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偶遇故人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二女面色微变,冰凤急忙上前一步,恭敬道:“大师您误会了,您离开数日后,凤凰族家主亲来,据说要与野人空白界展开最终决战,并且接管了天水城,我与火凤也接到学府命令,在此等您回来后,就要一同离开。”

    张仁才一怔,问道:“天水城内所有唐氏学府的人都撤离?”

    火凤连忙点头,目光在王林身上一扫,说道:“不仅是唐氏学府,就连碧波联盟也是如此,此地从下周起将彻底归凤凰族所有,成为进攻野人空白界的基地。”

    张仁才略一沉吟,转头对王林歉意道:“木兄,在下本打算带你在这天水城内休息几天,可现在事急,我们还是立刻离开此地吧。”

    二女看到张仁才以此种语气与王林说话,顿时内心吃了一惊,看向王林的眼光有了不同,纷纷内心猜测对方的身份。

    王林轻笑,不甚在意道:“张兄.不必客气,既然此地已被凤凰族接管,我们离开就是。”

    天水城中心位置上空,停着一艘.巨大的椭圆形飞船,这是春水帝国特有的交通工具,在飞船外壁显眼位置,清晰的画着一轮红色的弯月。它是唐氏学府的标志。

    接到张仁才回天水城的消息.后,所有唐氏学府安排在天水城的人员陆续来到此地,数量不多,大约二十个左右,不过毫无例外,全是女性。

    王林远远就看见这艘飞船,脑中不由百感交集,想.到了多年前从监狱离开时,也是乘坐这样的飞船,从此踏入了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

    “恐怕当日飞船上的所有同类,全都已经死掉了吧。”.王林轻叹一声,内心思绪万千,时而想到监狱岛陪伴自己成长的容器,时而想到挖矿中摸到的黑色水晶,甚至连在飞船上女子yin秽的一幕,全都如涨潮般涌现脑中。

    这些情感色彩一闪即逝,王林微闭双眼,再次睁.开时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静,随着不断地接近飞船,站立在飞船下的唐氏学府众女,也被他看在眼里。

    忽然,王林眼中.疑惑之色闪过,其中有二人很眼熟,他略一琢磨,嘴角微翘,含笑不语。3年不见,当日的尊者长发女子,元力有所增长,已经达到了七级。

    “木兄,这些女子就是唐氏学府在外试炼与任职的学员,一个个可都是美女,你若有看上的,也不要腼腆,和老哥我说一声,我帮你搞定,呵呵,这春水帝国虽说是女权帝国,不过越是这样,对我等来说就越有感觉嘛。”张仁才对王林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打趣道。

    王林苦笑,他对此没有任何想法,也不知为何,神秘水晶改变他很多,但却惟独在对于女性的态度上没有任何改变。

    在他看来,没有什么男人与女人之分,有的只是敌人与陌生人。毕竟从他离开监狱岛后,所遇一切女子,除了春兰较为单纯之外,其余人无不属于敌人范畴。

    说话间,飞船腹部张开一口,一座长长的金属阶梯落下,张仁才对王林一笑,二人起步同时走上。至于那个中年战奴,则在距离十米远外,慢慢的跟着。

    这一刻,余人众女全部眼露惊讶之色,她们早就看见了王林,对于这个陌生的面孔有很多猜测,不过大都认为是张仁才新收的战奴。

    可现在看到张仁才居然降贵纡尊对此人极为客气,不由的否定了对方是战奴的猜测。要知道张仁才在唐氏学府地位尊高,是不多的灵器师之一,就连家主都要客气礼遇,平时冰冷傲然,旁人根本不放在眼里。

    若是有人对他有丝毫不敬,不用他说话,自然有大量的余人为了获得灵器师量身制作灵器的资格,为其出手,可谓是百般讨好,忧其所忧!

    毕竟一个由器师量身定做的灵器,对于使用者来说,威力可以发挥到极致,与使用大众类型的灵器根本无法比较。

    不过灵器师均都脾气古怪,生性孤傲,能获得其量身定做的资格,实在太难。除非帮助了灵器师大忙,让其欠下人情,才有这等机缘。

    唐芯的目光,在看到王林的瞬间,猛地收缩,对方给她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无论身形,外貌,可任她如何思索,也想不到在哪里见过对方,不由得秀眉一挑,目不转睛。

    她旁边的表妹唐雨,悄悄拉了下唐芯,低声道:“表姐,张色鬼身旁的那人,怎么这么眼熟呢?”

