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柳斐器斗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薛音连忙说道:“稍等,我查一下。”说完,她拿出一个金属球,放在额头闭上双眼,没过多久,她睁开眼睛说道:“百年青子叶,八级材料,数量430份,按要求,您可以拿到4份。”

    王林颇为惊讶,他只不过随意一问,没想到唐氏学府居然真的有百年青子叶,于是忽然问道:“千年青子叶呢?”

    薛音查询一番,古怪的看了王林一眼,说道:“有!”

    王林内心一跳,千年青子叶,若是用来配合他的器胚,制作出的灵器,威力绝对非同寻常。

    “不过……整个唐氏学府,只有八份,不足百份的材料,无法给您。”薛音摇头说道。

    王林内心第一次,对于唐氏学府的材料,起了争夺之心,他表面上神色如常,问道:“千年青子叶,怎么能得到?”

    薛音笑道:“很简单,材料获取权限开通到十五级。”

    王林眉头一皱,问道:“我现在才一级,怎么可以提高?”

    薛音说道:“每上交三个一级.灵器,材料权限增加一级。若是上交二级灵器,只需要一个,就可以立刻增加到十五级。前提必须是亲自制作而成。”

    王林沉吟少许,他对千年青子叶.志在必得,同时对于十五级的材料也颇为动心,虽然不知道都有什么,但想来定是有不少稀世之物。

    不过眼下,还是把那四份百年.青子叶弄到手为佳,想到这里,他点头说道:“好吧,现在去讲解么?”

    薛音一喜,灵器大师一般来说除非是发布任务或.者另有所图之外,都不愿意去灵器系讲解,即便是有任何等级材料任选的报酬,也有不少灵器大师不屑一顾,毕竟真正的好材料,大都不足百份。现在一看木南同意,她立刻说道:“越快越好,学生们都等着呢。”

    王林沉吟少许,说道:“这个讲解,需要多长时间?”

    薛音连忙说道:“一个月一次,每次只需要2个小时就.可以,而且您若是有什么任务发布,也可在那里说明,相信会有不少学员抢着去完成。”

    看见王林点头,薛音立刻对这手臂上的通讯器.呼叫一番,时间不长,一个中等的飞行器从远处飞来。

    登上飞行器,没.过多久,飞行器再次降落,王林走下一看,一座面积极大的圆形广场,出现在他的面前,广场四周学员不多,大都是空余位置,这些学员有男有女,但大部分都是女性。彼此三三两两坐在一起,嬉笑言论。

    薛音把王林送到这里后,与其约好明日把百年青子叶送到王林住处,便告辞离开。

    王林站在广场中心的巨大石台上,在他的身旁,是一个圆形的仪器,此时四周鸦雀无声,无数道目光带着好奇与尊敬,齐刷刷的聚集而来。

    王林很不适应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他深吸口气,冷着脸四下看了一圈,沉声说道:“我的第一次讲解,就是一点,识别生物灵器学各种材料,下面我将把所知的大部分材料名称以及生长习气,一一讲解。”

    所有学员哗的一声议论起来,唐氏学府的灵器系已经创立多年,开始学员往往是座无虚席。但随着时间的度过,灵器师在此应付了事,渐渐的学员越来越少,实际已经是名存实亡,现在这个灵器系,除了一些别有用心的女性学员外,大都是来接收灵器师的任务。

    王林刚才的一番话,让她们全部惊讶起来,其中有一个女性学员站起身子,用传音器大声说道:“大师,您还真打算讲解啊,这里没人听的,您就直截了当发布任务得了,我们看看谁能完成,只要您承诺制作灵器就行。”

    又有一个女学员站起,扭动其颇具风姿的娇体,笑道:“大师,您是新来的吧,您收不收战士啊,只要您给我制作一件灵器,我就陪您三年,无论你要求人家做什么都行。”

    王林眉头一皱,也不管这些学员说些什么,他自顾自的讲解起灵器材料,按照他的理解,只要把两个小时度过,就可以换取4份百年青子叶,这是与唐氏学府的一份交易。

    随着他的讲解,下面的学员一个个哈气连天,彼此交头接耳,很少有人去听,甚至还有一些干脆收拾书本起身离开。

    此时一个看起来颇为健壮的男子站起,大声说道:“大师,你讲这些没用,我们都听腻了,所有的大师来此上课第一件事情都是讲材料,其目的还不是为了让我们都知道后为你们采集么,你干脆点,直接说要什么材料就完事,何必弄的这么麻烦。”

    王林皱起眉头,忽然说道:“好,我要百年青子叶,你们谁有?”

