获胜,而且身边居然还出现了一个十四级的战奴,这让她大吃一惊的同时,也把心态迅速调整过来,材料等级迅速调高。

    如果仅仅是这样,她虽然吃惊,但也不会太过在意,毕竟即便是十五级绝顶强者,唐氏学府也一样有一些,她唐研就亲自见过。

    可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完全的震撼了她的心灵,红雾灵器的出现,引发的一系列事情,彻底的颠覆了她对于****的态度。

    现在不用说她了,整个学府内所有学员,无不知道木南,更是对于红雾灵器传闻四起,几乎所有的器师,甚至包括柳斐在内,都是无不拜服,这些事情眼前这个少年并不知道,可若是他现在走出飞船,只要在学院内转一圈,立刻就会有数之不尽的学员前来恳求收为战士,甚至战奴,都有大把的学员会同意。

    毕竟,木南这个名字,随着红雾灵器的出现,在整个春水帝国,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唐研正感慨间,飞船一震,慢慢降落,她连忙收紧心神,客气的跟在****身旁,走下飞船。

    广场极大,零散的站着几十人,这些人有男有女,大部分年龄都在四十以上,更有一些看起来好像刚刚从坟墓里爬出一般,整个人仿佛干尸似的,但也有一些年轻的,比如唐雅萱。

    这些人每一个都具备相当的实力,其中有一大半,****看不出实力,尤其是那些干尸般的老者,在****看向他们的同时,有几人对他露出微笑,这微笑,在****看来,充满了阴森的味道。

    至于器师,除了柳斐之外,器斗那天的主持者,那个长相颇为美丽的女子唐苏,也站在一旁。

    除了这些人,还有十多位唐氏学府的核心人员,在她们前面,唐心如正严肃的说着话,看到****走下飞船,唐心如立刻上前几步,明媚皓齿,轻笑道:“木南大师,这次进入六角祭坛,烦劳您了。”

    ****淡然道:“说不上烦劳。”说完,他右手一扬,扔出一张储物卡,又道:“这是余下五件的灵器,之前已经陆续给了你们十五件,按照约定,我可以从八件材料中选择一个,我要破灭果实。”

    唐心如接过储物卡,谨慎的看了一眼,随后笑道:“没问题,等您回来后,破灭果实我双手奉上,您看可好?”

    ****眉头一皱,盯着唐心如,不疾不徐的说道:“唐家主,这是之前的交易,你现在的行为,我可以认为你是想反悔。”

    唐心如略一沉吟,果断的说道:“木南大师您误会了,也罢,唐研,你速去把破灭果实取来。”

    唐研连忙称是,正要离开,这时****目光一闪,忽然说道:“除了破灭果实之外,我记得唐家主昨日说了,如果我进入祭坛,还可选择一件材料,我要葵金。”

    唐心如神色如常,对唐研点头,说道:“一切按照木南大师要求取来。”

    唐研深吸口气,匆匆退下,她内心暗道:“八件材料中,算上这两件,木大师已经得到四件了,这不太符合家主的性格啊,而且六角祭坛内危机四伏,似乎没有必要让木大师前去……难道……”想到这里,她眼中瞳孔一收,脚步更加快速。

    这时,天空蓦然间一暗,一艘华丽且庞大的长条形飞船,从天而降,地面上露出巨大的阴影。整个飞船通体漆黑,长满无数根锋利的尖刺,一股庞大的压迫感,不由得在众人心间升起。

    这造型狰狞的飞船,在下降到距离地面三十米时,停了下来,一道可通行十多人的阶梯,慢慢落下,搭在了地面上。

    唐心如目光如电,声音充满了上位者的威严,说道:“两日后,就是六角祭坛降临之日,今天,我唐心如,作为唐氏学府第三十九任家主,为你们践行,此番一切事情,龙腾长老,就拜托您了。”

    人群中走出一个全身干瘦的老者,他身穿黑袍,脸上刻满了深深的皱纹,目光昏暗,看起来没有任何精神,此时他略微点头,沙哑的说道:“放心吧,桀桀,老夫这又不是第一次进入祭坛……”

    仅仅这一句话,就让****倒吸口冷气,目光闪烁,内心震惊,如果按照唐心如所说,上一次出现祭坛,是在2000多年前,那这个干瘦的老者,岂不是已经2000多岁了。难道他就是唐心如所说的祖先?转眼间****就否定了自己的答案,因为唐心如的称呼,她叫这老者长老,显然不是先祖。

