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自寻其辱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见柳斐点头,柳一站起身子,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一顿脆响,身体蓦然间长高了三寸,一股磅礴的气息顿时以他为中心点,掀起一股漩涡,向四周扩散开。

    在场的器师,本身元力级别虽说不高但也均都是六级以上,但尽管如此,此时仍然被这强大的漩涡鼓动,纷纷向后退开,一个个脸上涌现震惊之色。

    唐研面色一变,失声道:“十级?”

    薛音此时也怔住了,她没想到柳斐大师居然有十级的战奴,不由得退后几步,心底暗悔当初不该杀了柳眉。

    柳斐得意的一笑,说道:“老夫这个战奴,月前终于突破九级,此事之前柳某并未告知唐管事,今日就借这个机会,公众一下也好。”

    四周的学员,尤其是前面五六排之内,纷纷被这漩涡推动,不得不退到后面,一个个脸上露出惊骇的表情,带着一丝狂热的崇拜,望着柳一与柳斐。

    作为一个器师,除了本身的制器手艺之外,另一个衡量其能力的就是战奴,等级越高的器师,就越会有强大的战士追随。

    柳斐看了看众人,内心暗道:“老夫第一场大意之下输了,可这第二场,老夫有这个自信,必胜无疑,哼,到时候让柳一出手就获胜,瞬间解决战斗,这样一来,虽说平局,但在气势上,却是老夫赢了,至于这木南,以后再找机会收拾他。”

    柳一的十级实力,震撼了所有人,整个广场顿时除了浓重的呼吸声外,一片安静。

    没过多久,****不疾不徐的从外走进,顺着过道跃上石台,他看了眼柳一,眼睛瞳孔一收缩,随即放缓心态,心底暗道:“十级。这柳斐不愧是唐氏学府第一器师。”

    柳斐冷眼看着****,讽刺道:“木南大师,你的战奴呢?不会是没有吧,亦或者是不敢上场?”

    ****神色如常,目中涌现似笑非笑的表情,大有深意的看了对方一眼,慢吞吞的点了点头,说道:“也罢,既然如此,木某也就不藏拙了。”

    刚才回来之时,他手中已然握着一物,此物微小,拳头一握旁人看不出丝毫异常,此时他元力微吐,四周顿时风云色变。

    一股庞大的气息从天而降,五彩光华急剧闪现中,一白衣老者身影渐渐由虚幻凝结成实,仅仅两个踏步就出现在****身前,脚不沾地,悬空飘起半米左右,背着双手,面露寂寞之色,四下扫看一番,最后目光放在柳一身上,淡淡的说道:“你,可敢与老夫一战?”

    老者一扫间,所有人均都内心一跳,有种被生生看透的错觉,一个个均露出惊骇之色。

    强悍的气息,如狂风般横扫四周,瞬间便急剧扩散,整个广场的所有学员,全部身不由己的站起,在这气息压抑之下迅速后退。

    至于那些器师,黄山是第一个拿出灵器开启防御的,紧接着所有的器师全部如此,纷纷表情震撼的打开自身的防御灵器。

    尽管如此,仍然抵抗不住那强大的气息,一个个喘着粗气,一直退到几百米远,才勉强坚持住。

    唐苏也不例外,退到一百多米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脑子里一片空白。

    薛音可谓是花容色变,她之前已经把****看的很高,但此时却发现,这****实在是太过神秘,总有惊人之处。

    唐研毕竟是唐氏学府的三大管事之一,第一个恢复过来,她苦涩的看了****的战奴一眼,内心已然确定,这人的确是十二级的实力,这样的气息,她在自家老祖宗身上,就感受过。

    她心底对于****,已经彻底的没了之前的轻视,眼露尊敬之色,内心决定,这木南大师的材料等级,定为与柳斐大师一样,十级。

    张仁才目瞪口呆,许久后才缓过神来,内心对于****的评价,再次提高,能够有如此强者甘心成为战奴,其灵器制作实力定然远超自己。

    柳斐已经说不出话了,他神情呆滞,表情木然。

    柳一怔住了,之前的从容瞬间便消散一空,犹豫了一下,恭敬的问道:“十一级?破碎虚空?”

