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初开天逆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这一瞬间,他似有所悟,元力蓦然间不受控制产生一种古怪的变化,渗出经脉融入全身血肉之中,接着更是透体而出,感知力在此刻如沸腾的开水一般跌宕起伏,以一种王林无法理解的方式,飞快的吸纳着透体而出的元力,迅速结合在一起。

    在这一瞬间,一种奇异的能量,以王林自身为中心点,慢慢的扩散而出,与此同时感知力随着结合,范围急剧的收缩,越来越小。

    这一增一收之间,最后在五米位置相互交接,停了下来。王林目光闪动,立刻拿起天逆珠子,凝神一看!

    顿时眼前一切景象瞬息改变,展现在王林面前的,是一个虚无的空间,无边无际。一个男子的声音,徐徐传来:“欢迎来到天……”

    没等男子说完,整个虚无的空间突然崩溃化成一个个碎片,消失了。

    王林清醒,元力与感知力不.受控制的分散开,各自收回到体内。他盯着天逆珠子,内心翻江倒海,思绪万千。

    刚才他无意中元力与感知结合,.产生了变异,终于让这在手中三年的珠子产生了变化,可惜时间太短,无法窥探这珠子真正的秘密。

    他回想刚才成功结合的过程,.又尝试了多次,可惜没有一次成功。

    此时天色已经渐亮,王林轻叹一声,摸着天逆珠子,.喃喃自语道:“这珠子,到底是什么呢?与丛林内废墟壁画上看到的那个珠子是不是一样的呢?”

    没有头绪,王林收起天逆,坐在床上闭目凝神休息。

    太阳渐渐升高,时间很快过去,阳光顺着窗户飘来,.带走一丝丝夜寒,王林蓦然睁开双眼,目光一闪,感知中察觉到刘莉向这里走来。

    不大一会,刘莉的声音远远从外面传来。

    “木大师,我是刘莉,薛执事安排我负责您的日常.起居以及一些材料使用,您能把防御阵法关闭,让我进去么。”

    不大一会,防御.光幕消散,刘莉松了口气,正要走进,可脚步刚抬却惊讶的发现王林居然自己走了出来。

    “木大师,这是我们唐氏学府灵器师专用的材料选择仪器,您看看需要什么材料,就在上面选择即可。”刘莉从自身储物卡中拿出一个仪器,恭敬的说道。

    王林接过仪器,目光一扫,点了点头。

    “另外木大师您若有事,也可以在这仪器上传讯,在下会第一时间赶来。若是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如果这机器上没有记录,您也可发布任务,会有很多学姐帮您寻找。”刘莉看到王林面无表情,略显紧张,连忙说道。

    王林拿起仪器,拨弄几下,大致了解了使用方式,便淡然道:“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不允许任何人走进这里,我需要安静。”

    刘莉连忙点头,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弯腰告退。

    王林也没在意,转身回到房间,他这个阁楼内外处处陷阱,只有自己可安然走过,若是刚才刘莉贸然闯进,定会触发陷阱,生死未知。

    回到房间,再次把防御阵法开启,王林专心研究这个仪器。

    仪器操作简单,与天水城体术俱乐部的金属球类似,王林把手放在上面专用的位置,脑中立刻浮现一排排信息。

    “使用者身份确定----木南器师,材料等级二级。”

    接下来就是所有唐氏学府二级以下材料,全部一排排的列举,王林目不转睛,一个一个查看,越看越是心惊,这唐氏学府果然不愧是春水帝国三大势力之一,材料极其充足,无论植物类还是动物类,甚至一些较为普通的石质类都有。

    不过大都是XY手册上记录的寻常之物,若是深资灵器师定然看不上眼,可对王林来说,他现在只会使用基础手法,所以不太关心材料好坏,只在意材料是否足够自己锻炼制作手法。

    把所有二级材料都一一看完,王林沉吟少许,选择了最普通的丹兽酸液和头骨。

    学习手册上记载,丹兽是一种母皇大陆的常见生物,它只具备一种攻击方式,那就是吐出一束强腐蚀性的液体。

    王林选择它,是因为这种材料在仪器上显示数量最多,几乎上万份。

    他选择了2000份。

    不大一会,就有专人在刘莉的带领下把材料送来,王林出去接过放有材料的储物卡,便在房间开始制作。

    他心情颇为兴奋,不去计较材料的浪费,尽情的练习灵器制作每一步的熟练度。

    此时,在唐氏学府正中央的家族基地内,唐研管事毕恭毕敬的垂手站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身旁,目不转睛的望着老者把一块极其珍贵的石质材料捏碎,用来调配开融。