    唐心如对干瘦老者说道:“好,心如在此,祝愿我唐氏学府这次大获成功。”说完,她分别看了眼唐苏、柳斐、****,最终说道:“三位都是灵器大师,此次还望竭尽全力,心如感激不尽。”

    唐苏则轻笑一声,说道:“家主放心就是,我们器师不是战斗人员,无法参加战斗,但对于诸位长老的灵器维护,还是能做到的。”

    柳斐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对唐心如说道:“唐家主,灵器维护到没什么,不过有些灵器维修时需要加入材料,这材料方面……”

    没等他说完,那个叫做龙腾的干瘦老者桀桀一笑,阴森道:“祭坛内遍地都是材料,你们就地取材即可。”

    柳斐一怔,低头沉默不语,不知在想写什么。

    此时唐研回来,递给唐心如一张储物卡,唐心如扫了一眼,扔向****。

    ****一把接过。

    唐心如深吸口气,高声说道:“好了,启程!”

    众人陆续顺着阶梯走上,****行走间与人保持一定距离,蓦然间他神色一动,抬头向前方望去,只见龙腾转过头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走进飞船。

    ****心底一震,默默跟上,当最后一人进入飞船后,整个飞船通体一颤,破空而去,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唐心如盯着飞船消失的方向,暗叹一声,神情略显疲惫,内心暗道:“木南,不是我唐心如心狠,而是你太过危险,能制作出红雾灵器的器师,而且甚至连母皇一族的战士都为之心动想要索取,我唐氏学府自认没那个本事留住你,既然如此,不如索性毁了你,这样一来,红雾灵器尽管数量不多,但却是我唐氏学府独有的终极武器。

    而且你是死在六角祭坛内,这样的话,就与我唐氏学府没有半点关系,所以,你安心的去吧。”

    与此同时,在巨型飞船消失的一刻,远在春水帝国边陲的天水城,这个凤凰族目前的大本营,来了一个不素之客。

    他身材高瘦,眉似利剑,眼若星辰,一袭青衫素裹,看起来飘逸非凡。

    无声无息间,他的身影就破碎虚空般出现在天水城凤凰族三小姐当初居住的老宅子内。

    这座老宅子,随着凤凰族的迁移,再次热闹起来,成为了凤凰族的一个分部,其内高手无数,更有一个十四级元力的家族长辈坐镇。

    青衫男子神态淡然的四下看了一番,袖子一挥间,整个院子所有人,全部无声无息的倒地,甚至就连那个正在闭关的十四级强者,也在没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歪倒在闭关之地。

    这种诡异的现象,若是传出去,恐怕整个春水帝国均都会为之震惊,具备这样的实力,只有一种人----入尘期高手。

    这青衫男子仿佛做了一件微乎其微的事情般,没有丝毫表情,向院子角落的一片假山处走去。

    在假山外,他右手一点,顿时假山发出轰轰声,向两边移开,露出一个漆黑的洞穴,男子起身一跳,身子以极快的速度直接进入到最底层。

    望着地面上一些储物戒指爆炸后留下的残骸以及春水的干尸,他的脸色,阴沉起来。

    “看来是真的死了,春水这贱人的储物戒指与灵魂绑定,眼下既然碎裂了,说明真是出现了变故,这春水死到无所谓,可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我设下的禁制完全可以阻止她自杀……难道是有人来救?不可能,若是有人来救,这春水又怎能变成干尸。”

    男子目光阴森,低下身子右手放在春水干尸的头部,微闭双眼,许久之后他猛然睁开,惊讶自语道:“灵魂没了?”

    第一章:千年老怪

    男子表情阴晴不定,片刻之后,他喃喃自语道:“灵魂没了……以春水的实力,不可能是灵魂离体,这样推算下来,一定是被人灭杀,有能力杀春水灵魂的强者,即便不是与我同境界的入尘期,也一定差距不远了。”

    男子眉头微皱,身子一动,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时已然在天水城外的高空中,他凭空站立,在四周,滚滚白云自身边穿过。

    男子右手一翻,一张黑色的储物卡出现在他手中,一阵白光闪烁间,一只头生双角,满嘴獠牙,身高十米,体积庞大的巨兽,赫然出现在男子的前方。

    这巨兽的样子,异常狰狞,在它出现的一瞬间,四周狂风大作,云层如同被墨水洒过一般,纷纷乌黑起来。

    男子身子一送,轻飘飘的飞起,坐在了巨兽头顶双角中心。他坐稳后,拍了拍巨兽脑袋,说道:“春水的灵魂虽然没了,但当初我下的诅咒仍在,饕兽,给我找到杀死春水之人。”

