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离开之日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怪人速度很快,奔走间对于四周极为熟悉,避过一处处危险的沼泽坑穴,往往王林要走一天的路程,在怪人的带领下,只要半天就轻松至极的走完。

    甚至还有一次对方探身进入地面上裂出的长长地缝,在里面几个转悠就从另一个出口走出,出来后王林立即发现这短短的行程居然横穿了一片遍布兽骨触目惊心的庞大沼泽地。

    三天后,二人来到了城市一处偏僻的角落,在这三天,他们只停下歇息了四次。

    到了这里,王林注意到,不远处促立着一座保持尚算完整的塔形建筑,在塔尖的顶端,有一个直径两米的石珠!

    王林目光一闪,他想到了居所墙壁上的刻画,在城市内,八个石珠分别被巨塔托起,组成万道光线,集中在一个长方形的建筑物上,那里,是长发男子的潜身之地。

    再看那怪人,脚步不停,顺着塔形建筑敏捷的攀爬而上,站在石珠旁双手飞快结印,按在其上,不大一会,石珠流光四溢,一道笔直的光柱立刻射向城市中心位置。

    远远看去,光柱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

    做完这些,怪人跳落,对王林一挥手,二人离开此地。

    时间匆匆,王林随着怪人在城市内来到一处又一处石珠摆放的位置,其中大部分地点都已经坍塌,不过石珠却均是完好无损。

    一个又一个石珠被开启,光线全部指向城市中心。

    当最后的一个石珠,也就是王林居所的那个也被开启后,整个城市在这一瞬间,似乎变的不同了。

    怪人时而抬头望天,面露焦急之色,带着王林速度更快的向城市中心纵去,其间二人没有休息一次,终于在第五天黄昏,来到了城市的最中央!

    八道从远处射来的光柱,齐聚在此。怪人来到此地,停下脚步,全身匍匐在地,眼中露出虔诚之色,嘴里发出一系列仿佛歌声般的吟唱。

    随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尖锐,大地颤动,一座高约百米的巨大雕像,缓缓的从地面升起,升到一半高度时,渐渐停下。

    这雕像是刻塑的正是那个长发男子,男子相貌古朴,目露睿智,手中持有一把百米长枪,以一种睥睨天下之势,遥望远方。在他身体外盘绕一只巨龙,龙口张开,獠牙疵裂,狰狞之色扑面而来,身上鳞片如真似幻,触目惊心。

    八道射来的光柱凝聚在雕像上,折射出霞光万道,雕像双眼渐渐明亮,在这一瞬间,王林甚至有种错觉,这长发男子,仿佛活了!

    雕像出来后,怪人眼中虔诚之色更浓,他对王林挥了挥手,指着巨龙头部,露出催促之意。

    王林沉吟少许,二话不说纵身攀爬而上,几个跳跃便来到巨龙头顶,站在此处的瞬间,他立刻感觉到脚下传来磅礴的阴寒之气。

    王林立即盘膝坐下,拿出刻度计一看,红光已经浓耀到极限,刻度显示此地----绝阴十品!

    惊喜之下他马上吐纳吞噬,体内漩涡急速增长,不过这次却并未如以往那般扩散吞噬面积,而是全部笼罩在四周几米的距离,远远看去,在王林四周,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红色光圈,包裹住巨龙头部。

    王林这一坐,便是五天!

    这五天,怪人一直在下面观望,随着时间度过,他焦急之色渐浓,时刻观察天空,似乎雕像升起将会引出什么麻烦一般,他身体上的九张黄纸无风自动,显然随时保持全部撕下的状态。

    气海穴在第三天终于被突破,崩溃重组,在第五天凌晨,黄泉升窍决第五层功法,大成!

    王林体内的元力迅速攀升,达到了五级!

    接下来,他开始尝试提高元力品质,与绝阴十品的阴寒之气融合。

    拥有了五级元力的王林,在这次变异融合中渐渐掌握了主动,并非如以往那般控制不住,他一边控制融合,一边观察元力,渐渐的,他发现元力颜色越来越深,由之前的浅蓝色快速的增长到深蓝。

    他并不知道,他此时的元力,距离极境,更近了!

