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红雾灵器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坐在一旁的唐研,此时插嘴道:“唐老,您是我唐氏学府内资格最老的器师,比外面的那些器师强出数倍不止,您若都看不出来,他们怎么会看出呢?”

    唐老淡然道:“器师之中达者为先,各个流派更是彼此侧重点不同,我看不出来,不代表别人也看不出来。”

    唐研苦笑,摇头不语。

    这时坐在唐老身边的唐苏,在一旁说道:“师父,学府外围的那些器师,我都考察过了,那柳斐尚算优秀,已经可以制作出二级灵器了,不过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一个叫做木南的器师,他……”

    没等她说完,唐老忽然目光一闪,家主唐心如也是神情一动,二人几乎是同时说道:

    “木南?”

    二人相互望了眼,唐心如立刻问道:“府内有器师叫做木南?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唐苏一怔,这时唐研连忙起身说道:“家主,这木南是在您闭关的这几个月刚刚加入学府,他是由张仁才引荐,不过这灵器,我认为不太可能是他制作,毕竟他只是一个基础器师罢了。”

    唐老眼睛一翻,面无表情的说道:“唐苏,你说说这个木南如何让你感兴趣了。”

    唐苏看了唐研一眼,起身对唐老说道:“师父,这木南月前曾与柳斐器斗。”

    唐老眉毛一挑,他整日闭关制作灵器,不理会外界,有关****器斗之事,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脸上不由得升起几分感兴趣的神色,毕竟器斗对于器师来说,是最高级别的战斗。

    唐苏继续说道:“器斗中,这木南拿住一件灵器,任凭柳斐如此努力,都无法拆器成……”她正说到一半,忽然神色一动,失声道:“啊,我想起来了,当初木南拿出的灵器,也是一根蓝线藤!”

    此话一出,会议厅所有人均为之震动,相互之间议论纷纷。

    唐心如眉头一皱,右手轻弹桌子,顿时一道波纹散开,众人均都身体一颤,连忙收口。唐心如凝神片刻,低沉道:“唐老,这件灵器,您能否仿制?”

    唐老沉吟少许,又仔细的看了看灵器,摇头道:“仿制简单,但即便是仿制出,也一定没有唐雅萱说的那般效果,如果我没猜错,这MN在制作灵器时,采用了某种神奇的物质,这种神奇的物质可以一瞬间把寄生草的特性发挥到极限,且产生某种变异,这是唯一的解释。”

    此时会议厅有一个女子,目光一闪,忽然插言道:“如果这MN真是木南,家主,我建议立刻抓住他,逼他说出制器的秘密,如果我们唐氏学府能独享这个秘密,那么无论是对于眼下战乱,还是未来发展,都有不可低估的巨大作用啊。”

    唐心如颇为心动,沉吟少许,正要说话,这时唐研冷笑几声,讥讽道:“唐珍,你可知道这木南与柳斐的器斗中,最后的战奴比试,这木南的战奴,是什么实力?我可以告诉你,十四级!”

    此言一出,除了一些早就知道的之外,余人均是惊愣,其实这也难怪她们不知,毕竟她们身为唐氏学府的核心弟子,整日都是在这地底基地闭关修炼,外部事情全都是三大管事处理。

    就连唐心如对此事都不知情,她眉头一皱,略有不满。

    唐研立刻说道:“家主,这事我已经详细的传到您的通讯器内,标明是三星级信息。”

    唐心如一怔,立刻想到自己闭关时,五星以下信息一般都是不看,全权交给三大管事负责,唐研这么一说,她多少有些印象,心念一动,调起通讯器一看,果然有一条三星级的未读信息。

    唐雅萱忽然说道:“如果这个木南真是MN,我不赞同对其使用武力,你们没见过那红雾的威力,我虽然不是器师,但多少也知道器师给别人制作的灵器,一般来说在品质上都略低于自身的灵器,他给别人制作的灵器就已经拥有如此威力,我担心一旦对方暴怒之下用出威力更猛的灵器,到那时,这将是一场席卷整个唐氏学府的灾难。”