    在唐氏学府为其准备的高级反应炉内,一滩红色如血的液体冒起一个个气泡,气泡越来越浓,老者面带紧张,眼睛不眨的盯着液体,小心的又扔入一些珍贵的石质材料。

    唐研内心颇为肉痛,这些石质材料每一个都非常珍贵,即使唐氏学府储备量也不多,用一个就少一个。

    许久之后,老者眉间紧锁,懊恼的叹道:“又失败了,你再给我准备100块石质材料。”

    唐研苦笑,说道:“柳斐大师,这石质材料所剩不多,您看……”

    老者眉头一挑,冷哼一声,不满道:“没有?那算了,老夫已然突破基础达到初级水准,大不了去趟碧波联盟,说什么也要制作出二级灵器!”

    唐研叹息一声,态度恭敬,说道:“大师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稍等几天,我已经安排人手在全国范围内高价收购了。”

    老者面色稍缓,淡然道:“你在身边,老夫制作总是失败,下次不要在一旁呆着了。”说完,老者继续抓起一把石质材料,嘴里喃喃自语的嘀咕了几句,继续尝试起来。

    唐研目中寒光一闪,但立刻收起,转身离开。

    薛音在门外一直等候,看到唐研出来后,连忙上前低声回报:“管事,柳斐大师哪里?”

    唐研哼了一声,沉吟一会儿,说道:“石质材料你要抓紧时间采购,这次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堆积出一个可以制作二级灵器的大师出来!唉,凤凰族与碧波联盟都已经先后拥有了可制作二级灵器的大师,咱们唐氏学府这次必须要成功!”

    薛音连忙称是,低声道:“属下久未回学府,不知柳斐大师目前正处于对学府至关重要的阶段,之前杀了柳眉,请管事责罚。”

    唐研眉头一皱,说道:“一个奴才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柳斐大师脾气从来就是这样,我也习惯了,若是他能成功制作出2级灵器,那就算他脾气再古怪十倍,唐氏学府也能接受。薛音,时间紧迫啊,你别看现在春水帝国风平浪静,可我有种预感,大乱即将开始了!”

    薛音一怔,说道:“大乱?您的意思是指?”

    唐研叹息,抬头望着东方,目光露出忧色,似自语般喃喃道:“最近几年春水帝国太古怪了,野人空白界与凤凰族开战,一直持续到现今,碧波联盟暗地里急剧扩张人手,家主忽然闭关,这里面一定有关联!”

    薛音犹豫了一下,没有开口,许久后忽然想起一事,连忙说道:“管事,木……木南大师那里刚刚选择了一些一级材料丹兽酸液与丹兽骨,数量是2000份。”

    唐研“嗯”了一声,漫不经心的说道:“一级材料,看来他的确是初学者了,把他的指标再降低一些,供应材料1级5,时间还是一个月。”

    薛音暗叹一声,点头称是。

    王林在房间内已经连续五天日夜不停的制作灵器,他这次练习的重点,就是在初刻阶段,不断的用材料来加强简单合并法的熟练程度,这种训练,是非常奢侈的,仅仅五天,材料就损耗干净。

    王林内心计算一下,2000份材料,虽说丹兽酸液与骨头并非什么太过值钱之物,但他猜测怎么也需要一千晶币一份,总价值高达200万晶币。

    王林第一次认识到,灵器师是多么奢侈的一个职业,要知道他现在也算小有资产,这几年杀人抢夺卡积累下来也有300多万晶币,可现在一看,他的这些钱,还不够一周的花费。

    当然,若是他把卡中在丛林积累的材料卖出,这个数字会立刻增长数百倍有余,但丛林内的材料所有他能力范围内的都几乎被一扫而空,不可能循环的回去采集,损耗一分就少了一分,王林自己都舍不得用,更不要提把它们卖掉了。

