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离意渐起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两年多了,是该离开的时候了,现在只等自己黄泉升窍决第五层修炼完毕,就离开这里!”王林站在最早的第一个临时居所,望着不远处从石珠上射出的光柱,喃喃自语。

    石珠尽管已经失去了全部的液体,但当他从里面出来后,便再次恢复了白天每隔一个小时射出治疗光线的规律。

    黄泉升窍决功法上强调,前五层必须要在极阴之地潜修,超过五级后阴寒之气将不是冲窍的重点,自身的元力完全可以代替进行冲窍。除非修炼地点是地阴以上品质,否则若还是留在极阴之地,吐纳阴寒之气作用甚微。

    “地阴之地,我一定要找到!”王林深知自己必须要找到地阴之地,黄泉升窍决每层冲窍难度逾增,若是只凭自己蛮力冲窍,成功率太低了,只有找到高品质的极阴之地,才可以提高成功率!

    而废墟虽然阴寒之气浓郁,但王林分析这里最高也就是黄阴之地极阴十品而已,就算自己分析有误,也至多是冲破极阴十品,迈入绝阴,达到绝阴一二品罢了。

    要知道天地玄黄四大极阴之地,玄黄二者相互差距不大,但天地二者就不同了,地阴之地的上佳一品,就相当于玄黄二者的绝阴一品了!

    至于可遇而不可求的天阴之地,哪怕是普通一品,也具备玄黄二者绝阴之功效!

    “与韩浩的三年之约,还有一年,希望可以来得及!”王林轻叹,他与韩浩人各有志,当日韩浩没有在最后关头难为他,王林深知,自己欠下一份人情。

    他与韩浩虽只接触几次,但却均能体会到,双方在某方面应该是同一类人,都拥有一颗想要成为强者的心!

    “韩浩,一年后你可不要让我失望,王某这三年的变化,将让你大吃一惊!”王林目中涌现战意,再次自语道:“凤凰族……三小姐,王婆婆,不知道你们再次看到我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王林冷笑一声,起身向城市外纵去,接下来的日子,他要开始训练身体协调能力,以达到突破速度瓶颈的目的。所谓身体协调能力,简单来说就是身体的支配能力,灵活度和平衡能力等等。

    根据黄桥升窍决的记载,气海、祖窍二穴,首次开启后,需要半年的巩固,方可让其崩溃重开。

    在这半年的时间,王林打算重点进行其余几项训练。

    对于身体协调能力的训练,王林心中已经有了方向,他打算在一次次与野兽的生死搏斗中,锻炼这点!

    蛮荒平原外围,充满了无数强大的野兽与植物,它们生长在这罕有人烟之处,整日处于生死搏杀之间,环境决定进化的基本原则下,造就了这里步步危机,每一只野兽都有其危险之处。

    王林行走在丛林内,感知力散发,寻找着一只只野兽。

    短短的三个月飞快过去。

    这一日王林扛着一只死去的剑齿虎,神情疲惫不堪的走回城市,把剑齿虎仍在地上后,他盘膝坐在光柱射下的位置,等待光柱的降临。

    三个月的时间,他除了夜晚进行元力螺旋形状改变外,白天都是与野兽搏斗,与之搏斗的野兽强大程度,也慢慢提高,期间他多次重伤,都咬牙坚持下来,只有几次遇到实在是肉身无法抵抗的野兽,他才用出了元力,除了这几次外,他全部都是凭借**力量。

    毕竟王林想要锻炼的是身体协调能力,而不是为了搏杀。自身的协调能力随着一次次生死危机,渐渐的提高,这种提高体现在出拳、踢脚、神经反射等等身体任何一个部位。

    他能感觉到,随着身体综合协调的改变,自己停滞许久的速度,有了突破的迹象。

    治疗光线落下,王林伤势立刻恢复,就在这时,城市内传来一声怪啸,一道蓝色的身影迅速而至,停在王林百米外,迅速撕下身上三张黄纸,青白绿三色气体汹涌而出。

    王林起身,望着怪人,这三个月对方几乎每隔几天就要找他打上一架,彼此各有输赢,怪人输了,就会扔出一把武器,若是赢了,就兴高采烈的伸手要回武器,似乎把这抹了毒药的武器当成了彼此打架的筹码。

    王林哭笑不得,考虑到对方对武器的喜爱程度,也就没有拒绝。

    不过王林随着几个月来与对方的战斗,发现了许多奇异之处,比如怪人身上的九张黄纸,每撕下一张,无论何等伤势都会立刻好转,并且实力瞬间提高一倍。

    这九张黄纸,似乎蕴含了无穷的威力,让王林很是好奇,他也曾比划过要借来一看,可怪人对黄纸极为在意,任凭王林如何诱惑都没同意,甚至最后王林把全部武器都拿出来,几十把放在一起,怪人挣扎了半天,也还是摇头拒绝。

