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器胚大成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王卓一怔,暗道灵器系是学府内的大众课程,没有专属的学员,正要继续询问,这时忽然从远处急速飞来一架小型飞船。

    飞船迅速在四周盘旋一圈,降落在地后,刘莉一脸紧张的走出,飞快说道:“木大师,什么事情。”

    王林指了指躺在不远处的吕涛,沉声道:“此人想要抢我灵器,被我略教训一番。”

    刘莉面色大变,她在唐氏学府多年,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居然有人不知天高地厚敢抢灵器师手中灵器,她立刻惊慌道:“木大师……这……我……”

    王林轻笑,说道:“这与你无关,你处理一下就好,若是有人追查,直接来找我就是。”

    说完,他袖子一甩,向远处走去。

    王卓彻底的呆住了,若说刚.才是惊异,那现在他已经彻底的震惊了。刘莉他认识,是学府内的干事,从她口中说出的“木大师”三个字,如同一万个春雷在他耳边同时炸响,惊的他只感觉天旋地转。

    刘莉恶狠狠的看了吕涛一眼,拿.出通讯器连接了学府医疗部,随后瞪着王卓,凶巴巴的说道:“你是干什么的,怎么也在这里?”

    王卓口干舌燥,眼露癫狂之色,.飞快的问道:“他……他……大师?灵器大师?”

    刘莉皱着秀眉,哼了一声,说道:“你说的是木大师吧,.没错,他是学府新来的灵器大师。”

    “我居然遇到了一个大师……吕涛居然向一个大师抢.灵器,天啊,这个世界太疯狂了……”王卓神情呆滞,许久说不出话来。

    王林在学府内又转悠了许久,这才回到居所,感.知力已经彻底恢复,他盘膝坐在房间内,深吸口气。这一路上他脑子里一直在琢磨如何可以把元力化成感知。

    可惜一直没有.任何头绪,他沉吟少许,从傀儡术上得到的灵感,让他知道了元力与感知力可以结合产生一种神奇的力量。

    并且开启天逆珠子的重点,也是这股力量。

    而刚才的顿悟中,感知力从100米的极限迅速扩展到200米,这让他明白了元力与感知力除了结合之外,还可以彼此转换。

    这两点看似不同,但实际却蕴含一种奇妙的联系,傀儡术上取巧的方法,是元力从身体血肉散出,与感知力结合,产生异变。

    而刚才则是元力从祖窍穴位置转化,变成一股类似感知的力量,从而刺激感知力倍增。

    “如果我没猜错,从祖窍穴转化出的力量,应该就是黑衣人所说的神识,这神识从品质上讲远远超过感知力,所以哪怕是只有一丝,也可增加一倍感知力,可惜的是自己一清醒,这种感觉便立刻消散。”王林喃喃自语,目光闪动。

    他二话不说体内元力流转全身,回忆之前从傀儡术上学到的变异技巧,时间飞快流逝,王林依然还在尝试。

    他体内的元力激荡全身,心神一片宁静,许久之后,一丝丝波动从体内慢慢涌现而出,这种波动与他心脏跳动的频率一样,若不仔细体会根本就无法发现。

    渐渐的,波动的频率越来越强烈,一股烦躁的感觉无声无息从王林心底升起,他面上立刻涌现一丝黑气,这黑气迅速扩散,眼看就要触及额头方向,王林忽然清醒过来,他一脸惊骇,连忙平复心态,慢慢的,黑气渐渐消散。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林睁开双眼,面色苍白,额头滴下汗水,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喃喃自语道:“好危险,刚才若不是及时清醒,恐怕心脏会承受不住元力的刺激,从而衰竭而亡。”

    沉吟片刻,王林一咬牙,再次运转元力,体会心跳,这次他控制元力不再加快心跳,而是慢慢的归于平静。

    渐渐的,他的心跳次数越来越少,每跳动一次,王林便立刻控制元力相应流转,许久之后,当心跳次数降低到一分钟10次时,忽然元力一动,诡异的透出经脉的束缚,扩散到血肉之中。