    老者神色如常,眼中闪现极其明亮的光芒,举手投足间风雷阵阵,完全具备一代高手的风范,:“你错了,老夫现在展现的实力,是十二级!十一级以下,没资格与老夫一战,你自断一臂一腿,老夫饶你不死。”

    ****摸了摸下巴,他只不过注入了四成元力,想当初元力三级时全部涌入,才勉强可以让老者达到十级而已。

    这幻觉灵器幻化出的高手,几乎拥有不弱于常人的智能,完全不用他操作,无论神情、语言、均都会随着四周环境与敌人而自行改变。

    柳一惊惧的望着老者,面露挣扎之色。

    老者冷哼一声,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以一副绝世高手的姿态悠悠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如此,就让老夫送你一程!”说完,他身体升空,双手张开,顿时肉眼可见的一丝丝黑色能量从天地之间四面八方凝聚而来,在他的身前,出现一个头颅大小的黑色圆球。

    这圆球闪烁电光,阵阵雷鸣从内传出。

    唐研面色瞬间惨变,立刻高声说道:“上者息怒,这……这可是大雷灭球?”

    老者淡然的说道:“你这丫头还算有点见识。”

    唐研连忙说道:“上者,这大雷灭球威力惊人,唐氏学府学员众多,这……”

    就在这时,忽然从唐氏学府内传出三股滔天的气息,风雷阵阵间,三道长虹贯空而来,瞬间便来到广场上空,这三人分别穿着红,白,黑三色衣服,均是年迈之人,但强大到让人窒息的元力波动,却让所有人纷纷退后。

    唐研看到这三人,松了口气,恭敬道:“唐研见过三位长老。”

    这三人均是唐氏学府内隐士中的一员,轻易不会现身。今日练功时突然感受到学府内传出十二级的元力波动,三人职责所在,于是一同赶来。

    三人现身后,看都不看唐研与四周器师一眼,盯着****灵器幻化出的战奴,一语不发。

    ****心底暗惊,退后几步,他担心这灵器幻化出的老者被人看出破绽。

    黑衣老者打破了沉默,声音略带沙哑,说道:“朋友,收起你的大雷灭球。”

    幻化出的战奴回头看了****一眼,淡然说道:“我要解开封印,可否?”

    三位长老猛然间全部看向****,黑衣老者眼睛一眯,冷言道:“你是谁?”

    唐研连忙上前,恭敬道:“木大师是学府的器师,这位上者是他的战奴。”说着,她简单扼要的把前因后果讲解一番。

    黑衣老者听完,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又把目光转向战奴,说道:“朋友,这里是唐氏学府,我再说一遍,收起你的大雷灭球,否则我三人就要出手了。”

    ****一咬牙,元力全部灌入手心的灵器内,顿时幻化出的战奴,仰天长笑,身体慢慢飘渺,一丝丝七彩光束,从他身体内映出,在这一刻,天地色变,日月无光。

    三个长老纷纷色变,退后几步,面上阴晴不定。

    幻化出的战奴目光中云烟滚滚,扫了三人一眼,低沉道:“三个十二级的小辈,你们可敢与老夫一战?”

    黑衣老者面色阴沉,说道:“原来朋友实际的元力是十四级,朋友,你与我唐氏学府可有仇隙?”

    战奴目光一扫,看了已经吓的瘫坐在地的柳一一眼。

    黑衣老者二话不说,右手一抓,柳一毫无反抗之力隔空抓起,老者五指一握,只听“咔”的一声,柳一脖子歪倒,口吐鲜血,气绝身亡。

    ****摸了摸下巴,他面色如常,但内心却紧张到了极限,略一沉吟,说道:“可以了,这场器斗,我赢了。”

    灵器幻化出的战奴老者,回头望了****一眼,点了点头,身体如蹬天梯般消失在天际。

    三个长老望着****,沉默少许,转身升空离开。

    柳斐惨然一笑,从储物卡拿出一长兽皮,扔在地上后,头也不回的默然离开。

    ****捡起兽皮,感知一扫,的确是二级灵器,于是也不多说,转身走出广场。

    二人走后,广场的这些人才从震撼中恢复过来,一个个面色复杂,纷纷离开。

    至此,木南这个名字,在唐氏学府内,迅速的传遍开,成为学员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甚至连唐氏学府的高层,也均都知道了木南,态度一改,变的重视起来。