    对方对于黄纸的在意程度,由此可见一斑,王林见此,也就打消了好奇的念头。

    怪人身体一动,迅速冲来,与王林战斗一处,二人之间对于彼此的攻击方式都已经了如指掌,相互身影闪动。

    可这次,怪人一出现就撕下三张黄纸,实力顿时增长数倍不止,王林渐渐有些不支,对方对于他的元力非常忌惮,身子常常是一沾即退,不给他丝毫吐出元力的机会。

    同样,对方拳头的古怪气道,王林也不给他碰到身体的机会,二人之间几乎全靠速度,梅花间竹般你进攻,我闪躲、我进攻、你闪躲,各自寻找对方的失误之处,时刻准备一击制敌!

    这就是几个月来二人之间战斗经常出现的一幕,也是最为锻炼彼此速度、闪躲已经观察力的最佳方式。

    王林在这几个月越来越心惊,对方气道进入身体,那种震荡的感觉若不是他经过石珠液体改造,身体定然无法承受,即便如此,从怪人撕下两张黄纸后的几次战斗,王林都明显的感觉到对方气道的恐怖。

    几乎每次战斗结束后,王林都需要远转元力许久,才可把这气道逼出体外,而且最重要的,这气道造成的伤害,石珠无法治疗!

    怪人大喝一声,找到了王林闪躲中的一处破绽,飞快再次撕下一张黄纸,身子再次摆出古怪的姿势,单脚在地,重心向左偏移,呼吸长短不一,右拳速度顿增。一拳让王林退出七八米,地面留下两道深深的痕迹。

    王林胸口剧痛,气道在身体内疯狂震动,五脏六腑如搅在一起般,他口中一甜,吐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起来。

    怪人兴奋的大叫几声,连忙伸手,讨要筹码。

    王林苦笑,拿出一把武器扔出,怪人手舞足蹈一把接住,同时右脚一挑,把剑齿虎尸体挑起抗在肩上,哇啦哇啦的吼了几句,兴高采烈的迅速离开。

    王林盘膝坐地,许久后才缓缓睁开双眼,双手在地面一按,顿时一股气体宣泄而出,地面出现一丝丝裂痕,逼出了进入身体内的诡异气道,他并未起身,而是仔细的分析刚才的战斗。

    虽然蓝皮肤怪人是撕下四张黄纸才击退自己,可他身上黄纸共有九张,王林自讨对方若是九张全撕下,恐怕一拳就可以让自己碎体而亡,尽管身体经过石珠液体改造也于事无补。

    他内心暗自把怪人的实力与外界对比,对方撕下一张黄纸,相当于外界3级,撕下四张就几乎与六级体术元力尊者相差无几了,而且由于他拳中的诡异气道,完全可以与六级高品质元力尊者不相上下。

    这也是王林目前无法抵抗四张黄纸的原因。若是普通体术元力尊者,以王林目前四级元力B级品质实力,绝对不会如此狼狈。

    以此类推,若是对方九张黄纸全部撕下,岂不是达到十一级!!王林想到这里,哑然失笑,他不认为对方会有十一级的实力,这黄纸功能既然这么强大,一定是限制极多,他分析对方九张全撕,虽说十一级有些不太可能,但九级高阶应该可以达到。

    不过显然,对方撕下三张黄纸,自己还可与之周旋,可一旦撕下四张,就会如今天这样,没有还手之力。

    王林沉思许久,他现在欠缺的,就是元力的技法,可惜这几年除了鬼瞬闪以及一本傀儡术外,他再没看获得任何技法。

    忽然一道灵光如闪电般钻入脑中,他想到了对方每次强力出击时身体摆出的古怪姿势。

    王林目光闪动,脑中回忆对方的每一个动作,渐渐的,他的抬起右脚,身体重心全部放在左脚上,慢慢的向左偏移,定期凝神的呼吸起来,好一会儿,王林苦笑的收起姿势,他发现这古怪的姿势对自己没有半点作用。

    正要放弃,蓦然他神色一动,低语道:“不对,应该是少了一些东西,少了什么呢……”

    王林脑中迅速回放这几个月与怪人的战斗,脸上阴晴不定,许久,他似有所悟,目中露出惊讶之色。

    呼吸,这套动作少了关键的一点,正是配套的呼吸!