    此时,外界骤变,尽管已是凌晨,但天空却突然明亮,浮云顿现。

    云层仿佛被人用手拨弄般翻滚,渐渐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六角形,缓缓的下降。

    一个虚幻的女性身影,慢慢的出现在六角形云层上,身体正飞快的凝实。

    地面上怪人面色大变,毫不犹豫立刻把全身九张黄纸一同撕下,九种颜色的气体涌现间他迅速拔地而起,冲入王林所在位置,毫不在意的撕破红色光圈,抱着王林迅速落下。

    王林在对方来临的瞬间,清醒过来,他看到怪人眼中惊惧之色,同时察觉到天空的异变,二话不说任由对方拖下雕像。

    二人落下后怪人立刻手中结印,按在雕像上,一个漆黑的漩涡出现在雕像外壁,怪人拉着王林迅速钻入其内。

    与此同时八道光柱消散,雕像缓缓向地面沉去。

    这时,半空中女性身影凝实,露出让人砰然心动的绝世容貌,她的身上穿着古朴的铠甲,面色冰冷,盯着地面慢慢下沉的雕像。

    庞大的神识瞬息间便覆盖整个废墟,略扫一番,最后把目光再次放在雕像上。

    王林与怪人在雕像内,通过雕像的双眼,清晰的看到了这一切,对于对方感知力居然可以覆盖整个城市,王林内心震惊,立刻屏气凝神。

    再看那怪人,此时寒蝉若惊,但目中却露出强烈的仇恨之色,握紧拳头盯着半空中的女子。

    女子秀眉紧锁,檀口微张,吐出一个古怪的字音,这字音离口的瞬间,雕像通体一震,停止了下降,但紧接着又恢复如初,在雕像双目中闪耀夹杂九种颜色的光芒。

    女子面色微变,踌躇一番,此时雕像已经彻底沉入地底。

    女子叹息一声,身体渐渐虚散,天空云层随之一消,漆黑再次笼罩废墟。

    许久之后,怪人叹了口气,带着王林走出雕像。一时之间他似乎兴致索然,望了王林一眼,起身就要离开。

    王林叫住对方,从储物卡中把所有的武器都拿出放在地上,缓缓开口:“怪兄,王某要离开了,这些武器你既然喜爱,就都留下吧,日后在下若是不死,定会时常过来看你。”

    怪人一怔,似乎听懂了王林话中之意,面带惆怅,略一犹豫,从身上撕下一张黄纸,留恋的看了一眼,递给王林,随后捡起几十把武器,向远处离开,时而回头,眼露不舍,最终身影渐渐消失。

    王林一直站在原处,一动不动,他出生在监狱岛,从离开后一直小心谨慎,没有任何朋友,这怪人虽然与他语言不通,但二人接触两年多时间,似乎彼此都认可了对方的存在。

    从初见面的警惕厮杀,到最后化敌为友,彼此相互切磋,一幕幕涌上心头。

    许久之后,王林轻叹一声,握着手中黄纸,珍重的放在储物卡内。

    十天后,王林走出城市废墟,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离开了。时间是两年又七个月。

    按照两年前记忆中的方向,王林走在蛮荒平原外围,他记得穿过此地后将会是一处密林,在往外,则是天水城范围。

    他打算出去后,回天水城一趟,购买一张春水帝国地图,以便去京都赴约之用。

    由于时间还有五个月才到约定之日,所以王林没有着急,而是准备在离开前把丛林内所有自己能力范围内可以采集的植物类材料尽可能的多采集一些。

    现在他元力已经五级,王林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是否能制作灵器,对于感知力入微境界,王林目前还是一头雾水。

    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所有能力可采集之内的材料,都一一整齐的放在储物卡中,随后他找到一处僻静之地,三级灵器兽骨分放左右,开启。

    马上他就要离开这里了,在离开前,他打算尝试制作一次灵器,这是他第一次制作灵器,这段日子他思考很长时间,最终决定以寄生草作为能源提供材料。

    这次制作是按照三大定律中质变量变定律为基础。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要制作一个质变量变反应炉。反应炉的作用主要是激发提供材料的能源。

    在母皇大陆生物灵器学上,有三种制作灵器必须的反应炉,它们分别依据三大定律由灵器师制作。

    XY曾在学习手册上强调,只有制作出反应炉,才算是踏入灵器师的队伍。

    对于反应炉,王林心中已有选择,正好借这个机会测试一下自己是否达到灵器师要求。他不慌不忙的拿出储物卡内一小段连接硅基类森冉头部的蛇尸,森冉头部很粗,直径足有四十厘米。

