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编号2213

耳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恒岳历,五零**年。

    恒岳大陆上人类依然还是霸主,只不过很多三千年前的文明之地已经成为了废墟。

    3000年前的一个夜晚,三座黑色的六角祭坛从天而降。

    一夜之间,惨剧顿生,50%的生物*而死,所有的建筑物全部化为飞灰……

    3000年后,昔日的恒岳,被称为母皇大陆。

    母皇大陆南端的一个海岛,曾经的著名海港,现在也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之地,仔细看去隐约还可看到一些历经数千年的文明痕迹。

    地面上半人高的杂草丛生,一个相貌极为普通的黑衣男子,如幽灵般蓦然出现,他抬头望天,双眼内露出一丝冷静。

    “终于追来了!这是最后一次,我有60%的把握,只要成功,我就自由了!”

    刺眼的阳光晃入男子的眼中,天空中传来一个声音:“0014,这次你跑的很远,居然到了9号实验岛,这是你第六次逃跑,也将是你最后一次。因为这次逃跑,你的刑期被增加3000年,你余下服刑的年限已经超过十万,你将被执行―――死刑。”

    第一章编号2213

    编号2213是母皇大陆监狱岛的一个实验体,从出生那一天起,就一直生活在充满液体的圆柱形容器内,他的脑中没有任何记忆,一片空白。

    他只知道,在他的四周,与他一样的实验体有很多,每天他都看到很多容器被打开,里面的同类从容器内走出,被人带走,再也没有回来过。

    终于有一天,他的容器被打开了,一群身穿白色衣服的同类,把他带到一个房间。

    房间内的各种摆设他都不认识,他听不懂别人的话,但是从同类们的表情上,似乎对他很不满意。

    编号2213心中升起一股说不出来的情绪,许多年后,他回忆自己的过去,才知道这种情绪,叫做忐忑不安。

    “实验体2213品质不合格,肌肉、骨骼、大脑、经脉,除了大脑之外,其他全都不符合标准,这样的实验体,没有人会购买。取消他培养液资格,输入语言系统后送去矿材开发部。”一个冷漠的声音在房间回荡。

    这一天,编号2213永久的离开了陪伴他成长的容器,他在被带走的一刻,心里泛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知道,离容器越远,这种感觉就越沉重。

    矿材开发部,是监狱岛专门处理失败品的地点,所有的失败品,都会被送到这里,输入语言系统后送去地下矿坑。

    编号2213被送到这里的时候,他看到了很多同类,他们与他一样赤身**,不过却一个个都很虚弱,看向他的表情,也是冰冷的淡漠。

    从那一天开始,他就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每天在漆黑的矿坑内用简单的工具挖出一个又一个五颜六色的晶体,换取每天所需要的营养液。

    渐渐的,他知道了痛,这来源于没有挖到晶体时身穿白衣的同类手中的鞭子,同时,他也知道了饿。

    不止一次的,他想到了自己的容器,想到了容器内让自己很舒服的液体,他很想再回到那里。

    这一切,在一次挖矿中,改变了,他挖到了一颗与众不同的黑色晶体,当他用手握住这晶体的瞬间,一股暖洋洋的气流钻进了他的身体。

    连续七天七夜的昏迷与高烧之后,他苏醒了。

    睁开眼睛的一刻,他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容器内,在容器外,很多身穿白衣的同类均都面露疑色。

    他一怔,疑色?自己为什么会用“疑色”这个词?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在这一瞬间,他的脑中突然一震,眼前浮现一副景象。

    一个黑衣男子,抬头望天,在半空中,一个灰衣老者脸沉似水,说道:“王林,你跑不掉!”

    景象消失,编号2213迷惑了,他能感觉到,自己似乎与以前不一样了,脑子里尽管还是一片空白,但是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比如现在,自己明明回到了渴望已久的容器内,可却没有任何喜悦之情,反而对此深深地厌恶,甚至有种想要杀死外面所有同类的冲动。

    这种情绪,被他小心翼翼的隐藏起来。

    这一切,他之前是不会的,可现在,好像一切都是本能般,以一种他无法理解的方式,刻在了灵魂之中。

    他听不到容器外那些同类的交谈,不过却敏锐的观察到,他们的表情,渐渐由疑惑变成了平淡。

    在第十天,同类们把他从容器内放出,甚至还给他穿上了衣服,送到了一个女子面前。他对于自己能够认出女子为何物,已经不再惊疑,总之一看到对方,脑子里就自然而然的知道,对方是女人。

    这十天的时间,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与以前不同了,最起码,自己现在学会了思考!