    会议厅一阵沉默,唐心如眉间紧锁,果断的说道:“首先确定这木南是否是MN,这个工作唐研你去负责,一旦确定,那么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与他协商,对于这红雾灵器,我唐氏学府买断。”

    唐研站起,恭敬道:“遵命。”说完,她深知此事的重要性,不再二话,立刻告退,就要去寻****。

    唐雅萱犹豫了一下,起身说道:“家主,我想一起前去。”她看到唐心如点头后,连忙跟着唐研走出。

    二人从地底回到地面,一路上均都保持沉默,一股凝重的气氛笼罩四周。

    没过多久,她们便来到****的居住地,唐雅萱心情复杂,看着眼前这个极为普通的居所,心里略有忐忑,她可是亲身经历了红雾事件,内心对于这灵器的制作者,已经不再是一般的尊敬,而是达到了敬畏与恐惧。

    “木南大师,唐研有极为重要之事求见。”唐研深吸口气,恭敬的说道。

    ****正盘膝坐在房间专心制作灵器,听见唐研的话后皱起眉头,起身推开房门,隔着院子向外一看,外面除了唐研之外,还有一个陌生的女子。

    “何事?”****声音冷淡,他现在时间非常宝贵,容不得浪费。

    唐研犹豫了一下,说道:“大师,此事非常重要,不如让我们进去后详谈?”

    ****冷淡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免了,我只给你十秒钟,速速说明来意。10,9,8……”

    唐雅萱看到****的第一眼,忽然升起一种直觉,眼前这人,绝对就是MN,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这么确定,只知道自己一看见对方,立刻就升起浓厚的敬畏之心。

    唐研一怔,她没想到这****居然这么狂,自己怎么说也是唐氏学府三大管事之一,居然连进他房间的资格都没有,不由得心底略恼,但一想到对方很可能就是MN,那一丝恼意立刻烟消云散。

    “木大师,是这样,目前学府灵器消耗太大,我想问问您有没有制作出成品灵器?”唐研连忙说道。

    “……7,6,5……”****不疾不徐的数着,他对于别人的打扰,极为不耐,若是以往倒也罢了,可现在完全就是与时间赛跑。另外对方的问话显然是在敷衍,他才不信为了这么点事情,唐研会亲自来,要知道唐研之前可是从未来过。

    唐雅萱听到唐研的话,眉头一皱,立刻说道:“木大师,您可认识一个叫做王卓的学员?”

    ****扫了唐雅萱一眼,内心一动,但口中依然继续说道:“4,3,2……”

    唐研一急,忽然想到当初器斗时,薛音使用的方法,于是连忙说道:“回答完我们的问题,唐氏学府所有材料你可任选一件!”

    ****望着唐研,说道:“包含八件稀世材料么?”

    唐研一看对方停止数数,松了口气,点头说道:“包括,但前提是你的回答让我们满意。”

    ****沉吟少许,身子一闪走到院外,说道:“跟着我的步伐,若是走错一步,后果自负。”

    说完,他放缓脚步,又从院子外走回房间,随后头也不回,在房间内盘膝等待。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惊呼声,****也不起身,冷笑几声。

    唐研与唐雅萱,一脸苍白的走了进来,刚才她有些不信邪,故意走错了一步,脚下立刻出现一根闪烁蓝芒的植物,这植物上充满利刺。

    这植物被她闪躲之后,紧接着四周顿时又冒出无数电光,一根根蠕动的藤条蓦然间出现,冲着她迅速抽来。

    最后在唐雅萱的帮助下,二人险之又险的躲过,异常狼狈的走了房间。

    这还是她们之前按照争取的步伐迈入,所以并未引发全部陷阱的原因,如若不然,就不是仅仅狼狈那么简单了。

    ****房间外的陷阱,他几乎一有时间便会制作几个,可谓是步步危机,到现在为止,整个院子里到底有多少陷阱,****自己都记不清楚,总之是除了他自己,旁人若要毫发无损的进来,没有一定的实力,根本就做不到。

    进入房间后,唐研与唐雅萱不由的目光闪烁,整个房间几乎遍布各种材料,尤其是一旁角落处,堆积着高高的鲜肉,在肉上长满了紫红色的杂草,这些杂草无风自动,按照某种规律,摇来摆去。

    除此之外,地面上更是随意的放着众多藤条。

    看到这一切,二人相互望了眼,唐研面色一肃,恭敬道:“木大师,您是否认识王卓?”