    这点从材料等级被提升到十三级就可看出。

    ****回到居所的当天,薛音以十二分的尊敬,送来了三百份百年青子叶,以及一份千年青子叶,据薛音说,这是唐管事之前招待不周的歉意,希望****不要介意。

    利用手中的青子叶,****闭门不出半个月,终于制作成一件堪比二级的灵器,尽管这灵器看起来依然还是一星,次数也只有5次,但****相信,这五次,基本上就是五条命。

    这一日,****走出居所,制器手艺略有所成,****计算了一下时间,距离与韩浩之约快要来临,他琢磨着自己要抓紧时间多制作一些灵器,与韩浩之约结束后,就要离开此地寻找高品质的极阴之地了。

    自从等级提高到十三级后,在材料选择仪上,除了有各种唐氏学府的灵器材料外,还配备了一副地图,****闲暇时间曾研究一番,对于唐氏学府内部的路线,了然于心。

    让他颇为感兴趣的,是学府西苑的一处体术训练场,仪器上曾介绍,唐氏学府西苑的体术训练地,堪称春水帝国都城最全面、最高级的训练地之一。

    看到这里,他不由得想起了天水城的体术俱乐部,略一沉吟,****便兴起了去训练一番的念头。

    他的速度,在蛮荒平原锻炼许久,已然达到突破的边缘,****打算借着体术训练地,让自己最终突破瓶颈。

    带着这样的念头,他离开了居所,快步向西苑走去。

    一个时辰后,****来到西苑,整个西苑看起来就是一条街道,两旁林立各种建筑物,许多学员进进出出,热闹非凡。

    ****按照仪器上指点的方向,来到一处高耸的建筑物前,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大厅,四周有一些休息座椅,一些学员坐在上面相互闲谈,在大厅中心,有十多个金属球飘在半空,闪烁这种颜色的光芒,时而有金属球飞出,停在一些学员身边,在那些学员把手放在上面并且消失后,金属球又再次飞回中心位置。

    ****正观察四周,一个身穿制服,脸上略带雀斑的少女,快步迎上,笑容可掬的说道:“这位同学,请出示你的学生卡,根据你的学员等级,我会为你安排相应的训练房间。”

    ****一怔,他摸了摸下巴,说道:“没有学生卡,难道不能进行训练么?”

    少女笑容更加灿烂,暗道:“又是一个想要越级训练的,看样子应该是第一次来。”她打量****一番,笑道:“同学,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学府内的规矩是必须要有学生卡,才能使用训练房间。”

    ****眉头一皱,正要联系刘莉,这时少女忽然又说道:“不过,你如果肯付一些晶币,那么我可以帮你借一张高级别的学生卡,这样你就可以越级训练了。”

    ****看了少女一眼,点了点头。

    少女脸上笑容更盛,说道:“100个晶币,训练一天。”

    ****二话不说,交纳了晶币,少女立刻翻出一张学生卡,伸手一召,顿时一个金属球飞来,悬在半空一动不动,少女笑道:“好了,说吧,你要去哪个训练房间?”

    ****略一沉吟,说道:“闪躲训练间。”

    少女立刻把学生卡在金属球上一晃,把手放在上面闭上眼睛,不大一会儿,她睁开双眼,说道:“好了,同学,祝你训练愉快,以后要是在来这里,你可以还找我,我的服务编号是6742。”说完,少女转身离开,走向另一个进入大厅的学员。

    ****把手放在金属球上,顿时一排排信息涌上心头,最前面的正是他刚才选择的闪躲训练间,点选之后,他的身体一闪,消失在原地。

    出现时,****一怔,眼前的房间并非是他所点的闪躲训练间,而是一个宽敞的大厅,摆设与之前的大厅差不多。

    这时,他耳边传来一个电子声。

    “您是3567号,在您前面还有187个人等候,请耐心等待。”

    ****摸了摸鼻子,走到一处角落内的休息地,坐在了椅子上。他刚才感知一扫,四周大约有200多个学员,看来都是等待进入训练间的。

    这些学员大都是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相互轻笑交谈,也有一些如****一样,独自坐着,沉默不语。