    同时王林对于灵器师为何需要找到大势力供奉有了深刻的认识,想来没有哪个灵器师舍得自己用材料制作灵器,毕竟失败率太高,代价太大。

    五天的时间,简单合并术小有成就,根据XY在学习手册上的描述,简单合并术的重点,在于用多少材料积累初刻成功。

    有的灵器师需要庞大的数量积累在一起才可成功,有的则是只需要一份就可成功。

    这之间的学问很深,简单来说若是可以做到一份就成功,那么就突破了基础,达到了初级制作手法。

    2000份材料,让王林从开始的需要上百份成功初刻进展到只需要几十份,望着面前的八个初刻成功的丹兽器胚,王林沉思少许,放在一边拿出材料选择仪,继续翻看。

    忽然,他一怔,仪器上显示丹兽酸液以及兽骨,总数量大范围的缩小,变成了3000份。

    “难道这五天还有别的灵器师也用这丹兽材料?”王林又看了看其他的材料,目光闪动,冷哼一声,自语道:“不对,不仅仅是丹兽材料减少,而是所有材料均都少了一半,而且五天前还能看到的二级材料,现在一个都没有!”

    王林内心有所明悟,他仔细的看了一眼仪器上显示的使用者信息。

    “使用者---木南器师,材料等级一级!”

    王林目中涌现古怪之色,他心里清楚,这是唐氏学府看不上自己的制器水准,所以降低了材料供应。

    这也可以理解,材料毕竟价值不菲,在唐氏学府看来他的水准也就只能用这些材料,若是想要获得更多更高级的材料,就要拿出本事,制作出灵器。

    王林也不生气,仔细一想倒觉得这也是一件好事,如此一来,想必以后绝对没有太多人去关注自己,虽然材料少了,但一级材料品类繁多,总数量加在一起,倒也可以继续练习制器。

    而且既然对方早就有了心里准备,自己就算制作出灵器,不上缴也没关系,毕竟从态度上看,唐氏学府对于自己能制作出灵器,期望渺渺。

    想到这里,王林轻笑,把丹兽材料剩余的3000份一次性点选,随后又选择了一些其他的材料,总数量约两万份,这才罢休。

    时间不长,刘莉把材料送来,王林又开始了初刻的练习。

    初刻的练习,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一周后,3000份丹兽材料耗费干净,可进展却不多,王林也不气馁,拿出一种叫做青子叶的材料。

    这青子叶也是灵器师材料中的寻常之物,它的作用是镇痛,可以制作出短时间提高**攻击力的灵器。

    根据使用青子叶的多少,攻击力高低不同。

    用青子叶的根部作为器胚,王林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练习。他的房间越来越乱,遍地都是零散的材料。每次初刻成功后,王林都是随意的一扔,抓起其他材料继续。

    渐渐的,他房间内初刻成功的成品越来越多,随之而然的,废弃的材料垃圾,也堆积如山,一阵刺鼻的熏人气味弥漫在四周。

    王林对此没有丝毫在意,他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初刻的进展当中。

    随着一份份材料飞快的耗费,王林发现初刻的进展依然缓慢,到现在为止,动用六十份材料,他可以做到十次中**次成功,最少的一次,是用了20份材料初刻成功,但几率不高,十次中有1,2次而已。再想降低材料,短时间内不可能做到,这需要连续不断的大量练习。

    转眼间大半个月过去,王林在这半个月每日只休息几个小时,尤其是之后的几天,他几乎没有合眼,甚至连初刻都很少进行,脑子里始终在思索一个问题。

    60份材料成功初刻的器胚,与20份材料成功的器胚二者相互比较,王林发现这简单合并术虽说是材料越多成功率越高,但用大量材料初刻后的器胚,其内的循环系统虽说深刻,但却充满了不稳定性,而且材料越多,就越繁乱。

    若不仔细看,也难以发现不同,不过一旦王林用感知凝集其上,就会发现在器胚的循环系统中,有很多细微的凌乱散支。

    再看20份材料成功的器胚,其内虽说也有凌乱,但明显要比前者少了很多。

    举个例子,一份材料制作出的器胚,就仿佛是用笔一次性在器胚上画好一个圆圈。而60份材料制作出的器胚,相当于是在上面一次又一次的按照相同的轨迹描了60次。

    如此一来,差别立刻出现,60份材料初刻,不可能做到每次刻画的循环系统都细致入微,必然会产生不同。

    这样的话,自然就无形之中多了许多凌乱的散支。

    随着思考,王林对于突破简单合并法有了一丝想法。他目光闪动,拿起青子叶,对于其内部的结构随着半个月的练习他已经了如指掌,并未使用合并术,二话不说立刻按在器胚上,进行初刻。

