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W制作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然,使用者个人的风格,也是灵器师在变这一步骤需要考虑的重点,不过王林制作的灵器,目前是专门给自己用的,所以在这一点上,他参考的是自身的攻击风格。

    他的战斗风格是速度,所在这一步骤上,速度成为了重点,毕竟寄生草的攻击属性决定,只要见到鲜血,就会产生威胁,所以攻击力的强弱,并非重点。

    心里有了决断后,他把蓝线藤内一半的能源用在了发射速度上。

    至于另外的能源,王林思考许久,嘴角一动,脑中出现一个邪恶的想法,感知力随之运转,完成了这一步骤。

    接下来是最后一步,合!合犹挂角!灵器制作的最后一步,它的作用是次数或者时效。若是采用基础手法,那么次数1-10次不等,初级手法,10-20次不等,中级手法,20--25次不等!

    这一步骤非常重要,往往很多灵器前四步都成功,可就在这最后一步上功亏一篑,前功尽弃。

    最后一步失败,是生物灵器学中很严重的事情,器胚会立刻丧失全部品质,沦为废品。甚至还有可能产生灵器反噬,造成灵器师死在自己制作的灵器手中!

    如果说灵器制作的前四步还算有迹可循,具有一定规律,那么这第五步则可以说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一切成败全凭运气!

    这也就成了世人眼中灵器师脾气怪异的原因,几乎每一个灵器师在这一步上选择的方式都不一样。

    有的喜欢在杀人中完成最后一步,有人喜欢选择一些山清水秀之地,有的更是聘请强者,让强者完成此步,还有的讲究什么阴阳之术,以一些淫邪的方式来完成,各种姿态比比皆是。

    毕竟这最后一步,非常简单,无论任何人只要感知与元力同时冲击器胚,就可一下现出结果。

    王林内心忐忑,他深吸口气,目中精光一闪,元力与感知猛地冲击到蓝线藤,瞬间,蓝线藤闪耀极光,变幻莫测,王林脸上阴晴不定,眼都不眨一下,紧紧的盯着,随时做好松手扔出的准备。

    时间一秒一秒度过,王林心情高度紧张,十秒后,蓝线藤光芒渐消,最后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他的手中。

    踌躇一番,王林一咬牙,感知力探入查看结果。

    一个星点瞬息即逝,王林身体轻颤,大笑起来,他成功了!

    好半响后,王林从喜悦的心情中恢复,他连忙再次探入感知,顿时脑中闪现两棵晶莹剔透闪烁深蓝色光芒的寄生草。

    一丝丝阴寒危险的气息,从上面散发出来。

    “两次!”王林喃喃自语。

    收回感知,他压下想要立刻尝试的念头,毕竟只有两次攻击。

    算了算时间,这次制作一共用了四天。抚mo着手中手镯形状的灵器,感知力凝聚,刻下一排小字----W制作。

    眼带笑意看了看这排字,王林身心俱疲,把它带在手上,盘膝坐地恢复元力,第五天一早,他起身收起四周兽骨,飞快的消失在丛林内。

    “感知力恢复了一半,现在自身状态并非最佳,看来要快速离开丛林了。”王林口中含着抵御瘴气的草药,身上涂抹液汁穿梭在蛮荒平原外围,躲过一处处危险之地。

    他身上的液汁来自酵母草,这种材料除了催发作用外,其枝液散发出的刺鼻味,可驱散一些具备攻击性的植物。

    随着两年多的丛林生活,王林一直有种感觉,一个强大博学的灵器师,哪怕手中没有灵器,也是非常危险,其对于各种生物的了解,可以让灵器师在某种环境下,立于不败之地。

    一周后,王林计算着路程,知道再有一天的时间,就可以离开这里,进入与密林的交界处,正行走间,他脚下蓦然一停,转头望向远处,露出谨慎的表情。

    张仁才是一个灵器师,尽管还是基础阶段,但隐有突破到初级的痕迹,在唐氏学府中地位超然,享受尊荣的待遇,往日里各种材料任其使用,就算缺少某种,也只要一句话,立刻便有大量的唐氏战奴奔走大陆各个危险之地,为其取得。