    “第3381号学员,请在十秒内确认身份,进入训练间。”一个电子音响起,接着大厅中央的一个金属球迅速飞出,停在不远处一个女孩子身前。

    ****收回目光,默默等待。

    就在这时,他忽然神情一动,回头一看,只见唐芯一袭白衣,在一阵光华中出现在大厅内。

    ****神色如常,转过身子,不为所动。

    她一出现,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唐芯的美貌,是无与伦比的,****时至今日,所见无数女性,没有一个能比的上唐芯。

    她的美,如出水的芙蓉,如典雅的牡丹,淡然中透着一股惹人怜爱的惜意。

    大厅内的200多人,其中有一部分是男性,此时纷纷侧目,其中更有一个相貌颇为俊朗的青年,起身走了过去。

    在唐芯身前两米处他停下脚步,深深的鞠了一躬,抬头双眼露出狂热之色,声音充满磁性的说道:“唐小姐,又见面了,我藤厉再次请求您允许我成为您的战士,您目光所及之处,就是我剑尖所向之点。”

    唐芯眉头微皱,淡然道:“不必了。”说完,她召来金属球,正要选择其他训练,忽然身体一颤,盯着大厅角落的一个背影,举步走去。

    藤厉顺着唐芯目光一看,不由的盯着那个背影,眼中闪现一丝寒芒。

    四周的男性学员,也均都侧目看去。

    唐芯走到****身后,轻叹一声,低语道:“我可以坐在这里么?”

    ****头也不回,冷言道:“随便。”

    唐芯不以为意,在****侧面坐下,沉默了少许,说道:“那本彩燕化元术,拜托您了。”

    ****神色如常,没有说话。

    唐芯犹豫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当年天水城的那人,就是你。”

    ****抬头,目光阴寒,盯着唐芯。

    在****的目光下,唐芯手心渐渐泌出汗水,她不敢去看对方的目光,低下头,说道:“您放心,我不会乱说的,我只想拿回母亲的遗物。”

    这时藤厉走来,也不询问,直接坐在****对面,目中寒光一闪,他右手一召,顿时一个金属球飞来,藤厉单手放在上面,接着光华一闪间,三杯蓝色的液体,出现在桌子上。

    “这位同学,相见既是有缘,这杯酒,我请客,不知同学是哪个系的?”藤厉端起酒杯,品了一口,不疾不徐的说道。

    唐芯眉头一皱,扫了藤厉一眼,这个藤厉自从一个月前看见她后,便立刻穷追不舍,非要成为她的战士,被她拒绝多次后,依然如故。

    唐芯不愿透漏自己身份,可没想到这藤厉居然在这个时候破坏自己与****的谈话。

    ****看都不看对方一眼,闭门养神。

    藤厉轻哼一声,他自从看见唐芯后,立刻惊为天人,誓要成为对方战士,在唐氏学府内,男性学员的地位比之外界要高出许多,其中学府内百强的男性高手,更是如此。

    藤厉的排名,在滕氏学府内是第二十六位,一向心高气傲,再加上有着不俗的外表,颇为自命不凡。

    他眼看对方居然不理会自己,于是讽刺道:“同学,连自己什么系的都不敢说么?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吧。”

    ****眉头微皱,睁眼眼睛,淡然道:“灵器系。”

    藤厉轻笑,说道:“灵器系?呵呵,同学,清醒一下吧,不要以为在灵器系学习过几次,就可以成为灵器师,简直就是做梦。”

    这时又有几个男性学员走来,坐在藤厉身边,其中一个马脸青年笑道:“藤大哥,这样的人咱们学府可是不少,都梦想着成为灵器师呢。”

    “可不是么,要我说,作为春水帝国的男性,就要现实一些,练就一身好本事,看看藤大哥,整个学府排名二十六,明年一毕业,定会被唐氏收为内部执事。日后成为核心成员指日可待。”又一个青年,一脸奉承的笑道。

    藤厉颇为得意的看了唐芯一眼,嘴上说道:“你们不要乱说,这一切都要等明年毕业后才能确定,不过张执事倒是找过我多次,谈过这些事情。这位同学,我劝你还是别在灵器系了,没发展,不如我介绍你到元力战术系,我藤厉在战术系说话,还是管用的。”

    ****看了藤厉一眼,摇头不语。

    唐芯冷笑的望着藤厉等人,说道:“是么,没想到你居然在学府内排名二十六,不知道现在是几级元力什么品质了?”

