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年之后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老者拿出珠子后,也不见有什么动作,长发男子立刻悲吼一声,连同巨龙在内一同被吸收珠子中。

    老者看都不看六角祭坛上寒蝉若惊的女子,在半空中踏步渐渐消失。

    至此,画面彻底结束。

    最后的画面明显不如之前精美,甚至还有多处溢出的刻痕,显然刻画者心情处于极度紧张之中。

    王林呆住了,他立刻从储物卡中翻出一个珠子,仔细看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

    “难道只是外表一样?”他喃喃自语,心情许久后才平复下来,深深的看了眼手中珠子,凝重的放回储物卡。

    又到下一层观察一番,发现再无刻画后,王林回到居所,他呆呆的望着四周的刻画,脑子里分析起来。

    他所在的这个废墟,显然就是野人帝国的城市之一,对于这里不知多少年前的变故,他现在心中已经彻底明白。

    另外那个蓝皮肤的怪人,他身上的诡异符号说明了一切,一定是野人帝国的后代。

    至于自己的初衷,找到一个加快经脉重组的捷径,王林脑中有一个模糊的想法,这个想法越来越清晰,最终他目光一闪,立刻走出居所。

    此时外面已是深夜,此地阴寒之气已经达到上佳一品,质量自然比王林以前居住之地高上数倍。

    若是之前,王林根本就无法抵抗此地阴寒之气袭体,可现在黄泉升窍决前三层大成,丹田穴凝实,所以行走之间对于阴寒之气不甚在意。

    不大一会儿,他来到石珠前,王林摸了摸下巴,目中露出犹豫之色,但很快,他神色坚定,二话不说立刻起身翻到石珠上,盘膝坐下。

    脑中浮现刚才看到的刻画中长发男子八大弟子沉入石珠的场面,他当时看的很仔细,那八人均都双手摆出一样的姿势。

    王林立刻模仿,双手结印,缓缓的按在石珠上,石珠立刻传来一阵波动,王林面色一喜,接着发现石珠内波动不知为何又渐渐消退。

    王林沉思少许,调动感知仔细的观察石珠,感知中石珠极为普通,王林再次双手结印,按在上面。

    顿时感知中发现不同,石珠内突然出现一股能量,这能量快速的波动,大约过了五秒,波动渐消,又归于平淡。

    王林叹了口气,他知道,沉入这石珠内的手印肯定不止一个,根据刚才石珠的波动来看,应该是由一系列的手印来开启,最终融入其内。

    刻画毕竟是刻画,它只能画出一种手印。

    突然,王林神色一动,他双眼冰冷,盯着远处,阴沉的说道:“你怎么又来了!”

    他目光所及之处,蓝皮肤怪人出现,他看着王林,眼中露出愤怒之色,手臂挥动似比划着什么。

    看着对方的表情,王林心底一沉,他没有拿出小木棍,而是拿出兽骨在手上抚mo,毕竟他目前经脉容不得元力流转,无法开启,但是兽骨就不一样,它已经与王林灵魂捆绑,只要心念一动就算不用元力也可开启。

    虽然兽骨没有攻击性,但却有一个困住敌人的辅助作用,唯一可惜的就是每用一次就要耗费100个小时,王林不到万不得已实在不愿意使用。

    怪人看到王林手中兽骨,忌惮之色涌现,他看王林没明白自己意思,立刻飞快向王林之前旧居驰去。

    不大一会,远处传来轰的一声,怪人背上扛着一块大石头,速度不减来到王林100米处,把石头放在地上,怪人指着石头上一幅图画,立刻比弄手势。

    王林有些纳闷,这石头正是数月前他与怪人达成协议时他画城市草图的残壁。

    只见怪人指着草图中王林所在的左边,不断的深深吸气,双手更是不停的把四周阴寒之气向自己波动。

    王林看清楚了,对方这是在比喻自己吸纳阴寒之气的样子,他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怪人面色一喜,手指在草图左边慢慢向右边移动,接着指了指右边,又做出一副快要窒息的样子。