    ****神色如常,淡然的看了二人一眼,反问道:“我认识与不认识,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若一直这么问来问去,那么你可以走了,木某时间有限。”

    唐研苦笑,正要说话,唐雅萱伸手一栏,望着****,敬畏的说道:“木大师,事情是这样的,王卓……”她详细的把五谷城的事情,一丝不漏的解说一遍。

    唐研听的眉头微皱,她的做事方式与唐雅萱不同,相对于直来直去,她更喜欢耍一些心机,借着观察对方的反应来决定说辞,比如询问****,就是如此。

    ****听着唐雅萱的话,越听越是心惊,他自己制作的灵器从来没有用过,这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具备如此强大的威力。

    他不由得心底疑惑起来,但这些在表面上却并未露出半分,神色如常的听完后,他点头说道:“这王卓,我认识,他的灵器,也的确是我给的。”

    唐雅萱脸上敬畏之色更浓。

    唐研深深的看了****一眼,说道:“木大师,您的这种血雾灵器,我唐氏学府买断,作为报酬,八件稀世珍宝中,您可任意选取一件,另外每制作出50件血雾灵器,可再从八种材料中选一件,您看可好?”

    ****摇头,说道:“50件太多,我制作不完,最快也就是七天一件,一个月能制作出5件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如果多了,我不保证效果。”

    唐研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就以二十件为限,您看如何?”

    ****沉吟少许,说道:“入尘期干尸,这个材料我立刻就要。”

    唐研二话不说,打开通讯器向唐心如汇报并请示一番,随后对****笑道:“没问题,一会就有人给您送来,木大师,你看我什么时候来取血雾灵器?”

    “每七天来一次吧。”说完,****脸上隐露不耐之色。

    唐研连忙告退,与唐雅萱小心翼翼的走出院子。

    二人离开后,****不耐之色顿时消失,露出沉思的表情,许久之后他从储物卡中拿出这几天制作成功的几件寄生草灵器,仔细的看了半天,始终没发现有什么奇异之处。

    夜幕降临时,****身子一动,迅速离开居所,几个闪落间寻到一处学府内偏僻地,感知一扫,方圆几百米内并无任何人影。

    他立刻拿出一件寄生草灵器,感知探入,开启。

    顿时一道红光从灵器上闪现,****目光闪动,迅速从储物卡内抛出一大块鲜肉。红光立刻射出,击中在鲜肉上。

    紧接着,鲜肉轰然炸开,化作一团红色的雾气,飘在原地,阵阵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定气凝神,仔细的观察,许久之后,他又扔出一块鲜肉,那鲜肉一碰到血雾,立刻炸开,血雾的面积立刻扩大一倍有余。

    ****摸了摸下巴,心里暗道:“这红雾的确是自己在制器变似灵动阶段设计的,不过当时最大程度也只是进攻一次,而且还必须敌人身上有伤口才行,现在怎么会这样?看这个样子,果真是如人所说,可以无限的扩大。”

    沉吟片刻后,****始终找不出原因,望着血雾,他元力向外一吐,与感知结合,顿时进入神识状态。

    他面无表情,但目光却瞬间剧烈的明亮起来,脑子里飞快的分析、计算,把自己从制作第一件灵器开始,一直到现在所有经历的事情全部加入计算当中,想要推算出灵器具备这等威力的原因。

    时间慢慢过去,他的心脏跳动此时已然降低到每分钟4下,此时****的双眼,已经充满了血丝,脑子里的计算推理,疯狂的闪过。

    各种可能在脑中一一排除,最终还是没有得到合理的答案,****眼睛已经彻底被血丝覆盖,但此时的他根本就不会去在意这些,他脑子里一片冷静,再次加大了计算范围,起始点延伸到他从监狱岛出生开始。

    两行血泪,从他的眼内流下,心脏跳动次数已经降低到每分钟2下,但****仍然没有放弃的打算,他深知灵器的这种变化,对自己来说至关重要,如果能把握其中的关键,那么对于日后的生存来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的心脏跳动,已然从每分钟两下,下降到一下。