    藤厉难掩得意之色,尤其这话还是唐芯问起,立刻眼中露出狂热之色,说道:“在下八级元力D级品质,唐小姐,让我成为你的战士,绝对是你一生最正确的选择。我可比某些灵器系的废物强多了。”

    唐芯内心一跳,暗骂藤厉不知死活,连忙看向****,发现****依然如故后,她不但没有释怀,反而更加紧张,****的可怕,她可是深有体会,放眼整个唐氏学府,她绝对是最了解****的人。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唐芯姐姐,你也在这啊。”说话这人是个长相颇为俏丽的少女,她看到唐芯后,快步走来,在她的身后,跟着两个青年,均都是目光如电,一脸冷峻之色。

    唐芯一看少女,顿时有些头痛,她自从回到唐氏学府后,便要求重新在学府内学习,唐研欣然同意,把她安排进元力灵术系,这少女,正是她在元力灵术系的同学慕容婉儿。

    慕容婉儿来到近前,一看四周都坐满了人,于是眉头一皱,问道:“唐芯姐姐,这些是你朋友?”

    唐芯指了一下****,说道:“除了他之外,其他人我都不熟悉。”

    慕容婉儿点了点头,她身后的两个青年立刻上前,其中一人冷言道:“滚开。”

    除了藤厉与****外,其他的男性学员立刻起身,纷纷敢怒不敢言,这慕容婉儿他们见过,据说是唐氏学府高层的亲属。

    慕容婉儿哼了一声,坐在唐芯旁边,拉着她的手,看了眼****便一扫而过,把目光投在藤厉上,笑道:“唐芯姐姐,这藤厉可是个痴情的种子啊,现在学院里已经传开了,他正在恳求成为你的战士呢,你就答应他吧,有个八级元力的战士跟着,多风光啊。”

    唐芯眉间紧锁,正色道:“慕容婉儿,此事不要再提。”

    慕容婉儿也不在意,看了****一眼,说道:“这位同学面生的很,哪个系的?”

    藤厉在一旁立刻说道:“灵器系的废物,不知道用了什么花言巧语,居然让唐小姐坐在这里。”

    慕容婉儿点了点头,对****说道:“小子,我唐芯姐姐不收废物做战士,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从今天开始,如果让我再看见你纠缠唐小姐,别怪我慕容婉儿对你不客气。”

    ****冷眼盯着慕容婉儿,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微笑,在其他人看来并没什么含义,但是在唐芯看来,却从心底散出寒气,她猛地站起,怒声道:“慕容婉儿,你太放肆了。”

    慕容婉儿一怔,说道:“唐芯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只不过区区一个奴才而已,其实我早就想劝你了,你看藤厉多优秀,不但人长得俊俏,实力也高,这样的人成为战士,你为什么就不同意呢?难道你认为向他这样的废物,才有资格成为你的战士?”说着,她一指****。

    唐芯眼神渐冷,干脆也不说话了,重新坐下,她本来还想救这些人,生怕他们得罪了****,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藤厉连忙站起,说道:“慕容小姐,我藤厉感谢你这么看的上我,我相信日久见人心,废物永远都是废物,这位同学,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能看出来,唐小姐对你和对别人不同,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藤厉,今天在此向你提出生死决斗。”说完,他轻蔑的看着****。

    就在这时,忽然从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木……木大师?”

    ****侧头一看,来人很是面熟,略一琢磨,想起了对方,正是月前在北院草地上遇到的王卓。于是略点下头。

    王卓此时一脸兴奋之色,连忙跑了过来,异常恭敬的说道:“木大师,感谢您上次的帮助,这个……您上次说,我若有什么请求,可以向您提出?”