    可现今,他却被困在了这蛮荒平原外围。网纹花这种缠绕性植物,本不被他看在眼里,可此地的网纹花却不知为何居然群居。

    整个方圆五十米内,网纹花的数量不下数百,一支支从地底伸展出来的枝叶,仿佛一根根噬人的触角,顷刻间就把他带来的众多战奴全部捆住。

    张仁才被数个唐氏学府护驾的高手保护在内,形成一个圆圈,在其外围,则是数之不尽的网纹花枝叶。

    随着张仁才的观察,他心底阴云笼罩,这网纹花数量众多聚集在此,只有一种现象,那就是此地有网纹祖藤。

    网纹花这种习性与寄生草相似,它有一根祖藤,祖藤如游蛇般可在地底流动,它每在一处停留,都会繁衍大量的支节,成为网纹花。

    张仁才心底忍不住暗叹,这蛮荒平原他五年前来过,在一处偏僻之地发现了一条拥有人脸的小蛇,看到此物后他内心狂震,联想到生物灵器学中的那个六级灵器的传闻。

    可惜当时携带的人手不足,在损失大半的情况下仍然没能捕捉小蛇,甚至连他都险些丧命,几乎把所有灵器都耗费干净才逃脱蛇口。

    经过五年的准备,他这次带来了更多的高手,准备再来捕获小蛇,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仅仅五年,这蛮荒平原居然变得如此诡异!

    甚至就连外面与天水城之间的密林,也几乎是步步危机,遍地陷阱,更有一些明显就是灵器师制作的大型植物类险地。

    尽管这些在他看来已经颇有年月,但其威力却不容小视,带来的众多高手一路上死伤惨重,但他仍然不愿放弃,进入了蛮荒平原外围后,他苦涩发现,此地陷阱更多,往往看似普通的地面,踩下立即有抹了剧毒的武器穿透脚部。

    他暗自分析,应该是在之前的五年内,有一个强大的灵器师被人追杀到此地,为了脱困,对方制作了众多陷阱。

    分析到这个答案后,他内心一惊,母皇大陆灵器师地位极高,有谁会去追杀一个灵器师呢,而且每一个灵器师都交友广泛,受惠者众多,招惹一个很有可能会连带一批强者出现。

    除非对方是一个初学者,不过他很快便抛掉这个想法,从一路上的陷阱来看,对方对于材料的掌握程度出神入化,甚至有很多连他都忍不住惊叹不已,对方显然是一个灵器大师,这点张仁才很肯定!

    他脑中立刻回想之前五年各种重大事件,忽然想到三年前凤凰族追杀司徒南曾经进入密林,损失重大之下仍然让其逃脱,攻打野人空白界更是大败而回,最后成为了三大势力之间嘲笑的谈资。而凤凰族一直到现在,还不时与野人空白界相互交战不止。

    难道司徒南是一个灵器师?很快他否掉了这个荒诞的想法。虽然感觉自己受那强大的灵器师陷阱连累,但他心中嫉恨之意却不多,反而对于追杀者有很深的厌恶。

    在他想来,若是自己被追杀,定然也会与那灵器师一样,一路设置陷阱。

    一声惨叫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抬头一看,眉间紧锁,身边的战奴又死了几人,不远处枝叶捆绑吊起的战奴,也全部身体颤抖血液骨髓全部被吸,变成干尸。

    他暗叹一声,心中去意已定,这次捕获显然又失败了,死了这么多人,想必网纹祖藤就要现身,到那时,此地将会变成修罗地狱!

    可惜这次带队的没有十级高手,否则应可与网纹祖藤一战。自己身上携带的酵母草又不多,自己逃离都有些勉强,他再次一叹,正要吩咐身边手下保护自己冲出,忽然鼻子一动,一股刺鼻的味道淡淡的传来。

    他面色一喜,急忙四下看去,可惜一无所获,他仔细一想,鼻间味道仍存,内心立刻更加确定自己想法,这味道来自酵母草!

    而且是经过捣碎之后,涂抹全身才会散发出的气味,要知道酵母草若不捣碎,不与皮肤接触,没有任何气味。

    知道酵母草这一点作用,一定是灵器师,因为灵器师第一守则森严的规定不可把任何与材料有关的运用原理告诉给非灵器师。

    若是违反此条,一旦被发现,那么将会成为所有灵器师嫉恨的敌人,因为对方不遵守职业道德,几千年来经过一个个血粼粼的教训之后,这一条几乎刻在了每一个灵器师的心中。

    “器师同僚,在下张仁才,隶属星痕派系,此地网纹花繁乱,还望借材料一用!”张仁才立刻高声说道。

    看到四周依然没有动静,张仁才苦笑,他暗道灵器师都脾气古怪,对材料珍之若重,若是自己恐怕也不会因为对方一两句话而送予材料,于是再次说道:

    “器师同僚,在下用尚存六次功效的一级防御类灵器换取材料,你看可行?”