    此时他身体内的各个细胞,开始快速的出现坏死状态,这种状态正不断地蔓延。

    就在这时,忽然****目光一暗,但立刻又强烈的明亮起来,他脑中分析出了五个答案,只不过这五个答案,有四个准确性不到百分之五十,只有一个准确性达到百分之八十五。

    ****目光由明亮渐渐转暗,脑子里的计算最终定格在那个准确性百分之八十五的答案上。

    “在野人废墟,元力阴寒属性的多次变异,造成了一种诡异的元力变化,这种元力的属性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阴寒,而是有一种近乎于极致的催化,一切与元力有关的事情,都会受到这种催化的影响,发挥出极致的功效,灵器的制作中,元力流入其中,这种极致的催化随之起到作用,除此之外,就连神识的产生,也一定于这催化有关。

    至于如何处理这红雾……”****目光一闪,一拍储物卡,顿时一根蓝线藤出现手中,他二话不说按照记忆中寄生草的脉络,在其上迅速初刻起来。

    很快,初刻完成,****元力一吐,流转一圈后,扔向红雾。

    蓝线藤刚一碰到红雾,就如同是沸水淋在雪堆上一般,红雾立即消融,全部被吸入蓝线藤内,此时的蓝线藤,颜色已然大变,其上的蓝线彻底的变成了红色,若叫它红线藤,也不为过。

    ****冷静的拿起红线藤,喃喃自语道:“看来我计算的没错,这一切就是与元力有关。”说着,他身子一动,如闪电一般迅速消失在原地。

    “心脏跳动次数已经降低到每分钟一下,身体百分之六十八的细胞已经坏死,初步分析,距离百分之八十五的彻底死亡还有不到30秒的时间。”****从容的在学府内闪落,脑子里如同一个局外人一般,分析自己的状态。

    “此地距离居所需要三十分钟四十五秒,时间来不及。”他猛然间停下,四周一扫,寻到一处偏僻地,盘膝坐下。

    “还有23秒,现在细胞坏死75%,还来得及。”****目光闪动,从储物卡内拿出一根青色枝条,就在这时,忽然心脏一痛,全身血管迅速鼓胀。

    “计算错误,细胞坏死在最后阶段突然增加,只有5秒时间。”****眼都不眨一下,拿起青色枝条,立刻开启。

    这青色枝条正是他费尽数月时间,以一分青子叶和四份百年青子叶作为能源提供材料,又与堪比二级灵器的手艺初刻,最终制作而成的青子叶灵器。

    它的次数是五次,作用是瞬间提高身体各部分机能,达到快速疗伤的作用。

    枝条瞬间化为青色的液体,贴着****手心,钻入他的身体,紧接着,一股暖流在他体内流动,速度越来越快。

    “体内细胞活力增加,坏死范围缩小。”****计算着自身的回复,此时他的心脏跳动次数,也在这青子叶灵器的作用下,慢慢提高,最终达到每分钟4下后,****二话不说元力与感知一收,解除了神识状态。

    一股难言的胸闷,立刻涌现而来,****身体颤抖,全身抽搐,摔倒在地,不断的呕吐,他的血管高高鼓起,眼看就要处于崩溃的边缘,就在这时,青光一闪,青子叶的作用再次起效。

    一个小时后,****全身被汗水浸湿,他缓缓爬起身子,深吸口气,步履蹒跚的向居所走去。

    一边走着,他脑子里一边思索,回到居所时,天色已然大亮,薛音已经在门外等候了许久,她一看到****,并没有询问为何对方深夜外出,而是恭敬道:“木大师,您要的入尘期干尸,我给您送来了。”说着,薛音递出一张储物卡。

    ****神色如常,接过储物卡。其实他带着面具,即便是此时脸色再难看,外人也难以看出端倪。

    此时他身心俱疲,也不查看,挥了挥手后,走进居所。

    薛音神情极为恭敬,深深的看了****背影一眼,退后离开。她刚才从唐研那里得到有关红雾灵器的消息,内心震撼的同时却反常的并没有多少意外,在她心中,****这个人,一直就是充满了神秘感,十四级的战奴都会突然出现,更不用说这诡异的红雾灵器了。