    ****欣然点头,说起来从王卓手里拿到的那些器胚废品,多多少少让他了解了柳斐的制作手艺。

    王卓强忍激动的心情,颤抖的说道:“木……木大师,我想请您帮我制作一件……灵器,您看行么?”

    ****略一沉吟。

    王卓心脏狂跳,连忙说道:“木大师,材料上您需要什么,我来提供。”

    “好吧,你明日去我那里,详细说一下要求。”****点了点头。

    王卓大喜,退后几步深深的鞠了一躬,正要说些感谢的话,看见****脸上露出不耐之色,于是连忙告辞。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楞了,藤厉口干舌燥,望着****,犹豫了一下,问道:“您是灵器大师?”

    没等****回答,慕容婉儿就耻笑一声,说道:“灵器大师没有我不认识的,而且学府内的灵器大师年纪都不小了,藤厉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他可能是大师么?刚才分明就是他找人作假罢了。”

    藤厉点了点头,冷笑道:“我就说嘛,区区一个废物,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大师,我……”

    他刚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只见一个身材高大,一身黑色劲装的中年汉子,刚一出现在大厅,便立刻大步流星的走来。

    藤厉认得此人,这人在学府内名声响亮,元力九级巅峰,排行第三。藤厉连忙站起,恭敬道:“宋大哥,小弟藤厉。”

    这大汉看都不看藤厉一眼,望着****,忽然说道:“您,您是木大师?”

    ****扫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眼前这人面生的很,他没有任何印象。

    大汉脸上立刻涌现强烈的恭敬之色,抱拳说道:“木大师,半个月前的那场震惊整个学员的器斗,在下也在一旁目睹,对于木大师您的风采,敬佩万分,现在私下里我们都已经传开,您才是唐氏学府第一器师,木大师,我宋行元力九级巅峰,品质C级,恳求能成为您的战士。”

    ****摇头,淡然道:“我暂时不收战士。”

    宋行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恭敬道:“大师,若您准备收战士时,万望叫我一声,我宋行若能成为您的战士,此生足矣。”说完,他深深的鞠躬,起身看了藤厉一眼,以为他是****的朋友,于是笑道:“藤厉,你既然与木大师能坐在一起,罢了,你前几日求我帮你在学府内发布信息,换取一颗启明丹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三天内一定给你换到一颗。”

    说完,宋行恭敬的离开。

    藤厉彻底的怔住了,若说之前王卓是虚假倒还好解释,可现在宋行不可能虚假,这一切只能说明一件事,眼前这个刚才自己想要决斗的废物,的的确确是一个灵器大师。

    猛然间,他想起了刚才宋行的话。

    “半个月前的器斗……半个月前?啊,你,您是木南木大师?”藤厉忽然想起最近学院内流传的那场器斗,一个叫做木南的器师横空出世,彻底压倒柳斐,而且还拥有十四级的战奴。

    冷汗,从藤厉额头止不住的冒出,他擦都不敢擦,小心翼翼的看向****。

    慕容婉儿此时小口微张,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身后的两个青年,也是一副震惊到极点的表情。

    场面一阵安静,这时电子音响起:“第3567号学员,请在十秒内确认身份,进入训练间。”

    金属球飘到****身前,****抬手按在上面,选择了进入后,身子在一片白光中消失了。

    唐芯看都不看旁人一眼,起身离开大厅。

    藤厉面如死灰,一脸懊悔之色。

    再说****,进入训练间后,选择了E级闪躲,久违的光球再次出现,半个小时后,****热身完毕,点选了D级训练。

    让他诧异的是,这D级训练出现的光球,居然只有50个,并未天水城的100个。

    没等他详细琢磨,50个光球相互交错,划出诡异的弧形,飞快向他****而来。

    ****收紧心神,全身心的沉浸在训练之中。

    一个小时后,****额头见汗,呼吸略显粗重,喃喃自语:“的确是进步了,50个光球只被打中2次,不知道这C级训练会出现多少个光球。”

    想到这里,他沉吟少许,点了C极训练,整个房间蓦然一亮,100个光球瞬间出现,****目光闪动,双眼一亮,立刻精神为之一振。

    在100个光球的交错撞击中,****的身影如幽灵一般穿梭,渐渐,他沉底沉迷在光球之内,时间一点点过去。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第二天夜晚,这时训练间内电子音响起:“训练着学生卡规定时间已到极限,十秒后退出。”