    不过对于女人到底是作什么用的,他还是很费解。

    女子似乎不是很满意,犹豫了少许后才勉强点了点头,把他带走。他跟着女子走进一个庞大的椭圆形物体内,在那里,他看到十多个与他一样的实验体同类。

    接着,地面一震,他感觉到这椭圆形的物体在上升,瞬间,一股血液涌上头部,他口中一甜,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四周看去,所有的同类均都面色苍白,嘴角带血,一个个目露惊恐之色。

    余光顺着身旁的窗口望去,地面正迅速的缩小,他忽然明白了,自己离开了容器,永久的离开了。

    这时,女子推门走进,她看到所有人均都面无血色,脸上露出嘲笑的表情,随后目光转动,放在一个颇为高大英俊的同类身上,走到其面前一把抓下他的裤子,看了一眼后放荡的一笑,腰臀一扭,她的衣服立即从身上滑下,露出让人怦然心动的女性娇体。

    接下来,让编号2213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女子弯腰翘起丰满的臀瓣,眉目洋溢春qing一口han住那人的下身,吞吐不大一会,起身跨在那人身上,右手在身下摆弄一番,随后身子一沉,口中发出惊心动魄的娇喘呻吟……

    当椭圆形物体再次一震,从空中降落后,他脑中还在回荡这一幕,十多个同类在大概一天一夜的时间中,大部分都与那女子做出了那样的游戏。

    甚至有时候还是多个同类同时与女子一起做那种事情。可惜的是,由于争抢做那事的同类太多,他内心不知为何泛起厌恶的感觉,也就没有参与。

    椭圆形物体落地后,所有人陆续走下。

    迎接他们的,又是一个女子,她身穿粉色蝶沙衣物,双眼清明似水。

    送众人来到这里的女子并未跟出,而是在他们走下后,与椭圆形物体升空离开,临走前,她娇笑着对粉衣女子说道。

    “春兰你告诉我姐姐,这次的货物味道还不错,路上我差不多挨个品尝一番,让她慢慢享受吧!”

    编号2213走在众人中间,落日的夕阳晃入他的双眼,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奢华到极至的楼阁,这楼阁尽管精美,但却让他升起几缕陌生感。

    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被送到一个很大的房间,房间内摆放着十多张木床。粉衣女子为他们各自安排好床位后,眼露复杂之色看了他们一眼,幽幽的一叹,转身离开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一个身穿黑衣的老妇人,来到他们的房间,只是轻咳一声,落在2213耳中,便如春雷一般,口鼻顿时流出血液,再看旁人,也都如此。

    “你们记住,这里是春水帝国天水城,你们主子是帝国三大势力之一凤凰族的三小姐,从今天开始,你们将是凤凰族仆从,若是有人胆敢心生不轨,我定不轻饶!”

    老妇人的话,字字如雷,刻在了所有人心中,2213低下头,目光闪动,他刚才在看到老妇人的一瞬间,脑子里又出现了画面。

    黑衣男子全身散发浓郁的杀机,他的脚下,都是死尸。

    老妇人说完话,眼睛一扫,指着其中一人,低沉的说道:“你,跟我走,侍寝就从你开始。”

    2213谨慎的看着同伴与老妇人离开,刚才老妇人看向那人的眼光,如同是在看一个死人。

    同伴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三天后,老妇人又出现,再点了一人,目光依旧,如看死尸。

    时间匆匆而过,一个又一个同伴陆续被点中侍寝,却从来没有一个回来,2213的心,越来越沉,这一个月的时间,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变得与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他似乎知道了很多东西,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却是根深蒂固的,那就是不愿意像现在这样被别人左右命运,他要变强!

    “一定要变强!”2213每天晚上,都会对自己如是说。这一个月的时间,之前迎接他们的那个女子经常过来,每次都是娥眉紧锁,目露复杂之色的望着他们。

    通过接触,他知道女子名叫春兰,是三小姐的侍女,在春兰的口中,他知道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三小姐得了一种叫做曼陀罗的怪病,需要不断的换男人侍寝来缓解病症。

    轮到他侍寝的那一天,终于到了。

    这一日,他跟在老妇人的身后,被带到一处幽静的别院,别院内种植了许多粉色的花朵,一股股花香味飘散四溢。

    老妇人忽然停下脚步,悠悠的问道:“你有名字么?”

    2213一怔,怅然若失,回答道:“王林”

    “王林,看着我的脚步,你若走错一下,就会被院子内的阵法杀死。”老妇人昏暗的双眼看了王林一眼,向前走去。

    望着老妇人的背影,王林沉默不语,他跟着老妇人的步伐进入了别院的正厅。把王林带入这里后,老妇人消失了。

    正厅不大,除了一些摆设外中间一张大床格外显眼,床上侧卧着一个面带黑纱的女子。女子丰神绰约,神态冰冷的望着王林。

    (请收藏)