    用匕首小心的把森冉头颅割下,去掉皮肉后,出现在王林面前的,是一个椭圆形森冉头盖骨。

    森冉的毒囊在头部,那是一个泛着白光的薄薄膜状物质。

    谨慎的收好毒囊,继续用匕首在头骨上切磨一番,一个反应炉的器胚做好。

    接下来,王林深吸口气,脑中回忆学习手册上关于制作反应炉的方法,不大一会儿,他又拿出学习手册,再次看了一遍。

    拿起森冉头骨,感知力凝聚其上,仿佛一个放大镜一般,头骨在他眼中不断的扩大,随着感知力凝集越来越多,最终王林穿透了头骨外表,看到了里面内质的结构。

    反应炉的制作,说简单也的确简单,它主要看灵器师对于三大定律的理解,按照自己的理解,把韵意融合在器具上,这个器具就会变成发挥灵器师三大定律的载体。

    王林对于质变量变定律的理解,除了XY在手册上的只言片语外,主要来源于自身元力的一次次异变,每次异变都会造成元力品质提高,这种提高按照灵器学的角度,就是质变的一种!

    带着这样的理解,王林运转元力,平缓的流入头骨内,改变头骨内部结构的同时,也把他的这种思想融合在其中。

    随着王林元力的流入,一丝若有若无的“极”含义,也悄然无息的融入到头骨内……

    反应炉制作的时间长达一整天,第二天,反应炉制造完毕,王林望着手中泛着荧光的头骨,内心颇为激动,这是他第一次尝试,事实证明他的感知力已经达到要求,不然也制作不出反应炉。

    不过这才仅仅是第一步,接下来,他要制作属于自己的第一个生物灵器!

    XY在手册上把纵横流派的几种生物灵器制作步骤进行了简单的介绍,总体来说,纵横流派在灵器制作技术上,讲究五个过程,分别是:起、调、固、变、合。

    起似初刻,调比开融,固若磐体,变似灵动,合犹挂角。

    王林选择的制作手法,叫做简单合并术,是XY在学习手册上多次强调,初学者必须要熟练掌握的三种基础手法之一。

    决定好制作手法,王林开始沉思该选择何种物质为器胚,所谓器胚,就是承载材料能源的载体,器胚品质越高,那么可承载能源就越大,在灵器制作中承担一定作用。

    其实作为寄生草最好的器胚是其祖草的根部,毕竟二者同源,符合XY提出的纵横流派制作基本原则。

    可惜祖草太过罕见,往往一整片丛林,实际上只有数颗祖草,其余寄生草只不过是从祖草繁殖而来的分支,毕竟这寄生草只要有血液就可繁殖,随着时间的推移,寄生草越来越多,根本就无法找出其真正的祖草,更不用提挖到祖草根了。

    本来王林可用其他材料代替寄生草作为这次制作的能源提供方,可他毕竟是第一次制作,深知成功率不可能太高,必然要面临多次失败重复制作的局面。

    在这样的前提下,只有用这接近无限数量的寄生草,否则其他材料还没等制作几次就耗费干净。

    沉吟少许,王林拿出一小截蓝线藤,这蓝线藤本就是极其嗜血之物,与寄生草属性相通,倒也勉强可以用来作为器胚。

    反应炉、制作手法、能源材料、器胚都已经选好,现在开始制作!

    王林定气凝神,眼都不眨一下,又拿出一颗寄生草,感知凝结其内,仔细的记下其内部每一道纤维,许久之后,他目光闪动,开始制作的第一步----起!

    起似初刻!就是把寄生草内的每一道纤维组成的循环系统用感知融刻在蓝线藤上,这是灵器制作的第一步,具备一定的难度。

    初刻一旦失败,器胚就会立即成为废品。这也是灵器师耗费材料的原因之一。

    就算是XY,也在学习手册上承认,哪怕他初刻,也只有三分之一的把握可以一次成功。

    不过若是选择基础手法简单合并术来完成,这一步的难度可以略微降低,所谓合并术,就是把数颗寄生草融合在一起,以合并的姿态,加重初刻的成功率。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器胚不会一次失败就沦为废品,而是根据器胚的优劣不同,可以有数次机会初刻。

    这种方法虽然简单,但却限制了灵器的级别以及品质,用简单合并术制作出的灵器,只能是一级标准,且蕴含攻击次数不超过10次!