    ****一回到房间,便立刻开启了防御层,随后盘膝坐地,体内元力流转,慢慢的恢复身体状态。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他慢慢睁开双眼,胸口憋闷的感觉缓和了不少,他深吸口气,心里暗道:“储物卡内之前已经做出了5件寄生草灵器,可以应付一个月,另外因为之前自己对于灵器威力的了解不够,致使被唐氏学府重点留意到,为了安全找想,需要尽快离开此地了。”

    打定主意后,****拿出之前薛音给他的储物卡,感知一探,储物卡立刻闪现耀眼光芒,紧接着一口紫黑色的棺木,出现在****面前。

    这棺木通体紫黑,棺表更有各种复杂难明的符号刻画其上,除此之外,一阵阵阴森之气从其内向外飘散。

    ****目光闪动,盯着棺材看了许久,不慌不忙的站起身子,双手在棺材上一推,无声无息的,棺盖向后滑去,露出里面一具干尸。

    这干尸是个男性,身穿一袭黑袍,头顶无发,整个脸部全都深深的凹下,露出高高的颧骨,他的皮肤成紫黑色,细如蛛网般的龟裂痕迹遍布全身。

    一股强大的元力波动,从干尸上散出,瞬间就弥漫整个房间。

    ****目光闪动,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深吸口气,脑子里回荡傀儡术的操作方法。

    正常来说,傀儡术是需要活人祭炼的,这样的话,成功率会提高很多,若是以死人祭炼,则成功率会大为降低。

    而且每失败一次,傀儡的实力就会降低一层,****考虑了许久,始终无法下定决心,要知道一旦失败次数过多,这傀儡实力大跌,那么对****来说就失去了价值。

    “魂****、炼魄叶、凝神果……”****喃喃自语,这三种材料,X学习手册上没有任何记载,是傀儡术上提出的,可以加大成功率的材料。

    他之前的想法是干尸到手后,先尝试寻找这三种材料,然后再祭炼傀儡术,可现在让他犹豫的,是自身在唐氏学府的处境,如果能在短期内炼出傀儡,那么对于离开此地,将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踌躇片刻,****目光闪烁,喃喃自语道:“还是等找到那三种材料后,再尝试吧,这干尸宝贵,没有十足把握,不能浪费了。”

    说完,他一拍棺木,棺盖慢慢合上,他深吸口气,把棺材慎重的收入储物卡内,做完这些,****摸了摸下巴,心底沉吟:“既然干尸已经到手,那么就趁这几个月多制作出一些灵器,以便日后离开时使用。”

    心里有个决定,****二话不说,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制作灵器。

    一个月后,整个春水帝国,掀起一股有关红雾灵器的传说。

    有八个城池,笼罩在红雾之中,成为死寂,唐氏学府这次可以说是异军突起,原本处于弱势,可现在已然成为了占领城池最多的一方。

    唐氏学府的计划很简单,春水帝国传承祭坛三方势力取胜的要求是占领城池最多的一方获胜,既然如此,那么无人占领的城池,自然就会被淘汰在外。

    那八座笼罩在红雾中的城池,唐氏学府不要,甚至宣布出,任何势力若有本事驱除红雾,便可去占领。

    野人空白界与凤凰族,在尝试了多次损失惨重后,放弃了占领,至于碧波联盟,更是获得了唐氏学府家主传递的资料,深知这血雾的威力,根本就不参与。

    如此一来,红雾灵器自然就成为了传说之中的宝物,整个春水帝国,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有无数的灵器师,开始没日没夜的研究,寻找破解的方法。