    唐芯狠狠的瞪了唐雨一眼,低声教训道:“你再那么称呼,我回到学府后定会告诉你母亲,到时你可别怪我不帮你求情。”

    唐雨吐了吐小舌头,低声道:“有什么的,他本来就是色鬼,哼,这帮灵器师没一个好东西,尤其是他,偏偏很多不知廉耻的姐妹还百般讨好,可就没见他给一个人量身制作灵器,要我说,跟他一起的那个家伙,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唐芯眉间紧锁,暗道小妹看那人也眼熟,这人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就在这时,王林与张仁才走到阶梯顶端,将要迈入的一刻,一只洁白的手,从飞船口内探出,横在二人面前,接着传来一声阴柔的话语。

    “大师,此人是谁?”

    王林不着痕迹的轻退两步,面色如常,打量从飞船内走出的一人,这人第一眼看去似女性,可他立刻发觉不对,对方虽说相貌娇柔,但却有喉结。

    仔细一看,对方至少是八级元力,不过王林面上看不出异常,反而轻笑,没有说话,而是看张仁才如何处理。

    张仁才面色一沉,他语气阴森,只说了一个字:“滚!”

    对方面色微变,但立刻恢复如常,声音依然阴柔,说道:“大师,柳眉可不是你的战奴,你这滚字,应该对你身后的奴才说,世上能让柳某滚的人,只有我家主人,唐氏学府第一器师---柳斐大师。”

    张仁才冷哼一声,自觉在王林面前有些失面,于是不耐烦道:“即便是你家主子柳斐大师在此,也不会这般无礼,杰森,把这狗仗人势之人赶走,莫要挡了我与木兄的道路。”

    杰森目中寒光一闪,露出凝重之色,脚步微点,迅速冲出,几乎眨眼间就越过十米距离,从张仁才身边冲过,一拳击出。

    柳眉面上怒意闪瞬,不慌不忙的挥出一掌,与杰森撞击在一起,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传来,杰森退后几步,右臂瘫下,扭曲不成样子,一脸惊容盯着柳眉,低沉道:“你超越了八级初阶?”

    柳眉自得一笑,说道:“柳某不才,在你走后主人赐予十粒启明丹,经脉开拓不再影响元力发挥,达到了八级中阶。”

    杰森沉默不语,退后几步站在张仁才身后。

    张仁才怒极,此时所有人都在观望,这柳眉平时没这般胆大,一定是柳斐那个老家伙授意他要羞辱自己。

    若非在蛮荒平原手下战奴损失殆尽,今日也不会让对方如此嚣张,区区一个战奴,居然这般胆大妄为,张仁才怒极狂笑,目光渐冷,说道:“柳眉,八级中阶,不错!今日我要让你知道,招惹一个灵器师的后果!”

    说着,他手中立即出现两个青铜铁片,顿时一股危险气息弥漫方圆五十米内。

    本有几个跃跃欲试想要趁机讨好张仁才的女子,此时也纷纷露出悻悻之色,不再上前。

    柳眉面色一变,他认出这是对方的保命高等级灵器,想到主人吩咐只要轻扫对方面子即可,万万不能过于招惹,于是立刻说道:

    “大师不要动怒,实在是小人职责所在,此人来历不明,脸上更是带了人皮面具,我想大师你不会看不出来,而且此时野人空白界与凤凰族大战在即,为了防止奸细混入学府,小人不得不谨慎,还请大师不要介意。”

    张仁才面色稍缓,他早就看出王林脸上带着面具,不过灵器师古怪脾气众多,带个面具在他看来并非不可接受,至于柳眉所说奸细,他更是耻鼻,声音冰冷道:“可笑,一个灵器师会甘心成为野人空白界的奸细?柳眉睁开你的狗眼,我身边的这人,是与我一样的灵器大师!”

    柳眉第一次面色大变,瞬间脸色血色,震惊的望着王林,许久说不出话来,他主子要是知道自己“超额”的完成了任务,不知会如何惩罚自己。

    王林轻笑,扫了一眼飞船内部,感知中早就察觉里面还有一人,也不说破,而是对张仁才说道:“张兄,既然此人拦路,我看这唐氏学府不去也罢,此事就此罢休,凤凰族此时不正在天水城么,我去那里接受凤凰族供奉也是一样。”

    说完,王林目带歉意看了张仁才一眼,转身向下走去,右手随意一摆,从储物卡中拿出一件灵器,他动作极快,没有任何人看到。

    张仁才一怔,同是灵器师,感知力自然也不差,只不过没有王林那般时刻散发感知的习惯罢了,此时他感知一扫,忽然一笑,收起灵器,悠悠的对王林开口道:“也罢,木兄说的对,既然有狗拦路,杀他徒然浪费灵器,我张仁才索性与你一起,去看看凤凰族的老朋友是否欢迎我加入。”