    ****一怔,他身体四周的光球慢慢消失,十秒后,光华一闪间,****被传送出去。

    他沉吟片刻,面色从容,走出训练大厅,在学府内徘徊少许,便向居所走去。

    回到居所,****盘膝坐地,元力在体内游走几圈,睁开双眼从储物卡上拿出三件物品。

    其一,是与柳斐器斗赢得的二级灵器兽皮,他自从得到后,一直没抽出时间研究,眼下静下心来,感知一扫。

    顿时两个星点在脑中一闪即逝,紧接着,十个金色的字符悄然无息的浮现,最终有七个刚一凝形便消散开,只余留三个飘在那里,散发出柔和的金色光芒。

    ****沉思少许,心念一动,顿时一个金色字符出现在他面前,盯着金色字符,****感知力散开,静静的感受。

    许久之后,他睁眼双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自语道:“这柳斐太过小气,攻击类灵器不舍得给,不过这防御类二级灵器对我来说,作用也非同小可。”

    收起兽皮,****拿起第二件物品,眼中露出满意之色,这件物品,是一根手指长短的树根,看起来其貌不扬,但若仔细观察,则会发现其上散发出一股威力极大的能量波动。

    这件物品,正是****耗费数月,用一份千年青子叶加上百份百年青子叶制作而成的灵器。

    他感知一扫,一个星点浮现脑中,紧接着星点消失,七颗小草,在脑中出现。

    收回感知,****珍重的收起灵器,这件灵器的作用是治疗,它的价值,在某些场合甚至超过了攻击类灵器。

    做完这些,****的目光投在最后一物上,那是一个金属匕首,他摸了摸下巴,目光闪烁,沉吟少许一把抓起匕首,不疾不徐的散开感知力仔细的观察一番。

    渐渐的,****升起兴趣,这金属灵器无论是构造、还是脉络,都与****所见过的灵器不同,以往他制作灵器,器胚上的脉络实际就是能源提供方的内部结构,比如那件青子叶根部制作的灵器,它上面的脉络就是青子叶的结构,用了数月的时间,****才一点一点把这结构印在器胚上。

    可这金属灵器上的脉络则不然,它似乎蕴含某种规律,这脉络左一笔右一画,由无数的小点构成,看起来颇为凌乱,但凌乱中却有隐含某种规律。

    “好奇怪的灵器……”****自语道,渐渐的,他不知觉的皱起眉头。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始终无法参透金属匕首的内部结果,****深吸口气,他知道自己有些心急了,以这金属匕首上的制作手艺,显然不是他这个初学者可以悟透的。

    但****的性格极为坚毅,他沉吟少许,正待继续研究,忽然他神色微动,抬头向窗外一看,外面烈焰当头,已然是第二日的中午。

    这时房外传来一个犹豫不决的声音。

    “请问木大师是在这里居住么?”

    ****面无表情,收起金属匕首,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看见了园子外局促不安的王卓。

    王卓看见****,立刻态度恭敬,说道:“木大师,您昨日要我今天来找您。”

    ****点了点头,说道:“说吧,你要什么属性的灵器?”

    王卓脸上难掩狂喜之色,他深吸口气,毫不犹豫的说道:“进攻类。”

    ****摸了摸下巴,说道:“你是几级元力什么品质?”

    王卓一脸希翼之色,立刻说道:“五级元力,E级品质。”说完,他有些脸红,又连忙说道:“不过我快突破了,我能感觉到,最近就会突破达到元力六级。”

    ****沉吟少许,又问道:“你可修炼了什么体术技法?攻击方式以什么为主?对于灵器有什么要求?”

    王卓连忙说道:“我修炼的是学院的破灭决,以近战为主,灵器嘛,我希望能有一个远战的,威力越大越好。”

    ****点头,扫了对方一眼,说道:“这个要看你提供的材料了,若是材料较好,自然灵器威力会大上不少,但我提前和你说下,制作灵器必然存在失败的风险,我不敢保证一次就成功,若你提供的材料不够,导致无法继续制作,那么我不负责。”(,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