    巨兽打了个鼻响,四蹄一踏,顿时风雷阵阵,整个天水城所有强者,纷纷感应到这恐怖的雷声,立刻冲出数人,还没等他们飞到天空,只见一道巨大的黑光,轰的一声从云层中跃出,化作一道黑色长虹,转眼间就消失在天际。

    唐氏学府的巨型飞船,飞快的穿梭在云层之中,两天后,飞船来到春水帝国极西之地,这里是一片荒芜的沙漠。

    莫拉沙漠,是春水帝国内唯一的荒原,他的面积,约占据了整个帝国版图的三十分之一,这里常年黄沙四起,飓风阵阵,可谓是人迹罕至,若站在莫拉沙漠边缘,向远望去,会看到一条灰突突的地平行,给人一种仿佛沙漠无边无际,与天地相连的错觉。

    莫拉沙漠也由此得名,在春水帝国,莫拉的含义,代表的是无穷大。

    莫拉沙漠内,生存着无数沙类生物,它们往往都是成群出现,洗劫时而进入此地的商人。这些商人均都是亡命之徒,他们进入莫拉沙漠的唯一目的,就是获得一种叫做沙魂石的材料。

    这种材料,卖给灵器师,会换取大量的晶币。即便是不卖给灵器师,也会有很多人愿意收购,要知道沙魂石,越是沙漠深处,品质就越高,一旦达到一定品质,那就可以用来制作武器。

    混入了沙魂石的武器,在强度以及韧性上,都要高出不少,除此之外,沙魂石最大的作用,当属飞船的制作。

    提炼之后的沙魂石,是春水帝国春水战舰的主要制作材料之一,每年帝国对沙魂石的消耗,数量都会极大。

    这一日,莫拉沙漠上空的云层,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拨开一般,露出一艘庞大的巨型飞船,飞船低空在沙漠上慢慢飞行,时间很快过去,飞船穿越了沙漠外围,进入了中心地带。

    ****坐在靠着窗户的桌子旁,安静的看着窗外,莫拉沙漠的全貌,渐渐在他眼前浮现,地面上有着很多沙漠内特有的生物,如沙狼、沙蝎、沙蜴等等。

    这艘飞船内的空间极大,几十人几乎每人都有一个单间,****进入房间后,就一直没有出去,而是静静的坐在原地,闭目养神。

    只是在进入莫拉沙漠后,他才睁开双眼,仔细看去。

    夜里时分,飞船来到了莫拉沙漠的最中心点,这里有一座古塔,塔高约百米,一层层塔身,散发出一丝丝古朴之气,从外表看,这古塔的年代颇为久远。

    飞船在古塔旁慢慢降落,随着轰的一声震动,飞船落地,船门打开后,唐氏学府的众人,一个个走了下来。

    ****站在船门口,并没着急下去,而是感知力四下探索一番,这时,他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小伙子,怎么不下去?”

    ****内心蓦然一惊,他刚刚感知扩散,四周两百米之内可以说任何风吹草动,无不一一在心,可却一点也没发觉,自己身后有人。

    ****转过身,眼中瞳孔微一收缩,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在他的身后,龙腾那干瘦的身子,仿佛幽灵一般飘起,双眼露出一丝幽光。

    看见****回头望他,龙腾裂开嘴角,扯出一丝微笑。

    这笑容在****看来,心底顿时冒起一股寒意,他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的后退,顺着船口走了下去。

    龙腾的双眼,一直盯着****,待他走下飞船后,龙腾添了添嘴唇,桀桀一笑,身子一闪,出现在地面上。

    身为器师的柳斐与唐苏,二人站在一处,看到****走下后,唐苏一招手,说道:“木大师,这里。”

    ****察觉到背后的目光消失,心底暗松口气,仅仅这么一会儿,他的后背,已经泌出了冷汗,被那叫做龙腾的老者盯着,****有一种当初在蛮荒丛林,看到了人面蛇一样的感觉。

    那是一种死亡前的直觉。

    走到唐苏身边后,柳斐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低声道:“木大师,之前的事情,还望不要介意。”

    ****与柳斐器斗后,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见面,同样也是首次谈话,听到柳斐的话后,****连忙摇头道:“柳斐大师多虑了,之前的事情是误会,木某从来都没放在心上,又怎能介意呢。”