    说罢,他的眼神越过柳眉,似笑非笑的望了一眼飞船,转身随王林向下走去。

    柳眉面无血色,他知道自己这次彻底把事情弄到了绝境,因为自己的拦路,走了两个灵器师,这对唐氏学府来说可谓是天大之事,自己定然难逃一死。

    惊慌之下他飞快回头看了看飞船,略一犹豫,便急忙要想上前解释,杰森身体一动,似根本就不在意右臂骨骼尽碎,目中充满幸灾乐祸之意拦在他身前。

    柳眉内心苦涩,连忙高声喊道:“大师留步,柳眉知错了,我……”

    “柳眉,你好大的胆子!”一个中年女子迅速从飞船内走出,二话不说抬手之间一道黑光闪耀,如蛟龙般从身后钻入柳眉身体,柳眉眼中露出惊愣的表情,尸体从阶梯上落下。

    王林眼中瞳孔飞快收缩一下,面色如常但内心提高警惕,对方杀一个八级高手虽说是使用灵器加上偷袭,但这种干净利落的手法,却让他立刻提防起来。

    中年女子看都不看柳眉尸体一眼,对王林深深地鞠了一躬,毕恭毕敬道:“大师,在下薛音,忝为学府执事,刚才多有得罪,若不嫌弃,在下诚挚的邀请您成为唐氏学府的器师,二级以下材料任您使用。”

    说完,她又连忙对张仁才鞠躬,面带歉意说道:“大师,薛音一时糊涂,没及时阻止奴才对您无礼,这次回到学府,在下为您申请,五级以下材料任您选择,还请大师万万不要冲动退出学府。至于柳斐大师那里,在下会去交涉,且学府内所有与柳眉较好之人统统杀掉,防止有人对您二人心生怨恨。权当是为您与木大师泄愤了!”

    中年女子态度极其恭敬,言谈之中充满诚挚悔恨之色,甚至语气都略带恳求,张仁才面色缓和,对女子承诺五级以下材料怦然心动。

    “木兄,你看如何?”

    王林轻笑,不甚在意的说道:“无妨,若没恶狗拦路,去哪里都是一样。”说完,他不着痕迹的收起手心握着的灵器。

    一场风波平息,薛音连忙请王林与张仁才进入飞船,随后地面众女一个个缓缓步入船内。

    唐芯心中思绪万千,脑中始终猜测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对方,盯着王林的背影,她神色忽然一动,脚下一颤险些不稳,急促的呼吸几下,走进飞船。

    飞船一阵,升空向东方行去。

    王林独自一人站在飞船内的豪华套间内,环顾四周,各种物质享受极尽奢华,他不由自主想起多年前第一次乘坐飞船,自己与十多个同类聚集在一个不大的房间,现在想来,那根本不是在运人,而是在运送货物。

    “四年的时间,神秘晶体改变了我的命运,如果再过四年,我会变成什么样呢?”轻叹一声,王林习惯性的打量房间,发现并无异常后,盘膝坐在床上,进行元力螺旋形状的改变。

    时间秒秒流逝,黄昏时分,他睁开双眼,元力螺旋改变越来越艰难,尤其是元力变异后,这点尤为明显,似乎元力这螺旋改变极为排斥。

    王林对元力改变已经陆续的坚持了数年,他不想放弃,正要再次入定,蓦然神色一动,抬头望向房门。

    不大一会,敲门声响,薛音恭敬的声音传来。

    “木大师,飞船内准备进行一次小型的交易会,这些学员久居天水城,多多少少都获得了一些材料,不知您是否有兴趣去看一看?”

    王林略一沉吟,便起身推开房门,他想去看看,这些人手里都有些什么材料,即便不买,开阔一下眼界也好。

    路上薛音仔细的观察王林,越看越觉得对方神秘,她之前在船上之所以放任柳眉如此做,是因为在学府内不多的灵器师中,张仁才是最有可能超越柳斐的器师,唐氏学府对于器师一直暗地秉承分化的理念,不想让这些器师相互关系密切。

    所以当柳眉羞辱张仁才时,她没有制止。以她的聪明,自然一眼就看出柳眉是得到了柳斐的示意,于是乐的在一旁看两个灵器师之间的暗斗。

    可当她听到张仁才说王林也是器师时,心中略有懊悔,正要找个机会出去澄清,却没想到王林居然玩了一招以退为进,立刻掌握了主动,甚至以此为由要去凤凰族接收供奉,这大大的出乎她的意料。