    这话一出,剩下的学员立刻来了精神,其中一个女孩子站起,说道:“百年的没有,不过十年的倒是有一些,大师,十年的怎么样?”

    王林摇头。

    这时又站起一个女子,她犹豫了一下,说道:“大师,百年青子叶我没有,但是百年青子叶的根,我却有一块。”

    王林目光一闪,说道:“你上来拿给我看看。”

    女子立刻走出,快步跑到石台上,喘着气拿出一块青色根部,递给王林。

    王林接过一看,点了点头,说道:“你想换什么?仅仅这一个份材料,不可能换到一个灵器。”

    女子摇头,说道:“我不换灵器,我有一个灵器,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明明还有四次攻击,可是就发挥不出来,我……我想让您给我修修。”说完,她拿出一把金属匕首,交给王林。

    王林一看这匕首,神色如常,但内心却一动,金属类灵器,他只在XY学习手册上听说过,还从来没见过实物,于是拿起一看,越看越是惊讶。

    这匕首上的脉络,极为潦草,但却似乎蕴含某种规律,看似繁乱,实际每一条脉络都有其作用。

    他沉吟少许,说道:“这匕首我需要研究一下,你若不急,下次上课我拿给你,如何?”

    女子一喜,这匕首她已经找过好几位大师,均都只是看了一眼便说无法修复,惟独眼前这位不是如此,于是连忙点头说道:“大师,我叫袁雪,那我就下个月等您消息了。”

    王林收起匕首,正要说话,忽然露天广场的上空一暗,一座豪华到极致的飞船,从远处极快的飞来,停在半空,接着四道身影迅速落下,站在台上,其中一人冷淡的推向王林,显然是想把他推离此地。

    王林眉头一挑,右脚轻抬,又立刻放下,退后几步闪过对方,冷笑不语。对方这四人,均都都元力八级,若是一个,王林拼着耗费灵器还可获胜,但四个人,他不得不小心一些。他目光一闪,暗道等用百年青子叶制作灵器成功,有了大量的堪比二级的灵器在手,即便他们人再多一倍,他也不惧。

    袁雪吓的俏脸一白,又不敢离开,只有跑到王林身边,忐忑不安。

    那人看了王林一眼,正要说话,这时从飞船内飘下一人,此人一头白发,面容苍老,穿着一身蓝布褂子,他目光在王林身上一扫而过,对着四周广场的学员沉声说道:“老夫柳斐,相信你们之中都认识老夫,今日来此寻十名志愿者,以便完成我二级灵器最终阶段,一旦成为志愿者,生死由命,最终若成功,活下来的可得到十件灵器奖励。凡上台者,均视成为志愿者。”

    王林目光闪动,这柳斐他虽是第一次看见,但之前却久闻大名,唐氏学府第一灵器师的名头,可谓是如雷贯耳。

    “二级灵器最后阶段,那定是合犹归根了,这柳斐定是对于这合字阶段有某种癖好,这才寻找志愿者。”王林沉吟少许,立刻猜的七七八八。

    实际上柳斐也的确如此,他对于制作灵器的最后一步,有个古怪的癖好,他往往是寻找十人,让他们相互厮杀,最终活下来的一人,来开启灵器的最后一步。

    所有学员,瞬间议论起来,没过多久,一个男性年轻人站起,大声说道:“柳斐大师,我愿意。”

    柳斐点了点头。

    年轻人深吸口气,从座位上走出,来到石台。

    陆续的又有几人走上石台,不大一会,石台上除了王林与给他青子叶根的女子外,愿意成为志愿者的学员,已经有了七人。

    眼看再无人上台,柳斐皱起眉头,目光一扫,直接略过王林,注意到他身边的袁雪,沉声道:“你既然站在台上,那就成为志愿者吧。”

    袁雪脸上瞬间失去血色,下意识退到王林身后,紧张的说道:“柳斐大师您误会了,我……我不想成为志愿者,您刚才来的太突然,我没来得及下去。”

    柳斐哼了一声,说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老夫刚才就说了,凡在台上者,均视成为志愿者。”说完,他看了王林一眼,眼睛微眯。