    对方每次做出这套动作前后,都会进行长短不一的呼吸,王林沉吟一二,尝试着回想对方的呼吸方式,可总是不得要领。

    时间就在他摸索间过去,三天后,王林神情憔悴,双眼紧闭,口中喃喃自语,双手更是无意识在身前摆出各种各样的动作。整整三天,他一直沉浸在揣摩对方的呼吸频率上,渐渐的略有心得。

    这一日,怪人再次出现,他悠闲的几个跳跃间来到王林几十米外,看到王林憔悴的神情后吓了一跳,连忙哇啦哇啦的喊了几句。

    王林睁开眼睛,目中升起战意,元力立刻流转全身,迅速冲出。怪人犹豫了一下,没有迎击,而是闪躲开,同时双手比划,看样子似乎担心王林现在的状态经不起他打。

    王林视而不见,速度越来越快,拳来脚往,丝丝蓝色能量荡漾周身。

    怪人渐渐火起了,他低喝一声撕下身上四张黄纸,四色气体涌现的同时,他单脚在地,重心向左偏移,呼吸长短不一,一拳击出。

    王林眼中精光一闪,不眨一下的盯着对方口部,大脑飞快的记录,吸气1秒,闭气2秒,呼气1秒,闭气1。5秒,这是第一组呼吸。

    吸气0.5秒,闭气0.1秒,呼气0.2秒,闭气0.2秒,这是第二组。

    此时对方拳头与王林碰在一起,王林立刻退出七八米远,口中一甜,再次挂血,脸色虽然更加苍白憔悴,但目中却依然闪动不停。

    吸气0.8秒,闭气0.2秒,呼气0.6秒,闭气0.4秒,这是这套动作第三组呼吸频率!

    整套动作前中后一动耗时8.5秒,其中大部分都是用在前期准备上,王林目露兴奋之色,他也不顾体内古怪气道流窜,强行用元力压下之后,立即抬起右脚,重心偏左,呼吸起来。

    在他摆出这姿势的一瞬间,怪人脸上露出嘲笑,显然不认为对方可以学会,但很快,他的嘲笑就凝固了,他察觉到王林的呼吸,目中露出惊骇之色。

    这套动作前中后三组呼吸在进行完的瞬间,王林感觉身体元力蓦然剧烈的涌动,以丹田与气海穴为根部,迅速向身体四周扩散,最后全部凝聚在右臂经脉内,就在这时,他的右臂传出一阵挤压的脆响,在右臂内突然出现一条隐晦暗淡的新经脉!

    这新出现的经脉与右臂经脉相互连接,但路线却不一样,在它出现的刹那,元力立即流入其中,一股爆炸性的力量顿时从新出现的经脉内传来,眨眼间就传递到右拳上。

    王林感觉右拳仿佛要寸寸碎裂般,一股充满毁灭性的能量让他有种直觉,若不立即释放出去,他的右臂会马上炸掉。

    毫不犹豫,王林立刻向怪人一拳轰出,这一拳,居然带起了引力场,四周地面所有碎石全部升空,随着王林的拳头逼近纷纷碎裂。

    怪人眼中惊骇之色已经转化为不敢置信,他二话不说立即再次撕下一张黄纸,立刻退后,与此同时身体摆出与王林一摸一样的姿势,同样一拳击出。

    二人拳头互撞的一刹那,地面猛的一颤,怪人身体如断线的风筝,立刻抛出,半空中他口角鲜血喷飞,重重的摔在地上,昏迷过去。

    王林感觉身子空空荡荡,元力半点全无,体力更是耗费的干干净净,他苦笑,艰难的在身体四周扔出一些寄生草与噬毒叶,脑中一晕,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二人这一昏迷,时间过去了四天,四天后王林渐渐苏醒,体内元力恢复了一成左右,他看了看四周,有数具长满寄生草的野兽尸体,暗自决定以后绝对不可冒然在危险的地方尝试这招。

    再看怪人的方向,他四周同样倒着几具蓝汪汪的野兽尸体,不过看那样子,似是中了剧毒身亡,想起怪人常常用抹了毒药的武器在身上划来划去,王林对此也就见怪不怪了,显然怪人体内若不是含有剧毒,就是他身上符号起的保护作用。