    柳斐深深的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一旁的唐苏,娇笑道:“好了,咱们唐氏学府,这次只有咱们三个器师,这里面就小女子我经验最少,比不上你们二位,到时候大家可要相互帮助哦。”

    柳斐哈哈一笑,客气一番,但****却发现,柳斐的眉头,始终都是微微皱着,显然有着心事。

    唐氏学府的几十人全部走下飞船后,飞船的门慢慢关上,唐雅萱是最后一个,她右手一挥,顿时庞大的飞船,迅速缩小,最终被她手中的一张银色卡片收入其中。

    ****看见这一幕,在唐雅萱手中的卡片上多看了几眼,以****现在的经验,自然一眼就看出,这张储物卡并非普通,准确的说,它已经可以算是一件灵器了。

    利用空间原理制作的储物卡灵器,不是寻常器师可以制作出来的,X就曾在学习手册上讲过,储物卡类的灵器,不是一个人可以制作成功,准备的说,这一类灵器,往往需要多人同时制作,分工之下,才可制作成功。

    其最难的地方,就是把三大定律与空间理论结合,开辟一个巨大的空间来作为存放之用,但只要是灵器,就会有次数限制,这也是大空间储物卡灵器数量不多的原因,要知道储物卡是属于频繁使用之物,与实际造价相比,大有得不偿失之意。

    于是,这种大空间的储物卡灵器,几乎很少有人拥有,只有一些大家族,或者是帝国的军队,才会使用。

    这时,一阵娇笑从远处传来,紧接着,一个全身被黑色皮蓬包裹的女子,缓缓的从远处走来,在她的身后,跟着十多人,每个人的打扮,都是一样。

    这些人在距离唐氏学府众人大约十多米外停下,最前面的那个女子,高声笑道:“雅萱妹妹,又见面了。”

    龙腾昏暗的双眼在看到那黑衣女子时,忽然露出一丝神采,但瞬间便又恢复如常,只不过伸出舌头,添了添嘴角。

    唐氏家族这次对外的发言人,是唐雅萱,她看了那黑衣女子一眼,笑道:“原来是碧波联盟的陈思姐姐,看来碧波联盟这次势在必得,居然连姐姐都出动了。”

    陈思整个人罩在袍子里,看不见相貌,她听到唐雅萱的话后,轻笑道:“与唐氏学府和凤凰族比,这次我碧波联盟只有区区二十个进入名额,根本就没有胜利可言,这一次,我们打算最多走到第三层,以搜集材料为主,夺取春水女王传承的事情,就不参与了。”

    二人交谈之际,柳斐看****一直注意碧波联盟之人,于是低声说道:“木老弟,那碧波联盟传闻所有成员均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凡是能让其自愿打开头套,露出本容之人,就会被她们认为小林子。”

    ****一怔,仔细的打量了碧波联盟那些人几眼,说道:“柳斐大师,如若这样,那碧波联盟又是如何成立的?”

    唐苏撇了撇嘴,说道:“柳斐大师说的既正确,也不争取,那碧波联盟是由大大小小十多个家族组成,这些家族中,有一支叫做战莺族,其内所有女族人,一个个均都拥有绝美之容,只有她们,才是若自愿打开头套,便会认主。

    不过外人大都不甚了解,以为整个碧波联盟都是如此。”

    柳斐呵呵一笑,说道:“唐苏大师不愧是学府内部的器师,见识过人,柳某佩服。”

    就在这时,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谨记着,夜色中,远处忽然一片火红,几乎照亮了半个天空。

    仔细看去,那片火红是由一只只巨大无比的火凤凰身上散出,一共十八只火凤,连成一排,向着古塔飞来。

    唐雅萱望着凤凰,有些心有余悸,但很快就恢复正常,沉默不语。

    她身边的陈思,轻声道:“真没想到,这凤凰族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杀伤力巨大的灵器,唉,若不是有红雾灵器,恐怕现在,整个春水帝国就没我们容身之处了。”

    唐雅萱闻言,不由自主的扫了一眼****,心底微叹,她是学府的核心弟子,在唐心如手下做事多年,怎能不知道她的性格,尤其是刚才看到龙腾后,根据一系列的观察,唐雅萱可以肯定,家主一定给龙腾单独发布了一个任务。

    这个任务的终点,恐怕就是在****身上。

    陈思顺着唐雅萱的目光看去,发现是三名器师,这三人的画册他都见过,其中老者应该是唐氏学府外围第一器师柳斐。

    陈思脑海中立刻浮现有关柳斐的一切信息。她的目光,顺着柳斐滑到第二人身上,那是一个相貌颇为美丽动人的女子,陈思知道,她是唐氏学府内部的核心器师,同时也是唐氏学府资格最老,经验最为丰富的唐老的弟子。