    凤凰族、野人空白界,甚至碧波联盟,洒下大把的情报人员,以各种手段,各种途径,不惜一切代价搜集有关红雾灵器的资料。

    可惜,截止到几百年后,有关红雾灵器的研究,没有丝毫进展。

    这红雾灵器的出现,给整个春水帝国刮起来一股灵器之风,在这之前,灵器尽管强大,但只能作为单兵作战使用,即便有一些可以群战,但也远远不如红雾灵器的变态。

    灵器师,这个本来就异常受到尊重的职业,在这一刻,几乎被推到了顶峰,一种全新的认识,在春水帝国所有强者与势力负责人心中升起。

    原来,灵器居然可以这么用。

    甚至这红雾灵器的出现,引起了春水帝国本土灵器流派的注意,有关红雾的研究,几乎是每一个灵器师都在思考的问题。

    这个问题一直被持续了上百年,始终无人可以参透,渐渐的,几乎成为了灵器界公认的十大难以破解的课题之一。

    无数的灵器师,甚至用一生的时间去研究,但最终都没有结果。

    &nbsbs这个名字,牢牢的记在了每一个灵器师的心中,更是刻在了每一个强者的记忆里,有一段时间,能获得一件MN制作的灵器,几乎成为了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唐氏学府内存放的数件红雾灵器,成为了学府的至宝,无数的灵器师蜂拥而来,目的仅仅就是瞻仰一下而已。

    但是让所有人为之惋惜的,则是这个红雾灵器的制作者MN,流传在外的灵器居然只有这一种,这就叫所有人都不解,要知道一个灵器师,不可能一生只制作出一种灵器。

    但无论如何寻找,始终都无法发现MN制作的其他灵器,这一点,成为了一个千古的谜团。

    不过几百年来,倒是不缺冒MN之名者,这种人往往以此扬名,但最终都是被骂声淹没,在所有春水帝国的器师中,MN这个名字,那是神话一般的存在,永远不可亵渎。

    只有春水帝国的一个袁姓家族,默默的保存着一个秘密,在其家族的祠堂内,保存着一件灵器,这件灵器,正是让母皇大陆所有人都为之疯狂的红雾灵器,只不过,他的制作者不是MN,而是WL。

    由于唐氏学府拥有了红雾灵器,三大势力的争斗没有了悬念,不过凤凰族并不甘心这样的结果,她们准备了三年,可没想到因为一件突然出现的灵器,居然失败了。

    疯狂之下,凤凰族与野人空白界最终达成了一系列的交易,展开了狂猛的反击,只不过他们反击的对象,放在了碧波联盟上。

    唐氏学府本想支援,但凤凰族疯狂之下,甚至不惜举全族之力,攻打唐氏学府本部,也就是春水帝国的都城。

    逼的唐氏学府家主唐心如无法使用红雾灵器,要知道红雾灵器可是不分敌我,一旦开启就如离弦之箭,没有回头路。

    在凤凰族与野人空白界这种无耻的打法下,碧波联盟首先承受不住,宣布退出争斗,安心做第三名。

    接下来,就是与唐氏学府的战斗了。

    凤凰族的原则是,既然你有红雾灵器,那么索性咱们就拼一把,让所有城池都变成无人死狱,到时候大不了大家谁也没有城池,这完全是一副豁出去的战斗方式。

    如果真的这样进行下去,那么春水帝国,将会彻底的在大路上除名,变成一个死亡帝国,亦或者说红雾帝国。

    眼看局势就是这样发展,三座四角祭坛再次降临,三个女战神立刻宣布,终结战斗,这场争夺赛唐氏学府与凤凰族,均可带50人,至于碧波联盟,则是最低标准,20人。

    至于红雾,也在这三个女战神联手下,以一种不知名的方法,一一消散掉,不过做完这些,这三人也均是一脸疲惫,显然驱除红雾,对她们来说也极为艰难。

    随后,这三人来到唐氏学府,以强硬的姿态,向唐心如索要剩余的红雾灵器,并要求交出制作者,由她们带走。

    对于这个要求,唐心如沉默了,许久之后,她冷漠的拒绝。

    这红雾灵器对唐氏学府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有了这红雾灵器,即便是这次传承失败,唐氏学府也依然可以再春水帝国一家独大,远远的超过凤凰族与碧波联盟。

    可一旦失去了红雾灵器,那么日后定然会受到凤凰族与野人空白界的联手攻击,这样的后果,唐心如不愿意看到。

    三位女战神勃然大怒,她们代表的是母皇大陆的最高意志,可眼前这个唐氏学府居然拒绝,正要用强之时,唐心如拿出了十件红雾灵器,不惜全部开启以此对抗。

    第十章祭坛开启

    三位女战神犹豫了,这红雾她们虽然颇为忌惮,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旦红雾灵器全部开启,整个春水帝国将成为死狱,这样的后果,她们无法回去复命。