    袁雪眼露恐惧之色,她以前有个室友,就是成为了柳斐大师的志愿者,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回来,她后来打听,知道室友被人凄惨的杀死,这事学府根本就不管,因为这些人在成为志愿者的一刻,生死已经不归自己所有。

    她心里害怕,刚才是王林让她上来的,现在只有哀求的看着王林,在她想来,王林和柳斐都是灵器大师,王林若是说话了,一定管用。

    王林淡然的看着柳斐,说道:“柳斐大师,这少女是我叫上来的,并非你的志愿者。”

    柳斐冷哼一声,说道:“你是何人。”

    王林眼睛一眯,内心一动,忽然升起一个猜测,这柳斐不偏不正在这个时机来此,似乎并非只为了志愿者一事。他猛然间想起在天水城时的柳眉,心底已有算计,对方来此,看来是针对自己了。

    事实上王林猜测极为正确,柳斐此人性格睚眦必报,柳眉虽是他战奴,但却跟随他多年,现在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人杀了,他岂能不记恨。

    至于正主薛音,因为有唐研护着,他不便太过直接出手,但以他的性格,定会找个时机处理此事。另外张仁才,他有所顾忌,对方身后的流派在春水帝国人脉极广,为了一个战奴与其直接开战实在不值当。

    但对于王林这个新人,他就没什么顾忌的了,原本早就想出手教训,可对方自从来到学府后,一直深居房屋,很少外出,他一直也没找到机会。

    这次恰好听闻对方在此讲解,于是特意赶来。

    王林目光闪动,立刻发现不对,站在台上的四人,他们的位置已经改变,隐现包围之势。王林内心冷笑,退后一步,说道:“在下木南。”说完,他不疾不徐的拿出一根小木棍,随后推了一把袁雪,轻声道:“你下去吧,柳斐大师岂能和你一般计较。”

    袁雪一呆,犹豫了一下,连忙退后几步,看到柳斐并未阻拦后,立刻快跑几步跳下石台,一路狂奔回到座位,心脏止不住的狂跳。

    柳斐眼中瞳孔略一收缩,盯着王林手中小木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二级灵器!”

    王林神色如常,轻笑一声,说道:“柳斐大师好眼力。”

    柳斐瞳孔一收缩,对于王林手中有二级灵器,他虽然略感惊讶,但却并不意外,毕竟对方也是灵器师,有一些保命的灵器也是必然。

    “可惜不是自己制作,作为一个灵器师,用别人的灵器,实在可耻。”柳斐冷笑,讽刺道。

    王林也不在意,笑道:“这是我的战利品。”

    柳斐眉毛一挑,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忽然说道:“木南,既然我们都在这里,不如来一场器斗如何?”

    王林眯起双眼,器斗一词,XY在学习手册上一笔扫过,只说是灵器师之间最高级别的战斗,这种战斗分为两部分,其一,各自推敲对方灵器。其二,彼此战奴之间用灵器进行生死搏斗。

    柳斐不待王林说话,立刻拿出通讯器,说了一番。

    与此同时下面的学员,也立刻兴奋起来,要知道灵器师之间的器斗,很少有展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几乎所有人都是听说过,但少有亲眼见识。现在听闻眼看两个灵器师之间就要进行器斗,于是纷纷打开通讯器,叫来好友观看。

    这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万万,没过多久,陆续的有学员一脸兴奋之色的来到灵器系,纷纷坐下准备观看这传说中的器斗。

    更有一些消息灵通的灵器师,也不知从何处得到消息,纷纷来此。

    “柳斐大师要和人器斗?我没听错吧,整个唐氏学府谁能有资格与他器斗啊?难道是张仁才?”一个黑脸老者,露出疑惑之色,对身边器师同僚说道。

    “黄山大师你消息不灵通哦,这次柳斐器斗的对象,是一个新供奉,叫做木南。”说话之人是一个面宽耳大的中年人,他眯起双眼,微笑道。

    “木南?好像有些印象,一个月前刚刚进入唐氏学府的吧?”又有一个器师在一旁问道。

    “我想起来了,是张仁才举荐的,哼,他因此还增加了材料级别。据说这木南只是各初学者。”

    “一个初学者,他怎么能和柳斐大师比啊,这不是找死么,器斗,那可是器师之间最高层次的比试了。他是不是与柳斐有仇?”