    缓缓把青子叶内的循环系统一点点的刻在器胚上,时间慢慢过去,初刻没有任何意外的失败。

    尽管失败,但其上却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王林沉思少许,再次拿出一个青叶草与器胚,进行初刻,时间不长,依然失败。

    在他尝试了四次后,四个器胚全部变成废品,无法再次使用。

    王林立刻拿起废品器胚,感知凝聚其上,仔细观察,渐渐的,他眼中似有所悟,四个器胚上的轻微循环痕迹,各有不同。

    王林眼都不眨一下,拿出2份青子叶,按在新的器胚上,他努力的尝试两份青子叶在初刻的过程中保持每一丝的循环都做到一致。

    这次初刻的时间较为缓慢,他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矫正2份材料的细微循环轨迹上,凝精聚神。

    三个小时后,他挥汗如雨,任由汗水从脸角滴下,不敢有丝毫放松。

    初刻的进展,仅仅达到9,不过这9,王林自信两份材料的循环系统没有丝毫差别,完全一致。

    一天的时间,缓缓的过去,王林无奈的发现,初刻越往后速度越慢,到现在为止才进行了35,若是全部初刻完,不知要多长时间。

    不过若要放弃太过可惜,王林咬牙,坚持下去。

    三天后,进程达到52,突然青子叶一颤,没有任何预兆出现一丝丝裂痕,最终化为飞灰。

    器胚也在青子叶消散的瞬间,沦为废品。

    王林怔怔的望着手中器胚,许久说不出话来,三天的成果,就这样毫无原因的流散,王林苦笑,看着器胚,面上涌现思索的之色。

    首先是器胚,按照以往的经验,它不可能一次失败就变废品,仔细观察半响,王林又从身边的众多杂物中找出许多器胚废品相互对照,渐渐看出了一丝不同。

    其他的废品,是用简单合并术一次次的消耗之后渐渐降低品质,最终废掉,尽管如此,但每个废品器胚上多多少少还是残留一丝能源,只不过不够初刻罢了。

    可这次的器胚却不同,它是一次性消耗掉全部品质,彻底的变成废品,其内部没有丝毫的能源残留。

    王林忍不住猜测,XY在学习手册上说明,只有用初级手法初刻,才会在一次失败后毁掉器胚,难道自己刚才使用的方法,达到了初级的效果?

    可惜XY留下的手册上,只停留在基础阶段,初级介绍较少。

    王林猜测许久,最终有七成把握确定之前三天的尝试,具备了初级的效果。

    想到这里,王林怦然心动,一旦成功,那么将会达到一个高度,以基础手法,展现出初级手法的水准。

    王林不知道其他流派突破基础达到初级的路线,但纵横流派对此的要求只有一点,那就是对于初刻手法的要求。

    必须用非基础手法一次成功初刻。

    根据XY基础学习手册记载,母皇大陆灵器师,分为四个阶段,分别是基础、初级、中级、高级。

    即便是他,就算做出了四级灵器,也只不过是中级而已,他在手册上感慨的谈到,具备高级手法的灵器师,母皇大陆,没有!

    大部分灵器师,都是在基础手法中徘徊,想要进入初级,非常困难,需要器师自身的悟性、感知、元力三者缺一不可,而迈入中级,仅仅这些还是不够,必须要对三大定律了解到相当深刻的地步才可有望。

    回想刚才种种,青子叶无声无息的消散,这种现象只有一种解释,青子叶的内部能源耗尽,不够继续初刻,所以化为飞灰。

    王林摸了摸下巴,刚才总进度在52时废掉,目光一闪,他没有立刻再次尝试,而是闭眼养神,休息了一整天后,他深吸口气,立刻拿出4份材料,在新的器胚上重新初刻。

    四份材料的初刻更加艰难,耗费的精力更是远超之前,要时刻保持四份材料的循环系统一致,缓缓的用感知刻在器胚上。

    一天后,进程缓缓的增长到5,王林眉间紧锁,蓦然神色一动,盯着房门。

    “木大师,在下薛音,还请打开防御罩,薛音有要事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