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在撒谎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放心吧,从你进入那个院子的第一天,我就留意到了你,虽然那时你没有丝毫的精神感知,无法听到我的声音,但我知道,只有你可以救我……”那声音立刻焦急的说道。

    “你在撒谎!”王林眼中利芒一闪,他声音突然变冷,说道:“若不是你太心急,我险些就被你骗过了。”

    “你说什么?我骗你?我好心先给你宝贝,我骗你什么了?我费尽不多的精神感知这半年每时每刻都帮你掩饰,你居然说我骗你?”那声音立即传来愤怒的语气。

    “一,你若真有能力用幻术迷惑别人的感知,这紫府内比我身手高明之人很多,想要找人救你极为容易,只需在别人感知中用幻术制造出一副这里有宝物出世的迹象。甚至更简单的,你只需要用幻术迷惑一些下人,也可以找到足够的人选来为你送信物。为何还要呼喊求救?”王林一字一字阴沉的说道。

    那声音立刻沉默,不大一会语气有些惊慌的说道:“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只有我才能听到你的求救,你根本没能力制造幻术,你只可以感觉到!”王林打断对方的话,冷笑道:“这段日子时时刻刻监视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这也是为什么你刚才能准确的说出我内心最担心的事情的原因!”

    那声音再次沉默,许久后突然轻笑一声,说道:“你果然很聪明,还有么?”

    “二,你刚才说半年前我来这里的第一天就帮我掩饰,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王林目中涌现讥讽之色,说道:“你分明就是在我开灵那天感知增强的一刻,才发现了我居然能听到你的求救,也就是说,我的感知力增强,与能听到你的声音,相互之间存在一些必要的联系!”

    “综合上述分析,自然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一,你的求救只能是感知力达到一定程度后才可听到,而且被局限在很小的范围内,比如说紫府内。

    二,我大胆的猜测一下,紫府内现阶段,很可能只有我一个人感知力达到你要求的程度,所以你才费尽心机监视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半年来我的对手没有发现我真正实力的原因,因为她们做不到像我一样,可以把感知力外放。”

    “聪明!不愧是我在这里百余年内遇到的第一个精神修炼者。”赞叹的声音传来。

    “精神修炼者?”王林眉毛一挑。

    “不承认么,你感知力超过50米,不是精神修炼者又是什么!我为之前的事情向你道歉,做为弥补,我除了先给你那瞬息千里的宝贝外,再多给你一样有关精神修炼者的修炼功法,这可是SS级的功法!我用这两样东西作为定金,你帮我送完信物后,我再给你千粒启明丹和一本SS级元力修炼功法。

    你是一个很冷静的人,之前没发现我破绽时你也没打算救我,救我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我有打动你的宝物,现在虽然我被你揭穿谎言,但我恳求你不要因此放弃宝物。”

    “今天不行,一个月后若我不死,会在这个时间再来这里,你安心等待好了!”王林说完,不等对方回答,身体立刻飞快射出。

    “你也太谨慎了……也罢,一个月后的此时,我等你!”声音极其无奈的缓缓传来。

    王林跃出紫府,刚才时间已经浪费不少,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完成第一步计划,至于那诡异声音许诺先给的宝贝,王林动心的同时也警惕到了极点,他不相信对方说的全部属实,而且对于之前自己险些被骗,这让他内心对那诡异声音的主人更加不信任起来。

    所以,尽管他很是动心,但仍克制住自己没有立即去取宝贝和功法,而是把时间拖延了一个月。

    不过王林可没打算信守承诺真的一个月后再来,他隐约有种感觉,这声音每次出现都是深夜,每次消失则是天亮,显然,对方白天处于虚弱状态。

    或许,白天,才是自己最佳的取物时机!

    至于帮助对方送信物,如果对方说的做的都全部属实,王林自然会在自己能力大幅度增强后为其送一送信物,当然了,时间上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不过对方既然都等了300年了,想来也不会在乎多等几十年吧。带着这样的想法,王林消失在夜色中。

    一艘春水战舰无声无息飘荡在天水城南部的区域上空,在每一条街道飞快的巡逻着,不大一会,战舰消失在南城。

    二十分钟后,又一艘春水战舰飘来,继续巡逻一圈,又消失了。

    接连罔替,每次巡逻的间歇时间,是二十分!

    天水城因为距离野人空白界较近,经常有野人潜入,白天倒还好些,一旦夜晚来临,巡逻力度立刻加大。

    王林蹲身隐藏暗处,感知力全部外放,等待下一搜春水战舰的来临,他选择的这个地点,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今夜成败的一个重要因素。

    元力达到六级,就会被评定为尊者,但尊者之间也有高低,六级尊者与九级尊者之间的差距判若鸿沟,不是用数量可以弥补。

    另外体术尊者与灵术尊者也是大有不同,同等级的情况下,除非灵术尊者修炼的是B级以上功法,否则,终究要比体术尊者弱上一筹。

    这些众人皆知的事情,王林在这半年内,早就从春兰那里问了个明明白白。

    这一夜,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每次一旦感知中发现有春水战舰来临,他都会立刻判断对方实力,可每次都是寒毛乍现,遁迹潜形。

    好在凭他过人的感知范围再加上小心谨慎的行事风格,每次遁潜都选择一些民宅作,并未被对方察觉。等对方离开后,他又小心翼翼的回到原位,继续等待。

    王林很谨慎,他知道机会只有一次,从一个七级尊者手里抢战舰的难度要远远超过六级,同样,从一个体术尊者手里抢战舰,难度自然也比灵术尊者要大。

    所以,王林计划中最理想的,就是遇到一个六级灵术尊者!

    只有这样,他才有把握凭借自己的速度以及黑布宝贝,出其不意的偷袭成功。

    王林还没自大到认为杀了几个紫府的战奴后就会强大到不惧尊者的程度,当日看到野人司徒南与十大尊者之一的冰凤战斗时,以那时王林的实力,他看不出尊者到底有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