    王林彻底看明白了,对方是在告诉他,他吸纳阴寒之气太多,已经影响到对方了,显然这阴寒之气对方很是在意。

    王林轻笑,这城市废墟极大,自己所处位置千分之一都不到,这怪人实在小气,他摇了摇头,从储物卡中拿出三把抹了毒药的武器,顺手扔出。

    怪人一怔,随后立刻欣喜起来,连忙捡起,眉开眼笑的做出吸气动作,接着又飞快点头。那意思是同意王林吸纳阴寒之气了。

    王林挥了挥手,示意对方离开,怪人犹豫了一下,对王林伸出两个手指头,随后又急忙增加到五个。

    王林面色一沉,他不喜欢贪心之人,怪人若是如此贪心,那么日后相处必定会有很多麻烦,他正要拒绝,忽然怪人指着他座下石珠,双手摆出一个古怪的结印。

    王林内心一动,仔细看去,双手立即模仿做出结印按在石珠上,顿时石珠内能量产生波动。

    二话不说,王林立刻扔出一把武器。

    怪人手舞足蹈,立刻又摆出一个手印。就这样,他用五个手印换到了五把武器,随后高兴的离开。

    王林心脏急剧跳动,他可以很肯定,这五个手印就是开启石珠的关键,看来对方果然是野人帝国的后裔。

    屏气凝神,王林双手飞快变换,加上之前从刻画上学会的手印,一共六个结印他不断的尝试彼此的顺序。

    在天亮前的一刻,王林经过半宿的尝试,终于找到了正确的顺序,一连六个手印被他飞快的结出,在五秒之内一一按在石珠上,在这一瞬间,石珠一震,内部神奇的能量涌现而出,包裹住王林。

    王林的身体,一点一点的下沉,最终彻底沉入石珠内。

    这一刹那,王林心旷神怡,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液体立刻把自己淹没,这液体内充满磅礴的活力,不断的滋润自身每一个细胞,每一寸骨骼,每一丝肌肉,每一段经脉……

    毫不犹豫,王林远转元力开始经脉重组。

    两个月过去。

    城市废墟的治疗光线,再没有出现过一次,无数重伤来此的野兽,全部悲鸣着蹒跚而走,自生自灭。

    王林居住的地方,再次成为了飞鸟禽类的栖息地,打扫干净的房间内,又遍布鸟粪。他布置在四周的陷阱,也有很多已经被白天无意中路过此地的野兽触发,变成了寄生草的繁衍地,触目望去,满地都是勃勃生长的寄生草。

    渐渐的,这里几乎成为了一个野兽的禁地,甚至连飞鸟也都慢慢的不愿来此,放弃了这绝佳的栖息地。

    半年的时间,匆匆而过。

    蓝皮肤怪人来过几次,每次都是兴高采烈的望着石珠,看他的样子,似乎很为王林这段日子没吸纳阴寒之气觉得开心。

    半年的时间,王林身体内的经脉,已经不再是恢复,而是在被一寸一寸的改变,石珠内的液体按照某种神秘的轨迹改变着他全身,同时也在慢慢的减少。

    王林不知道,他所在的废墟,正是野人帝国也就是青龙古国的母城,这个石珠,则是青龙古国守护神灵长发男子亲手打造。

    虽然历经数千年,功效已经丧失大半,但同样是因为经历数千年,内部能量通过阳光日积月累,已经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浓密程度。

    尽管因为功效丧失,但仅仅作为疗伤之用,可以说整个母皇大陆,再没有比它更具效果的灵器了。

    它不仅改变着王林的经脉,甚至连他的肌肉、骨骼、细胞都进行了改变,这种改变,让王林的身体更加的结实,更加的具备恢复性。

    除此之外,这石珠内液体还有一个附加的效果,只要浸泡一次,便可永驻容颜。

    从此之后,王林人皮面具下的真正相貌,将永恒的凝固在此时。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一年后。

    王林依然沉浸在石珠内,石珠内的液体已经不多,只有三分之一左右。

    他身体经脉的寸寸改变接近收尾,这一年的时间,他忘记了一切事情,全身心的融入在感受身体的境界中。

    他对于自己的身体有了极大程度的了解,他知道自己每一寸肌肉骨骼的密度,甚至可以控制每一丝肌肉的颤动。

    这种随着一年时间无时无刻不感知自身的经历,让他对于人体的结构,有了深层次的了解。

    终于,在他有一天把这种感受放在头部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黑色的晶体,如利剑一般刺在自己头部深处,散发出一股股熟悉的气息。

    王林怔住了,这东西他太熟悉了,正是那个改变他命运的晶体,他永远也忘不了在监狱岛矿坑内时摸到这晶体时的感觉,更忘不了它带给自己聪慧的头脑以及许多极为有用的知识。

    可以说,若没有这个晶体,现在的他,早就已经死了。无论是在监狱岛矿坑,还是在三小姐房间,又或是在丛林内被追杀……

    王林也曾不止一次的猜测,这晶体到底是何物,他只知道,脑海中多次出现的画面中那个黑衣男子,与这一切有莫大的关系!