    当陈思看向第三人时,她只是略扫一下,便不再注意,这人她也见过,知道是刚刚成为唐氏学府客卿之人,名字叫做什么她有些没记住,不过这种小人物,以陈思在碧波联盟的地位,自然不会看在眼里,即便他是器师,只要没达到制作出二级灵器的手艺,均是如此。

    目光刚一收回,忽然陈思内心一动,她刚才是提起红雾灵器时,唐雅萱才看向三人,这里面会不会有些什么联系?

    陈思本就是七窍玲珑之人,平时一向以沉稳冷静著称,可现在,她却忍不住被自己这个想法弄得心脏怦怦乱跳。

    “这三人中,难道有红雾灵器的制作者?”陈思顿时有些口干舌燥,但随即,她马上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内心自嘲道:“除非是唐心如脑袋有病了,否则的话,绝对不会把这等器师放走。”

    但她也不知为何,虽然明知道不是,但却忍不住有些幻想,眼神更是不时的瞄向唐氏学府的三个器师。

    “如果红雾灵器的制作者,真的是在这三人中,最可能的,应该是柳斐!”陈思直接无视****,把目标锁定在柳斐身上。

    这时远处的火凤凰,越来越近了,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龙腾以及他身边的几个仿佛从坟墓里爬出来的老家伙,看向火凤凰的目光,充满了寒意。

    ****抬头看了一眼,忽然神色一动,目中露出一丝杀机,他的嘴角,渐渐翘起,露出一丝微笑。

    巧的很,他看见了紫颜紫大人,另外还有王婆婆。

    紫颜的相貌,已经大为改变,变的更加明媚夺人,皮肤雪白,没有半个污点,与多年前的样子,可谓是天地之差。

    ****内心冷笑,看来紫大人果然配出了解药,治好了曼陀罗病。

    一排火凤,在巨塔的另一边落下,从每只凤凰上都跳下数人,凤凰族的来人中,与唐氏学府颇为雷同,其中一大部分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剩余的才是年轻人。

    ****心知肚明,包括唐氏学府的那些人,这些一副快要活不起的老家伙们,他们进入六角祭坛唯一的目的,就是获得入尘丹。

    此时三方势力全部来齐,唐氏学府与凤凰族,以碧波联盟为分界线,各占左右,这时,唐氏学府中有个老家伙,忽然桀笑道:“紫寿高,你这老家伙还没死呢?你要脸不要脸啊,入赘到凤凰族都快1500年了吧。”

    凤凰族那群老人中,一个如干尸般的老者,看了对方一眼后,二话不说身子一跃,腾空扑去,嘴上喝道:“来来,宋行,咱们来松松骨。”

    唐氏学府中刚才说话的老者,哈哈一笑,身子立刻冲出,说道:“老夫正有此意。”

    二人均都冲出之后,唐氏学府中一个老妇人,皱着眉头右手一挥,顿时一道光幕罩在了二人四周,起到了结界防御作用。

    紫姓老者,手中抓着一把电光长矛,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宋行,身前飘着一张三角形黑布,阵阵死亡之气,从黑布上散出,他的脸上,露出的不是兴奋之色,而是嗜血之芒。

    二人毫无任何花俏的,直接在半空中打了起来,只见四周顿时狂风大作,风雷阵阵,一个接着一个的闪电,向四周疯狂的蔓延开。

    在二人打斗的瞬间,****立刻后退,唐苏也是潜意识的迅速退出,待停下后,她才发现,****居然也在后退,脸上立刻露出古怪之色。要知道她是唐氏学府核心弟子,从小到大,这样的高手见过很多,耳熏目染之下自然知道他们若打起来,结界将会被大力的削弱,很有可能失去作用,距离太近必然殃及池鱼。可她却没想到,这****居然也是迅速后退。

    尤其是她停下后,那****仍然退出了几米,这才停下,唐苏内心颇不以为然,根据她的经验,有防御结界守护,自己又退出了十米,即便是结界破掉,也不会波及到自己。

    再看柳斐,他微微一怔,显然不理解明明已经有了防御结界,王、唐二人为何还要退后。

    但这个想法才刚刚升起,一道镜子破碎的声音突然出现,包裹着两个老家伙的光幕结界,哗哗声中碎裂开,紧接着两股强大的能量余波,疯狂的向四周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