    “防御类材料?”王林内心一动,他灵器中大都是以攻击为主,没有一件属于防御类,XY学习手册上也指明,防御类灵器相对于攻击类来说,制作难度要高出许多。

    不慌不忙的从角落内走出,王林在距离网纹花60米外停了下来,刚才他就发现了这里古怪,得出此地有网纹祖藤的答案。

    张仁才看到王林,立刻一怔,对方实在太年轻了,不过生物灵器学达者为师,于是连忙说道:“朋友,我只需要不多的材料,能够把手下战奴救出即可,不会需求太多。”

    此时,网纹花的攻击愈加激烈,数百根枝叶乱舞,又有几个被卷入吸干血脉精华死亡。

    王林不为所动,从对方的语气看来,似乎也是灵器师,仔细的观察一番,开口道:“灵器呢?先给我。”

    张仁才从储物卡内拿出一根紫木,交给身边一个战奴,战奴略一踌躇,目露坚定之色,接过紫木迅速冲出。

    可没等他冲至20米,便被枝叶缠住,在全身血液被吸干的瞬间,他狠狠的把紫木扔出。

    一道紫色的弧形划过网纹花攻击范围,掉在王林脚下,他捡起感知一探,神色如常收入储物卡中,这才慢吞吞的向前走去。

    进入网纹花范围内,所有的枝叶均诡异的蠕动,王林不紧不慢的拿出一些酵母草,用手一搓,顿时刺鼻的气味浓郁,枝叶纷纷避让。

    王林动作缓慢,这个时间又有几个战奴死亡,四周鲜血浓郁。此时在张仁才身边的战奴,只剩下五人。

    王林边走,内心计算,对方敌我难辨,每死一人冲突的机会就越小。

    张仁才面色一喜,暗道对方果然是灵器师,不然也不可能知道酵母草气味可对网纹花产生克制。不过对方显然太过谨慎,有故意走慢的嫌疑。

    对此他到也没生气,自讨就算换了他,也定会如此做,不过他担心时间越拖越久,祖藤一旦出现,恐怕没了逃离的机会,于是内心一狠,对身边一人使了个眼色。

    这是一个消瘦的中年人,他看到张仁才的眼色,点了点头,二话不说手起拳落,干净利索的把身边四人放倒在地。

    王林脚步一停,嘴角露出轻笑,与张仁才二人目光交集,内心明了对方用意,于是不再慢吞吞的,快速向前走去。

    在距离他们大约十米位置,迅速扔出一把酵母草,接着眼都不眨一下脱兔般后退。

    张仁才接过酵母草,立刻熟练的涂抹在身,迅速向外走去,中年人连忙紧跟,一路上网纹花枝叶舞动,二人有惊无险的离开至50米外。

    “器师同僚,此地太多危险,祖藤将现,不如随我离开此地,在下另有重谢!”张仁才松了口气,对远处王林抱拳说道。

    王林目光一扫,在中年人身上看了几眼,对方实力与司徒南相仿,大概八级左右。不过王林自讨身上拥有二级灵器小木棍,倒也没有惊惧,略一沉吟,点了点头。

    三人立刻迅速离开,王林奔走间感知扩散,盯着身后二人,若是对方心存歹意,他将毫不犹豫干掉对方,一个八级强者、一个灵器师,这二人的储物卡,应该不会让自己失望吧。

    王林轻笑,速度没有全部展开,亦步亦趋向前遁走。

    张仁才望着一直距离自己三十米远的王林,眼中露出赞叹之意,对方的谨慎小心,在他看来这是一个落单的灵器师必须具备的素质。

    此时他身边的中年人忽然低声道:“主人,对方也是灵器师,显然在此地多时,储物卡内定然有很多材料,不如……”

    “住口!杰森,记住你的身份,哼,你真以为前面那人那么好对付么,灵器师,哪怕是落单,也不是寻常强者可以杀死的,他身上定然有众多灵器,哪怕是一级攻击类,若是不惜血本使用,就算你已经八级元力,也承受不住!”张仁才立刻训斥,随后皱起眉头,内心暗道:

    “此人独自在蛮荒平原,若没高等级灵器定然不会如此从容,杰森是个战奴,不可因为他的贪念而与同僚结怨!当然,若对方是个初学者,此地荒凉,但也可以一搏,不过还是先不要打草惊蛇,一会试探一下。”

    想到这,他立刻疾言厉色,警告一番。

    三人没有停歇,一直行至蛮荒平原外围的交界处才停了下来,张仁才面带微笑,说道:“不知朋友高姓大名,学至何处流派?”