    隐约间他内心有一个大胆猜测,似乎那黑衣男子正在与自己慢慢的结合在一起,这种结合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而是不知不觉中,晶体把自己改变了,朝着黑衣男子的方向改变。

    他相信,这一切当他真正变成那个黑衣男子时,将会得到一个完美的答案。他也曾怀疑过,这黑衣男子或许如紫府洞穴内的春水一般,夺舍自己的身体,但这个想法经过他仔细的分析之后,便认为不可能。

    他对于发生在自身的情况,更倾向于融合,自己融合了黑衣男子的一切。

    时间匆匆,又是半年过去。

    王林在蛮荒平原外围,已经居住了近两年。这两年中,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石珠中度过。

    这一日,石珠内的所有液体全部耗费完毕,王林的身体自动的一点一点从珠子中浮出,最终彻底离开石珠。

    盘膝在珠子上,王林睁开双眼。

    刺眼的阳光晃入目中,他不由得半眯起来,过了许久,他才渐渐适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王林轻笑,轻盈无比的跃下。

    舒展了一下身体,他留恋的看了看石珠,内心泛起感激之情。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全身经脉已经完完全全的天翻地覆。

    王林相信,就算元力再锋利数十倍,自己现在的经脉也可以游刃有余,此时他心中涌现强烈的豪情。

    “虽然还是三级元力,但威力却几乎比在天水城时增强了十倍,现在的自己,就算遇到尊者,不用生物灵器也有一战之力!”王林握紧拳头,双眼如电,喃喃自语。

    经脉不再成为修炼的阻碍之后,王林立刻把自己日后的安排在脑中一一闪过。

    首先是元力控制,两年没有锻炼,王林准备接下来加大力度。

    还有身体协调能力,突破速度瓶颈,他心中也有了训练的方法。

    其次是体内升化术第九层的“隐灵”,这是他心中一个深深的遗憾,王林不甘心,他再次决定,把第九幅图继续延长时间,一定要获得“隐灵”

    另外元力螺旋形状改变的工作,虽然现在体内元力变异,品质提高,威力更是增强十倍,速度也比之前快上许多,但对于螺旋形状的改变,王林依然还是十分憧憬,他内心隐约有种感觉,一旦完成度达到100%,那么等待自己的将会是另外一片天地!

    最后就是黄泉升窍决第四层功法的修炼,吸纳足够的阴寒之气,打通气海穴!

    一年前100多次的冲窍均都失败,总结原因,主要缘于极阴之地品质,王林相信现在此地品质达到上佳一品,冲窍成功率自然会有所提高。

    另外王林没打算就在此地冲窍,他准备再往深处探索,看一看废墟极阴品质的极限,到底在哪!

    毕竟品质越高,冲窍成功率就越大!

    把未来的修炼总结完毕后,王林眼看天色尚早,于是拿出许久不曾摆弄的弹跳金属球,元力全部吐出,顿时金属球发出脆裂的声响,出现一道细细的裂痕。

    王林一怔,立刻想起金属球的承受极限,六级体术元力尊者全力一击!

    自己现在虽然没达到六级实力,但却可以让这金属球出现裂痕,想来一定与元力品质提升有关,王林轻笑,他现在元力才三级巅峰,仅仅三级就如此威力,一旦增长到四级五级,威力定会随之倍增。

    他相信到那时,除非对方元力品质与他一样,否则就算六级尊者也将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又拿出一个金属球,这次王林控制只流入一半的元力,金属球没有出现裂痕,立刻跳起50多米高,迅速下落。

    王林尝试了几次,发现想要保持之前19米根本就无法做到,显然元力基数增加,其控制难度也相对增长。

    对于元力控制,王林非常在意,同时也是思考最多的,仅仅是训练方式他之前就换了数次,最终才选择用金属球来控制元力。

    刚才他目测了一下,金属球跳起高度约55米,于是他把标准定位在55米,静下心来一次又一次的吐出元力,弹跳金属球。

    高度从55米、54米、56米、53米一直不断地改变,最终渐渐接近55米,训练到日落时分,高度终于十次中有六七次保持在55米。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没有急于修炼黄泉升窍决,而是持续的练习元力控制。甚至连夜晚都不放松。