    另外这唐氏学府的家主唐心如,很有可能是下一任春水女王,如此一来,她们犹豫再三,终于放弃了夺取的打算。

    其实她三人只是对这灵器产生了兴趣而已,并不是想要上缴,而是纯粹起了贪念。唐心如作为家主多年,岂能看不明白,于是二话不过果断的送上三件红雾灵器。

    三个女战神立刻欣然接受,告知一周后六角祭坛出现的位置后,离开了春水帝国。

    这一周的时间,是春水帝国三大势力难得的空白期,彼此均都编排人员,选择高手。

    这一日,距离六角祭坛降临还有三天,****正在房间内制作寄生草灵器,猛然间一股庞大的气息从房间外传来,****眼睛内瞳孔狠狠的一收缩,立刻收起灵器,猛地站起身子,感知立刻散出。

    只见一个长相与唐芯有七八分相似的女子,身穿一袭蓝衣,出现在院内,地面上****制作的各种陷阱,在对方进入的瞬间,立刻开启。

    女子神色淡雅,右手一挥,顿时数之不尽的陷阱纷纷消散,但****院子里的陷阱具体有多少,就连****自己都记不清楚,女子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她几乎是每走出一步,便有无数的陷阱被触发。

    越往前走,她脸上惊色越重,这些陷阱一个个几乎是连环反应,牵一而触及全身。

    忽然,她停止了脚步,神情凝重盯着前方,一团红雾,无声无息间出现,与此同时****冰冷的声音传来:“止步。”

    唐心如面色微变,盯着红雾,声音柔和的说道:“木南大师,心如唐突了,这红雾……”

    ****推开房门,冷冷的盯着对方,一语不发,两人中间隔着红雾,宛若一道界限。

    唐心如苦笑,她沉吟少许,柔声道:“木南大师,在下是唐氏学府家主唐心如。”

    ****内心一动,但表面上却神色如常,沉默不语。

    唐心如继续说道:“木南大师,今天是心如唐突了,我没想到你这里居然步步危机,这样,这颗龙心,就作为心如之前不敬的赔礼。”说完,她一拍储物卡,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闪烁蓝光的菱形物品,二话不说扔出。

    ****退后两步,并未接过,菱形物品摔在地上,****看都不看一眼,一语不发。

    唐心如心底有些懊悔,她今日亲自来,本是为了与****谈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可走进院子后,却发现这院子里危机四伏,不得已之下,她才出手。

    其实本意,她只是想走近院子进入房间与****面谈一下罢了。

    此时看到对方沉默,显然是有所不满,唐心如不愿因为这点小事与****结怨,连忙放低身份,恭敬的说道:“木南大师,三天后就是学府进入六角祭坛的日子,唐氏学府有50个名额,为了在争夺赛中胜出,需要有灵器师跟随,随时修复与补充灵器,木大师,您看是否可以随队呢?”

    说道这里,她语气一顿,唐心如虽说从来没有****直接打过交道,可以****现在的身份,唐氏学府早就专门展开了一次有关他性格的讨论,讨论中薛音在唐研的推荐下参加,最终的结果是这个木南无利不起早,任何事情,都要用重利去打动。

    想到这,她不等****说话,立刻又继续道:“当然了,如果木南大师参加,我唐氏学府愿意从八件珍稀材料中再给您一件。”

    ****眉头一皱,沉吟少许,说道:“这六角祭坛是怎么回事?”

    唐心如一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暗道这也是人之常情,只有具体的知道了危险程度,才会考虑答复,于是她犹豫了一下,决定不能在这上面欺骗,于是实话实说道:

    “说起这六角祭坛,要追溯到3000年前,3000年前母皇大陆叫做恒岳大陆,一场变故中,天空落下母皇一族的圣物---六角祭坛,整个大陆死伤无数后,最终被母皇一族征服,被划分为三个帝国,分别是春水帝国、碧月帝国以及紫炎帝国,并且从中各选了一个代理者,成为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