    挣扎的起身,王林蹒跚的走到对方身边,定睛一看面色一变,怪人嘴角血液已经干枯,可全身却充满了蓝色的结晶体,覆盖全身。

    丝丝寒气从他身体上散发出,他体表的符号虽然还在急剧的闪烁,可频率却正飞快的降低,隐现消散的痕迹。

    再看四周野兽尸体,哪里是中毒身亡,一个个分明就是中了王林元气侵袭,身体内外全部成为了蓝色冰体。

    王林沉吟一二,他与怪人并无冤仇,反而经过两年多的相处,亦朋亦友,自然不能见他身亡而不顾,更何况造成这一切的元凶,还是自己。

    他苦笑,在怪人身上看了半天,最终把目光放在他身体的四张黄纸上,踌躇少许,眼看对方体表符号越来越弱,于是不再犹豫,撕下一张。

    顿时怪人身体外涌现黑色气体,气体缓缓钻入他身体内,再看他体表的符号,渐渐有了增强的迹象。

    王林目光一闪,再次撕下一张,红色气体随之出现,怪人身体一动,急促的呼吸一会儿,缓缓睁开了双眼。

    “怪兄,刚才在下学你那招,没控制好元力,还望你不要介意啊。”王林退后几步,苦笑道。

    怪人同样苦笑,张开嘴哇啦哇啦说了几句,起身离开了。

    王林回到居所,在四周布置了陷阱后,闭关潜修,恢复元力。一个月后,他走出居所,元力恢复。

    回想那一招的威力,王林分析,八级以下即便是高等元力品质,也将一击死亡,寻常九级高手,怕也抵挡不住这招,除非是九级高等元力品质。

    不过这一招的代价太大,王林自讨就算用出,自己也将会立刻元力体力耗尽昏迷不醒,实在是与自杀没什么区别。

    不如不用!

    右臂内的新开拓出的经脉,此时消失了,王林思考之后,认为只有在用出这自杀绝学的时候,这经脉才会出现。

    同时他也分析,这招应该是属于极为强大的体术运用技法,他来源于野人帝国的守护者全身盘绕巨蛇的长发男子。

    对于学自怪人的那套动作,开拓出右臂新的经脉这件事情,他有一点不解,显然从攻击力上讲,自己发挥的绝对超越了对方,可他却是在用完后,元力体力全部消耗殆尽,可对方却没有。

    隐约间他有一个猜测,怪人用出这招并未出现任何不适的原因,有两个,其一,这一招是用对方身体内那古怪的气道运转,并非是元力。

    其二,对方身上的符号,应该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对方体力气道耗费的同时,立刻符号闪烁恢复过来,所以可以多次用出这招!

    思来想去,王林还是认为这招实在与自杀无异,这一招的代价,不符合王林的性格,他不喜欢不考虑后果倾力一搏,于是深深的埋藏在了心底。

    接下来的两各月,他又恢复了与野兽搏斗锻炼身体协调能力的生活,夜晚时候则是进行元力螺旋改变。

    尽管他之前已经进行了不到30%的进展,但元力增加到四级后进程迅速缩水不少,经过这半年的重新改变,终于恢复到了四级元力的30%。

    气海穴修养半年的时间已过,王林心中去意更浓,只待黄泉升窍决达到第五层。拥有五级元力后,将会达到生物灵器学元力上的要求,王林每想到这里,内心都很期待,虽然不知另外一个要求感知力入微到底是什么境界,不过王林仍然想在元力达到五级后,尝试制作自己的生物灵器。

    这一日,他来到了城市内70万米处的深坑,此地阴寒之气品质达到极阴五品,虽说已经不再是最佳的冲击第五层地点,但王林尝试又走出几十万米后发现阴寒之气品质不但没增加,反而越来越低,于是思考之后,还是决定在深坑内冲窍。

    夜晚降临,王林开始吸纳阴寒之气,漩涡被扩展到超过1万米,可惜一直到日出时刻,冲窍始终无法成功。

    这黄泉升窍决第五层,需要气海穴先破再立,可这一夜吐纳,气海穴甚至连一点破的迹象都没有。

    此时,两个月未现身的蓝皮肤怪人又来了,他这次满脸愤怒,似乎忘记了两个月前被王林救了性命之事,对于王林多次的吞噬阴寒之气极为不满,哇啦哇啦说了一番,但却不敢上前与王林打架,显然对于那自杀绝招深深惧怕了。

    王林苦笑,从储物卡中拿出两把武器,扔给对方,叹道:“怪兄,不是在下想要吞噬,而是练功必须如此,况且我现在功法遇到阻碍,需要大量的阴寒之气才可突破,接下来的几个月,恐怕天天都要如昨夜那般了。”

    怪人眼中露出茫然之色,他犹豫了一下,比划了半天,先是指着四周,做出深呼吸的动作,随后狠狠的摇头。

    接着他又指着王林,又指了指自己,比划一番。王林渐渐有些看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似乎是想要让自己跟他走,王林内心一动,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