    虽然夜晚可见度不高,但王林仍然定气凝神,认真的训练着。

    金属球的高度渐渐从55米降低,最终达到46米,到了此时,难度增加,似乎到了瓶颈。王林沉思许久,又拿出一个金属球,同时控制两个。

    高度再次攀升到55米。

    王林对自己的要求是,两个金属球必须保持一致的高度,随着他的训练,又是半个月过去。

    两个金属球均都达到46米高度。这时,王林再拿出一个金属球,三个金属球从55米开始训练。

    周而复始,三个月后,王林储物卡中的五个金属球全部用出,同时弹跳。

    以这种循循渐进的方式,他对于自身元力的控制,慢慢的提高了。最终当五个金属球高度全部达到46米后,王林收起四个,专心一致的控制一个,冲击46米。

    金属球的高度慢慢的降低,从46米降到45米,可再往下却又遇到阻碍,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波动自身元力,无法身心自如的控制。

    王林不急,他继续用之前的老办法,不在高度上较真,而是从数量上迂回,第四个月,他终于做到了五个金属球高度全部保持在45米。

    这四个月的元力控制训练,让他对于自己的元力,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他知道接下来需要大量的训练,不是短时间可以有结果的。他之前之所以没有急于冲窍,正是因为一旦开窍成功,元力增长到四级,到那时控制起来难度必然更高。

    现在四个月的急训已经起到了效果,于是王林不再把全部时间都放在这上面,开始准备寻找高品质极阴之地,冲击黄泉升窍决第四层,气海穴!

    这一日午夜,王林拿着极阴之地测量刻度计,走出了居所。

    此地阴寒之气达到上佳一品,非常浓郁,王林望着手中刻度计,向前行走,随着他的前进,刻度计红光闪烁,度数慢慢提高。

    上佳二品、三品……一直到五品。王林停下脚步,在他面前是一条宽阔的马路,两边处处废墟,不过仍可看出,在数千年前,这里应该是此城繁荣之地。

    王林计算了一下距离,此地距离城市边缘大概有4000米左右,预计还未达到整座城市总面积的几千分之一,于是二话不说立刻加快步伐。

    刻度计散发出的红光,在这寂静的城市废墟中,格外的刺眼,王林一路上感知力扩散,神情高度集中。

    刻度计品质提一点点的攀升,上佳六品、七品、八品。

    因为阴寒之气太过浓郁,影响视觉不说更是连行走都如沉泥中,此时一夜过去,阴寒之气渐消,王林计算距离,大约走出了2万米左右,平均一小时大概3500米,虽然有些慢,但也要比在丛林内快多了。

    天色见亮,没有了阴寒之气刻度计红光慢慢消失,王林停下,尽管这里已经达到品质上佳八品,但他仍不满意。

    他四下观察一番,找到一处至高的残壁处,跳跃其上,盘膝坐下,练习金属球的同时,等待夜晚再次降临。

    训练中时间飞快过去,午夜时分,王林起身继续前行。

    这一夜,他走了3万米,总行程已是5万米,阴寒之气品质攀升越来越缓慢,最终在上佳十品停滞不前。

    考虑自己速度太慢,王林放弃了白天金属球的训练,全部放在了行程之中。

    日出日落,在第十天,王林已经深深的走进这座神秘的城市废墟,他的总行程,已经达到70万米,他预计,自己所在的位置,即便不是这个城市的中心,也应该不算太远了,毕竟他是直线行走。

    一路上地面处处可见数十米的深坑,这些深坑内充满雨水,浑浊不堪,更有一些古怪的蛇状生物时而从坑内跃起,冲王林露出狰狞的毒口。

    除此之外,四周的建筑坍塌更是异常严重,触目望去,几乎看不到高度超过10米的断壁。

    杂草丛生中,地面也出现了一些淤泥的沼泽,王林前进的步伐,再次被影响。这淤泥中也有一些奇异的生物,王林就有一次被这种生物突然偷袭,从那之后,他对这里的警惕心更重。

    尽管已经走出极远,但阴寒之气品质上升却不多,到现在为止,虽然刻度计仍然缓慢的攀升,可始终没超过上佳,达到极阴!

    在第十一天深夜,王林走出了沼泽,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处庞大的建筑群,这些建筑群尽管全部坍塌,但仍能看出一些几千年前繁华的景象。

    在其中最显眼的,则是正中间一个直径约千米,深度近百米的巨坑。

    这巨坑非常古怪,按照道理来说,其内部应该充满雨水才对,可这巨坑内却没有任何液体存在。

    王林走进一看,尽管夜色朦胧,四周阴寒之气影响视觉,但他仍然隐约看到坑底有无数蜂窝一般的洞穴。

    在王林来到坑边探头一望的瞬间,极阴刻度计突然迸出从未有过的红光,其内的红线迅速越过上佳极限,达到了极阴一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