    这种扩散,并未给王林带来任何痛楚,因为此时的他,随着心跳的降低,已经进入到一种玄妙的境界,他仿佛一个陌生人看待自己的身体一般,冷静的体会身体的各个器官。

    扩散到血肉之中的元力,迅速透体而出,与此同时感知力随之扩散,凝聚在方圆十米之内。

    散出的元力,迅速融入进感知中,一丝丝奇妙的变化,开始无声无息的进行。与此同时,元力内蕴含的极的韵意,也慢慢的进入感知中。

    王林冷静的看着这一切,他能感觉到,心脏跳动的次数,从每分钟10下变成了9下。他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有的只是绝对的冷静。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有种感觉,自己似乎可以控制身体的每一丝肌肉,每一丝元力,甚至连血液流动的快慢,也都在掌控之内,这一切,除了心脏的跳动次数以外。

    十米的感知范围内,王林目光一转,进行到13的器胚立刻从储物卡内飞出,悬空飘在他身前。

    四份青子叶材料随之飘起,落在了器胚之上,初刻,开始。

    原本之前尤为耗费精力的调整青子叶脉络,现在变的极其简单,每一丝每一毫都仿佛放大了无数倍展现在王林眼中,他心无杂念,无喜无悲,脑子里飞快的计算着每一步的行动,冷静的条理清晰的沉浸在初刻的过程中。

    心跳的次数,慢慢从9下,降低到6下,又从6下,缩减到3下。而时间,只过去了5分钟,这五分钟,器胚从13一路狂飙到56。

    在心脏跳动此时降低到每分钟3下时,几乎没有任何生物可以承受,一般来说,这样的状态,实际已经与死亡无异。

    王林之所以能够达到这样的极限,与他元力内蕴含的极境有很大的关系,所谓极境,无所不用其极。

    要么生,要么死,都是极境的表现之一。

    但王林元力内的极境,只是碰到了边缘,并未达到真正的境界,所以在心脏跳动降低到3下时,他的身体承受不住了。

    王林冷静的发现身体表面已经出现了黑斑,这种斑点代表的是细胞无法新陈代谢,造成坏死。

    他没有放弃初刻,而是控制着体内元力,分出一些顺着经脉流入祖窍穴所在位置,在这一刻,诡异的变化出现了。

    流入尚未开启的祖窍穴位置的元力,无声无息的消失,转化成一股神奇的能量,它一进入十米的感知内,立刻如同是一滴滚油倒入冰水中般,发出嗞嗞声响,紧接着,整个感知范围迅速收缩,最终凝聚到三米之内时,徒然间王林脑子一震。

    浮现一副清晰的画面,画面中黑衣男子盘膝坐地,姿态与王林一般无二,他身体三米内闪烁金色光环,猛然间睁开双眼,嘴里低语道:“神识,开!”

    与此同时王林也是睁开双眼,三米之内的感知力急剧汇拢,疯狂的涌入王林体内,飘在半空的器胚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王林感觉身子一颤,脑子里如同有上万道霹雳同时炸响般,轰轰声中,深埋在他头部的黑色晶体,迅速的融化,转眼间便缩小了十分之一。

    一丝丝暖流,在王林体内流动,心脏跳动的次数渐渐增加,坏死的细胞重新恢复活力,体表的黑斑慢慢消失。

    王林目光越来越亮,在达到顶峰时又突然黯淡,最终恢复寻常,但若仔细看,却可发现,一个弧形银辉,在其左眼一闪而过。

    王林闭上双眼,许久之后慢慢睁开,感知力一散,顿时方圆五百米之内风吹草动一切涌现心头。

    他沉吟少许,体内元力心随意动迅速透出经脉,从血肉之间扩散而出,感知力飞快收缩,最后贴着皮肤停下。

    与此同时,他的心跳,也开始慢慢降低。

    王林面色沉静,他在这一刻,内心无喜无悲,体内血液流动的速度,他可以做到随意改变,全身每一丝肌肉,控制自如,体内元力更是达到了他梦寐以求的收发由心。

    他目光闪动,飞快从储物卡内拿出弹跳金属球,迅猛的扔向墙壁,金属球化作一道金芒,撞击在墙壁上的瞬间,以更快的速度急剧的弹回。

    王林也不闪躲,盯着金属球,脑子里不受控制的立刻浮现出金属球弹回的轨迹,只要他想,他可以有上百种方式来规避,除此之外,他甚至有种感觉,他能够看到这金属球在弹回的过程中,什么地方受力不均匀,什么地方最为薄弱。