    不过作为初学者来说,对于三大基础手法还是青睐有加。

    简单合并术的重点,在于合并于一起的材料数量,数量越多,成功率就越高,王林现在储物卡中最不缺的就是寄生草了。

    他拿出大量的寄生草,把每一颗的纤维都重叠在一起,放在蓝线藤上用感知进行印刻,每印刻一次,就会有几颗寄生草失去光泽,化为细碎,从他手中滑落。

    蓝线藤外表没有丝毫变化,可内部却在进行缓缓的改变,这种改变在进行到整体的70%时,突然崩溃掉。

    蓝线藤外部明显的黯淡下来,品质有所降低。

    失败了一次,王林没有气馁,继续尝试,终于在失败了两次后,第三次成功的把寄生草纤维循环印刻在蓝线藤上,完成度100%的改变了蓝线藤的内部结构。

    王林深呼口气,进行第二步---调!他拿起反应炉,飞快把一棵棵寄生草放在其内,每放入一颗,都用多余的蛇骨在里面捣碎。

    随着寄生草放入的越来越多,一股粘稠的绿色液体,渐渐在反应炉内积累。

    盯着反应炉内,王林嘴里喃喃自语,似乎在计算着什么,不大一会他目光一闪,向炉内弹入一滴自己的血液!

    在这一瞬间,寄生草的嗜血属性被激发,反应炉内立刻沸腾,王林不慌不忙散发感知力,凝聚反应炉上,元力平缓的流入。

    反应炉的作用,是灵器师三大定律理解的载体,通过这个载体,灵器师可以操控其内的材料进行改变。

    感知力的凝集,开启了留在反应炉内质变量变定律的运转,元力的流入,为这种运转提供了能源,渐渐的,液体慢慢减少,其内部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产生了一丝质变的迹象。

    王林深吸口气,他知道现在要放入催发类材料了,于是迅速拿出引电草,轻轻的捏碎后洒入反应炉内。

    绿色液体立即冒出一个个气泡,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接着,王林再次扔入一些催发类材料,如噬毒叶、酵母草、炎纹树皮等等。

    随着一个个催发类材料融入其内,冒出的气泡越来越多,气泡破裂后散发出的味道,更加难闻,甚至连颜色也由绿变成了黑色。

    最终反应炉内的液体,变成了膏状物,沉在炉底。

    整个过程从放入第一颗寄生草到现在,一共持续了近2个小时,两个小时王林一直全神贯注,精力耗费颇大,他擦了擦汗水,头部隐隐作痛,苦笑自语道:

    “这灵器制作,也太累人了,怪不得要元力五级才可以制作,两个小时不间断的流入元力,并且还要感知力凝神不能有丝毫松懈,这两个小时,元力就损失近五分之一,这才完成了第二步调---开融。”

    根据学习手册上记录,第二步调进行完后,必须在最短的时间进行余下步骤,时间耽搁越久,功效就越差,成功率也就越低。

    王林揉了揉额头,用蛇骨把反应炉内的膏状物刮出一些,均匀的涂抹在蓝线藤上,随后感知力散发,进行第三步---固。

    固若磐体!简单来说就是把从材料中提炼出来的能源,输入到器胚中,融入器胚内的循环系统。

    这一步的难度要比之前简单,主要在于一个缓字上!

    不能着急,要缓缓的让其融合,说来简单,但设身处地的想想,第二步调出的物质要求是越快用出越好,可这第三步却又不能急迫。

    这里面的时间差稍微掌握不好,就会导致第二步重新再来。这也是灵器师耗费材料的原因之一。

    往往有的器胚吸收速度过慢,最终导致调出的物质失效,需要重复调制多次方可完成第三步固的要求。

    王林失败了几次,第二步调又重复了数次,这才把第三步固完成。

    时间过去了一天一夜,王林元力经过第二步的重复,已经耗费的七七八八,他略作休息,便开始第四步----变!

    手中拿着蓝线藤,此时蓝线藤外表已经改变,它的柔韧性随着寄生草能源的流转,发挥到极致,形成一个手镯的样子。

    藤上一条蓝蓝的细线仿佛活物般随着能量转动若隐若现。

    其实到了此步,灵器基本上已经算是制作了大半,接下来的步骤,变似灵动!形象来说就是加入输出系统。

    输出的方式有很多,疗伤、解毒、攻击、防御、速度等等,根据灵器师不同的想象力,可以随意的发挥。

    这一步骤,决定了灵器的威力。只有找出最适合能源提供方的输出方式,才可以把灵器的威力发挥到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