    王林面色如常,笑道:“在下木南,隶属纵横流派!”

    张仁才略显惊讶,说道:“纵横流派源远流长,研究质变量变定律颇有深得,木兄学自此派,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王林轻笑,摇头道:“若是派系,张兄你所在星痕派系,对于否定之否定定律极深研幾,可生物灵器学全凭自身感悟,流派帮助毕竟有限。”

    XY在学习手册上曾详细的把他所知道的各个流派一一介绍,对于张仁才貌似寻常,实际略有试探的问话,自然一一滴水不漏的回答。

    张仁才内心终于确定,对方的确是灵器师,于是神情轻松,与王林相互探讨灵器学。

    二人边走边说,相互交流灵器学感悟,不知不觉走出密林,天水城远远在目。

    王林深感大有收获,对于否定之否定定律有了些许了解,并对于灵器制作上很多技巧也暗记在心。

    张仁才随着交谈,暗自心惊,对方显然在灵器制作上有所保留并未详谈,但却对各种材料的用意及原理掌握精湛,很多材料都在对方轻描淡写中提出很多不同的用法,比如引电草,他就不知可与血火蜂搭配使用。

    又比如噬毒叶,哪怕不用来制作灵器,其液体也具有吸毒的功效,这给他带来很多启发与灵感,已然确定对方不可能是初学者,收起了内心窥饲之意。

    眼看天水城在目,张仁才略一犹豫,说道:“木兄,实不相瞒,张某目前被唐氏学府供奉,我观木兄,不似有供奉之处,不知张某说的可对?”

    王林眉毛一挑,目中似笑非笑,望着张仁才,说道:“张兄说的没错,王某日前辞去某处供奉之位,现在孑然一身。”

    张仁才面色一喜,立刻说道:“木兄,我与你一见如故,交谈之中更是颇有心得,在下唐突,不如你也与我一样,被唐氏学府供奉,那里各种材料极多,对于灵器师极其尊崇。”

    王林一怔,沉吟起来。

    “木兄,唐氏学府总部设在春水帝国京都,那里定期举办帝国最大的材料交易会,到时众多同僚齐聚,彼此交流探讨,机会难得,木兄你仔细考虑一下。”张仁才看到王林没直接拒绝,立刻劝慰道。

    王林深知自己现在缺少的就是制作经验,若是用自己卡内材料,恐怕经不起消耗就统统用掉,张仁才的提议,他怦然心动。

    看到王林露出意动之色,张仁才打趣道:“木兄,春水帝国是女权帝国,不过这点对我等器师无用,唐氏学府内美女如云,你年纪轻轻就已是器师,定然会有许多艳遇,哈哈。”

    王林苦笑,问道:“不知这唐氏学府,对于我等都有些什么要求?”王林不相信对方免费供应材料,没有任何要求与限制。

    “要求只有一个,制作的成品灵器,需要与唐氏学府半分。”张仁才轻笑,继续说道:“毕竟人家耗费大量材料,无利不起早嘛,除此之外,再没任何限制,每月有10万晶币花费,来去自由。不过……”

    张仁才露出无奈表情,接着道:“就是有一点很麻烦,各种材料按照珍惜度,分为等级。不过其他势力大都有如此规定,倒也无所谓了。”

    王林点了点头,唐氏学府在京都,自己也正要去那里,于是不再拒绝,欣然接受。

    张仁才大喜,内心暗道推荐一个灵器师加入,可以增加一级的材料获取,自己心动已久的四级材料,终于可以使用了。

    他略一思考,便坦然对王林解释,毕竟对方成为唐氏学府供奉后,这些事情定会知道,到时反而显得自己小气。

    王林听罢,也不在意,与张仁才主仆二人走进天水城。

    天水城十大尊者,出动了两人在城内迎接,其中一人正是王林三年前看到的冰凤!

    显然当日她最终并未被司徒南掳走,王林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观察另外一女,此女同样容颜俏丽,身材凹凸有致惹人心动。

    二女看到张仁才后,立刻毕恭毕敬,显然对于张仁才极为尊崇。

    张仁才面色冰冷,与之前和王林交谈时判若两人,他轻哼一声,沉声道:“怎么,难道张某不配让这小小的天水城十大尊者全部来此迎接么,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