    王林目光一闪,抬起右手飞快的从侧面在金属球上连点几下,猛然间,只见那金属球忽然诡异的停了下来,在王林指尖上飞快旋转。

    王林目露沉思之色,他刚才所点的几个位置,正是这金属球上弹回之力最混乱的几处,他连点之下,上面的力量顿时被分散均匀,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力道,最后的一指,王林点在了金属球的平衡位置上,这才轻描淡写般让夹带剧烈冲击力的金属球,停在他的手指上。

    这一切说来简单,但实际做起来,则根本无法完成,这需要的是强大的计算能力,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把一切可能的变化都计算的清清楚楚。

    王林面无表情,伸出另一只手在急速旋转的金属球上砰了一下,啪的一声,金属球化成碎末,但却并未消散,而是紧紧的凝聚在一起,从外表上看,依然还是圆形。

    王林深吸口气,他沉吟起来,感知力经过之前的试验,已经从100米扩展到500米,但这不是重点,重点的是他此时使用的这种被称作为神识的力量。

    这力量太强大了,王林到现在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此时心跳已经降低到每分钟5下,他心念一动,元力从体表收回,重新流入经脉之中。

    在元力收回的瞬间,感知力又急速的扩张,最后停在了450米处。

    飘在半空的金属球,化作飞灰,消散一空。

    至此,王林算是彻底的糊涂了,他不知道自己刚才的感觉,是不是神识,如果说是,那么这神识似乎与傀儡术上说的不同,而且又与黑衣人描述的有些区别。总体来说,这神识更像是二者之间的一个变异体。

    其实王林不知道,他刚才的状态,从某种意义上讲,不能称之为神识,这其中的关键,与他元力内蕴含的极境,有莫大的关系。

    真正的神识,一旦出现,范围最少也是几百米,而他甚至连一厘米都没有,这是其一。其二,即便是那些已经产生神识的入尘期高手,虽然在产生神识后,会出现计算能力,但也做不到刚才王林那般的极端。

    那种强大的计算能力,如果用在战斗中,堪称恐怖。

    神识,是入尘期高手才可以具备的力量,也是唯一的力量。往往十五级高手闭关多年,就是为了让体内产生一丝神识,从而服下入尘丹,突破迈入入尘期。

    入尘期之所以强大,除了其本身具备的实力之外,神识中带有的计算能力,也是其中的关键所在。

    极境,万物之终极,从此之后元力属性上只能走极端的路线,无法与任何属性兼容,即便达到十五级也无法进入入尘期。

    其实若没有这极境存在,王林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产生神识,即便是出现了,也只能是短暂的,无法长时间凝聚成形。

    正是因为极境存在,所以这才发挥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属性,致使王林神识大开。只不过在这一过程中,由于极境的存在,产生了一丝不可思议的变化,这种变化,全部放在了计算能力上,有极这种状态的辅助,他的计算能力,被开拓到了不可思议的阶段。

    要知道极境是无法迈入入尘期的,而神识又是入尘期才可以产生,这原本自相矛盾的事情,在王林脑海中那副画面上,黑衣人口中吐出的“神识,开。”这几个字后,产生了复杂的变化,最终诡异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王林现在这几乎无人见过的这种拥有无比强大计算能力的变异神识。

    他二话不说,捡起器胚,元力透体与感知结合,立刻产生神识,心跳次数慢慢降低,他凝气凝神,思维冷静,盯着器胚,开始初刻。

    时间飞快过去,五分钟后,在心脏降低到每分钟四下时,王林清晰的察觉到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于是元力一收,顿时回到体内。

    突然,他面色一变,手中的器胚来不及观察立刻喷出一口鲜血,呼吸的空气仿佛一把把刀子,进入气管后不断的割裂。

    他口中的鲜血止不住的留下,甚至有一些从鼻子,眼角滴下,此时的他,看起来面目狰狞。王林一把撕下脸上人皮面具,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他的面色越来越苍白,过了许久,鲜血渐渐止住,他身子一歪,虚弱无力的倒在一旁,苦笑起来。

    刚才吐血时,他感知力清晰的察觉到,自己的心脏承受不住这忽然降低、又忽然提高的跳动频率,造成大浮动的涨缩,从而喷发鲜血,血液顺着气管,这才不断的涌出。

    “看来这神识,还是轻易不要用出的好,否则,实在是太过危险,这基本上与丛林废墟学自怪兄的那招一样了。”王林苦笑自语,许久之后慢慢爬起,深吸几口气后,强忍头痛欲裂的感觉,调动感知。