    “这事我知道,诸位器师同僚,这木南与张仁才在来的时候,杀了柳斐大师的战奴柳眉,应该就是这个原因,所以得罪了柳斐大师。”

    “没意思,我还以为能有什么精彩的比试,这两人明显不是一个层次的,与其在这浪费时间,不如回去继续我的制器。”又一个中年的器师,皱着眉头说道。

    这些器师正说着,从远处又走来一人,这人正是张仁才,他得到消息,柳斐与木南器斗,连忙赶来看看。他心里对于王林的真正实力,一直揣摩不透,想借这个机会仔细观察一下。

    “张大师,这木南是你推荐的,他的实力如何啊?”灵器师黄山,微笑道。

    张仁才与众位器师同僚一一寒暄后,苦笑道:“黄大师,这木南的实力,说心里话,张某看不透,但他在材料使用方面的见识,却让张某为之心惊,到底具体在制器方面到了什么级别,张某就不知道了。”

    张仁才这话一出,所有灵器师均都一怔,仔细的打量站在台上的王林几眼。

    王林站在台上一直沉默不语,冷眼看着柳斐,内心冷笑,这柳斐分明是想借这个机会给自己难堪,以报柳眉之仇。

    这时,又有一搜飞船从天边迅速飞来,在广场上空徘徊一圈后,跳下三人。这三人均是女性,除了唐研与薛音之外,还有一个紫衣女子。

    这女子约二十**岁,五官精致,明媚皓齿,白皙的皮肤仿若吹弹既破,一身紫色的松散衣裙上更是苗绣着一个个金色的樱花,看起来颇具美感。

    她容貌没有唐芯美丽,身材没有冰凤傲人,但却有一股如春风般的气质,让人只看一眼,便忍不住沉浸其中。

    王林细心的看到,即便是柳斐,在看到这个紫衣女子后,也面色微变,有些不自然起来。至于旁人,均是如此。

    唐研秀眉紧皱,扫了王林一眼,对柳斐恭敬道:“柳斐大师,您这是?”

    柳斐深深的盯着紫衣女子,对于唐研的话置若罔闻,沉声道:“唐苏大师,好久不见。”

    王林内心一动,唐苏!这个名字很熟悉,他凝神一想,神色未变但内心却猛的一跳,他想起来了,得自唐芯的那件灵器上,不正是刻着四个字“唐苏制作”么。

    紫衣女子展颜一笑,声音略微沙哑,说道:“柳斐大师,看来还是你走前了一步,小女子现在还处于二级灵器的摸索阶段。”

    柳斐脸上得意之色一闪而过,转身对唐研说道:“唐管事,这次请你来是为了做一个见证,我要与这位木大师来一场器斗。”

    唐研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她眉间紧锁,沉吟道:“柳斐大师,您与这木南根本不是一个级别,这……”她是在有些犯难,王林虽说在她心里是属于末流,但无论怎么说都是灵器师,若是在此地所有器师的眼前过于偏袒柳斐,恐怕会影响不好。

    柳斐目中寒光一闪,沉声道:“唐管事,这是我与木大师之间的事情,你只需要做一个见证即可。”

    唐研看了王林一眼,沉吟少许,点头说道:“也好,若你二人都同意器斗,我便做为见证人。”

    薛音略带歉意的看了王林一眼,心底暗叹,以她的聪明,如何看不出柳斐的意图。

    紫衣女子唐苏,眼神只是在王林身上一扫,便收回目光,站在一旁不再言语,她这次跟唐研来此,目的是想看看柳斐的灵器制作手艺,以便揣摩一番。

    柳斐冷笑的望着王林,说道:“木大师,现在见证人有了,咱们可以开始了。”

    王林把玩手中二级灵器,不疾不徐的说道:“木某之前似乎没开口同意与你器斗吧。”

    王林此言一出,所有人全部怔了一下,紫衣女子愕然的望向王林,在她的想法中,身为一个器师,那么一旦别人提出器斗,那是无论如何也要同意的,即便是输了,也不会太过丢人,但却从未听说,有人会拒绝。

    想到这里,她心里不由得对王林升起几分鄙夷。

    张仁才表情古怪,暗道:“这木大师,果然是语出惊人,他是真的怯场,还是根本不把柳斐那老不死的放在眼里?”

    黄山等人均都是心底各有想法,眼中纷纷露出鄙夷之色。

    唐研眉头紧皱,她也没想到弄出这么大的排场,王林居然会拒绝,不由得心底更加瞧不起对方,暗自琢磨唐氏学府虽然缺少灵器师,但如此素质的器师,如果这个月他交不上灵器,那么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