    她深知这事若是传入学府,自己虽说丢掉性命不太可能,但定会受到严重的处罚,日后休想再执掌一定权利。毕竟学府对于灵器师的在意,远超一切。

    但接下来,她听到张仁才居然也要退出唐氏学府,立刻再也坐不住了,王林毕竟还没正式加入学府,可张仁才则不同,若他真的因为此事离开学府加入凤凰族,那影响可就太大了。

    到时学府内其他灵器师心底会如何想,外界灵器师会如何看待一个留不住人的唐氏学府,再加上春水帝国三大势力之间暗斗不断,对方点名要去凤凰族,如此一来,事情顿时会扩展到自己无法承受的地步。

    到那时,等待自己的将是学府高层的震怒,甚至自己丢掉性命都是小事,学府高层很有可能为了挽回张仁才或者为了展现对灵器师的重视而牵连自己全族,以全族的人头来表达一个重视灵器师的态度,这样的代价,她承受不起。

    薛音是一个狠辣果断的女人,在那一刻,她毫不犹豫冒着得罪柳斐的代价,牺牲柳眉!

    余光一扫始终距离自己一定范围的王林,内心对他有了一丝忌惮,她猜测不出之前对方到底是真有去凤凰族的打算,还是如自己所想那般以退为进。

    之前的一切事情,都因为这年轻人的一步以退为进,一招扭转乾坤化被动为主动。若不是他说出那番话,自己定可立即现身弥补一切,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许下大把的承诺,还付出了得罪柳斐的代价。

    带着复杂的心思,薛音恭敬的引领王林来到飞船中央位置的大厅。

    大厅内几乎所有的天水城学员与任职人员都在,张仁才端坐在正上方,身边围绕数个女子,这些女子一个个都面露哀求之色,似乎正急促的说着什么。他的战奴杰森,站在一旁,垂首不语,只在看到王林的一刻,脸上露出尊敬之容。

    张仁才一直悠然的摇头,面上略现不耐之色,看到王林走进后立刻眼睛一亮,起身高声道:“木老弟,到这里坐,哥哥我等你多时了。”

    身边的数位女子,都一一面露黯淡之色,回到了各自的座位。

    张仁才语气亲切,王林温和一笑,扫了一眼杰森的右臂,发现已经恢复如初,不由内心惊讶起来,也没询问,走去坐在张仁才旁边。

    “木老弟,这天水城外就是蛮荒平原外围,她们这些久居之人手中多多少少都握有一些材料,你我二人看看有没有需要之物,哥哥我在材料运用上不如你,到时还望老弟不吝赐教啊。”

    王林环顾四周,并未发现异常,口中谦虚道:“张兄客气了,灵器学达者为师,在下对于张兄诸多制作上的技巧也颇为神往,正要向张兄请教一番。”

    张仁才和颜悦色,轻声与王林交流,把一些颇为自得的制作技巧,略选一些不涉及到精髓的部分,一一诉说。

    投桃报李,王林也把一些不甚重要的材料运用及原理,与张仁才以交换的方式,侃侃而谈,相互各有所需,倒也聊的其乐融融。

    说话间,交易会开始,这是一个小型的交易会,所以在形式上没有那么多繁冗之处,一个唐氏学府学员,起身对王、张二人鞠躬,脆声说道:

    “二位大师,在下王睿,在天水城任职城防队长,与野人接触较多,缉获了一些材料,有很多王睿也不认识,还请大师不要见笑。”

    王睿相貌并不突出,略显普通,干练的短发以及明亮的双眼透出一身飒爽之气,颇有风姿之意,在众多女性中倒也不落人后。

    张仁才面上不似与王林交谈时的表情,淡然的点头算是应付。

    王睿也不在意,对于灵器师的孤傲只要是母皇大陆的人都心知肚明,于是二话不说拿出储物卡,把里面的材料一一拿出一些摆在中间的桌上。

    王林眼神一扫,青子叶、丹兽头骨、黄枯木、紫荆刺、甚至还有一小截拇指长的蓝线藤。这些材料在他看来都不是什么稀奇之物,毕竟他在丛林生活了三年,但对方一个天水城的城防队长,居然有这么多材料,刚才听她所说,这些大都是与野人战斗中获得,王林不由得深看了对方一眼。

    张仁才面露微笑,指着那截蓝线藤,说道:“这个东西,你可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