    感知刚一扩散,王林立即发现,这感知力损耗太过严重,已经退回到20米的范围,想必是刚才频繁的进入神识状态造成的。

    好在体内元力损耗并不严重,沉吟少许,王林仔细的分析了神识的作用,相比之下,这神识状态的不良反应,比之怪人的自杀**要轻微很多。

    王林从储物卡内拿出一些补气补血的草药,吞下肚子,休息少许,感觉头痛略缓,这才拿起器胚,仔细一看。

    顿时王林面色一喜,器胚的完善程度,已经达到了97,眼看只差一步就可成功。

    王林对于这个器胚的期待程度,已经到达极限,他急切的想知道,按照这样的方法初刻的器胚,到底是否具备二级灵器的威力。

    深吸口气,王林开始初刻。

    时间慢慢过去,这最后的3,在没有进入神识状态下,非常艰难的爬升,半个月后,王林披头散发,全身酸臭,眼睛内遍布血丝,终于把进程,达到了100。

    在达到100的一瞬间,王林迷迷糊糊的站起身子,把器胚仍在一旁,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这一睡就是两天,当他苏醒后,发现通讯器上有四条来访讯息,两个是薛音,一个是刘莉,还有一个是陌生人。

    通讯器上面还记录了时间,显然是在他沉睡的这两天,这三个人都来找过他。

    王林爬起,身上的臭味以及地上早就干枯的血液散发出的味道太过熏人,之前他全身心的沉浸在初刻器胚中,对此并未放在心上,可现在一松懈下来,顿时受不了,立刻来到洗漱间,把衣物脱下仔细的清洗一番。

    随后又把房间地面的血液擦掉,整顿一番后,重新戴上清洗后的人皮面具,这才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做完这一切,他拿起成功初刻的器胚,越看越爱不释手,这器胚上闪烁青色光芒,忽明忽暗,一道清晰的脉络深深的浮现在表面。

    他思索片刻,忽然从储物卡中拿出得自吕涛的那些废弃器胚,挑出柳斐扔掉的那件,相互对不一番。

    柳斐的那件石质器胚,虽然报废,但其上仍然有能量残留,随着王林的观察,他面色笑容越来越盛。

    柳斐的器胚,从上面的脉络来看,几乎看不到任何瑕疵,但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脉络上有许多细小的分裂口,最终这些分叉口越来越多,导致器胚失败。

    “这柳斐,看来并未真正的达到初级水准,也只是在摸索阶段,若是达到,首先这器胚一旦报废,上面不可能留有一丝一毫的能量,另外若是达到初级水准,这器胚上的脉络,也不可能会有如此多的分岔口,哼,这分明就是与我一样,用的简单合并术罢了。”王林一变看着器胚,一边自语。

    再看他制作的器胚,虽说从材料上讲根本就无法与柳斐制作的相比,但从其上却找不到一个分叉口,且上面能量并未损耗,达到了一次初刻成功的效果。

    王林珍重的把这青子叶根部制作的器胚收起,又在四周收拾一番,最后把之前初刻成功的几个丹兽头骨器胚也都放在储物卡内,做完这一切,他又拿出通讯器,在上面寻找材料。

    接下来,王林要做的是制作灵器的第二步,开融。

    配合由青子叶根部制作的器胚,若是开融,首选固然是青子叶,不过这青子叶也分年限,一年青子叶与十年青子叶相比,差距颇大。而十年青子叶若是比较百年青子叶,那更是可谓天壑一般,根本无法对比。

    传闻中,更是有千年青子叶,这种青子叶,即便是石质类材料,也无法相提并论。

    正找材料时,王林蓦然抬起头,只听房外传来薛音的声音:“木大师,薛音求见。”

    王林眉头一皱,起身推开房门,望着园子外的薛音,说道:“何事?”

    薛音苦笑,说道:“木大师,您忘记了我之前和您说过,去灵器系讲解一事,我前天与昨天都来找过您,可一直没有回音。”

    王林一怔,想起半个月前薛音的确说过这事,他不喜热闹,刚要拒绝。薛音察言观色,立刻说道:“木大师,学府对于灵器师有规定,每上一堂课,学府内任何等级材料,均可选取一种,但数量不能超过总量的1”

    王林内心一动,不限等级的选取,这让他颇为动心,沉吟少许,说道:“可有百年青子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